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月夜之下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4347 2020.07.14 08:23

  三楼的专属雅间内,夏颜无精打采的跪坐在矮桌前,认真的投放鱼食。

  这桃花酒后劲够大,刚刚喝的时候只觉得入口微甜,不觉得有酒味儿,但毕竟是烈酒浸泡而成的桃花酒,就怕等会儿醉了却不自知。

  一番投食过后,夏颜渐渐感觉一阵头晕,随着眼花缭乱、目光呆滞的盯着小号的瓦罐鱼缸,身子缓缓趴在桌子上发呆。

  只要酒精上头,只要没事可做,只要没人在旁,估计过不了多久,夏颜就会慢慢陷入梦乡……

  可正当她准备眯眼之时,孟禾手里拿着酒瓶,缓缓推门而入,打破了她即将陷入的梦境。

  进屋后的他,直接坐到了她的对面,轻轻放下手中的酒瓶子,见她一副慵懒模样,深怕打扰了她的低眸沉思,也只好静静的陪着她而独自待着。

  闭目养神眯了会儿眼,夏颜这才缓缓开口问了句看似无关紧要的话语:

  “林悦吟回去了吗?”

  “没留意。”孟禾淡淡的答道。

  听到孟禾的一句无关痛痒且无所谓的答案,夏颜立即来了兴致般好奇的抬着压在手臂上的头,看向正对面的孟禾,神情有些迷惑的疑问道:

  “不是,你,你不是喜欢她吗,怎么会没注意呢?”

  “……”

  对于夏颜口中突然冒出来的一句“喜欢”,孟禾有些语塞了,可他并不想解释什么,仍旧沉默不语的盯着鱼缸中吃饱后开始打盹儿的小鱼儿。

  面对极为冷静的孟禾,夏颜有些不敢相信的又接着问道:

  “那日我拜访林府,见到你看她的眼神,分明眼中满含爱意,怎么这时候倒没反应了?”

  “你……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满含爱意了?”孟禾惊讶的反问道。

  接着,夏颜又继续抛出令他不解之疑:“她被林域欺负的时候,你不是……”

  对于夏颜一本正经的胡乱猜测,孟禾忍不住苦笑了好一阵。

  “你笑什么?”

  “我笑你可笑。”

  “我……”

  孟禾停顿了好一会儿,对于夏颜乱点鸳鸯谱之事,他必须得解释清楚。

  “唉……原来初见之时,你便给我下了如此定论,怪不得刚才……其实对于林小姐,我只是同情她的遭遇罢了。”

  听到孟禾较为合理的解释,好奇心过重的夏颜,表情稍稍有些失落的样子,心里暗自嘀咕一句“原来如此”,只是对他们不是一对这件事情,夏颜还是觉得有些可惜,随后自言自语的小声念叨:

  “其实他们俩的外形条件倒是挺搭的,要真是一对儿,这颜值没谁了。”

  可她的小声嘀咕却被身旁的孟禾清清楚楚的入耳了,顺口还接着问了一句:

  “颜值,为何意?”

  “呃……就是长得好看。”

  “呵呵,是吗?难道你就是因为我长得好看,才非我不可?”

  “是啊,在林府的第一眼我便看中你了,只是当时没想到有一天,我会把你招致‘麾下’,呵呵!”

  “原来如此……”

  除了苦笑,孟禾也只剩下了极度的无奈,原来挑中他是因为所谓的“颜值”,他自是不知夏颜如此在意长得好看这件事。

  在孟禾沉默不语之时,夏颜自然不死心的又问了一句:

  “你和林小姐,你们真的没可能吗,我还一直以为……”

  “好了,赶紧停下你惊人的想象吧,既然离开了,我可不想再与林府有任何联系。”

  在林家待的这三年,孟禾看了太多,也知道了太多关于他们林家的事情,对于夏颜臆想的“高攀”一事,他自是不以为然、也不屑一顾。

  对于平时一副所有事情都无所谓的孟禾来说,刚刚的表情绝对是过激了,夏颜心想,林家有那么恐怖吗,竟然让他如此不愿提及?

  从沉思中抽身而出之后,夏颜懒洋洋的撑起下巴,微微眯着眼睛盯着俊逸的孟禾,狠不得脑补他与林悦吟他俩在一起的画面,这种拥有神仙般颜值的年轻男女,堪称绝配,只是……唉,可惜了!

  提到林悦吟,见到夏颜饶有兴趣的样子,孟禾反过来打趣她道:

  “你如此关心林小姐之事,莫非,你喜欢她?”

