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落日黄昏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5304 2020.07.22 09:48

  膳厅内,餐桌上的剩余食物早已被下人们收拾干净,又换上了瓜果,茶水,还有点心。

  过于热情的芩蔓,却一直拖着夏颜,聊着她关心的话题,比如酒楼与美食,一旁端坐着悠闲品茶的慕林川,也只能安安静静待在位置上,等着,陪着身旁的此二人。

  正当聊得热火朝天之时,眼看这一时半会儿的,芩蔓很难放过自己,情急之下,夏颜也只能举手暂停,声称肚子疼,赶紧借故离开,只因自己实在是受不了这位芩小姐的好奇与唠叨,脑瓜疼!

  慕林川不放心她一人离去,立即派人跟着她去往莫雨的药房,行至半程,夏颜支开随行之人,自己偷偷溜回了临月阁。

  至于膳厅内那位难缠的芩小姐,还是把她留给慕林川自己去解决好了。

  ……

  由于晚起的缘故,夏颜与慕林川的早午两餐一起并用,这倒是给她腾出了一个充足的午休时间。

  她这一觉睡得比较沉,直至下午申时方才醒来。

  醒后仍旧蜷缩着身子,窝在床上闭目养神,好似在回味刚刚所做的,可是已经不记得的美梦。

  然而却在她睁开眼的一瞬间,正好发现了趴在桌子上睡着的慕林川。

  第一反应却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今天这么闲的吗,难道都不出门公干了?

  看到慕林川出现在自己的房间,夏颜还蛮好奇的,这便起身来到他身旁,静悄悄的坐他的对面,认真的端详着睡梦中的他。

  盯着那一张干净漂亮的面孔,忍不住伸出右手的食指,轻轻的比划他的轮廓,轻声感叹一句“还是睡着的时候最好看”,因为看不到那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

  此时此刻,她很想把眼前的这一幕记录在自己的画本上,随即在房间里四处找了一番,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绘本,趁着他熟睡的时间,赶紧入画。

  这才经过了一刻钟,慕林川眯着眼睛慢慢清醒,缓缓坐直身子,一脸温柔的盯着正在忙碌作画的夏颜。

  沉迷于其中的夏颜,自是发现不了醒后无声无息来到她身后的慕林川。

  “你这个,画的是我吗?”

  “哎哟,吓我一跳……你醒了?”得知慕林川站在自己的身后,夏颜下意识地收起手中的画本。

  “你这是在干嘛呢,我都看见了,就没必要藏起来了吧?”

  “要你管,我还没问你呢,你怎么跑到这儿了?”

  夏颜把桌上的绘画工具收捡整齐之后,又放回了原地,慕林川紧跟其后的回了一句:“担心你身体不适。”

  “我没事,就是不想……”

  夏颜还没说话的话,其实也只有一句,她实在不想再听芩蔓的唠叨,所以,也只能寻着法子离开。

  “我知道。”对于芩蔓的喋喋不休,他早已深有体会,自然明白夏颜的不易。

  夏颜转而坐到了梳妆台前,收拾一下自己的行装,顺道给慕林川也整理一番。

  “对了,你家小表妹呢,你怎么不去陪她?”

  “啧啧~闻闻,是谁家醋坛子打翻了?”

  “一大股酸味,是吧?”

  “恩,确实闻到了。”

  “呵呵……这番表现还满意吗?”

  “满意,至少知道某人在乎了。”

  “就这么容易上当受骗,假装的也看不出来吗?”

