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精妙绝伦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5021 2020.06.24 11:22

  正当夏颜还在感叹陆玉华的离开之时,三楼雅间里的那些“贵人们”此时全都来到了闹事现场的外围,默默关注着眼前刚刚发生的这一切。

  转身碰到慕林川等人,夏颜的好心情转瞬即逝,好似仇大苦深般盯着这一群人看去。

  在经过宋言身旁之时,还小声嘀咕:“缩头乌龟,早干嘛去了”,手里的折扇随手一扔,丢给了身后的慕白羽,面无表情的说了句“多谢借用”,视若无睹般径直前行。

  此时此刻,她只想赶紧离开,离开他们的视线,摆脱自己不想面临的“困境”,因为她最不想见的正是这一群所谓的“高高在上”之人。

  其实,她也不知自己为何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应,也许,所有的束缚和不自由,感觉都是与他们在一起时,对自己的折磨和惩罚。

  “喂,用完了你就这么走了?”心有不甘的慕白羽朝着夏颜离开的身影无奈的喊道。

  “这人怎能如此嚣张,他到底是什么身份啊,在逸王和小侯爷面前竟敢这般无礼?”

  仍旧处于不明就里状态中的芩蔓,却问出了一个让众人都有些为难且反感的问题,可这个谜团一直都没人给她解开,所有的疑惑犹如雪球般越滚越大。

  宋漓与众人简单行了礼,不得不先行离开,转而回到了属于她自己的岗位,与冯叔一起继续她今晚还没完成的活儿。

  慕林川与慕白羽在宋言的陪同之下,又回到了那个被夏颜懒洋洋躺了一个下午的房间,而这一行人的身后自然少不了满怀疑虑的芩蔓,他们走到哪儿,她便跟到哪儿。

  对于这里所有的一切她全都充满了好奇,奈何无人告知,只能一个人闷在心里,这种忍着憋着,难受的滋味,也只有她自己知晓。

  ……

  酉时初,厨房内的众人也都开始忙碌了起来,从酒楼正式开业到现在,夏颜还没正式进过厨房,这次突然袭击弄得大厨们手忙脚乱,影响了他们原来做事情的章程与进度,惊吓的程度致使忙碌的双手置于空气中,无处安放。

  见状,夏颜赶紧安慰一番:“没事,大家照常做事即可,不用顾及我的存在。”

  “颜公子,你需要什么吩咐一声就行了,何必亲自跑到这油烟味浓郁的厨房?”刚刚炒好菜,正在洗锅的苏大仁一脸紧张的问道。

  “这不是小侯爷他们来了嘛,我想亲自下厨,只是,也不知道做些什么好,大仁哥给些建议呗?”

  “这个……我会的全都写在这菜谱上了,颜公子还是不要为难我了。”

  “呵呵,瞧你紧张的那样儿,好吧,我自己来想办法。”

  之前定菜谱之时,所有的主菜几乎都是苏大仁的拿手菜,可这些菜大家吃多了,估计也吃腻了,只是这一时半会的,夏颜也想不出到底要做些什么新鲜的菜品。

  当她费尽心力思考之时,正好见着蓉姐端了一大盆洗好的猪肠子、猪肚子、猪心、猪肝等等进入厨房。

  脑子瞬间飞转,一个响指一打,内心暗自窃喜“有了”,她还真就看中了蓉姐盆中的那些新鲜食材,此时此刻,它的出现恰如其分,精妙绝伦。

  只是不知这些好东西,他们是拿来干嘛用的,这个问题,最好得先问清楚再说。

  “大仁哥,我们菜谱上没有使用猪肠子作为食材的菜品吧?”

  “没有啊,颜公子为何如此发问?”

  “没什么,随便问问。”

  夏颜心想,既然没有用到这些食材,那它们又是哪儿来的,用来干嘛?

  “蓉姐盆里的这些内脏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大仁哥你买的?”

  “哦,这个是早上卖肉的二牛给我们送来的。”

  “送的……这么好?”

