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只为遇见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4795 2020.06.21 07:50

  这临州城内默默无闻的一家和顺酒楼,经过停业整顿,房屋修缮,室内装修,菜品新增以及人员的调整,半个月后,一切重新开始……

  这才经过一个月的时间,却已名声大噪。

  城里无人不知,城外无人不晓,一传十,十传百,最终,这件事情自然也传入了宣国的国都——劲州,甚至还引来了都城达官贵人们的青睐,特地前来捧场,此举可谓是“远赴盛名”。

  这些个为了美食而来的贵人们,每一位宋言都得亲自接待,陪同之人自然少不了临州城的州府林大人。

  认真说起来,这林家与宋家还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理不断剪还乱。

  宋家老爷宋文冶是临州城的前任州府大人,而这位林家老爷林一城则是现任。

  巧的是这两人还是同乡,同为清州桃花镇人氏,宋文冶与林一城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匪浅。

  为了亲上加亲,这两家还定了娃娃亲,这也就是宋言为何现如今还没成亲的源头。

  三年前宋文冶去世,宋家算是彻底衰败了,林一城自然不愿将他的掌上明珠下嫁宋言。

  而如今,和顺酒楼炙手可热,宋家“再次崛起”,宋言的生意也算是小有成就,不知此时的林一城又会作何感想?

  ……

  在宋言接待这些大人物之时,夏颜自然不想露面,宁愿躲在后院的水井亭子里,安安静静的乘凉。

  还好她有先见之明,早在酒楼开业之前,就已经嘱咐过众人,不要把关于她的所有事情透露出去,因为她不想给自己惹来麻烦。

  “人红是非多”,还是低调一点好,目前为止,临州城里的人们,也只知道她是流倜傥的“颜公子”,且仰慕宋漓已久,至于其他,一无所知。

  而知道这一切之人,除了酒楼的这“一大家子”,还有清州的慕白羽他们一家以及慕林川。

  其实,这事不用夏颜亲自嘱咐,宋言也不会把她推出去作为酒楼的挡箭牌,更不可能让她成为众矢之的。

  他只想好好保护她,不只是为了让她继续为酒楼赚钱,更多的却是为了他自己的那一点私心。

  他知道她的底细,也知道她为何舍弃自己作为女儿身的天真浪漫,而选择做个英俊潇洒的“颜公子”。

  他理解她的与众不同,也理解她内心深处的想法,更能接受她对待一切持有新奇的看法,总之,他懂她。

  目前,她暂时别无所求,至少不会离开酒楼,离开他们,可若是能够长久的留住她,默默照顾她,他还得更加努力。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俩不仅仅是性格合拍,兴趣相投,更多的还是互相配合的一种默契和信任。

  只是相处的时间越长,恐怕这种默默的关注与支持,不再是单纯的“家人”之间的关系,久而久之,不免还会生出一些别的情感——犹如男女之情。

  可即使她对他没有任何别的感情,他也不在乎。

  ……

  从劲州前来的这些大人物们,在旁服侍的宋言,还有陪同的林大人,自然不敢怠慢,稍有不慎,只怕会给自己惹来大麻烦,能做的唯有尽心尽力。

  不过,林大人对这些人的重视程度,远远超过宋言,只因他的晋升空间还得靠这些人来提拔。

  当年,来临州城赴任之时,他也曾想着借助逸王的势力往上爬,可慕林川不愿与之为伍。

  在他的眼里,能力代表一切,这也可能是他常年待在军营,自然而然也就形成了一种刚正不阿,又或是雷厉风行的行事风格,自然看不惯这些个阿谀奉承之人。

  逸王府内,慕白羽回来了,此行还带来了他们家的“亲戚”,一位仰慕逸王已久的姑娘——芩蔓。

  芩蔓,芩中明的女儿,慕林川的表妹,今年20岁,劲州人氏,祖籍清州。

  从小生长在边境驻军的大环境中,自然不似大家闺秀那般柔弱懂事,性格倒是爽朗大方,说话也是直来直往,从小就被家人捧在手心里的她,大小姐的脾气也只有在慕林川的面前才有所露怯。

  芩中明,在军中颇有威望,也是朝中受人敬仰的一名大将,回到劲州加封进爵后,领了闲职,顺手还接管了守卫皇城的活儿。

  宣国尚武,武将在朝中的地位自然不易撼动,不论言官们如何向上谏言,属于他的那块领地,依旧岿然不动,屹立不倒。

  这次,慕林川派慕白羽前去劲州帮他“跑腿”,自然也是借着老王爷在朝中错中复杂的关系网,帮他办些他不方便出面的事情,比如私下拉帮结派之事。

  可这一去就是两个月,如今归来,慕林川索性就带着他们一同前往和顺酒楼,就当为之“接风洗尘”。

  同时,慕白羽也是好久没见到夏颜了,正好让他们“姐弟”二人好好叙叙旧,至于他自己,他早就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见她了。