  “我才不管,权当你吃醋了。”

  “自欺欺人。”

  “……”

  梳妆台前,两人互相给彼此描眉,这种过于亲密的动作,他俩倒是挺享受的,只是初入后院的莫雨等人,听到他们二人闲聊的欢笑声,很是识趣的赶紧退出院子。

  随后,此二人又在屋内腻歪了好一会儿,才肯消停。

  昨夜之前,他们还只是一般的朋友关系,平平常常,而今这番“烈火燎原”之势,犹如潮水溃败那般迅猛而来,不仅是旁人看不懂,就连夏颜自己都有些想不明白,尽管她难以接受,事实如此,也没什么可辩驳的。

  这段来之不易的感情,恰似珠露遇晨光,来得正是时候,然而,对于这一切的变化,最乐于接受的非慕林川莫属。

  ……

  申时末,慕林川与夏颜走出房间,嫣儿、翠儿已经准备好“迟来的午膳”。

  临月阁的庭院内,桂花树下的凉亭里,两人随意吃了点东西,舒服的伸了个懒腰,这便乘坐逸王府的豪华马车,缓缓出发。

  只要过了未时,即便烈日当空,太阳的“伤害值”也会逐渐降低,不管是街上徒步,还是闲坐在车内,也不会过于闷热。

  原本夏颜想要去一趟慕林川刚刚买下的新酒楼,可眼看时辰不早了,即使去了什么也做不了,还不如明早起来再去,况且宋言一大早就带着大伙儿前去,只要有他们在,一切也不用她操心。

  此行,除了赶车的俞剑声,自然少不了莫雨,嫣儿与翠儿的随行。

  大街上,夏颜与慕林川两人不顾旁人投来怎样的眼光,却只顾着自己开心,视若无睹的牵着手,一路上欢声笑语不停歇,漫步于劲州城的大街小巷当中,四下闲逛。

  此时此刻,估计他们自己早就忘了夏颜女扮男装之事,想象一下两个长得玉树临风的“大男人”,手牵手一起逛街相互喂食的画面,不要太过美丽哦!

  同行之人尚可理解,自是觉得眼前行径,羡煞旁人。

  然而事实是,所有路过他们身旁的陌生人,全都投来异样的眼光,自然是接受不了,更别谈理解与接纳。

  尤其是见过慕林川之人,好似理解了他为何婉拒那么多名门贵女们的邀婚,不得不在自己的心里埋下了一个疑问“原来他不喜欢女人?!”

  不理解他们的,却只会指指点点,说三道四,可对于这些,夏颜与慕林川只当听不见,也看不到,完全沉浸于两人的小世界里,无法自拔。

  几个时辰之前,慕林川还在担心芩蔓是否有听到他与夏颜的谈话,而此时,他却把所有的担心与顾虑全都抛之脑后。

  此刻,在夏颜面前之人,只是慕林川,而并非逸王。

  在没遇到夏颜之前,他完全没有想过会有那么一天,他会如此在乎一个人,以及在乎对方一呼一吸之间的感受。

  暂且不管今后怎样,至少此时此刻陪在她身边这一幕短暂的时光,让他感受到了今生从未有过的开心与快乐,收获了暖暖的爱意,满心欢喜。

  也许今后的某一天,当他面临选择之时,他会担心,会有所顾虑,甚至会害怕失去,可有些事情他不能退缩,更不能放弃,所以,也只能任由矛盾的情绪,继续支配着自己,直至大事发生。

  ……

  劲州城毕竟是一国都城,一两个时辰过去了,西城区繁华的“商业街”也才逛了一小半,即使精力充沛的夏颜还想继续逛下去,可时至黄昏,不得不放弃她这一疯狂行径。

  戌时三刻,太阳早已下山,天边昏黄与暗红色的晚霞也渐渐消散,薄薄的云层一点点重新布满了天空,白昼的光辉柔和了许多,偶尔夹杂着徐徐晚风,轻轻吹来……

  此情此景,夏颜不舍离开,她只想牵着慕林川的手,与他一起并肩站在街角,共享眼前的这番景致,不料还联想到了以后……

  这是她来到这儿,第一次设想过她的“以后”,而且还与身旁之人有关。

  除了所谓的“以后”,面对如此美景,夏颜居然想着吟诗一首,只可惜脑海中所有关于黄昏的诗词,就只记得一句“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只是这一句无关未来,也无关浪漫。

  果然敏感如她,不禁又令她联想到身处异世的自己,一个人漂泊在外,无家可归,更是无处可去。

  余晖时刻,内心的感触突然来这么一下,未免也太应景了些。

  感伤之情油然而生,忍不住眼眶湿润的夏颜,还是被心细的慕林川给发现了。

  “怎么了,怎么还哭了呢?”

