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盛夏雨夜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4585 2020.06.27 13:05

  刚刚送走了傅云帆与陆玉华,夏颜整个人的心情莫名感伤。

  此刻站在酒楼的大门外的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之后,抬头仰望乌云密布的天空,微微闭眼,感受暴雨来临前的平静。

  “天上灰布悬,雨丝定连绵”,眼看天色暗灰,云层渐渐遮蔽了艳阳,雨层云要来了。

  现如今“工作”如常,整天也只能待在酒楼里边忙前忙后,她都快憋出病来了,顷刻间好想偷偷溜到大街上,哪怕只是任性一次,放任去感受一下疾风骤雨前的混乱,顺便也整理一下混乱的自己。

  酉时,正值酒楼忙碌时分,即使没有夏颜的存在,他们照样能够独挡一面,所以,“逃跑”吧,此行谁也不说,而且此时忙碌的他们既没时间,也没那闲工夫寻找她的去向,正好给了夏颜一个外出游荡的机会。

  因此,一时兴起的她,走向街道,奔向人群。

  ……

  酉时末戌时初,时近黄昏,昼市已休,夜市未起,街面稍稍有些冷清,心烦意乱的夏颜,伴随着渐渐暗了下来的天色,漫无目的四处游荡……

  待夜幕降临,人群逐渐紧凑,华灯初上之时,也遇上了久等的暴雨倾盆,这一场迟来的大雨,能让整个大地瞬间清凉,人心畅快。

  路上行人纷纷前往街边的店铺避雨,可夏颜却像“久逢甘露”那般立于雨中,等待大雨的冲刷。

  她想借着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冲刷自己的大脑,让自己清醒一些。

  自从上次遇见慕白羽后,突然的那个拥抱,引起的一系列莫名的想法,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接着与曹石的那一场“家人”朋友间的离别,又给她这颗脆弱的玻璃心增添了些许烦恼。

  还有陆玉华的直白,以及陆玉华与傅云帆离开时,那个看似和谐的背影画面感,也给她带来了诸多的感慨……

  而这一切所有的情绪,夏颜很想放下,甚至是丢弃,只想不管不顾般活着,悄无声息般不被打扰的活着。

  雨中经过她身旁之人无不打着伞,也只有她一人例外,这般特立独行的倔强,丝毫不惧怕这令人瑟瑟发抖的暴雨倾盆,继续踩在像湿透的海绵般的鞋子上,一步又一步。

  而此时,早已被雨水打湿的她,除了感觉全身湿漉漉的,其余的思绪全都没了,好似尘土那般被雨水给带走了。

  经过了一番思想的斗争之后,夏颜懊悔自己的行为太过于矫情,开始自嘲这番多愁善感的思绪,甚至有种“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感觉,不过一时时冲动……

  深深叹了口气,再次举起了双手,随便擦掉打在脸上的雨水,随手顺了一下被雨水打湿后凌乱且贴在额头上的头发,接着还稍稍整理一下着装。

  又从怀里拿出还未湿透的手帕,擦干从头上而来流经眼角的雨水,拖着稍显沉重的步伐,继续前行。

  ……

  雨中,大家貌似都在慌张赶路,最终消失于街市,众人也都无暇顾及身旁淋雨的她,还好没人认出此刻的“颜公子”,不然以她现在这副狼狈不堪的样子,估计又要自毁“名声”了。

  行人稀稀疏疏的街道,似乎只有夏颜一人迷迷糊糊的漫步前行,至于到底走到了哪儿,她自己也浑然不知,似乎只有前方才是她唯一可到达的目的地。

  一路“砥砺前行”,雨也渐渐变小了,夏颜突然觉得有些饿了,想要回去,可现在一时也无法辨清方向。

  本想在外面随便吃点东西填一下肚子,奈何出门时没带钱,现下的这种无助之感,终于让她感受到了一个人流浪于街头的苦楚。

  前行的途中雨停了,可街上聚集的雨水又无法迅速散去。

  古代街道的排水系统不用想也知道,此时路面上的积水早已漫过了鞋面,拖着浸满雨水的鞋子,艰难的行走于水面之上,用力踩下去还发出“咚咚”的响声。

  瞧着自己如此狼狈不堪的样子,夏颜不禁冷笑一声,犹如突然醒悟那般反问自己,“呵~我到底在干嘛,为何不去避雨?”