  看着被蓉姐放置于案板桌上的那么一大盆的猪内脏,夏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是啊,我们酒楼的猪肉一直都是在他们家定的,趁现在还不是很忙,我先让莲儿她娘给洗干净了,想着寻个时间再向您请示。”

  “这还不简单,全都交给我处理好了。”

  说着话,夏颜从案板上捡了双筷子,欣喜般伸向盆中随意翻动道:

  “爆炒肥肠、油煎粉肠、粉丝灌肠、蒸猪肚、爆炒腰花、酱爆猪肝、爆炒猪心等等,总之,都是下饭的美味佳肴。”

  “听着颜公子说的这几个菜,我都有些馋得直咽口水了。”

  站在一旁稍作休息的蓉姐,就只是听着夏颜报菜名够她馋的,若是真的把菜做好了,那口水岂不是止不住了?

  “好,等下做好了,我每样都留一份,等会儿晚餐我们大家一起享用。”

  这么一大盆,就楼上的那几位怎么可能吃的完,况且都是些“贵人们”,吃东西量少,最多也就给他们送过去三分之一足矣!

  “那就再好不过了,呵呵!”蓉姐一脸满足的样子,笑意盈盈的看着夏颜,又继续说道:

  “颜公子,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还真说到点子上了,你把这些刚刚洗过的内脏再重新洗一次。”

  蓉姐有些不解的看着夏颜,立于原地愣了半晌,她觉得自己已经洗干净了呀,可为何还要再洗一次?

  看着她一脸茫然且惊愕的表情,夏颜自然知道她的疑惑。

  “这次你用淘米水来浸泡冲洗,然后用醋和盐来腌制,一刻钟后再用清水来冲洗干净,这样子就没异味了。”

  “好,我知道了,您就放心吧!”蓉姐说着话,立刻端着盆子朝着水池径直而去。

  在蓉姐前去洗肠子的这段时间,夏颜并没有闲着,她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好好准备一下需要的配菜和调料。

  “颜公子,按照你刚刚说的,我都弄好了,接下来还要做些什么?”做事勤快且麻利的蓉姐,还真是个厨房好帮手。

  “接下来没你的事情了,你去替苏大娘,让她来帮我切菜吧!”

  还没等蓉姐答话,身后的苏大娘耳力倒是极好,噌的一下就来到了夏颜跟前,提着菜刀开始了砧板上的活儿。

  ……

  在夏颜炒菜的整个过程中,苏大仁全程都认真看着,可所有的菜品中,他最好奇的也就是“油煎粉肠”这道菜了,只要是他提及的菜品,夏颜都会为之细细道来。

  “之所以选择猪粉肠,也就是猪小肠和猪大肠连接的一段小肠,比起别的小肠来说稍微厚了一些,吃起来也比较脆口。”

  “油煎粉肠呢,顾名思义也就是先把猪粉肠放到洒入食盐的沸水锅里煮熟,捞出来后把水沥干,再把肠子的两端用线打个死结。”

  “然后,在热锅里放少量的油,把捆好的猪粉肠放进去,煎至金黄色,捞出。”

  “在捞出猪粉肠的热锅里再加入少许油,倒入切好的葱姜蒜粒、辣椒段、以及花椒,炒出香味之后,再把煎好的猪粉肠放进去一起大火爆炒,出锅前,加入适量的食盐和特制的酱料,还有香葱。”

  “出锅后,把猪粉肠挑出来,放到砧板上切成段,再放入大盘子中摆盘即可。”

  在讲解的过程中,夏颜故意放慢手中的速度,就是让身旁的苏大仁还有另外那两位大厨,能够看得清楚明白。

  其余的爆炒肥肠、粉丝灌肠、蒸猪肚、爆炒腰花早就做好了,全都让珍儿端上了三楼,目前就差这最后一道油煎粉肠,待苏大仁摆盘结束后,方可上桌。

  ……

  “颜公子,你就同我一起上楼吧,好不好嘛,王爷和小侯爷全都等着呢,我一个人……”

  厨房外的出菜口处,珍儿软磨硬泡的恳求着夏颜,估计是慕白羽他们又为难她了。

  “我就不去了,与他们一起吃饭挺不自在的,你把我的原话代为转达就行了,放心吧,出了事我替你兜着,乖了,赶紧上楼吧?”

