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经济命脉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4538 2020.06.25 00:14

  翌日,酒楼的生意不但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反而因为陆玉华与林域的“大闹一场”,客流量大增,大堂直至三楼皆是宾客如云,犹如菜市场那般人声鼎沸。

  而这一切的功劳还得归功于这一场突然而至的“误会”,夏颜的人气也因此跟着直线上升,“颜公子”之名号,在临州城算是打响了。

  不过众人也都知道,如今这“颜公子”眼里只有宋小姐,眼馋的姑娘们也只能眼巴巴瞧着的份儿。

  当初街头的那一番“表白”,倒是给夏颜挡去了这些个不必要的“桃花运”,这也怪不得人家宋漓一直埋怨夏颜借此坏了她的“名声”。

  闹事的当天晚上,尝试的新菜受到酒楼里所有人的一致认可之后,第二天立刻上新,新的菜谱也被宋漓和珍儿全都给装订好了。

  除了这几个新菜,还有火锅也成了最新追捧的菜品,尤其是麻辣火锅里配有的猪肚、牛肚、鸡肠、鸭肠等食材,原本并不起眼的动物内脏,一时间也成为了畅销的紧俏货。

  农历六月的天气,已然进入了炎热的气候时段,尤其是大暑过后,在推出火锅的同时,夏颜还搭配了冰镇的水果汁,销售效果以及食客的反响不言而喻,连着半个月的时间,酒楼的生意节节高升,再创辉煌。

  ……

  戌时末亥时初,待客人都走后,酒楼大堂内,属于员工餐的“火锅宴”也正式开始了。

  大伙儿并没分成两桌,而是全挤在一起,站起来围着一口大锅,争先恐后的“争抢”着锅里的食物。

  六月中旬的盛夏,众人即使汗流浃背也不舍放下手中的筷子,这就是火锅的魅力所在,好在还有冰镇果汁可饮用。

  所有人围着碳炉,有说有笑的多热闹,大家在一起,不分彼此,这才是真正的“一大家子”分享美食的样子。

  此时此刻,没有所谓的尊卑贵贱之分,大家只顾着自己碗里的吃食,用美食填饱肚子的那份满足感,这就是当下最简单的快乐方法。

  大汗淋漓的一顿饱餐过后,大家稍作清洗,换了身衣服,又聚在了一起,大伙儿围着拼在一起的两张桌子,整齐坐下,蓉姐收拾桌子,珍儿泡了两壶水果茶给大伙儿消消食。

  一个大长桌坐着歇歇脚,聊聊天,顺便讨论一下酒楼的未来,就当是幻想一下各自美好的未来生活,可所有幻想都得依赖于强有力的经济基础,以此为出发点。

  这时,也该让大家了解一下酒楼具体的经济情况。

  “冯叔,你先把酒楼从开业以来的收支情况,给我们大家伙儿大概介绍一下。”

  夏颜让冯叔给大家简单的介绍一下,酒楼这两个月的收成如何,这突然袭击的方式,冯叔都有些措不及防。

  “呃……上个月……”

  因为这些具体的数据只能是酒楼的掌权者才有资格知晓,犹豫的瞬间,冯叔有些为难的眯着眼睛朝宋言看去,毕竟他才是这个酒楼的掌柜。

  “还是我来说吧!”宋言看得出冯叔的顾虑,随后亲自解说道:

  “四月份的后半个月,进账正好可以填满酒楼前半个月停业整顿的一切开销;五月份,扣除一切成本与费用,同时也不包括会员的入会金额,一个月的净利润大概是一千伍佰两;这个月前半个月的净利润正好是一千两。”

  众人听到这个巨大的数据,目瞪口呆般异口同声说了句:

  “这么多呀?”

  看到众人的惊讶程度,此时,冯叔不紧不慢且意味深长的补充道:

  “说实话,酒楼目前这两个月的进账,若是搁在之前,够我们做半年的了。现在虽然忙了些,可大家都是心甘情愿的,有盼头啊!”这一番感叹后,冯叔端着茶杯慢慢的抿了一口。

  这时,苏大娘也跟着附和道:“是啊,现在酒楼的生意这么好,这一切全都仰仗于颜公子。”

  听到有人说自己的好,夏颜怎会不喜欢呢,只是有些东西大家心知肚明就好。

  “好了,这些都是我们一起努力的结果,自然也都是大家的功劳,再说了我们是一家人,讲这些就见外了。”

  “好,不说了,嘿嘿!”苏大娘一脸笑呵呵的回道。

  “我让大家知晓酒楼大概的一个进账情况,就是要大伙儿心里落个明白,只有酒楼赚钱了大家的日子才会越来越好。”

  “我们明白,多谢颜公子。”

  听到夏颜这一番振奋人心的承诺,众人的心情不言而喻,不过,高兴归高兴,有些话该说的还是要说。

  “不过……”刚刚私下小声议论纷纷的众人,听到夏颜的一句转折之言,立马安静起来,并认真的竖耳倾听。

  “不过,我可丑话说在前头啊,我们是一家人,宋掌柜待你们不薄,这点大家也都心知肚明,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发生的好,大家可都明白?”

