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清州老家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4883 2020.06.01 14:11

  走出了雅居阁,宋漓又拉着夏颜赶往下一个目标地点——菜市场。

  “你喜欢吃什么,今晚回去给你做?”

  “好啊,正好给我解解馋。”

  作为一个能吃会评,且更会做菜的资深吃货,夏颜巴不得天天有品尝美食的机会,只是这古今的文化不同、食材不同、吃法不同、这做法自然也不同,她倒想与这里的厨师们好好探索一下关于厨房的秘密。

  作为互补而存在的她,倒可以在厨房发挥她的想象力,以及满足她吃货的食欲,一想到美食,这心里想想都觉得美滋滋的。

  逛了一圈菜市场下来,原本空荡荡的两只手,这会儿早已满满当当的。

  也不知道具体都买了些什么,只是夏颜这身上还有钱,就必须得花出去,她这性子向来如此,就像那钱自己从口袋里蹦出来似的,看到什么买什么,顺便享受一下在古代购物的快感。

  还好宋漓在此遇到了赶着马车的“家里人”曹叔,这才帮她们解决了“物资”的搬运问题,同时,她俩也可以一起随行。

  这是一辆普通马车,没有安装车棚,也是老百姓家里的专用车,其用途自然是用来干农活拉货了。

  马车上,夏颜与宋漓坐在车尾,背对着赶车之人,欣赏着被马车经过的一片大好春光。

  今天倒是结束了阴雨连绵的天气,还偶有阳光,当太阳经过乌云时,一阵阵隐隐约约,随后又闪耀着缕缕光芒的暖意,夹杂着清风徐徐,自是再舒适不过了。

  慢悠悠的马车上,轻微的颠簸倒成了一种享受,马车上两人的欢声笑语,随着马车碾过雨后泥土印出车轮的痕迹,深深刻于她俩的眼里脑海以及心间。

  最后,伴随着夏颜手机里分享的音乐声,那和谐的画面,让人不敢轻易想象。

  听着音乐,观看路边沿途的风景,还有夏颜跟着音乐轻声哼唱的和声,午后和煦的阳光屡屡经过,暖暖的金黄色打在他们身上,这种舒适感直至心头。

  前面赶车的大叔时不时回头瞥一眼,看着这两个姑娘欢乐的模样,快乐很容易传染,脸上很自然的也跟着洋溢难得的幸福之感。

  ……

  宋家老宅并不在城中,从清州西城门出城,前行二十里,半个时辰才到桃花镇,此处才是宋漓老家所在之地。

  沿途中,慢车拖着欢乐的音符,时而穿过森林,时而绕过农舍,时而越过荒野,时而途经村寨……

  这一路,除了她俩相处的欢乐时光,宋漓顺便给夏颜“普及”了属于这个世界的“历史知识”。

  随后便娓娓道来般给她讲解了这位“家里人”和他们宋家的关系,还有这清州城内错综复杂的关系网。

  ……

  前边儿那位赶车的大叔姓曹,他们一家三口在逃难于临州的路途中,遇到他们的恩人——宋文冶,从此也就接受宋家的接济。

  他们本是清州人氏,索性就把他们安置于空闲的清州老宅,正好也可以帮忙管理一下家中的田地。

  宋漓这几年回来,家中也有人帮忙准备祭祀所用之物,家里也不至于空落落的。

  听宋漓提到祭祀之事,夏颜免不了好奇一番,古代祭祀不都是男子主持吗,怎么这里女子也可以代劳了?

  虽不解,但还是保持了沉默,毕竟这里不是她所熟知的“历史朝代”,至于这些无关紧要之事,莫要多问。

  ……

  曹叔,52岁,他们一家三口除了他,自然还有他的老伴儿曹大娘(古时候,嫁为人妇的妇女都是随夫家姓),小他两岁,今年50岁,还有他俩的唯一的儿子曹石,与宋漓同龄,今年20岁。

  原本还有一个大女儿,却在逃荒途中与他们走丢了,当年宋家也派人帮忙全力找过,可结果还是无疾而终,至今,这仍旧是他们一家人的一块心头病,尤其是曹大娘。

  每当曹家二老看到宋漓时,不经意间又令他们想起了那个走丢的大女儿,间接的他们也就把对女儿的那份心思,转移到了宋漓身上,把她当成了亲生女儿那般对待。

  对于曹家的这点情结,宋漓自然也知,也倍感珍惜曹家二老对她的关心与爱护。

  现如今,他们的儿子曹石,在他行冠礼之后,也担起了这个家的责任,接管了宋家在清州老家田地收租的相关事宜。同时,在宋言的引荐之下,还在清州顺王府谋得一份体面的活儿——账房先生。

