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共享美食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4733 2020.06.03 15:10

  此时天还没黑尽,宋宅各个院子已然点上了灯笼以及油灯,只是这灯光略显昏黄,但院内和屋内的环境勉强也能看得清。

  来这儿亲自下厨的第一餐,夏颜自然不想太过于麻烦,赶了一天的路,加上逛了一天的街,体力不支。

  煎炸焖炒烹炖熬煮……若这些全都来一遍的话,那也太费劲儿,而且也费神,她自是没那个体力和精力去搞这些事情。

  为了省事儿,直接煮个火锅好了,正好行李箱里随时都备有火锅底料,也不用现炒了。

  西院内,曹大娘早就把饭给蒸好了,正好帮忙着洗洗菜,打打下手什么的。

  可夏颜想到等会儿需要拿出行李箱还有火锅底料之类的东西,曹大娘肯定会惊讶,她不想再给她解释一遍,索性让她去把傅云帆叫来,他俩交换一下,问题也就解决了。

  夏颜的老底,目前也就只有宋漓和傅云帆这两个人知道,而且,她也有交代过,无论是对谁都不要提起关于她随身携带“特殊行李”这件事儿。

  其实,这两人都是诚实守信之人,尤其是傅云帆,夏颜打心里觉得此人日后定能与之成为生死之交。

  即使其他人与夏颜相处时间长了,自然也能看得出,她的行为举止不属于这个国家,但极有可能认为是邻国之人。

  所以,这些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她也就越安全,甚至不会因此而被人看成了“怪人”。

  ……

  练武之人的脚劲就是快,夏颜刚刚把曹大娘切好的菜分盘装好,傅云帆就给她把箱子给提到了厨房。

  打开箱子,寻找她自己带的两包底料,在辣与微辣之间犹豫了会儿,最终还是问了句:

  “你们能吃辣吗?”

  突然被提问的傅云帆傻愣了一下,随后回复道:“可以吃一些,但很少吃。”

  既然如此,夏颜就拿一包微辣的好了,把箱子的拉链拉上,“箱子就麻烦你帮我提回去吧,谢谢啊!”

  “小姐不必跟我客气。”每次听到他喊自己一声“小姐”,夏颜特别不习惯,也不喜欢这个称呼。

  “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过于死板了,你知道吧?”

  “呃……何为死板?”

  “死板就是……”这一时半会儿的,夏颜还懒得跟他这一根经解释了。“唉,算了,总之你以后不要再叫我小姐,我可不是你家小姐。”

  “那,我该如何称呼您?”

  “叫我颜公子。”

  “恩?!呵呵……这恐怕有些不合适吧?”

  这是夏颜第三次见傅云帆笑了,第一次和第二次都是忍俊不禁的憋笑又或是偷笑,可这次却是被她的话语逗得他闲适一笑。

  “你笑起来挺好看的,以后要多笑笑,知道没?”

  “好。”

  傅云帆有些羞涩的应了一声,只是他没想到,眼前之人又不是他什么人,怎么她说什么他都认真听着,而且还乖乖照做。

  “这两天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等过两天我换了身衣服,你可得记得叫我一声‘颜公子’哦?”

  “好。”

  又是一声简单利落的回答,话音刚落,傅云帆提着箱子立即消失于厨房,这速度还真没谁了,以后若是有机会,夏颜还真想跟他好好学学这身功夫,够神秘也够帅气。

  待傅云帆再次返回后,夏颜让他给自己打下手,也就是干些烧火之类的活儿,还让傅云帆准备一个烧碳火的炉子,等会儿把烧完的柴火放进炉子里边儿,加上一层木碳盖在上边儿,这火力也就足够他们维持一餐饭的时间了。

  大铁锅洗干净后,把大铁锅烧热,再放入两大勺猪油,放入切好的葱姜蒜,辣椒段,花椒粒,再把打开的一整包火锅底料全都倒进去,翻炒均匀,倒入曹大娘炖好的排骨汤,倒入切好的西红柿,再放些盐,这汤底就算是做好了。

  等汤底煮开,再倒入一大碗葱段和蒜叶进去,味道就更加浓郁了。

  此时,傅云帆已经准备好了碳火炉子,已经搬到膳厅,还有余下的火锅配菜,也一并端了过去。

  “老傅,帮我把灶火给熄了。”

  “呃……”夏颜突然叫他一声“老傅”,他自然反应不过来了,有些呆傻的愣在原地。

  “叫你呢,我准备以后都这么叫你,习惯就好了。”

  只见他淡淡的说了句“好”,夏颜也不知他是高兴呢还是不高兴,这种从不显露表情之人越是最难猜测。

  火被熄灭后,夏颜把锅中的汤底盛到了另一个小铁锅中。

  刚刚排骨汤倒多了,大锅里还存留些汤底,等会儿不够了再来加。

  “汤底弄好了,你端过去吧,注意安全啊,别把自己给烫到了。”

  傅云帆又是一个简单的“好”字答之,夏颜脱下这古代特制的“半身围裙”,挂回原处,用热水冲洗一下粘有油渍的双手,这才走出灶房。

  ……

  膳厅内,众人围着这八仙桌而坐,大家相视一看都不知道今晚的这一餐要如何开始了。

  桌上的菜都是生的原材料,锅里也只有汤也没有菜,而且这红彤彤的颜色,看着都不敢往里下筷子了。

  等炉火燃烧起来,锅里开始沸腾了,夏颜才把这一整盘盘火腿肉倒入锅中,还往锅里放了些蔬菜。

  待锅中再次沸腾,夏颜有些迫不及待的开始往里夹菜,自己先试吃了一口,尝一下味道如何?