  “好吧……”

  珍儿神情有些失落,端着餐盘慢吞吞的踱着步,虽有些不情愿,可她最终还是离开了。

  三楼的房间内,在打开房门的那一瞬间,只见珍儿一人进屋,慕林川兄弟俩满脸期待的表情立马沉了下去,情绪稍稍有点低落。

  待他们问起,珍儿自然不会把夏颜的原话直接传达,只是看了一下宋言,眼神中所传达的委屈,只希望他能够帮忙一下解决眼前的困难。

  “好了,你先下去吧!”

  “是。”听到宋言让她离开的话语,珍儿简单的行了个礼,赶紧走出客房。

  珍儿刚刚把房门关上,慕白羽便迫不及待般向宋言发了一通牢骚。

  “她到底怎么了,刚刚在楼下的大堂对我们爱答不理的,这也就算了,可现在我们让珍儿再三邀请,她也不来,况且,这还是她与我王兄的第一次正式见面……”

  慕白羽的抱怨滔滔不绝,其实他也只是有些气不过,为何夏颜变得这般莫名其妙?

  他甚至觉得她这是有意而为之,故意与他保持距离,如今的这般生疏,倒让他自己不知所措。

  可退一步来讲,若是生疏,为何刚刚一见面,她还对他又搂又抱的,这又是怎么回事……

  慕白羽所有不解的眼神,全都投向了宋言,期待他能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

  “她不喜欢和陌生人在一起用餐,尤其是身居高位者,这样会让她感觉不自在。”

  宋言毫无隐瞒般讲诉了夏颜的顾虑,至于这些也只有他一个人知晓,因为前几次接待劲州前来的“大人物”时,她就有过明显的表现,甚至是来自内心深处的抗拒。

  “之前在王府,也没见她有过一丝的不自在啊,怎么现在却……”说到这儿,慕白羽还真是说不下去。

  “阿颜的不自在,往往都藏得深沉,只是没让你瞧见罢了。”宋言又是一副了然于心般表达他个人的见解。

  “你们才相处多久啊,竟这般了解她了?”慕白羽在旁言语有些酸酸的打趣道。

  “这个与时间无关。”

  所有的相遇、相识,都未必相知,更何况是人心。

  “那与什么有关?”

  “这个……”慕白羽一句话却堵得宋言有些语塞,还好慕林川出来解围。

  “好了,赶紧用餐吧,如此争论不休,反而耽搁了享用美食的最佳时期,岂不是辜负了人家的一番心意?”

  随后,大家都开始动筷,各怀心事般吃着夏颜亲自下厨为他们所准备的这餐难得的美食。

  只是这其中的味道,各人各味,五味杂陈,若说是纯属享受美食的也只有芩蔓一人罢了。

  ……

  厨房内,夏颜把她刚刚做好的那几份菜,都放到了蒸笼里保温,等大家忙完手里的活儿,也可以吃到点热的东西。

  做好这些事情,她又独自前往书房写了一份食材采购的单子,全都是些猪牛羊,以及鸡鸭鹅的一些内脏。

  这些食材,即可单独使用,也可作为下火锅的食材,尤其是喜欢吃辣的重口味人群们,必定又能给酒楼创下新的火锅高峰。

  至于菜谱,得赶紧制作。

  随后找来桑皮纸,把新菜重新写上,不便理解的“油煎粉肠”,还得给它绘图。

  重新补全菜谱后,暂时先放好,到时若是用得上,直接装订在原先的那本菜谱后边即可。

  出了书房,一路小跑直至厨房。

  夏颜把这采购单子给苏大仁先过目,并嘱咐他晚饭时先把放在蒸笼里保温的新式菜品让大家试吃一下,如果都能接受,明天就可以出单了。

  之后又与厨房内的各位大厨们交流做菜的心得,只要一提到做吃的,必定相聊甚欢。

  酉时末,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还没来得及反应,这一天又过去了,夏颜倚靠在厨房门口的大门上,独自感慨时间的流逝,不管这一天的心情如何,过得怎么样,它都不会跟你计较,只会在你不经意间偷偷溜走。