  一直以来,他都是从旁观察,从未与之正面打过招呼,这次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再等,也更不想等了。

  ……

  和顺酒楼的三楼,夏颜终于可以一个人独占临街角落的那间贵宾室,这是她最喜欢的房间。

  这半个月以来,一直都被这些个从劲州赶来的“贵人们”,一批接着一批的霸占着“她的房间”,严重影响了她的心情。

  刚刚开始的那一个月,她都忙碌着酒楼的一切事务,待酒楼正常运营之后,又搞了一次香薰蜡烛大促销,忙得不亦乐乎,更是没时间休息。

  待贵客离开,这里似乎就只属于她一个人了,平时若是不忙,她几乎都要来此一趟,偶尔还会拿出背包里一直存放着的黑色手绘小本子,随手记录一下自己来到此处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以及所有让她记忆深刻之人的肖像画。

  有时候即使什么事也不做,就躺在那张铺了凉席的摇椅上,静静的望着头顶的蓝天白云,或是路过的鸟儿们,看着看着也就睡着了。

  如此轻松逍遥自在的日子,放空自己,让大脑一片空白,这种感觉好似“年代久远”,印象中只属于孩童时期,又或是初恋时的“犯傻”时刻。

  ……

  和顺酒楼门前,慕林川等人的马车缓缓停下,还没等俞剑声把车停稳,慕白羽一个箭步便冲了出去,朝着酒楼大堂而去,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他的“义姐”夏颜。

  一路只管前行,早已忘了身后的慕林川和芩蔓。

  酒楼的外观似乎没什么变化,可当他踏入大堂,这才发现里边的一切全都变了样,热闹非凡,却又清新脱俗。

  他知道这一切肯定出自于夏颜的手笔,这些另类的奇思妙想,也只有她才能做到。

  在劲州之时,早就听到了传闻,不曾想传闻竟是真的,身临其境之感,比传说中更让人惊喜。

  未时,酒楼里一般没多少新进的客人,门前的两个门童帅哥也可稍稍休息一下,此时大堂内也只有傅云帆一人,闲坐于柜台前的那张公用的饭桌旁。

  听到有人突然蹿了进来,本能反应的他来不及去取剑,且顾着只身前往,结果看到是慕白羽,赶紧恭恭敬敬的行礼,并喊了一声“小侯爷”。

  “老傅,夏颜在吗?”

  自从上次慕白羽与他们一路同行之后,他也跟着夏颜称傅云帆一声“老傅”。

  “颜公子……午膳后就没见到她人,也不知去哪儿了。”

  傅云帆确实说的是实话,因为饭后,夏颜就直接跑到三楼的房间里睡觉去了,这事儿也就只有宋言知道,她只跟他说过,只要找不到人,就上三楼。

  “夏颜,夏颜……”

  慕白羽一边朝着后院走去,一边大声的喊着夏颜的名字,搞得整个酒楼稀稀疏疏的食客们都探出了脑袋,睁大眼睛前来围观。

  听到这熟悉声音,正从后院往大堂走去的宋言,赶紧加快了脚步,正好在通往后院的大门处碰上了慕白羽。

  立即侧身行了个礼,口里随之叫了一声“小侯爷”。

  慕白羽压根就没管他行礼之事,直接问了句:

  “夏颜呢,怎么没看到她人啊,刚刚问了老傅,他说不知道。”

  “回小侯爷……”

  宋言自然知道夏颜在哪儿,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只见慕白羽径直朝前走去,估计他的眼睛完全被新式的取水设施给迷住了,直愣愣的盯着水井处看去,大概是发现了水井旁的巨大变化。

  随后,又开始研究起被夏颜改装过的新式水井,揪着宋言问东问西的,他哪里知道这些,无奈之下,也只能回复一句:

  “都是阿颜找师傅做的,我也不知。”

  “阿……颜?”

  慕白羽有些不敢相信,宋言居然喊她“阿颜”,不禁冷笑一声,心想,这才两个月的时间,他们就已经这般熟悉了?

  “恩,一直都是这样叫的。”

  宋言有些不解,为何慕白羽听到他喊阿颜时,会如此惊讶?不过,他也只是如实告知,并不想隐瞒什么。

  “好吧……”

  轻叹一声后,慕白羽不打算再与宋言纠结如何称呼夏颜之事,只想继续研究她的杰作。

  “小羽,干嘛呢?”

