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停业整顿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5627 2020.06.16 14:18

  从收到老王爷的书信开始,宋言早就吩咐蓉姐,让她在酒楼后院收拾出一间空闲的屋子,又重新布置了一番,虽比不上顺王府的那般奢华精美,但至少房间的陈列之物应有尽有。

  从今往后,夏颜与宋漓不得不正式分开,结束了两人的“同床共枕”之旅。

  之前一直都是睡在一起的,突然分开,夏颜还真有些不习惯,可若是长期待在这里,还是得有一个独立的私人空间。

  当天晚上夏颜辗转难眠,直至深夜这才迷迷糊糊的入梦,不知是不是没有宋漓的陪伴,还是认床的原因,又或是白天回来时睡多了。

  第二天一早,大家照常忙碌起来,各司其职,也只有夏颜还赖在床上补觉,睡到自然醒方才起来。

  穿戴整齐后,又不慌不忙的去厨房打来热水,端回后院水井边的石板上,慢悠悠的开始洗漱,回到房间化了个妆,弄好这一切之后,这才前往酒楼大堂。

  刚刚厨房内,蓉姐见到夏颜前来打热水,立马把熬好的白米粥给她打了一碗,还配了些青菜,一起端到大堂的“员工桌”上,也就是位于柜台正中央的那一张大方桌。

  辰时末巳时初,酒楼并不算忙碌,可一天的准备工作必须得在这个时候完成。

  此时的夏颜,犹如一位食客般悠闲的落座于桌前,慢慢享受着只属于她一个人的早膳。

  闲坐于大堂内,环顾四周的陌生环境,有时也会侧头看向路边来来往往的人群,好似她也如路上的行人那般着急忙慌的赶着自己的路。

  于此处,她不过是一个过客罢了,而且还是来自于另一个时空的游客,不由得又暗自感叹了一番。

  今天,夏颜仍旧不打算帮忙,只想到处闲逛,刚刚逛完了大堂,接着又去了二楼三楼的雅间,每一个房间都要进去仔细瞧瞧,还有房间外面的围廊,除了观台赏景,更要好好观察一下临州城里人们的生活节奏。

  从酒楼出来后,又逛到了后院,这是一个极其宽敞的院落,院子虽小,可也分主院和东西两院。

  主院是一个五间两层的木质楼房,东西两院的厢房却是一层七间的结构。

  夏颜、宋漓、还有宋言住在主院的楼上,一楼空着的那几间房,有些用来放置酒楼所需的存货,但也还有些空房没有投入使用。

  两边的厢房,西院是苏大娘他们一家居住,东院是冯叔一家,外加傅云帆,不过,这两个院子也都留有空房间。

  后院的布局,再加上前面的酒楼,整个架构就像是一个大型的“四合院”那般,只是前面的酒楼面积,占据了整个“四合院”的一半罢了。

  ……

  四下闲逛了一会儿,夏颜也逛累了,干脆于院内的水井边上坐会儿,歇歇脚。

  宋漓和傅云帆这一回来,酒楼人手不够的问题也得以解决,宋言这块“活动的砖”,也可以稍微轻松一些。

  “想什么呢,想那么入神?”见夏颜坐在水井边发呆,宋言便朝前走去,随口问道。

  昨天晚上,他从宋漓和傅云帆处得知了夏颜在清州的事情,对她的情况也有了个大概。

  尤其是路上遇刺的那段,被宋漓说得玄乎其玄,如此一番精彩绝伦的描素之后,夏颜在宋言印象中又增添了一层神秘感。

  “呃,没什么。”见来人是宋言,夏颜也没什么可惊讶的,“不忙的话,不妨坐下来一起聊聊?”