  “明白……这个我们当然知道。”众人倒是异口同声回答,可心里是怎样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之前一直跟着宋言的这些个“家人们”,势必与酒楼共存亡,这个无可厚非,只是这后来的这七人……那就未必了。

  “你们既然知道,那,有些事情就不必我明说了,如若大家真的撕破脸……”

  在夏颜把后果的严重性再次强调一遍,那几个新来的赶紧派顾云做代表发言,其实夏颜所说的这些话,也是专门说给他们听的,还好他们也有自知之明。

  “这点不用颜公子担心,我相信这些事情不会发生在我们每个人的身上。”

  “再说了,将心比心,现在的同行,哪家酒楼能领到这么多的工钱?”

  “况且,我们在这里吃得好住得好,每个月还有休息时间,我们巴不得一辈子都赖在这儿不走了。”

  “对对对,我们都不走了。”余下的那六个人也一起争着表决心。

  “好,既然大家都表态了,那我就替宋掌柜给大家一个承诺,从下个月开始,跑堂的月钱升到四两,厨房月钱升到五两,不过苏大娘和蓉姐的月钱是四两,大仁哥和冯叔的月钱是六两,如此安排,大家可有异议?”

  “没有,没有,呵呵……”这么高的月钱,谁还敢说个不字,自当是满心欢喜了。

  “还有,我们平时休息的时候,大家帮忙做的事情,我们不以月钱来计算酬劳,我让宋掌柜的给大家额外的补贴,可好?”

  说到好事,大家肯定欢呼雀跃了,都大声附和道:“好……”

  当场愣住的宋言就有些尴尬了,一头雾水的盯着夏颜,刚刚突然宣布加月钱的事情,事先没跟他提过,现在还让他给予“额外的补贴”,呵呵,心想,她到底要干嘛?

  可夏颜压根就没机会宋言投去的无辜眼神,直接跳过前往下一个“事项”。

  “还没成亲的,阿言你就给他们寻一门亲事,你人脉广,相信你应该没问题。”

  语闭,夏颜瞧着宋言一脸茫然的看着众人,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只听见身旁之人一片哗然,都忙着道谢了,争先恐后的说道:

  “感谢掌柜的……”

  七个新来的,加上傅云帆,还有珍儿,宋漓就算了,这些人若是终身大事都解决了,这辈子也就真的赖在这儿,不走了。

  “你……”被夏颜如此一说,宋言除了语塞还真无话可说,甚至还有些下不来台。

  拒绝吧,可当着大家伙儿这热闹劲儿又不适合,不拒绝吧,这不是给他自己找事儿嘛,好人都让夏颜给做了,好话也被她一个人给说完了,可剩下的活儿,他一个人“独揽”。

  “好,我尽量啊,不过,各位有适合的人选,我倒可以帮忙做媒。”

  此承诺一出,在场之人又是乐呵呵一片,宋言还真是个老滑头,这直接关系就这么被他给转化成了间接关系了。

  “成了亲的,你也得帮忙解决一下实际问题不是,比如大仁哥家莲儿也该上学堂了,还有看看有没适合的院落,帮忙找一个,让他们也搬新家,过上属于他们自己的小日子,岂不乐哉?”

  “好好好……都依你,都依你啊,你高兴就好。”

  对于夏颜的一再要求,宋言都不想反驳了,剩下的尽是无奈。

  “还有冯叔和苏大娘,你也要帮忙给他们寻个老伴,子女也有他们自己的小日子不是?”

  夏颜把所有的事情都考虑清楚了,可也不能忘了他们,不然还真寒了这两个老人家的心了。

  “我的天啊,你还不如让我直接去做媒婆算了。”

  听到宋言这一番无奈的反驳,又是一片哄堂大笑,堂堂的一个酒楼掌柜的,竟被夏颜逼迫到此,余下的也只有万般无奈了。

  不过,一个头两个大的他居然还开起夏颜的玩笑来,低头凑近瞥了一眼身旁的她,一脸笑嘻嘻的说道:

  “要不,我也帮你找一户好人家,如何?又或者以你颜公子的身份,娶几门亲有又何妨?”