  “我……我?呵呵……你瞎说什么呢,怎么可能?”夏颜有些语无伦次的举手指着自己的鼻子,傻笑着问道。

  这下,她还真佩服孟禾的脑洞了,不过,对于不知她底细的他,有如此疑问也纯属正常,傻笑几句之后,脸上又恢复了平静如水的表情。

  自以为猜对答案的孟禾,有些得意的接着说道:

  “其实,林家人对你的印象极好,尤其是林大人,他对你手里握着的那块顺王府的腰牌尤为看重。”对于这一点孟禾倒是一语中的,看事情尤为通透。

  “我知道。”

  孟禾所说的一切,夏颜自然心知肚明,自然也不想反驳什么,只想懒散的撑起身子,淡然一笑后,缓缓起身拉开通往围廊的那扇门,走出了房间。

  孟禾紧随其后问道:“那你如何打算?”

  夏颜有些明知故问且敷衍的反问道:“什么打算?”

  “自然是你和林小姐你们俩的事情啊?”

  孟禾有些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态势,见夏颜仍旧没反应的样子,随即又接着说道:

  “我在林家待了整整三年,他们急于嫁女儿的那颗迫切的心,你不懂,我可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估计接下来就会找媒人来与你说亲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林家嫁女儿那是他们的事情,关我什么事。”对于孟禾所说,夏颜岂会不懂?

  原本也只是单纯的喜欢林悦吟,为了成全她的一片痴心,给她制造见到宋言的机会,所以这才与她走近了些。

  可夏颜忘了她此刻还是“颜公子”的身份,没曾想到事情居然还会往这方面发展,这莫名的“桃花运”,她可不想参与,忍不住暗自苦笑一句:难道在这个世界将要上演“新女驸马”了吗?

  “怎么不关你的事了?”孟禾又是一本正经般继续追问道。

  对于孟禾饶有兴致的“穷追不舍”,夏颜无奈的反问一句:“她愿意嫁,我就得娶吗?”

  “你不娶,那你干嘛与她与林家保持这么亲密的往来?”

  看着身旁神情稍稍有些好奇且很想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孟禾,夏颜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只好一句话终结了此事:

  “这个……我自然‘另有所图’。”听夏颜如此一说,孟禾也只好作罢,不再追问不休。

  而后,两人并肩站在三楼的围廊上,俯瞰夜晚灯火通明的街景,仰望弯月悬挂的夜空,远眺一望无际的黑色寂静,近赏犹如繁星点点的万家灯火……

  “如此美景,岂能少了美酒?”

  对于孟禾的提议,夏颜既没有回应也没有拒绝,最后便只好沉默接受,虽然刚刚已显醉意,可她愿意陪他再多待一会儿,即使喝醉了也无妨。

  随后,孟禾回到屋内,从矮桌上拿回刚刚准备好的酒瓶子,顺手便把其中一个递给了夏颜。

  两人坐在围廊的摇椅上喝酒、赏景、聊天,虽说只是闲聊几句,可这两人却能找到适合的话题,慢慢的展开聊天的内容。

  却在四目相视一笑之时,夏颜突然话风一转,认真的问道:

  “你既然不喜欢白月光的林悦吟,那你喜欢怎样的姑娘?”

  夏颜此句其实是为了宋漓而发问,她想在离开之时,赶紧为宋漓找到适合她的那个人,想到此处,竟有些迫不及待了,她这个临时的“月老”还真够忙碌的。

  之前,她想撮合慕白羽和宋漓,可他俩似乎没有任何发展的可能,这才调整了目标,对准了孟禾,若是可以顺道撮合他们一把,就再好不过了。

  可没想到孟禾似乎感知不到她的另一层意思,只顾着关注所谓的“新词汇”。

  “白月光,又是何意?”

  “恩……你抬头看看今夜的月光,觉得如何?”

  “明亮而皎洁。”

  “那就对了,我的意思就是犹如白月光那般美好的姑娘,就像林悦吟那样的完美。”

  听了夏颜的解释,孟禾直视那一片无边无际的,被月亮照亮的夜空,看似答非所问的回了一句:

  “可惜,它只属于星空。”

  夏颜自然懂得他话中之意,就像林悦吟的外表那般完美无瑕之人,对于美好事物,远观即可。

  就像这种看似不知人间烟火,没有一丁半点的生活气息,也不沾染世俗尘埃之人,似梦似幻……

  若真如此,倒不如热热闹闹,轰轰烈烈的闹一回,闯一回,活一回。

  两人就这样抬头仰望着自己眼里各自的夜空,各怀心事的傻站了许久,不言不语……

  夏颜放下手中还没喝上几口的酒瓶子,转身进屋寻回宋言为她特制的古代版“尤克里里”,配上这不合格的伴奏,轻声吟唱一首张信哲的《白月光》:

