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梦中之人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5228 2020.07.20 00:57

  莫雨走后不久,夏颜开启了静默模式,懒洋洋坐在温泉边,脱了鞋后的双脚,迫不及待的伸到了温泉中,享受水温给自己带来的舒适感。

  褪去一身衣物后,寻着汤泉的石梯慢慢往下走,最后直接坐在了最后一个石阶上边,任温泉之水漫过自己的身体,双手不停地撩拨着这池温泉,水花肆意飞溅。

  任由身体渐渐往下沉,除了头部,身体全都浸泡在汤泉中,可才过了一刻钟的时间,感觉身体渐渐开始发热,之后好不容易又坚持了一刻钟,直至身体冒汗方才起身,若是再坚持下去,估计就要胸闷难受了。

  泡温泉,并非包治百病,但它含有丰富的化学物质,对人体的新陈代谢,血液循环,有一定的帮助,倒是一个不错的养身之道。

  走出汤池,夏颜擦干头发并穿好衣物,顺便给自己做了个简单的皮肤护理。

  随后,又起身前去灭了屋内所有的灯火,借着窗外透进来的明亮月光,乖乖回到床上躺着。

  这张床上最独特的味道,自然是慕林川喜欢的茶清香,还好她也习惯了,枕着这股淡淡的清香,伴她入梦。

  夜里,夏颜居然做了一场久违的美梦,她梦到了自己被人轻轻的搂在怀中,并与此人相拥而眠。

  这个既舒适而又令人安然的怀抱,还有她内心一直渴望的画面,以及所期待的温暖,瞬间触碰到了自己内心最柔软的地方,直至流下了渴望被爱的幸福之泪。

  当泪水流经眼角,直至滴入耳中,这隐隐约约的便有了知觉。

  终有千万个不舍,她还是从梦中醒来,然而醒后的她,恍然不知自己是在梦中还是现实,只因此刻,夏颜感觉自己正躺在梦中那个温暖的怀抱当中……

  迷迷糊糊中,她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双手,实实在在的触碰到了另一个人的身体。

  如此真实且稳定的气息与体温,这种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的感觉,如梦如幻,让她更加不舍推开梦与现实相关联的这个怀抱,甚至不舍得睁开眼睛,只想继续感受对方带给自己的那一份温存。

  如此,她又继续保持着醒来前的姿势,闭目养神般又待了好一会儿,渐渐的还感受到了对方均匀的呼吸声,静静的也闻到了那股熟悉的味道。

  即使不用睁开眼睛瞧清对方的面容,她也能猜到此刻躺在自己身旁之人是谁,毕竟能够自由出入此东院的,除了他再无旁人。

  皓月当空,夜色明亮,屋内透过月夜的光芒,整个房间充斥着冷月色的微光。

  夏颜缓缓睁开双眼,稍稍挣脱对方的怀抱,趴在枕头上仔细端详着眼前之人,在月色的照耀下,显得他那俊美的轮廓更加令人心动,朦朦胧胧的就迷上了他那张帅气的脸,顺带着被这月色与美色迷惑了双眼。

  只顾着欣赏“艺术品”的她,似乎已经忘了自己正被一个男人拥入怀中的这件事情,也无暇顾及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一切。

  正当夏颜发呆般目不转睛,且带着欲望的眼神,赤裸裸的盯着眼前之人时,她没曾想过那人一直都是醒着的。

  可“神智迷离”的夏颜,接下来的举动,却令对方心醉神迷。

  ……

  其实,他一直都没睡。

  夜里子时,慕林川与俞剑声缓缓而归,前往寝殿换了身宽松的长衫,这才赶往东院的汤馆。

  在他进入这个房间之前,就已经察觉到了房间的异样,习武之人,身体的感官异常灵敏。

  当他把房间的油灯点上后,却意外发现了躺在床上熟睡的夏颜,瞧着她那副毫无形象可言的睡姿,摆着大字趴在被子上的样子,瞬间令他忍俊不禁。

  对于一个活在“规矩”里的慕林川来说,即使眼前的这一幕不堪入目,可他却不以为然,反而一脸宠溺的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此时,屋内所有的窗户全都开着,纱幔也跟随着风的方向肆意飘舞起来。

