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关于未来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5295 2020.07.26 11:50

  刚刚逃离慕林川“咄咄逼人”的夏颜,于门外正好遇到了疾步前来的“解救之人”。

  远远的,宋言就开口喊道:“原来你在这呀,竟让我到处寻你。”

  “何事啊,竟敢劳驾宋掌柜亲自前往?”

  “得了吧,你一个人在这儿清闲,还好意思取笑我。”

  “要不我们换换,如何?”

  “算了吧,净知道欺负老实人,只可惜你的活儿我干不来。”

  “既然知道,就别在我面前抱怨哦,呵呵!”

  待宋言渐渐走近,夏颜与之玩笑了几句,却不知慕林川是何时来到身后,“宋掌柜来了。”

  “见过王爷,刚刚正想问您是否也在此处,还好遇到了。”

  “敢情你不是来找我的,害我白高兴一场。”

  夏颜的故意一问,宋言并未搭理她,则是收回了刚刚的行礼之态,立即向慕林川回道:

  “刚刚王府派人前来传话,说是邢嬷嬷已到。”

  “怎么提前了,韩玉不是说要过段时间嘛?”夏颜一脸疑惑的问道。

  “韩玉都借给你用了,府上的事务总得有人料理不是?”慕林川在一旁讪讪一笑道。

  “也是,那你赶紧回去吧,别让家里人等急了。”

  关于慕林川与邢嬷嬷的关系,早上韩玉特意“叮嘱”过,所以,夏颜也不想多说什么,况且他留在此处也帮不上什么忙,还有刚才发生的尴尬,真不想再继续下去。

  “你呢,今天不回家了?”

  “算了,你先回去吧,我晚点再说。”

  一听到邢嬷嬷来了,她哪还有心思回去,巴不得把临月阁的行李全都搬回酒楼,才算安心。

  “好,那我在家等你。”

  “……”一提到这个敏感的词汇——“家”,夏颜唯有保持沉默。

  待慕林川走远,宋言这才问了句,“你若是不想回逸王府,就让云帆前去搬行礼啊?”

  “还是你懂我。”