  “没事,我就是有点儿……想家了……”

  夏颜说着话,声音稍稍带着点颤抖与沙哑,最终却没能忍住,眼泪夺眶而出,即使想掩藏,却又无处遁形,情绪到点了,一点就着。

  慕林川自然知道夏颜的话中所提到的“家”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而她的家也并非在这儿。

  此刻,任何安慰的言语都过于苍白无力,唯有待在她身旁,陪着她,胜过于千言万语。

  “我们回家吧!”

  慕林川一句温暖的话语“我们回家”,立即戳中了夏颜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涌,甚至泣不成声……

  恍惚之下,夏颜的内心深处居然有一个声音大声的告诉她,“如果他能给你一个家,一个有爱有温暖的地方,这辈子就跟他好好走下去吧,即使做他的王妃,又有何不可?”

  不过,这种想法也只停留了那么一瞬间的时间,一晃而过。

  此后每每想起,她都觉得那个时候的自己,真的很可笑,忍不住自嘲一句:“终归还是女人,缺爱!”

  其实,夏颜自己也清楚,与慕林川在一起也并没有不好,即使行为举止上有所约束与限制,精神上有所束缚,但至少生活富裕,一生无忧。

  可她终究还是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界的夏颜,她有自己的坚持与认知,更不会做任何人的附属品,只想真实的做自己,自食其力,独立自主,自力更生。

  不管是曾经经历了婚姻的夏颜,还是现在“单身的颜公子”,她都要认真的活着,不敷衍生活,也不要委屈自己。

  ……

  一番痛哭流涕过后,夏颜的情绪完全得到了释放,反而是在旁陪伴她的慕林川傻眼了。

  刚刚开始他还会给她擦眼泪,可当她泪崩之时,反倒弄得他慌乱的站在原地干着急,手足无措的状态下,也不知还如何安慰比较妥当,最后,也只能任由夏颜哇哇大哭。

  再此过程中,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给她一个肩膀,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宣泄她的情绪。

  他虽不懂她的眼泪为何,可他也不会去问,待她哭完之后,为她递上一块手帕,替她擦干眼角的泪珠即可。

  随着慕林川一句温柔的“我们回家吧”,夏颜乖乖的跟着他上了马车,安安静静的靠在车窗边上,目空一切的浏览着路边被马车经过的景色,愣愣发呆。

  只是夏颜的这一举动,又把慕林川与她相对亲密的距离给隔开了,她总是喜欢一个人发呆放空的自处方式,只要她愿意,隔绝世界的屏障功能一打开,她的世界无人能进。

  ……

  戌时末亥时初,膳厅的餐桌上异常安静,见夏颜一言不发,众人也只好各顾各的吃着碗里的饭菜。

  这期间,慕林川给她夹菜,打汤,她也未曾对他说过一句话,即使一声简单的“谢谢”也都没有。

  桌上之人都还没吃饱,夏颜却先提前放下了碗筷,又是一言不发就独自起身,离开了膳厅。

  隔壁桌的莫雨等人见状,马上放下手中的碗筷,立即跟上。

  倒是忙碌了一整天的宋言有所不解了,一脸疑惑的盯着慕林川问道:“她怎么了?”

  “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清楚,可能是逛了一天,估计累了吧!”

  慕林川怎么可能不知道夏颜情绪波动的缘由,他只是不想过多干涉与打扰她一个人的独处时间,没准让她回去好好睡一觉,也许明天早上起来,什么事都没有了。

  “我看她那样子,不像是累着了,倒像是心里有事……”

  宋言看着她远走的背影,脸上突现意味深长的神情,就像是猜中了夏颜的心事那般,一副与之同病相怜之态。

  “她的心事,如果她选择不说,我也不好问。”

  慕林川一脸无奈的表情,稍稍停顿了几秒,接着又开始吃饭喝汤,好似无事发生那般自然。

  既然问不出什么细节,宋言也不好再次发问,至于夏颜刚才的状态,他也不必担忧,因为她的这副面孔,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了,毕竟还是相处了这么一段时间,对她还算了解。

  想想自己一大早就带着酒楼的伙计们,随着韩玉前往即将开业的新酒楼,干了一天的活儿,早就累的不行了,自是无暇顾及夏颜的多愁善感,全都随她去吧!