  夜里风疾,慕林川担心夏颜受寒,这便走近床边给她盖好被子,顺道托着她的头放到枕头之上。

  可就在他抽出托着头的左手,准备起身离开之时,却被夏颜一个翻身正好枕在了他左手的手臂之上,她的双手顺势勾住了他的脖子,这下倒让他无法移动身体了。

  无奈之下,慕林川也只能顺势躺到了夏颜的身边,静静地看着她,陪着她。

  然而他却情不自禁的托着她的头,轻轻移动到自己胸口的位置,让她舒舒服服的躺在自己的怀中,甜甜的拥之入眠。

  此时此刻,他已经不舍离开怀中之人,也许就这样静静的待在她身边,便足矣!

  听着她沉睡而发出均匀的呼吸声,似乎可以让人忘了这一天忙碌时所发生的一切,还有疲惫的精神与身躯。

  这样安静而又美好的时刻,在慕林川微微闭眼之时,却被突然苏醒的夏颜给打破了。

  可他不想立即睁开眼睛,而是想着在自己“熟睡”的状态下,看看她会做些什么?

  不料醒后的她,却只是饶有兴趣的盯着自己,犹如着迷上瘾的那般,端详的看了好久好久……

  只是这一番迷离恍惚的欣赏过后,他却被她夺去了自己的初吻,万万没想到夏颜一个姑娘家,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

  当夏颜一个轻吻一闪而过之时,却被装睡的慕林川温柔的回应着……

  沉于梦境与现实中徘徊之人,这时方才醒悟过来,犹如大梦初醒般努力挣脱束缚,不料事与愿违。

  夏颜第一心理反应却是:“遭了,这下闯祸了”,下意识用力推开身旁之人,直至对方松手双手。

  “怎么,害羞了?你刚才靠那么近的盯着我,也不见你害羞呀?”

  听到慕林川以一种玩笑的语气,描素着自己刚才的所做所为,倒把夏颜给吓到了,同时也把她从自己的“幻境”中给拉了回来,不假思索的问道:

  “你什么时候醒的?”

  说话之时,神情慌乱的夏颜又补了一句:“不是……你怎么回来了?”

  清醒后的她,大脑飞速运转,这才意识到自己不该待在此处,双手立即撑着身体准备起身,不料却被慕林川一把拉入怀中,随之温柔的于耳边说了句:

  “别动,好好睡觉。”

  对于慕林川的突然袭击,夏颜下意识用力挣脱束缚,发现根本没用,毕竟力量悬殊,心怀忐忑的她,无奈之下也只有放声呼喊:

  “慕林川,你放手。”

  “可是你自己主动投怀送抱的,战火初起,你就想偃旗息鼓了?”

  “谁,谁投怀送抱了,我怎么知道你会突然回来啊,是你出尔反尔的好吧?……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先把我放开。”

  这一大段词不达意且苍白无力的反驳,语言毫无逻辑、毫无语序、也毫无底气,显然她已占了下风。

  “我可不是什么君子,此刻,我只是喜欢你的慕林川。”

  之前,他俩一直都是客客气气的相处模式,即使经历了“夜空飞行”,这段关系也不见任何成效,今夜,倒是发展迅猛了些,尤其是慕林川的改变,又或者这才是最真实的他——人之本性。

  “你无赖,你放开我……”

  “不要,若是放开了,我怕自己将来后悔。”

  “慕林川,你……”