  说到王府的账房先生,可并非只有他一人,在他之上还设有账房总管。

  目前曹家这二老身体还算硬朗,农忙时节也下地干活,虽说家里钱够花,可他俩终归还是庄稼人,闲不住。

  ……

  清州,是老王爷顺王的封地,而这位顺王则是当今皇帝慕林焕的亲皇叔,也是唯一在世的“老人”,今年60岁。

  这位老王爷有五个女儿一个儿子,女儿皆已出嫁,且全都嫁于朝中权贵。

  这老王爷虽分封建府于清州,在府内养老,可与朝中的关系网,那是错综复杂的存在着,实力与地位也不可轻易撼动。

  而他唯一的一个宝贝儿子——慕白羽,今年22岁,家中老幺,王府的“掌上明珠”,身份更是珍贵,独一份的宠爱自然没得说。

  可对慕白羽的这份宠爱,老王妃亦是如此,甚至过犹不及。不过,这位小侯爷最为亲近之人却是他的王兄慕林川。

  临州,是慕林川的封地,而慕林川则是当今皇帝慕林焕同父异母的亲弟弟,可他俩的这层关系却好似陌生人一般客客气气。

  也许是他们俩年龄差距较大,又或许是他们从来都没有好好相处过,又或者君臣之间的这层关系,成为了一个阻碍,让他感受不到家人般的“亲近”。

  反倒是与慕白羽的感情更加真挚实在,甚至是“亲密无间”,信任一种默契,无需任何言语。

  就如慕白羽无需任何理由信任慕林川那般,无论需要做什么,他都会毫无条件的站在慕林川身后,即使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同时,慕林川也具备领导者的风范与魅力,让所有的追随者都死心塌地的跟随他。

  ……

  皇宫,那是多少老百姓向往而又羡慕的人间天堂,可对于慕林川来说并非如此,那是他的童年——一个充满恐惧和厌恶的地方。

  今年25岁的慕林川,在皇宫生活了10年,可在他10岁生日的当天,幸运的来到了顺王府,终于逃出了他的噩梦,从那以后,就同慕白羽一样得到了“家人”的宠爱和保护。

  可这一份温暖也只保持了十年,就在他20岁行冠礼的那年,受新皇所封,赐名逸王,并在临州独立建府,从此也就离开了顺王府,离开了清州,离开了他的保护伞,开启了属于慕林川一个人的新篇章。

  初到临州,自然也要和临州的州府大人宋文冶打交道,这么一来二去的,慕林川和宋家的关系自然不必多说,尤其是与那宋家大少爷宋言更是一见如故,也许是因为年龄相仿,又或许是志气相投。

  临州之逸王,顾名思义就是希望他安分守己,在此富足的享受一生的安逸,可他岂会任人摆布,况且他还有此生活着的唯一目的。

  冠礼之后,在他的皇叔顺王与他亲舅舅芩中明的帮助之下,慕林川也开始创建了属于他的“新征程”——前往陆州。

  陆州,是宣国的西北边境,亦是一个战事频发之地,这儿的守将是慕林川的亲舅舅芩中明,可在他调回劲州之前,力荐慕林川接替自己的位置,率领20万大军,继续征战沙场,朝中还有顺王的势力为他极力奔走,此事十拿九稳。

  军中五年的历练,让原本活泼开朗的他再次变得沉默寡言,城府颇深,一切都不再喜形于色。

  五年后功成名就归来的慕林川,军功赫赫,不再是当年刚刚受封之时那个稚嫩的逸王,而此时的他,却也成了各位朝中大臣们“攀高枝”的唯一对象。

  不管是战功累累还是威名远播,甚至功高震主,他都不在乎,至于那个高高在上的“宝座”他更没兴趣,对于他来说,一切的付出只为了能够拥有足够的实力,完成他活着的使命。

  ……

  关于逸王活着的唯一目的,还有使命,宋漓并没有跟夏颜细讲,因为于她来说,慕林川只不过是一个陌生人罢了,至于他的秘密,夏颜也没必要仔细打听。

  昨天,才听宋漓讲诉了他们宋家年轻一辈的“奋斗史”,今天又再次听了宋漓口吐莲花般解读属于他们宣国的“历史”,可听完后不禁感叹一声:

  “又是一番腥风血雨的政治斗争,权利的斗争向来都是如此激烈,甚至血腥。”

  “生于帝王家,也不知是好还是不好。”宋漓附和着哀叹一声,而后又转轻松语态,“还是我们平民百姓活得轻松呀!”

  “呀,小小年纪竟有这般领悟,不错嘛!”夏颜瞧着眼前的这天真浪漫的小姑娘,忍不住打趣道。

  “你还不是,小小年纪尽装深沉。”

  “呵呵……”除了浅浅一笑,夏颜不想反驳。

  只是,宋漓口中所说的“小小年纪”,夏颜可承受不起,而立之年,若是在古代,估计已经是个十来岁孩子的母亲了,又或是有了三五个孩子也都正常。

  想到此处,不免又伤感一番:“孑然一身轻,迈步从头越”,只是这一句竟然这般顺口。

  “什么意思?”身旁的宋漓,自然不知此话深意。

  前边儿赶车的曹叔不急不慢般扬声说了句:“颜姑娘,想必经历不凡啊!”