  闭着眼睛,慢慢享受口里咀嚼食物的那个劲儿,不管走到哪儿,火锅还是那个味儿。

  “恩~好吃。”

  这才刚刚咽下口中的肉片,夏颜又开始往锅里继续夹菜,见大家仍旧无动于衷,又赶紧招呼起来。

  “大家赶紧的,不然锅里的肉煮烂了就不好吃了。”

  他们这群人最先动筷子的自然还是傅云帆,整个制作过程,他全都看在眼里,香味四溢之时口水都不知吞了几次,这时看到夏颜如此夸张的吃相,他又馋了。

  筷子往锅里一夹就是一大筷,把肉送入口中,还没开始咀嚼,就外冒出了一句:“好吃。”

  听到如此评价,其余之人自然没什么好犹豫的,纷纷下筷。

  待众人尝过味道之后,竟不舍放下手中的筷子,而夏颜自然也成了现成的服侍之人,不停的帮他们往锅里下菜,一盘接着一盘,最后还加了汤底,还好煮得有多的,不然还真满足不了他们的食欲。

  原先并不知道晚上会给大家煮个火锅,所以肉类准备得稍稍少了些,就只有风干的火腿肉,烟熏的腊肉,新鲜猪肉片,还有就是炖好的排骨。

  蔬菜倒是挺丰富,除了常见的绿色蔬菜之外,还有些夏颜不认识的菇类、菌类等食物,以及一些野菜等等。

  这一餐,大家可谓是吃得不亦乐乎,此间自然也忘了彼此的身份之别,尤其是与小侯爷同桌吃饭的“他们”,何曾有过这种难得的机会?

  餐桌上,大家只顾着吃了,话都没来得及多说几句,即使说过什么,那也都离不开“好吃”二字。

  这种微辣程度的麻辣火锅,他们的接受能力倒还可以,若是再辣些,估计得眼泪鼻涕一起来了。

  经过众人的一番“战斗”,这肚子也填得差不多了,夏颜这才停了往锅里下菜的举动,再次拿起放在桌上的饭碗,往锅里下筷前又问了句:

  “大家可吃好了?”

  “吃好了,颜姑娘你慢慢吃啊,都只顾着给我们弄吃的了,你自己都没来得及吃一口,怪不好意思的。”

  曹大娘一边说着话,一边放下手中的碗筷,这才起身顺手把桌上的空盘子收了起来,弄完后又坐回了原位。

  “别不好意思,大家喜欢就好,享受美食本应如此。”在夏颜的观念里,美食是需要分享的,火锅更是如此,人多了才更有趣。

  “这锅里的味道还挺全的,酸辣麻这三味儿全都烩在一起,还真另有一番滋味,呵呵……”

  夏颜瞧着宋漓一脸高兴的样子,右手拿着筷子又开始往锅里夹了菜,还没吃饱倒开始“评头论足”了。

  “酸的开胃,辣的暖身,麻而不燥,辣而不暴,纯鲜香辣,食后回味无穷,这味道,食之令人难以忘怀啊!”

  慕白羽放下手中的筷子,好一番高谈阔论,丝毫不吝啬赞美之词。

  “有文化就是不一样啊,这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夏颜一边吃着饭,一边还不忘着怼人。

  “何为有文化?”

  夏颜这新颖的“词汇”,又引起了众人的一脸的疑惑,慕白羽也正等着解惑呢!

  “呃……大概就是出口成章,博学多才,总之就是夸你有学贯古今,满意了吧?我说你们也真是的,吃饭就吃饭嘛,非得搞这些没用的华丽辞藻,多止一举。”

  “你看你,又来了,明明是好人一个,就这张嘴厉害。”慕白羽是没见过这么敢说之人,而且还是个厉害的姑娘。

  “本姑娘也就这张嘴厉害了。”

  “呵~还不服气?”

  “在您面前,岂敢造次?”

  “行了,我们都怕了你了,还不成吗?”慕白羽拱手相让,尽显他的绅士风度。

  “她不光这张嘴厉害,这手艺更是了得,若不是刚刚惹您生气,为了赔罪,估计都我们都没这口福呢!”

  夏颜的伶牙俐齿,宋漓早就领教过了,只是她确实不知,夏颜居然还会做菜,今早自己在客栈的那一餐岂不是“班门弄斧”了?不过,内心稍稍暗自窃喜,还好夏颜不知。

  原本晚上她还专门吩咐了曹大娘,做点好吃的给夏颜尝尝呢?结果……

  “这么说,你们还得感谢我了,一个赔罪就赚了一餐,只是,这颜姑娘把我们的嘴给养叼了,今后想吃,也不知要等到啥时候喽!”