  夏颜越是想挣脱,反而被抱得更紧,话还没说完就被他突如其来的一个温柔之吻给堵住了。

  对于慕林川来说,接下来只待掀起一场激烈的“狂风夜雨”。

  ……

  经过了彼此之间的坦诚相见后,夏颜似乎没有之前那般抵触了,反而渐渐的接受了他,同时还接受了他那双清澈透亮,瞬间可以看透人心的眼睛。

  只是这个接受的过程太快了些,快到不给她预留丝毫想象的空间,感情升温的结果,居然如此简单、粗暴。

  此时的她,不再是那个满腔热血,激情澎湃的“颜公子”,倒像一个需要被人疼爱宠溺的女人。

  放下了自己所有坚强的“龟壳”,以及需要被爱温暖的那颗稀碎的玻璃心。

  夏颜再次躺到了慕林川的怀中,她心甘情愿。

  ……

  这一切的发生太让人意外了,尤其是迷迷糊糊中醒来的夏颜,却发现自己躺在了对方的怀中,这是她不曾想过,也从未有过的幻想。

  虽然之前宋漓、莫雨都与她聊过关于是否喜欢慕林川的问题,她的回答皆是否定,因为此事自始至终,都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再次重逢,我没想到我们……”

  “你没想过,可我却预想了不下千万遍。”对于慕林川来说,此时便是他人生的高光时刻。

  “呵呵……原来公务繁忙的逸王,一天脑袋里想的全都是这些东西呀?”

  “什么东西,你可说明白了?”

  “明知故问。”面对慕林川的突然挑逗,夏颜倒是有些小看了平时一本正经的“老古董”了。

  不过,眼前的他反而更生动、更有趣,就像是雕刻的外表终于找到了灵魂。

  “其实,我第一次见到你,你便住到了我的心里。”

  “第一次……是我躺在草地上听你吹箫的那一次?”

  对于夏颜的疑虑,慕林川只是微微摇头,浅浅一笑回应。

  “那又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上次你不是说过,你听了慕白羽的念叨,然后……”

  “不是,都不是。”

  随着这一句“不是”,这个神秘的“第一次”,成功的勾起了夏颜的好奇心。

  可对于慕林川接下来一番事实的陈诉,却让她不得不相信此事的真实性,容不得她产生一丝丝的怀疑,瞬间催化了内心深处的情愫——心动,这其中自然也有感动的成分。

  然而对于慕林川来说,既然她想知道,他也没必要再对她隐藏,索性就把这几次偶遇的经过,向她娓娓道来。

  “第一次见面,是在清州的集市,在你转身的那个瞬间,一个不小心就撞到了我的怀中,随后在你一通胡乱行礼赔罪后,头也不抬又往前赶去……你可记得?”

  夏颜心想,慕林川口中所描素的这个画面,不就是她四处寻找当铺时的那个状态吗?

  “是你……那天我撞到的那个人是你?”

  “恩。”

  “我还认为我当初撞到的那个人是位老头呢,因为我记得我在他身上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茶香味……”

  提到这个味道,夏颜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一下子突然可以串联起来所有的事情,这个熟悉而又记不起来的味道,原来是他?

  不禁暗自感叹一句:“缘分啊,想躲都躲不掉”,既然逃不掉,那就沉浸其中,接受老天爷的安排……

  “那位‘老头’此刻就在你身边。”

  “呵呵……”夏颜与慕林川四目相对,含情脉脉的看着彼此。

  “至于你记得的那股味道,也是我最为喜欢的,所以,当你第一次住到府上时,我让丫头把你的衣服也熏了同样的味道,我还以为……”

  “我记得,这些我全都记得,只是,我忘了时间和地点,还有人物。”

  “这些都不重要了。”

  “那什么才重要?”

  话说到此处,慕林川停顿了几秒,接收到夏颜投来的疑问的眼神之时,一脸笑意的补充道:

  “此刻,你在我怀里。”

  慕林川的这句话,简直酥死了夏颜,心想这人也太会撩了吧?可她就吃这套,此刻内心的甜蜜程度,不亚于喝下一罐蜜糖。

  因为这一句简单而又心动的甜言蜜语,感动得一塌糊涂的夏颜,一头埋进慕林川的怀里,暗自偷着乐。

  “难道这就是你蓄谋已久的暗恋?”

  “恩,我对你确实蓄谋已久。”

  “是吗,那就给我好好交代一下,让我知道你所谋何事?”