  此话一出,又逗得众人哈哈大笑,直至肚子疼了才肯罢休。

  坐于对面的宋漓表情有些不自然,着急忙慌拉住身旁一脸玩笑的宋言说道:“哥,你胡说什么呢?”

  被宋漓这么一拽,宋言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玩笑过了,看到夏颜沉默不语的样子,他都不好意思了,不经大脑的这么随口一说,只怕无心也变成了有意。

  此时,宋言也不敢再作解释,就怕说多错多。

  至于夏颜,场上大伙儿的欢笑声听着有点尴尬,她倒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来到这个世界,她压根就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只想走一步算一步,也不知道自己将来如何,到底能走多远,什么时候能够回去,又或者是永远都回不去……

  这一切都是个未知数,所以,她不敢想象。

  原来众人还想继续玩笑几句的,可见到一脸沉默的夏颜,欢乐瞬间戛然而止,也不再多说什么。

  此时场面尴尬的气氛冷到了极点,夏颜微微垂下眼眸,一副心思沉重的表情继续说道:

  “好了,玩笑说说也就算了,言归正传。”

  可听到夏颜的发言,宋言这也才稍稍放心些许,赶紧配合道:

  “好,你有什么安排,请说。”

  自从夏颜来到酒楼,这里的一切全听她主张,宋言也是极为配合,酒楼的所有人也都听从安排,好像这就是酒楼日常的一种运作模式,也可以说是形成了一种习惯。

  作为酒楼的管理者,必须清楚这些数据的构成要素,以及保持对待新事物的敏感度,还得保持清晰的头脑,能够清楚的分析造成这些差异的原因……总之就是“无所不能”。

  “阿言,你有分析过这两个月的进账为何差这么多吗?”

  只是夏颜一本正经的突然转变话题,宋言倒有些愣住了。

  “呃……四月份没有收入,那是因为收入与支出持平,若是以五月份的净利润作为标准,六月份新推出的别样火锅成为了热销点,成本低利润高,收入自然也比五月份可观。”

  听着宋言的叙述,既然这火锅有这么好的发展前景,看来,还得继续开创新花样。

  不过,花样也得一样一样来,不然哪一天江郎才尽了,这酒楼的热度又该如何维持?

  “火锅简单方便,只要把配菜准备好了,其余的也不用我们忙了,大家也落得轻松。”苏大仁在一旁激动不已的发表他自己的见解。

  大伙儿也跟着附和几句,但是,作为酒楼的决策者,怎可不为酒楼的将来考虑?

  随后,夏颜又是一番语重心长的说道:

  “这个势头继续发展下去也不错,只是,凡事都有停滞不前的情况,接下来,我们也该玩些新花样了,不然这个热度难以维持下去。”

  “颜公子,你这次又准备玩什么新花样?”一旁好奇的珍儿,睁大眼睛等着夏颜的答案。

  “她呀,是在等着曹石的桃花,估计这两天也应该到了。”

  宋漓一副一切了然于心的得意之态,故意把说话的字音拖长,淡淡的笑着说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

  对于宋漓给出的“答案”,夏颜甚是吃惊,这次,谁也没有提前告知,她怎么就能未卜先知了?

  “我猜的,呵呵……”

  话虽说是猜的,怎么可能猜得这么准,其实,宋漓是看到夏颜跟人定了那么多的蜂蜜,牛奶,以及一些药材,还有,在离开清州前,夏颜对曹石的那一番交代,恰巧被她听到了。

  三月初,正是桃花盛开的好时节,夏颜让曹石他们把干净的花瓣收集起来,清洗后晒干装包,然后送到临州。

  原本是打算四月底就送过来的,只是曹石说王府有事要忙就给耽搁了,一直拖到了五月中旬才启程,前不久刚刚收到清州的来信,宋漓这才知晓。

  “好吧,就算你猜对了。我是在等桃花不假,只是,接下来我要做什么,你又能猜得出来吗?”

  她夏颜想做的,他们怎么可能随便就能猜得到,若是可以,也不必她独自忙活了。

  “这个……我就不知了,再说了,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你们有见过这么好看的蛔虫吗,你想做,人家蛔虫还不答应呢!”

  “哈哈……”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今晚,众人火锅吃得香,这聊天、交流、沟通、谈心也还行,既解决了问题,又让大家乐呵呵的放松心情,对未来充满了期待,卸下了一整天忙碌的疲惫感,同时也增进了彼此的感情。

  最重要的是,大家互相交了个底,彼此也都心知肚明,此后也只剩下共同努力,为了酒楼的未来,为了彼此的明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