  慕白羽算是吃饱了,从侍从那接过餐巾,轻轻擦试一下嘴边,又拿起那柄折扇,扇呀扇……

  “小侯爷吃了这餐饭,刚刚的气可消了?”

  “我可没那么小气,再说了吃人嘴短,以后若想再吃到你做的一餐饭,估计连生气的资格都没了。”

  “您这哪是不敢,只是为了您自个儿的这张嘴罢了。”

  “大伙儿瞧瞧啊,就颜姑娘这张嘴,何止厉害啊,简直就是不得了了,刚刚说她还不服气呢?”

  “哈哈……”

  慕白羽的这番话惹得众人一阵爽朗的大笑,笑声此起彼伏,唯独他的侍从,想笑却没笑出声来,只是嘴角轻轻一抿。

  “岂敢不服气啊,若是再惹小侯爷您生气,万一又被人呵斥,那可怎么办呀?”

  夏颜故意提起这茬,身边的侍从刚刚嘴角还浅藏一抹微笑的表情,立即尴尬得有些无地自容了。

  “易山,赶紧给颜姑娘赔个不是。”

  慕白羽这话音刚落,身旁的侍从立刻起身,当他准备躬身行礼之时,却被夏颜给制止了,她只是想活跃一下气氛,并不想让谁给她赔礼道歉。

  “好了,你就别为难易山了,本姑娘心胸开阔,就不跟你们主仆二人计较了。”

  夏颜假装一副心胸宽阔之态,其实话已经说到这番田地,道歉与否并不重要。

  听到夏颜的一句“计较”,慕白羽心想,有理没理全都被她说完了,这还要如何计较?唉……除了叹气,剩下的也只有一副无可奈何之态了,只好来回折腾他手上的那柄折扇。

  “别说是小侯爷了,老朽我这辈子走南闯北的,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汤呢!”曹叔一脸满足的样子,唯有美食不可辜负。

  “曹叔,这不叫汤,夏颜说这叫火锅。”宋漓主动纠正,看向夏颜,两人相视一笑。

  “记住了,火锅,呵呵……”曹叔一脸的和颜悦色,身旁的曹大娘也跟着呵呵陪笑。

  “只是,你这手艺在哪儿学的,可有秘方啊,能否透露一二?”慕白羽好奇的精神劲儿,和宋漓倒有些相似。

  “有啊,我做菜时,老傅可是全程都陪着,要不,你去问问他?”

  至于秘方,夏颜怎么可能轻易告诉任何人,不然今后还怎么混?不过对于傅云帆,她倒是有一种莫名的信任。

  “想要套他一句话,难啊,你这不等于白说嘛!”

  “那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我吃饱了,麻烦大娘收一下了。”

  玩笑之时,众人都是坐着休息,就夏颜一人独享这最后的美食。

  放下碗筷,曹大娘一人麻利的收拾了餐桌,曹叔也前去帮忙,此时,曹石又给大伙儿泡了一壶茶。

  “茶已经泡好了,请小侯爷移步前厅用茶。”

  见曹石前来禀报,夏颜赶紧抢先一步说道:

  “劳烦曹石兄弟端过来吧,就在这儿喝好了,来来回回的折腾省得麻烦。”

  见夏颜如是说,他又看向了宋漓和慕白羽,不知该如何处理,也只好立于原地等着他的“宋小姐”和“小侯爷”发话。

  “既然姐姐说了,就端到这儿来吧,还有,以后只要是姐姐说的话,就按她说的去做好了,不必犹豫。”

  宋漓见曹石犹豫不决的立于原地,赶紧给了个痛快话,虽然语气平缓,但身旁之人听了也知道是个什么意思,这算是给“家里人”立了规矩。

  而此时,曹叔也正好赶了过来,手里还端着切好的水果盘,这也是夏颜在做菜前,跟曹大娘一起洗好的,并告知了她饭后再用,想必是她切好了让曹叔端了过来。

  曹叔见状,赶紧把水果盘子放于餐桌之上,小心翼翼的走到曹石身旁,与之小声的嘟囔几句。

  因为宋漓刚刚的言语突显一丝严肃的语气,场面瞬间尴尬至极,夏颜也只好起身暖场,缓解一下现场的低气压。

  “好了,大家别搞得那么严肃,曹石兄弟,你先去忙啊,我这人大大咧咧的习惯了,也没个正形儿,我不懂得你们的规矩,你别见怪啊?”

  听到夏颜的这一番解围之后,曹石这才躬身行礼,表情淡然的答了句“不敢”,随后转身走出了膳厅,曹叔见没什么事,也随之一同前去。

  在这等级森严的社会,不管感情处得多好,规矩总归是规矩,夏颜自然也知道,只是她不想自己也变成那样。

  “人人生而平等”,不管身处何地,这点无法改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