  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

  那么亮,却那么冰凉

  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

  想隐藏,却欲盖弥彰

  …………

  “颜公子果然多才多艺,只是你所弹唱的这首曲子,我虽不能全然领悟,不过从你的歌声中,还是隐约能够感受到一丝淡淡的忧伤。”

  夏颜这才刚刚结束她“精彩的表演”,孟禾倒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发表自己的“听后感”了。

  只是他这大实话确实说到她心里去了,这首歌曾经陪伴她走过了多少个春夏秋冬。

  刚刚开口的第一句,她便不经意的又想起了另一个世界的自己,以及与自己有关的人与事,那些曾经经历过的一切,不自觉的又冒了出来,再次浮现于脑海,穿梭于心间,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忍不住双眸含泪。

  突然安静的场面略微变得有些尴尬,怀抱里的乐器也停止了拨动,心情有些沉重的夏颜突然再次起身,微微眯着眼睛低头看向楼下的街景,眼神涣散的到处乱瞟,她只是想分散自己所谓的“思乡之情”。

  “月光下泪光闪烁的你,挺好看的,让我联想到了你刚刚歌声里诉说的,白月光。”

  原本心情有些低落的夏颜,听到孟禾把“白月光”用在了她的身上,忍不住“噗嗤”一笑,随即驱散了因为刚才的观后感而引发的思绪万千。

  “我可不是你认为的白月光。”

  “呵呵,那你认为自己是什么?”

  “恩~这个问题,我得好好想想了。”

  “好吧,等你想好了,记得告诉我啊!”

  “好啊,呵呵……”

  随后,这两人一副傻笑的样子并肩而站,彼此嘴里还时不时的重复了好几遍“白月光”,这般和谐的画面,夏颜又来了兴致,随口一问:

  “再为你弹奏一曲如何?”

  “乐此不疲。”

  “好嘞……接下来的这一首《信仰》送给你,这也是我曾经对于爱情的信仰。”

  “等等,你所说爱情的信仰……”

  “就是对于所有的一切美好的愿望以及向往,其实说白了,也只是一种自我感觉。”

  “……”

  之后,夏颜不管孟禾是否能够听得懂她的解释,也不管他是否会好奇自己的此举,甚至不管歌曲是否适合此时此景,楼下稀稀疏疏的行人偶有抬头打探之态,这一切她都不在乎。

  她只想跟随脑海中的记忆、熟悉的旋律,随性而为,随意而唱,即使忘词忘曲也不忍停止,就像饮酒那般酣畅淋漓。

  其实,在如此静谧的夜晚,在这适当的氛围中,这些歌曲她不是为谁而弹而唱,只因自己喜欢。

  在此过程中,孟禾又回到了摇椅之上,微微合上双眼,用心去感受夏颜为他带来的看似听不懂的音律世界,竟不知不觉深陷其中,甚至还忘了抱在怀里的酒罐子,爱酒如他,却也有忘却之时。

  一边弹唱一边犹如欣赏美景般盯着孟禾看去的夏颜,心里不免感叹一句:

  “此间少年应如他这般干净、美好、明亮。”

  而此时的孟禾,也只顾着放任自己的思绪,畅游在夏颜的歌声中,好似以此洗去尘世的喧嚣与疲惫那般舒心,即使歌声悄然停止,他也不愿走出他的“梦幻之境”。

  经过这么一番弹唱之后,夏颜刚刚微醉之态早已醒了五六分,见着孟禾躺到摇椅之上,渐渐陷入梦乡之中。

  如此这般,她也只好停下手中的动作,放下她独特的“乐器”,从屋内拿了一床备用的薄被子给他盖上,然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刚刚走出房间,便发现了安安静静的大堂内,众人早已散去,刚刚晚膳占用的那几张桌子,也已经被收拾干净。

  夏颜正睛瞧了一眼左手手腕上的手表,原来已是晚上十点半,怪不得这生日宴早早就结束了。

  离开大堂直至后院时,刚好碰上蓉姐正在为夏颜准备洗澡的热水,以及给她送来换洗衣服的宋漓。

  眼看着她们为她准备妥当的这一切,夏颜这心里不免又泛起了一股浓浓的暖意。

  她们为她做的,虽然都是些看似平常的小事,可越是如此,才更令人感动,甚至心怀感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