  “好。”宋言毫无顾虑应下了。

  随后,两人一起坐在井边的石板上,就像老朋友那般随意交谈起来,宋言的冷静平和的心态,让夏颜感觉到很舒服。

  她喜欢与他交流谈心,在宋言这里,她可以做到真正的畅所欲言,甚至毫无顾忌。

  两人的相处还算轻松、和谐,而这种熟悉的感觉与宋漓的亲近略有不同,与这兄妹二人相识,只怨相见恨晚。

  在此次交流沟通的整个过程中,令夏颜奇怪的一点就是,她似乎感受不到宋言身上带有一丝属于这个时代的痕迹,在两人对视交流的那个舒适的语境中,恍惚间还认为他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来自于未来。

  虽然两人总是聊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可夏颜还是能够感受到他带给自己的那一份,犹如家人般的温暖,还有朋友般的理解与陪伴。

  宋言这人,性子就像温水那般让人感觉舒适,而又温暖人心,而温水正是她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经过这一番简单的交流,宋言对夏颜的印象也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就是一种莫名的亲近感,像家人更像朋友。

  相聊甚欢之下,夏颜觉得自己该办正事儿了。

  经过她早上闲逛了那么一圈下来,觉得酒楼蛮多地方都需要改进,心里也大概盘算了一下,这就有了一个粗略的计划。

  不过,她也要问问宋言的意思,是否采纳她的建议,而且,也要了解一下关于酒楼运行的具体情况,才好做些调整。

  ……

  据宋言所说,自从三年前他花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盘下这家酒楼。

  酒楼刚刚开始时,所有的问题也随之而来,例如桌椅板凳、锅瓢碗筷等东西都需要置办,资金周转不过来,对行业不熟悉,经验不足等等。

  经过他们这“一大家子”的努力,酒楼的生意越来越好,可事业的发展总会遇到瓶颈期,而且同行竞争如此激烈,一个稍有不慎,酒楼随之不复存在。

  虽说这酒楼的房子是他们自己的,暂且不愁房租的问题,可每月的收入也没多少。

  别看一天客人进进出出,热热闹闹的,貌似生意红火的样子,可进账却是一月不如一月,照此下去,恐怕酒楼的生意难以为继。

  无论宋言性格如何淡定,也经受不住酒楼业绩长期下滑的这般考验,毕竟他还是这个“大家庭”的顶梁柱,所有人都指着酒楼生存。

  说到此处,夏颜见他一筹莫展之态,心里不免有些小兴奋,因为酒楼需要她,也有了存在的价值。

  她喜欢被众人期待的感觉,以一人之力扭转乾坤。

  “目前酒楼的情况……还有得救,你想听听我的看法吗?”

  “你有什么计策,说吧,在下自当洗耳恭听。”

  宋言满眼放光般,迫不及待的想听听夏颜能给他以及酒楼带来怎样的生机?

  昨晚阿漓有跟他提过,他们此行把夏颜带来,酒楼未来的发展也就有了希望,他自己也一直期待着夏颜究竟会有何计划。

  ……

  接下来,夏颜把她自己的一些想法与宋言大概的说了一些,激动时还手舞足蹈在他面前比划。

  只是,有些先进的理念和“高科技”的东西,夏颜也讲不清楚,没办法也只能跑到房间,端坐于书案前,画图给宋言好好解释解释。

  目前最棘手的事情就是解决取水的问题,酒楼现在用的还是最传统的卷轮式水井——拉绳子打水。

  苏大仁和傅云帆每天卯时就得起来轮流打水,而且还只是一天的用量,即使他们愿意如此,但也浪费了时间,这种低效率的工作方式必须得改进。

  虽然不能给他们提供最先进的“自来水”,不管怎样也得让他们用上压力式水井吧!

  提到这压力式取水,就是利用杠杆活塞原理取水,以活塞的方式带动水从井底抽上来,再通过出水口,连接竹筒管道,直接通向厨房的大水缸,这么一来省时省事,更省力。

  而且此次,夏颜还让木匠师傅加盖了一个水井亭子,里边的陈设桌子、凳子、椅子,一应俱全,闲时还可在此处休息片刻,感受水井的水汽给人带来的丝丝凉爽之意。

  至于水井边上东院与主院的中间空地,夏颜还让人还挖了一个水池,并使用了超大号的竹筒管道连着水井的出水口,便于更换水池中的脏水,同时地底下也挖了一个出水口,用于排污。

  水池的位置也建了一个亭子,池子四周都用大块的岩石,或是光滑平整的石板围起来,方便洗菜使用。

  而且池子下游的出水口处也打通了一个小池,用于清洗衣物使用。

  为了解决洗澡问题,夏颜还专门把东院靠近水池旁边的一个空房间改造成洗澡堂,房间还算宽敞,所以隔成了男女两间浴室,方便大家分开使用。

  洗澡堂里还各摆了一个大木桶,木桶底部位置有一个特殊的设置,专门做了一个木塞,方便排水。

  主要是地底下也挖了排污的出水口,连接了竹筒管道,通向水池的排污管道一起,流向院子外的暗沟。

  ……

  这下既解决了供水、用水的问题,接下来也要解决人手不足的问题了,这才是重点。

  说到人手问题,这也是一个急需解决的难题,等酒楼改革之后,生意肯定红火,这么大一个酒楼,就他们这几个人,估计累得够呛,又怎能保证能给食客们提供优质的服务?