  ……

  回到临月阁后,院内早就被下人们点上了灯,屋内也都明亮照人,此时周围的环境,不适合她此刻的心情,夏颜还是第一次嫌弃这里的夜晚过于明亮,赶紧又让人灭了些。

  她自己倒是鞋子衣服都懒得脱,直接就躺到床上,发呆又或是闭目养神,待莫雨安排人把药浴弄好了,这才派嫣儿与翠儿前来伺候她泡澡。

  夏颜似乎也习惯了被这两个小丫头伺候,所以,什么也不必说,把自己完全交给她们,乖乖听话,任由摆布。

  整个人泡在浴桶里,却只待了一刻钟的时间,夏颜就被闷出了一头汗珠,泡完之后一身轻松,好似今天所有的“多愁善感”,全都随着汗水流走了。

  沐浴更衣,焚香就寝,服侍之人全都做到得心应手,夏颜就像一个手脚残疾的“王府小姐”那般,却又乐在其中。

  瞧着嫣儿与翠儿把浴桶与房间全都收拾干净,莫雨赶紧让她俩到外间去歇着,她也好与夏颜单独说说话。

  “好了,你们先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就行了。”

  “好,那就辛苦莫医师了。”

  两人端着木盆里夏颜换下的衣服,简单行礼后,轻轻合上房门,这便离开了房间。

  待此二人离去,莫雨给床边傻坐着的夏颜倒了杯水,递给了她,并坐到了她身边。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刚刚出了一身汗,现在还蛮舒服的。”

  夏颜双手握着水杯,一副神清气爽的表情,眼珠子灵活的上下左右打转,向莫雨证明她自己挺好的。

  “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问的是你这里。”莫雨手指轻轻戳了一下夏颜的身体,靠近心脏的位置。

  “放心吧,没事。”

  夏颜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轻轻拍着莫雨的肩膀,频频点头表示自己真的没事。

  其实,她就是太闲了,若是一整天都忙着酒楼的琐事,又怎会有时间让她徒生这些伤春悲秋之感。

  “好,我就权当你真的好了。”

  “恩,谢谢你的关心。”

  夏颜喝完水,起身放下杯子,此时还真有点困了,这便拉着莫雨,准备送她离开,“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两人拉着手一起来到门口,夏颜给她开门,最后送别一句:“晚安,好梦!”

  没曾想,莫雨居然停了脚步,一脸坏笑的盯着夏颜,“怎么,你就这么急着赶我走啊,难道不想与我分享一下,昨夜之事?”

  听到莫雨稍显大胆的问句,夏颜心里一惊,当机立断,非得与之好好玩笑一番不可,就像是撒开了欲望之网,一副嬉笑之态,赤裸裸的盯着她看去。

  “恩~好啊,你若是愿意,我倒是想与你好好聊一聊,顺便传授一下亲身经验,怎么样?现场教你也是可以的哦,免费呢?”夏颜一边说着话,一边拉着莫雨的手,又往回走。

  “别别别……你还是早点休息吧,我先走了。”莫雨一脸拒绝的表情,只想赶紧逃离夏颜的“魔掌”,看来自己并非夏颜的对手。

  原本以为夏颜会因为昨夜之事被自己知晓了,会害羞不已呢,可结果……唉,看来是她错了,这种玩笑,开不得。

  “唉,你别走啊?哈哈……”

  夏颜开怀大笑的站在门前,送走了莫雨,自己一个人却又立在了原地傻楞了好一会儿。

  也许是药浴的功效,还是昨夜并未睡好的原因,今夜的这一觉睡得无比深沉,几乎一夜无梦,一觉睡到自然醒。

  休息好了,才有力气精力迎接新的一天,所有的考验,正在马不停蹄的向她赶来,等着她去经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