  思绪万千之时,不管不顾,清醒之后,又该追悔莫及,也就是夏颜矛盾的两面。

  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像个流浪街头的闲人那般无所事事。

  夜雨足够淋漓尽致,来个彻彻底底,不留余地。

  大脑的临时风暴,身体的本能冲动,再加上神经质的暴走,这种事情一次也就够了,以后,应该没有以后了。

  饥饿一点一点的侵蚀掉夏颜的意志力,狼狈不堪的现状也该结束了,这般漫无目的的闲逛并非理智的选择,她该“回家”了,而酒楼才是她唯一可以回去的地方。

  若是过了戌时还不回去,估计今夜的酒楼也该炸锅了,她不能再拖累忙碌了一天都还得不到休息的“家人们”,如此想来,也只能凭借着模糊的记忆,选择原路返回。

  ……

  在夏颜决定收心转身的那一瞬间,正好瞧见了身后停了一辆看似与众不同的豪华马车。

  待她前行几步,借着街边灯笼发出的微弱光芒,眯着眼仔细看去,似乎与赶车之人有过一面之缘,具体在哪儿见过还真记不清了。

  在夏颜努力搜索大脑中关于此人“蛛丝马迹”的信息之时,只见赶车之人跳下马车,朝她走来。

  来人是一位高个子的年轻小伙子,精神抖擞,意气风发,身上还带有一种熟悉的气质,而这种感觉让夏颜不自觉的想起了傅云帆。

  “颜公子,我家公子请您上车一叙。”说话时,来人恭敬的向夏颜行了礼,并邀请她上车。

  当听到他唤她一声“颜公子”,说明是认识之人,至于他家公子……夏颜还真想不到对方会是谁。

  “请问一下,你家公子是?”

  “您上车一看便知。”

  既然有人邀请,那就前去一探究竟又有何妨?

  在来人的帮助之下,夏颜拖着充满雨水的靴子艰难的上了马车,掀开车门的帘子准备仔细一观之时,借助微弱的夜市之光,正睛一看,竟没想到会是他——慕林川。

  “怎么是你?”

  这是她第二次见他,而且还是在她最狼狈之时,自然没什么好言好语。

  夏颜一边说着话一边跨进了车内,态度极其不友好,她这想什么就说什么的性格,自然也顾不上是否会因为自己的言行而得罪了眼前之人。

  他俩本就不熟,自然无话可说,尤其是看到他那双温柔却又带着些孤寂的眼神,太过于清澈明朗,令夏颜不自觉又想起了“窥视”一词,一阵不安也随之而来。

  此时一身湿漉漉的,也不好直接坐于马车的软垫上,无奈之下,也只好选择背对他,蹲在车门旁边的角落里。

  “若顺路,劳烦送我一程。”除此之外,在下车前夏颜就没再开口多说一句“废话”。

  马车缓缓前行,蹲在角落里的双腿也开始麻木,渐渐失去了知觉,一身乏困无力之感瞬间袭来,此时正是意志力薄弱环节,既然无法坚持下去,索性一屁股坐在车内的木板上。

  头有些昏昏沉沉的,无意间往软垫上靠去,实实的靠在上边,睡了过去。

  ……

  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慕林川也只是静静地看着,不言不语,他似乎已经也习惯了她的冷漠与不友好。

  想想他们的“初次见面”,她的态度令他难以接受,也许,她的真实面貌并非他想象中的那般模样,犹如她的琴声中潜藏的那一缕缕的忧伤,人前常常开怀大笑,总是保持一副乐呵呵的模样,可人后又是另一副孤独感伤的状态,也许,这些情绪只是被她藏得深沉了些。

  这个雨夜里,他虽不解夏颜为何会出现在大雨中,可更多的却是心疼,从她坚持雨中漫步开始,他便一直跟在其身后,似乎一切像是冥冥中早已安排好的一个巧合。

  大雨倾盆之时,从城外而来的他们,正巧经过夏颜淋雨的街道。

  俞剑声见状,赶紧把眼前所见向慕林川禀报,之后,他们也就一路跟着,不问任何缘由,就只是默默地跟在她的身后……

  他也不忍看着她在大雨中淋着雨发疯奔走,可又不想前去打扰,只怕稍有不慎,又会惹得她不高兴,就像上次酒楼的见面那般,无疾而终。

  直至最后,见她稍稍放慢前行的步伐,甚至转身往回走时,这才让俞剑声前去请她上车。

  车上,夏颜熟睡于慕林川的身前,见她一身湿漉漉的衣服,水滴顺流而下,把车上的地毯都给浸湿了。

  好想给她披一件暖和的外套,可又正值夏季,身上的衣物穿得少,无奈之下只能让俞剑声加快速度,直奔逸王府。

  王府大门前,马车急促停下,俞剑声刚刚把梯子放好,本想前来帮忙,只见慕林川一把抱住全身湿淋淋的夏颜跳下马车,朝着府内飞奔而去。

  一边走一边对着府里的下人们扬声喊道:“去把莫雨叫来。”