  所以,还得再找几个伙计,在现有的基础上,夏颜估摸一下,至少还需八人才算凑合。

  账房先生:一人,月薪二两白银;

  跑堂(小二):五人,月薪二两白银;

  大厨:两人,月薪三两白银;

  应聘资格:有经验者优先,男女不限,年龄30岁以下,重点是高颜值。

  依据这个时代的生活水平,小摊贩他们一年的年收入最多也就二十两白银,所以,对于这些应聘的伙计来说,已算是高薪聘请了。

  而且还是包吃包住,后院还有好几间房子都空着,正好可以给新来的伙计办理入住。

  接下来,还得简单更换一下酒楼的装修风格,一楼大堂所有的餐桌,全都铺上统一色调的桌布,红色最为显眼。

  不过,布料就得选择厚一点的棉麻布,桌上还得立一个写有桌号的木质牌子,然后再放一个琉璃花瓶的插花装饰一下,调节一下用餐的氛围。

  大堂的环境过于空旷,可以摆放些绿色植物,还有面对大门的那个柜台也得重打一个,可以仿照现代酒店的柜台样式,然后弄个富丽堂皇的背景墙,墙上再刻上酒楼的名字。

  二楼三楼的雅间,屋内挂些薄纱,尤其是窗纱,待风吹过,唯美缥缈,每一间屋子的颜色也要各不相同。

  还有房间里的桌布得鲜艳夺目,布料的质量还得要上等的,风格、级别自然与一楼大堂的不同。

  屋内摆放些绿色植物还有鲜花,依花期定期更换,增加视觉效果。

  同时,还要摆放一些适合的小摆件,只是这些个小东西,得去街上慢慢寻找。

  房间内还需放置一些夏颜自制的香薰蜡烛,既美观又起到了优化空气的作用。

  房间门外挂上门牌号,依次排号就行,若要取那些个文雅的房名,麻烦不说,夏颜最为担心的就是词穷。

  通往二楼三楼的所有楼梯和环廊,不管是室内还是室外的,全都用缝上假花的鲜艳布带缠绕,看着确实有些花里胡哨的既视感,不过,酒楼嘛就要张扬显眼,图个热热闹闹的氛围,营造一个舒适的用餐环境。

  说到环境,夏颜突然想到酒楼最美的观景台,自然是二楼与三楼的实外围廊了,尤其是临街的位置。

  若是在那儿摆几张折叠摇椅,上边儿铺上凉席,食客们也可以躺在上边儿慢悠悠的休息、赏景、享受生活,岂不美哉?

  既然屋内装修和摆设搞定了,店员的服装也得统一,不过,也要分个男女款式,而且颜色必须得鲜艳搭配,衣服上还得绣上穿戴者的名字,突显独一无二。

  不管是厨房还是大堂,都得给他们配一条围裙,还有袖套,大到衣服、围裙,小到袖套,都是夏颜亲自设计,款式画好,并量好每个人的尺寸之后,拿去布庄定做即可。

  这些都是小事,对于酒楼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厨房的菜品,菜做得好吃了,酒楼的生存自然不成问题,所以,这事儿夏颜还得去找苏大仁解决。

  ……

  宋言听着夏颜满腔热情的讲诉着酒楼未来的规划,以及具体的一些实施方案,听得他是一阵云里雾里。

  虽然不容易理解她为何这么做,可还是选择信任,二话不说直接答应了,还让冯叔拿出银子,一切都按照夏颜的要求来办。

  酒楼修缮期间,停业半月,让冯叔于酒楼大门处张贴告示,告知所有的食客们,半月后再营业,且营业当天所有的吃食一律半价。

  宋漓和珍儿负责店里的采买,装饰品自然也由她俩决定就好,拿不定主意时也会找夏颜帮忙。

  不过,夏颜的首要任务自然是配合木匠们解决水井的施工问题,此项工程只需花个三五天的时间方可完工,并不会耽搁她与苏大仁研究菜品的时间。

  至于招聘员工的事情,就让宋言自己去张罗,可若想找到合适的人选,极其不易,因为夏颜是个颜控,要求所有的应聘者必须长得好看,毕竟酒楼是一个传统的“服务行业”,形象很重要。