  以傅云帆多次帮她收拾行李的经验,夏颜自然放心,她的一切“奇奇怪怪”的随身物品,他早已习惯。

  即使是贴身衣物,他也见过,虽免不了还会害羞,可他仍旧愿意替她做任何事情。

  只是夏颜的一句“你懂我”,倒让宋言心里咯噔了一下。

  这样直戳心窝的话语,让他深感惭愧,懂她又有何用,现如今也只能站在远处,远远地看着她。

  昨天夜里,韩玉、俞剑声来找他喝酒,酒后变话痨的俞剑声,自言自语的提了几句,大概意思就是早上他去“叫醒”时,恰巧碰到东院汤馆正在发生的“闺房秘事”。

  虽然只是寥寥数语,可他这心里犹如明镜似的,自是再清楚不过了,心事过重,一宿都没合眼。

  ……

  慕林川离开之后,余下的此二人一路弯弯绕,终于来了厨房。

  阿武阿龙等人正在忙碌着,其中还有夏颜不认识的三个帮厨,全都是慕林川安排进来的年轻人。

  然而酒楼里的其余之人也都聚集在院子的凉亭坐着休息,一边畅聊着关于酒楼今后美好的未来,一边等待着厨房专门为他们准备的午膳。

  此时的凉亭,除了韩玉、陆玉华、珍儿、顾云、夏末之外,还有慕林川为夏颜提前准备好的伙计们。

  之前在临州时,让宋言大力寻找两名预备的账房先生,可一直都找不到合适的人选,然而此时,慕林川又给安排好了,同时又给酒楼“安插”了五名专业的跑堂。

  除了他们,还有马厩那儿干活的伙计们,还有打扫屋子与院子,以及厨房专职洗碗洗菜的丫头们。

  被慕林川安排进入酒楼的男伙计们,全都是武艺高强之人,犹如顾云这般年轻帅气,这点符合夏颜的审美。

  至于丫头们,夏颜似乎没心思搭理,全权交于宋言与陆玉华自行管理。

  其实能够被慕林川选中之人,自然都是一些优秀且服从命令,且自制力极强之人,夏颜用起来也更为省心。

  但是为了平衡酒楼的服务优势,夏颜又建议宋言再去找几个多才多艺的年轻姑娘,加入酒楼的这个大家庭,如此一来,全部人员算是配齐了。

  除了人员的配备,酒楼的一切设施也全都完工了,就连装修风格也都按照了她喜欢的风格。

  关于诗情画意这一点,慕林川还专门请来了书法以及绘画技艺一流的大师们亲自操刀,尤为重要的还有酒楼的取水问题,也都给她解决了,

  至于图纸一事,估计是参照临州城的模板,稍稍做了些改良,没想到慕林川只是看了一眼,便轻易就掌握了这门技术,对于这一点,夏颜还蛮佩服他的。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一切全都被他安排得妥妥当当,就像之前夏颜自己想象的那般,几乎相差无几。

  再看看她自己,所能够付出的也只有那一纸策划书,还有一些属于她自己的独特构思的图纸。

  可除了这些,现在就连她自己,也成了实实在在的摆设。

  让夏颜更没有想到的是,现在的酒楼全都是慕林川的人,就连她的一切也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这种被人实时监控的感觉,又让她想到了他那一双过于明亮的眼睛,那种被窥视之感,瞬间令人毛骨悚然。

  眼前正在发生的这一切,让她不敢想象……

  虽说有了这些能人异士的存在,对酒楼来说是件好事,可不好之处也尤为明显,尤其是韩玉的存在。

  表面上大家都挺尊重宋言的,可一有问题,首选还是询问韩玉的意思,如此也就极大的阻碍了宋言能够行使的权利,感觉他几乎快被架空了。

  因为无论是这里的环境,还是人脉,于他而言,全都不占优势。

  基于以上存在的这些问题,夏颜必须要找慕林川好好聊一聊,无论如何,必须拿回经营酒楼的主动权,不然这个合作就没必要继续下去了,其中自然也包括她自己的感情。

  对于慕林川而言,她唯一可以利用的也只有她的这一份感情了,不然慕林川看似为她付出的这一切,也无从说起。

  只是对方的另一层用意,夏颜自是想不到,也从没想过他会如此安排。

  ……

  午膳过后,夏颜在之前的餐具与茶具的图纸之上做了些细微的改动,让宋言去与韩玉一起,拿着图纸亲自去早上的那家瓷器铺跑一趟,顺便解决酒楼食材供应的问题。

  同时,又派陆玉华、珍儿、还有夏末,这三人前往大街上去购买制作香薰蜡烛的材料,还要大量购买一些当季的新鲜水果,用来制作果酒所用。

  这种体力活儿,自然还得派上几个壮汉陪同。顾云首当其冲,还有新来的伙计们也想加入,夏颜全都应允了,正好借此机会,让他们好好增进一下彼此之间的感情。

  而她自己则是留在了厨房,与阿武阿龙等人好好研制一下酒楼的菜谱。

  苏大仁没在,夏颜还真有些不习惯,即使阿龙手艺也不错,可总觉得还差些火候,这菜品可关乎酒楼的生死存亡,这一点夏颜尤为看重。

  可思来想去,她还是决定尝试一下“药膳”,这劲州城的城东毕竟是富贵人居多,自然也注重养生,尤其是身居后院的小姐与夫人们。

  提到这药膳,尤为关键之人,夏颜必须亲自去请,这么说来,她还得再跑一趟逸王府。陪同之人,自然少不了车夫专业户——傅云帆。

  未时刚过,夏颜与傅云帆快马加鞭赶到了逸王府。

  夏颜专门挑这个时间点前去,正好赶上了邢嬷嬷午休,这么一来,也避免了她们尴尬一见。

  至于慕林川,据下人们所说,午膳过后就没见到他人,估计又是有事外出。

  夏颜心想,还好他不在,如此自己办起事情来还方便了许多,比如“拐走”莫雨等人。

  刚刚踏入王府大门,两人径直朝着她的“临月阁”赶去,途中正好遇到嫣儿与翠儿,顺便让她俩帮忙把莫雨找来。

  一番“密谋”之后,夏颜便把她们三人一同“拐进”了自己的阵营——和顺酒楼。

  有了莫雨的加入,夏颜感觉自己的精神世界似乎有了一丝安慰,至少她精通药理,在专业知识这方面,还是能够给夏颜带来一些些希望。

  在回来的路上,马车路过一家布庄,夏颜独自下车,亲自前去请来一位老裁缝,与他们一起前往酒楼。目的就是给酒楼的每一位伙计量身裁体,定制新衣,也就是赶制所谓的“工作服”。