  听到身后远处有人前来,而且声音如此熟悉,宋言转身看去,果然是他心里猜测之人——慕林川,还有他身后的那位姑娘,也是他熟悉之人——芩蔓。

  “见过王爷,见过芩小姐。”

  行礼过后,这一群人实在是有些无聊至极,一直仔细研究着他们不懂的新奇之物,并且还参观了旁边的洗菜洗衣的大小水池,以及东院被改装为洗澡堂的那两间屋子。

  推门进去,这屋子里边儿原本应该是汗味浓烈之地,竟然还飘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原来墙角处还留有没点完的香薰蜡烛的残留物。

  只是屋内的装饰物极为简陋,压根就没有摆放屏风,也不用何物遮挡,直接弄了个手臂粗细的木架子,稍稍加工后做成了挂衣服的支架,还有让木匠特别打制的一个存放洗澡之物所用到多层储物架。

  尤其显眼的是,屋内还摆放了一个大木桶,新奇之处就在于此,只见有根如手臂粗细的竹筒管道,从外墙直接伸进屋内,且正好置于木桶之上,方便流水直接流入桶中。

  趁众人迷惑之时,宋言走出屋外,极速跑到水井处,用力下压摇水杆子,利用下压的方式以水引水,如此,屋内的慕林川等人就可以看到井水直接从竹筒管道内流入木桶。

  “竟这般出奇,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呢?”

  原本立于身旁的芩蔓,还可以假装一下大家闺秀的样子,可当她看到眼前惊人的这一幕,稍稍有些不顾形象般雀跃跳动,随后又继续问道:

  “宋掌柜,你们是在哪儿请的木匠师傅呀,也给我们引荐引荐?”

  “不用引荐了,这人我认识。”

  慕白羽不想再多说什么,直接走出屋外,一声接着一声喊着夏颜的名字。

  随后,大家也一起走出屋外,只是慕林川还立于木桶前,观看着眼前这惊奇的一幕。

  开业的那天,他来过酒楼,可他压根没来时间前往这后院,自然也没机会发现这些奇特之物,只怪当天酒楼人满为患,也不方便到处乱逛。

  曾经对于夏颜的奇思妙想,虽感觉有些天马行空,可毕竟都在他可以理解的范围之内,现如今,自己亲眼见到的这一切,才是最神奇之所在。

  如此奇女子,他想见她的那颗心,不知又加深了几分……

  可他的激动不已也只能悄悄藏于心间,自然不会像慕白羽那般直接表现出来。

  ……

  水井旁边的院子,慕白羽还在那儿唤着夏颜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此时,于二楼雅间检查房间的宋漓,听到了那一个熟悉且令人忍不住心动的声音,赶紧放下手里的活儿,立即下楼,一路小跑而来。

  看可当她到慕林川、还有芩蔓他们也在场,这才稍稍平复一下激动的心,镇定自若的上前行礼,随后,还是问了句:

  “小侯爷什么时候来的?”

  “来了好一会儿了,夏颜呢,怎么他们都不知道啊?”

  慕白羽有些迫不及待的又问了一遍夏颜的去处,满院子逢人就问,他当真不知道宋漓喜欢他吗,还是说他不在乎?

  “你去问我哥吧,他肯定知道。”宋漓有些似笑非笑的看着宋言。

  “那刚刚他还说……”

  话说到一半,慕白羽却没说下去了,刚刚他是被水井的新造型给迷住了,自然没注意宋言说了什么。

  “我刚刚是准备跟你说来着,可你也没给我开口的机会呀?”

  宋言一副玩笑的语气说道,喜笑颜开的看着慕白羽,呵呵直笑。

  “我知道了,是我鲁莽了行了吧,现在可以带我前去找她了吗?”

  他们虽说身份不同,可仍是志气相投的朋友,自然不会计较彼此之间的玩笑说词。

  “可以,至于夏颜……估计又跑到三楼的角落里睡觉去喽!”

  宋言说着话,仰着头望着三楼最里边儿的那间房看去。

  “好,我知道了。”

  听到宋言提供了夏颜具体的去向之后,慕白羽一路奔跑而去,却不如慕林川的轻轻一跃,犹如影子那般直至三楼。

  后院余下的其他人,见状如此,免不了一脸茫然的相互对视,傻楞般立于原地。

  尤其是身旁一直处于疑惑之中的芩蔓,赶紧向宋漓打听道:

  “夏颜到底是何许人也,为何小侯爷从入酒楼开始,就一直在寻他,还有逸王也……”

  “这……一言半语也说不清楚,等下芩小姐就知道了。”

  宋漓不想多做解释,因为用什么词来形容夏颜,她都觉得不恰当,等下见到了,芩蔓自然也就明白了。

  只是夏颜过度放任的性子,不知这位芩小姐是否可以接受,就怕……一想到这儿,不免又有些担心。

  他们自己人倒是习以为常,可如今突然来了这么一位貌似“大家闺秀”的小姐,说话还真得时时警惕着,就怕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毕竟尊卑有别。

  若论尊卑,夏颜目前这顺王府义女的身份,并不比她芩蔓差到哪儿去了。

  如此一想,宋漓内心突然明朗且开阔许多,暂且也不用替夏颜操心了,倒是她自己习惯性多虑了。

  随后,众人也跟着前往三楼的一号雅间,不为别的,就只是陪着慕家两兄弟寻找夏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