  ……

  酒楼的生意日益暴增,运行资金充足,各方面的条件也都慢慢得到改善,就连苏大娘也舍得多点上几盏灯,整个酒楼一片灯火通明的,好不热闹。

  此时的大堂,人来人往的热闹非凡,无事可做的夏颜再次走出厨房,来到人群中慢悠悠地瞎转了一圈,见着堂内的食客们正在享用桌子上用碳炉煮着的麻辣火锅,肚子本能反应般发出了一声“咕噜”,好像是在提醒她“该用餐了”。

  夏颜犹如感受到美食的召唤那般,前脚刚离开厨房,后脚又赶了回来,独自找来碗筷,并在苏大仁刚刚炒出的几个菜中随便夹了几筷子,凑合着吃完一碗米饭,晚膳也就解决了。

  随后又泡了壶茶,彻底地离开了厨房,独自一人坐在水井的亭子边上,慢慢享受属于她一个人的闲暇时光。

  现在,她有了一件可以打发时间的乐器,古代版的“尤克里里”,这还是托宋言帮忙,给她找的一个乐器行的老师傅,依照自己画的图纸,还有固定的尺寸,制作而成。

  虽然与之前的那把略有不同,但总好过什么都没有,至少现在她可以抱着属于自己的“尤克里里”,一边品着茶,一边试着弹奏,随着手机里传送的节奏,轻声跟着吟唱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得懂的音乐。

  ……

  夏颜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在见到慕白羽的那一刻欣喜如狂,可下一秒又因旁人投来异样的眼光而变得极度敏感,甚至屏蔽周围的一切。

  厨房内忙碌之时,什么烦恼都忘了,刚刚逛于大堂内,更是一副清心寡欲之态。

  可当她听到熟悉的音乐,熟悉的旋律的那一刻,瞬间又不行了,紧绷的那根弦犹如断裂般脆弱,曾经熟悉的人和事,都离她好远好远……

  一想到当时她在听这歌时的心情,所有曾经经历过的种种立即涌上心头,浮现于脑海,来来回回折腾着自己。

  一首张惠妹的《我最亲爱的》:

  我最亲受的你过得怎么样

  没我的日子你别来无恙

  依然亲爱的我没让你失望

  让我亲一亲象过去一样

  ……

  夏颜突然有些怀念之前的那个自己,怀念曾经有过的那些风风火火,青春洋溢的粉色回忆……

  她突然的消失,离开了原本属于她的那个世界,那些曾经喜欢过、爱过的他们,不知是否有过那么一刻,想过她?!

  思绪随着这一遍遍的轻声吟唱,随着熟悉的音律,怀念熟悉的自己,眼泪止不住,泛滥成灾……

  今夜注定是个无眠之夜,可失眠之人不止她一人,连同三楼雅间里的他和他,也许是“他们”。

  在夏颜轻声弹奏的那个时段,正是酒楼最忙碌之时,酒楼其他的伙计们全都忙得不亦乐乎,唯有宋言借着陪同的际遇,与贵人们一起欣赏了眼前稍显悲伤的音律。

  在众人的眼里,似乎觉得他们所认识的夏颜无所不能,而今晚虽不知她吟唱的内容、曲调为何,可隐约还是感知到了她深深隐藏的心事。

  只是,立于房间之外,靠近内院围廊之上的他们,既不能真正的理解,也无法走进她的内心,更不可能做到真正的感同身受。

  而感觉这种东西,总是这般虚无缥缈,寻无踪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