  衣服的款式,全都是夏颜亲自设计,在上一次的基础上又做了些许调整,不过整体的样式仍旧保持不变。

  然而这“员工服”的受益者,自然也包括莫雨、嫣儿、翠儿她们三儿。

  待事情忙完之后,夏颜特意留下了老裁缝,与众人一起共用晚膳,正好给他一个免费享用美食的机会,同时也是一次积攒口碑的机会。

  酒楼所有的一切事务,夏颜全都安排妥当,至于人员的培训,她不再过问,全都交给了宋言全权负责,还好此行还带了两个优秀的“老员工”,有了珍儿与顾云的帮忙,一切都会迎刃而解。

  ……

  晚膳过后,为了安全起见,傅云帆又当起了车夫,亲自把老裁缝送回布庄。

  大堂内坐着的一帮年轻人,手里也都在忙碌着下午刚刚采买回来的,制作香薰蜡烛的材料。

  有了珍儿这么一个能干的好帮手,正好起到了带头作用,自然不用夏颜亲自动手讲解。

  “辛苦大家了,我就先撤喽?”

  “好,您先回去休息吧,忙了一天了。”珍儿一边忙着手上的活儿,一边抬头看向夏颜,满脸笑意的回道。

  “那大伙儿加把劲啊,今晚做不完明天继续,可千万不能熬夜哦?”

  “恩恩,多谢颜公子关心。”众人一脸乐呵之态,目送夏颜的离开。

  一句简单的感谢之后,夏颜率先离开了,跟随之人还有莫雨等人,她们是夏颜亲自请来的,自然得与她住在同一个院子。

  只要与她们同住,夏颜的日常起居也就变成了嫣儿与翠儿的工作范围,还有莫雨的药浴,她也只能乖乖的“谨遵医嘱”。

  自从吃了莫雨给她开的药方,夏颜的身体确实发生了一些变化。

  以前每年的盛夏之际,她总会冒虚汗,甚至全身无力,精神不振,又或是食欲不振。可现如今,这些情况全都没了,至于冬天的手脚冰冷等症状,还得时候到了,方才知晓。

  所以,即使闷热的药浴让她很难受,夏颜也要坚持,因为这也是对自己的身体负责。

  药浴结束之后,莫雨等人也离开了,房间内又独留夏颜一人。

  之前嫣儿与翠儿还睡在她的外间,睡不着的时候还可以吼两嗓子,让她俩进屋陪她说说话,可如今,她们与莫雨各自住在东西厢房,与她隔了好远一段距离。

  夏颜虽有些不习惯,可也无需别人陪着。

  泡了药浴之后,感觉全身的经脉全都疏通了,好似细胞也跟着舒张开来,只要身体一沾到床上,立马就能睡着,即使夜里子时有人翻窗进屋,她也毫不知情。

  ……

  翌日卯时,天刚刚亮,夏颜一个翻身,身体正好滚进了身旁之人的怀里。

  此刻,她似乎也感觉到了被人拥着的那一份温暖,迷迷糊糊中有了点点意识,然而脑海中的第一反应却蹦出了一个词——“美梦”,难道又陷入了自己的美梦当中?