  “是……”下人们见到逸王匆忙回府,怀里还抱着一位俊俏的公子,众人一知半解的朝着身后的俞剑声看去,险些愣住了。

  他们所认识的逸王,何曾有过这般急躁的情绪,不过,既是主人吩咐的事情,自然不敢耽误半刻。

  ……

  逸王寝殿内,莫雨正在给夏颜换被雨淋湿的衣服,接着又继续为她诊脉,而慕林川与俞剑声只能在外间焦急等候。

  刚刚下车时,慕林川走近夏颜身旁,伸手前去轻轻拍在她的身上,发现了她的衣服虽冰凉,可身体却如火那般滚烫,尤其额头与脸颊两侧,估计是被这一场大雨给闹的。

  此时在寝殿外间焦急等待的慕林川,心里能够装下的也只有屋内的夏颜,哪里还有心思记得别的事情,所以,有些事情俞剑声也只能代为处理。

  “王爷,我先去酒楼通知一声,顺便带些吃食回来。”

  “好,至于说什么你自己看着办。”

  慕林川是想提醒他,暂时不要把夏颜生病的事情告诉宋言他们,一来怕他们担心,二来酒楼事情多,不希望影响他们做事。

  “我明白。”

  俞剑声走后,屋内就只有慕林川一人,桌上摆着下人们刚刚端来的茶水,他也没心情饮用。

  一刻钟后,只听见“吱呀”一声,房门打开了,此刻心急的慕林川大步流星般踏入屋内,看到已经换了一身女装的夏颜,还是一副沉睡的姿态躺在床上,不免忧心如焚。

  “她怎样了?”慕林川语气虽平缓,可心细的莫雨仍然感觉到了他对床上之人的担心。

  “只是受了点风寒,等下我给她熬一副药喝下去退了热也就好了,王爷不必担心。”莫雨言语淡然,随意收拾一下夏颜的换洗衣物。

  风寒之症对她来说算不上大病,况且,床上躺着之人身体也没那么弱不禁风,因此,莫雨也只是如实回答。

  “好,辛苦了。”

  “应该的。”

  见到莫雨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慕林川稍稍安心些许,不过还是忍不住身体前倾,伸手探向夏颜的额头,还是和刚刚那般滚烫,转而又问了句:

  “为何还这般发烫?”

  “现在正处于燥热之时,等下散了热也就好了。”

  说着话时,莫雨手里拿了块湿毛巾给夏颜敷在额头之上,之后又端了一杯温水,准备给夏颜喂去,却被一旁的慕林川夺了过去。

  “这些我来就好,你先去熬药。”

  莫雨低头应了句“是”,当她再次抬头之时,看到了慕林川坐到床头,轻轻扶起床上之人靠在他的左肩上,动作如此娴熟,这才放心退出房间,前去熬药。

  在熬制的过程中,莫雨忍不住回想起刚刚屋内发生的那一幕,还真令她感到意外,甚至惊奇。

  她眼里高高在上的逸王,平时一副平淡无奇且波澜不惊的生活轨迹,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那般云淡风轻,可今晚的他好像变了,开始变得像个“正常人”那般。

  他不再平静如水,他会担心、会焦急、会害怕、还会慌乱直至手足无措,而这一切情绪的变化都源于床上躺着之人,只是,她也不知道这种变化好还是坏。

  在送药的途中,她还在想着慕林川的变化,直至再次进入房间,看到他们的逸王正在给床上躺着之人更换湿毛巾时,看向那人的眼神里全是饱含爱意的关心,这种微妙的感觉,莫雨懂了,这次是真的懂了,自然不再与他争着做这些近身伺候之事。

  “王爷,药熬好了,给您搁在桌上了。”

  “好,辛苦了,你早点去休息吧,这里我自会照顾,有事我再让人前去请你。”

  慕林川似乎无暇顾及莫雨什么时候来的,又是什么时候走,此时此刻,他眼里心里都是夏颜。

  刚刚踏入府门之时,慌乱之下,他说的是“去把莫雨叫来”,而此刻却用了一个“请”字,显然稍稍放心些许。

  “是。”莫雨简单的答了一声,准备转身离开,可忍不住又补充说道:

  “等会儿您记得每隔半个时辰,就得给她喂两次水,利于散热。”

  “好,我知道了,多谢!”

  如此这般客气的逸王,莫雨还真有些不习惯,可心里倒是有股莫名的欣喜,算是替他高兴吧,他们家王爷终于有了喜欢的姑娘。

  按照正常的逻辑,身为一个经年累月暗恋之人而存在的她,势必会生气或是吃醋,可她丝毫的醋意都没有,也许她对他的喜欢从自私的占有变为了“伟大的付出”,心里只是单纯的希望她喜欢之人可以过得开心快乐。

  随后,莫雨简单的行了礼后,转身走出了房间并轻轻合上房门,前往药房去收拾刚刚熬药的工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