  “也许吧……”

  带着一声叹息,夏颜若有所思般仰头望天,眼神缥缈、空洞无物,思绪也随着飘向了远方。

  在此之前,她是一眼便能看见了自己的未来,而今,一切都得重头开始,眼前尽是未知之路……

  此刻,心无杂念的对待身旁之人,只愿能够全都报之以真心,也不必戴着面具,虚以逶迤的活着。

  长舒一口气,心里通透了些许,挽着宋漓的手,靠在她柔软的肩膀上,微微闭着眼,享受着暖阳所给予的安慰。

  一阵幻想还没结束,“吁”的一声叫喊,打断了她毫无边际的思绪,马车缓缓停下。

  “到家了。”

  待马车停稳,前边儿赶车的曹叔跳下马车,赶紧上来扶着宋漓跳下马车,可还没来得及接手下一个,夏颜自己便轻松一跃而下。

  “哎哟,颜姑娘好身手呀!”曹叔略有惊奇般看着夏颜。

  “这个没啥,曹叔说笑了,只是没你家宋小姐娇贵罢了。”

  “我怎么就娇贵了,还敢取笑起我来了,呵~”

  宋漓假装一副“不服气”的样子,说着话追向夏颜,“让你取笑我,让你取笑我。”

  “饶了我吧,我错了还不行吗,救命啊,谋杀亲夫了。”

  “你又胡说什么呢,乱七八糟的,给我站住。”

  “呵呵……”

  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的围着马车饶了一圈又一圈,就这么打闹了一番,笑声早就传入身后的院中。

  “回来了,可算回来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听到有旁人说话的声音,正在打闹的两人只好停了下来。

  院中大门没关,只见一位大娘从院内跨门而出,匆匆赶来。

  “回来了,让您担心了。”宋漓说着话朝着那位大娘走去。

  “想着应该早到了呀,可等着等着却一直未见人影,我着急啊!”

  大娘一把拉着宋漓的手,就如家中母亲等着女儿回来那般心急如焚。

  “没事,这不是回来了嘛,您别担心了啊!”宋漓也是紧握着大娘的手,赶紧安慰了两句道。

  夏颜心想眼前之人应就是曹大娘了,于是随口喊了一声:“你好啊,曹大娘。”

  “好,好。”曹大娘闻声转头看向宋漓身旁的客人——夏颜,“长得这么标志,想必这位就是颜姑娘了吧?”

  突然被人夸赞自己,夏颜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只是她心里早就乐开了花,极力笑着向曹大娘点头回应“恩”,既能认出夏颜,想必傅云帆应该早就到了。

  还真别说,想谁准能见到谁,此时,傅云帆正好从屋内出来,不过,他倒是换了身衣服,只是不同款色的暗黑,夏颜心里暗自发誓,总有一天非得给他换个颜色试试,不然岂不是浪费了如此帅气的面容?

  “走,咱们先进去再说。”说着话,宋漓拉着夏颜往里走去。

  “那这一堆东西……”

  “没事,这个不用你操心。”

  随后,她俩互相挽着手跨门而入,随着夏颜的转身瞥了一眼,身后的曹家二老一起把菜市场所购之物,一件一件的全都搬下了马车,擦肩而过的傅云帆也前去帮忙。

  院子坐落于这条马路旁,庭院虽不大,但还算别致。

  白色围墙把整个院子给圈了进去,院内整整齐齐的,摆放错落有序,边上还种了几棵石榴树,墙角还种了些花花草草的,倒是给这个院子增添了些许色彩。

  经过了主院,顺道来到了后院,站在石阶上往下看去,视觉开阔,这院内还真是另一番景致。

  从石阶往下走去,宋漓又带着夏颜分别前往东西两院,慢慢欣赏。

  这东西两院的中间空地还建了个池塘,池塘里还养了些小鱼儿,里面铺了些石子,也种了些荷花,只是还没到花开的季节。

  旁边还建了个亭子,摆了张石桌,还配有四张石凳,若是闲来无事,倒是可以在此赏花喂鱼,吟诗作赋,也可附庸风雅一番。

  东院种了些绿竹,正随风摇曳着,旁边还有棵年代久远的樱花树,三月正是樱花盛开的季节,树上还吊了张秋千,看来这院子正是宋漓的住处了,古代人的闲情雅致,夏颜还挺喜欢的。

  西院陈列较为简单,也没什么新奇和特别之处,只是院外的那几张石桌面上,摆了好几个竹筐的干菜,旁边还摆了些晒了半干的竹笋,以及一些新鲜的水果和西红柿。

  窗前还挂了些晒干红辣椒和蒜头,墙角还摆放了好几排的大南瓜……如此看来,厨房应该就设在此处。

  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中,这些难得的西红柿,辣椒等物皆是明朝中后期才引进,在这儿倒好,还给配全乎了?

  今天和宋漓逛菜市场时,也看到了好多“混时代”的东西出现在这里,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时间刻度是怎样计算的,大概行至了何年何月?

  辣椒的出现,对于夏颜来说,倒也是件好事儿,喜欢吃辣的她,心里终于可以美滋滋的如愿以偿了,既然如此,在这个世界的财运和机遇也随之而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