  夏颜的右手慢慢游走于自己头部上方,实实在在摸到了对方的脸颊,还有对方身体的那一股熟悉的味道……

  夏颜顿时瞬间清醒过来了,心里反复默念:“不对,不对,这并非梦中。”

  仔细想想,能够自由出入这里,还知道她住在这儿之人,而且对自己有“不良企图”……除了他,没人敢这么做。

  这么说来,事情就再明朗不过了。

  当她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事实正好验证了自己猜想。

  “慕林川,你给我起开。”

  夏颜扬声一吼,用尽全身力气一推,果然如她所料那般,刚刚还一脸温纯的躺在自己身旁之人,立即滚下床去。

  其实,她也可以假装没睡醒,什么都不知道,然后安安静静的缩在他的怀里,继续入睡,可她不想这样做。

  如此只会纵容对方,纵容他的胆大妄为,不管何时想来便来。这样子的行为让她很没安全感,同时也感受不到他对自己的尊重。

  设想一下自己睡个觉醒来,身旁突然多了个人,不管那人是谁,想想都挺渗人的。

  此时被夏颜一把推下床去的慕林川,双手撑在地面,随意撩了几下一头散乱的长发,懒懒起身,一脸乐呵的对着夏颜问早:

  “你醒了,怎么不多睡会儿啊?”

  随后,又顺势坐到床上,一眼柔情的看着她:“刚刚是不是吓到你了?”

  夏颜原以为他会生气,可结果……如此这般,她自己都不好意思发火了。

  “没事……那个,你下次要来,就让人前来知会一声,不要搞突然袭击,我不喜欢这样。”

  “好,我知道了。我为昨晚的行为想你道歉,别生气了,我保证下次不会了。”

  看着他一脸诚恳的向自己“认错”,夏颜又岂能“得理不饶人”,刚刚所有的火气,顷刻间全都被慕林川的和颜悦色给浇灭了。

  “只是昨夜过来之时,看你睡得挺沉的,就没打扰你。”

  夏颜很是好奇,起身看着门上的插销栓得好好的,那他又是从何处而来?

  “不是,你是怎么进来的?”

  慕林川指着门边的窗户那儿,一脸嬉笑的表情说道:“从那儿,还好你没关窗,不然我也进不来。”

  “真有你的,下次从大门进来吧,我给你留门。”

  对于这个答案,慕林川很是满意,立即起身来到夏颜跟前,一脸笑意盈盈的拉着她的手,满眼皆是柔情蜜意的感谢道:“多谢夫人。”

  “咦~”夏颜一身鸡皮疙瘩瞬间突起,她还真受不了这样子过分亲昵的称呼,随即抽开双手,有意躲开他的视线范围。

  “你,你还是叫我名字吧!”

  “叫你夏颜,感觉不够亲近,叫你颜公子,那也太见外了,要不叫你颜儿?”

  “随你,总之不要那样叫我……我不喜欢。”

  两人一起坐在床边,彼此的物理距离虽很接近,可内心好似相隔万里。

  “你怎会如此抗拒那两个字,若是以后我们成亲了,也不让我这般叫你吗?”

  “以后……”夏颜停顿了好一会儿,眉头紧锁,恰似心事重重,关于以后,这不在她现下的规划当中。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目前我还没有嫁人的想法……总之,我只想活在当下。”

  对于慕林川来说,他又岂会不知“活在当下”之意?

  在遇到夏颜之前,他从没幻想过未来,心里唯一的念想,唯一的目标就是“报仇”,即使鱼死网破,两败俱伤,他也无所谓,对于今后的结婚生子一说,就更是不敢奢求了。

  可自从遇到了夏颜,他便开始幻想了,情不自禁的期待与之在一起的将来……

  现在,当他在计划着报仇一事之时,不得不考虑脱身之法,至少得保证自己能够活下来,因为还有人在等着他,那个人毫无疑问,便是夏颜。

  可如今,经过了多次的试探,似乎也得知了答案,他在她心里的位置,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般……

  可即便如此,慕林川还是不想放弃,至少得听到她的当面拒接,才会罢休。

  其实,关于夏颜,他总感觉自己了解她,可认真细究,他又何曾真正了解过?

  即使掌握了关于她的一切信息,可他也并未真正走进她的心里。

  关于她的过去,以及她潜藏于内心深处不得而知的一切,还有自己不堪回首的过往,以及即将要发生的事情……看来,是时候与之好好聊一聊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