  不过,宋言的行动力度还行,不到一周的时间就把人给找齐了。

  五个跑堂(小二),全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高个儿、身材均匀这些都不说,主要是长得好看,面容精致,清新俊逸,附和她的审美标准,这点夏颜甚是满意。

  两个大厨,也都是在别的酒楼做过,经验丰富,年纪不大,同样也是二十岁左右。

  至于厨房的大厨,夏颜不会要求他们的颜值,这两人倒是和苏大仁的性子差不多,属于忠厚老实的类型。

  这个账房先生,宋言实在找不到适合的人选,因为应聘之人大多都是一些年纪偏大的老头,无奈之下,也只能让冯叔加强培训宋漓。

  对于宋漓来说,总归是自己家的酒楼,而且还有她哥哥宋言的帮忙,想必也没什么可犹豫以及担心之事。

  至于采购这一项直接被夏颜给取消了,她亲自上门找供货商协商,让他们自己送货上门,运费酒楼来付,但得保证货品的质量,毕竟长期合作,自然不会自毁销路。

  目前酒楼的伙计,原本的这一大家子,冯叔、冯珍儿、苏大娘、苏大仁、蓉姐、傅云帆、宋漓、宋言8个人,加上新来的7个人,一共15个人。

  新来的这七人,蓉姐全都给他们收拾好了房间,生活用品也是一应俱全。

  五个跑堂全都安排他们睡在东院,与傅云帆他们一起,如此一来,也只能让珍儿搬到楼上与宋漓共用一个房间,也方便照顾宋漓的起居。

  至于那两个大厨安排在西院,挨着苏大仁他们一家,同行也可以互相关照。

  新来的那五个高颜值帅哥,挑两个口齿伶俐的做酒楼的迎宾门童,同时也负责一楼的一切打杂事务。

  傅云帆,派他在一楼帮忙,正好负责整个酒楼的安保工作,只要有人喝酒闹事,直接当场解决。

  三楼的雅间,夏颜想把它直接做成贵宾室,专门接待一些临州城内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们,从那五个新来的里边儿,专门挑一个成熟稳重的负责三楼,同时派珍儿与他一起负责。

  女孩子嘛,心思比较细腻,做事认真,再说珍儿还是宋漓的丫头,临州城内有头有脸的人物,皆已见过。

  若是有贵宾来访,自然是少不了宋言的亲自接待,不过,他也要帮忙冯叔与宋漓一起负责酒楼的财务工作,整个酒楼都要统一在一楼结账。

  冯叔,目前不仅只是收账这么简单,每天的收入都要汇总,而且还要管理各个仓库的物资,缺什么都要立刻上报宋言。

  厨房这边,之前一直都是苏大仁一个人负责,苏大娘也只是帮忙洗菜、切菜、配菜罢了。

  如今新增了两个大厨,其中一个还做过面点师傅,就让他做回自己的老本行,另一个让他给苏大仁打下手。

  苏大娘自然还是安排在厨房,除了洗碗、洗菜、煮饭之外,忙时还是要帮忙切菜,配菜。

  蓉姐,也安排在厨房帮忙,配合苏大娘做事。

  本来厨房的事情也没那么多,而且又新增了两个大厨,打水问题也帮他们解决了,所以,平时不忙的时候,蓉姐还要帮酒楼的这些人洗衣服,以及照顾一下宋家这两位“主人”的日常起居。

  不过,夏颜的衣服一直都是她自己洗,并不是蓉姐洗得不好,只是她自己不愿意麻烦别人。

  另一个原因自然就是她带了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衣物,不方便让别人看到。

  至于夏颜,她给自己定位为“酒楼军师”,只负责出谋划策,还有推出新品,以及酒楼的统筹,其余的部分,犹如具体的实施、执行等事务一概不管,皆由宋言亲自打理。

  可若是实在忙不过来之时,估计她自己也闲不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