  夏颜很想知道,更多关于他喜欢自己的事实——那些她不知道的事。

  “第一次见面,我们不期而遇,却又擦肩而过;第二次,就是你躺在草地上晒太阳时,我于远处给你吹箫,伴你入梦。”

  “第三次,是你来到临州城后,与宋小姐一起在集市上,你向她表达你的‘倾慕之情’时,我也在围观者之列,只是暗中观察。”

  “第四次,是酒楼开业那天,我与林大人一同前往三楼的雅间时,正值你从二楼的雅间转身下楼;第五次,就是在酒楼的围廊上……”

  “好了,不要再说了……”

  她不想再继续听下去,所以,只好打断了慕林川声情并茂的告白。

  只是那一次,他设想的所有的美好,全都毁在了她莫名其妙的情绪里,面对曾经已经发生的事情,她愧疚万分……

  听到这些具体到细枝末节的事件以及记忆,她真的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可他所说的每一次、每一件,都是那么的清晰明了,说明他对她真的用心,也动心了。

  她接收到了他所要传达的情意,可此时,她唯一的表现与回答却只有眼泪,听完他默默关注以及喜欢自己的过程,夏颜没忍住,瞬间泪奔……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

  恰巧就是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这些细微的举动,戳中了她的泪点,还有她的心。

  泪点低的夏颜,经过这一番情绪的释放,眼泪早已把慕林川胸口处的那一片衣服全都给打湿了,最后,夏颜还拉着他的衣角给自己抹泪。

  “好了,别哭了,再哭我的衣服都不够你用了。”

  “呵呵……”

  这慕林川的一句冷幽默,却惹得夏颜破涕为笑,终于停止了她的感动与哭泣。

  擦干了眼泪,夏颜又像欣赏艺术品那般一脸美好的盯着慕林川,被人暗恋、喜欢、以及宠爱的那种久违的喜悦感,再次重现,感情的火苗好似又重新燃了起来。

  两人满怀爱意的对视,眉眼皆是笑意浓浓,情意绵绵……

  接下来,这两人又开始一番畅聊,还好东院偏远,也没有下人伺候,不然明早整个府上之人,全都知道了。

  “今后,我只愿……”

  其实,慕林川还没说完的话语,只是希望夏颜可以留在自己的身边,不想她一天为了酒楼之事这么辛苦,却不料夏颜猜中了他的心思。

  “只愿我可以留在你身边,做你的王妃?”

  “王妃之位永远都是你的,没人跟你抢。”

  “想抢这个位置的人多得是,我不会与她们争抢。”

  “为何?”

  “你是我的,何须我去争去抢?若不是我的,抢也没用。”

  “你倒是看得开啊,怎么,难道我就不值得你去一下争取吗?”

  “不用我争取,只要我勾勾手指,你就乖乖就范,不是吗?”

  “你就仗着我喜欢你呀?”

  “那当然!”

  “真拿你没办法……”

  “其实,你也可以喜欢别人啊,比如芩蔓小姐,你亲爱的可爱的表妹,如此一来你们两个还可以亲上加亲,岂不美哉?”

  关于这个表妹的存在,夏颜也是在今天下午与莫雨的聊天中方才知晓,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其实,她们早前就见过,只是她当时没注意到她的存在罢了。

  “怎么,吃醋了?”

  “犯不着。”

  “若我真的娶了她,你不会难过?”

  “不会。”

  “真的不会?”

  若真的不难过,那说明她心里完全没有他,然而此时此刻又岂能做到真的不在乎,夏颜不过是嘴上逞强罢了。

  可连着夏颜再三的“挑衅”,慕林川还真的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无奈之下,也只有开启了他的“复仇”模式——挠痒痒,他知道她怕痒。

  “啊……我错了,饶了我吧,我错了……”

  就夏颜的这一番求饶的叫喊声,早就穿过了这寂静的夜空,盘旋于整个逸王府内。

  即使此事暂时无人知晓,可明早天一亮,两人同时出现时,彼此之间的那一份亲近之感,仿佛所有人都知道了他俩的关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