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果酒熟了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4602 2020.07.12 08:58

  从永盛镖局回来,夏颜让蓉姐先把西院的空房间收拾出来,等下也好安排那两个新来的住下,至于孟禾,直接让他与傅云帆住一起得了,彼此正好有个伴。

  盘算一下目前酒楼的人员情况,跑堂的人数算是顶上了,可厨房这边还差两个大厨,还有预备的账房先生还没找到,得好好催促一下宋言,让他赶紧着手解决此事。

  除了人手问题,自然还有很多东西等着她去思考,不过,去劲州的打算目前也只是一个想法而已,一切还得等到慕林川回话了,才能确定。

  ……

  酉时,又是酒楼最忙碌的时刻,可不管如何忙碌,这一切似乎都与夏颜无关。

  随后,她独自一人前往后院的仓库,也就是正院一楼的那几间闲置的库房,来这儿自当是为了她精心炮制的桃花酒,以及果子酒。

  一个月的时间已到,这时候打开正是时候,看着屋内这一排“成熟”的酒坛子,夏颜超有成就感。

  还好当初在坛子的封口处写了它们各自的名字,不然如今还真不好分辨。

  至于先打开哪个坛子,这倒让她有些犹豫了,可最后,夏颜选中了那坛最为特别的桃花果子酒,选用了新鲜的桃子与桃花,倒入烈酒一起泡制而成。

  正当夏颜前去厨房找木勺与瓷碗之时,没想到却在厨房的出菜口那儿遇到了孟禾。

  “不是让你们戌时过来的嘛,你怎么提前了?”夏颜有些惊讶的问道。

  “先过来熟悉一下环境,顺便跟傅云帆好好学习一下如何做好一个合格的酒楼伙计。”孟禾认真的答道。

  只是听孟禾提到“跟傅云帆学习”,竟惹得夏颜直接笑出了声。

  傅云帆这人做事倒是没话说,可问题就是他的话也太少了,就他那闷葫芦样儿,除了点菜的时候有可能说话之外,大多时候与食客们都是毫无交流的状况,还好没遇到难缠的。

  不过,若是遇到了故意刁难的食客,也不会单独留给他,自是被那两个帅气的门童给解决了,大家在一起干活,自然也会互相帮衬着。

  “得了吧,你跟他学,别把你也变成他那样就行了,你若真的想学,就去三楼找顾云吧,等我们走后就由你一人负责三楼好了。”

  从孟禾答应的那一刻开始,夏颜早就想好了,就他跟在林一城身边的这三年,自然也是见过一些世面的,所以让他接手三楼,这是最好的选择。

  “今天就算了吧,都已经跟他说好了,其实,我们家傅师弟还是很优秀的,今后,还得请颜公子多多关照才是。”

  既然孟禾坚持,夏颜也就依他好了,可每次一听他提到“傅师弟”,都会忍不住笑出了声,只是见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她也只好憋住了笑意。

  不管孟禾真正想说什么,夏颜还是挺欣慰的,至少招了一个脑子好使之人。

  “你这是话中有话吧?”

  “非也,我只是想借此来表明自己的态度,希望可以像他一样踏踏实实做人、实实在在做事。”

  听到他的回答,夏颜很满意,不管他是巧言令色也好,油嘴滑舌也罢,可就冲他这端正的工作态度,必须支持。

  “好,希望你今后记得自己今天说过的话,加油!”

  语闭,夏颜拿着手里的瓷碗和木勺转身离开,留下孟禾一人傻楞在原地,他不解的是夏颜加油的语句与手势。

  这时,正巧傅云帆过来递菜单,看到怵于原地的孟禾,这才提醒道:

  “你怎么还在这儿呢,赶紧出菜吧,不然菜都凉了。”

  孟禾说着话,顺带着模仿了夏颜手上的动作,问道:

  “刚刚颜公子那句加油是何意?”

  “就是让你赶紧干活的意思,走吧,以后待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各种各样的新鲜词儿,新鲜玩意儿都有,慢慢适应吧!”

  随着孟禾的一声“哦”之后,这两人也开始忙碌了起来。

  ……

  库房内,在夏颜准备开坛之时,又想着如此“奇迹时刻”,必须得找人同她一起分享。

  若要找空闲之人,除了宋言也没别人了,随后,夏颜走出库房朝着酒楼大堂跑去,正好在楼梯口处遇到了他,二话不说,直接抓了他的手臂,拖往后院,朝着库房走去。

  路上,夏颜不想跟他解释什么,也懒得去理睬他的任何疑问的言语,只是径直往目的地走去,直至打开库房的大门才放开抓着他手臂的右手。

  “好了,找你来也没别的什么大事,只是想与你一起分享这个特殊的开坛时刻。”

  “确定可以饮用了?”

  “恩。”

  进屋后,夏颜顺手就把刚才选中的酒坛盖子打开,然后用木勺伸进坛里搅动一番,打了一勺桃花果子酒倒入碗中,递给宋言道:

  “你尝尝?”

  夏颜满怀期待的眼神,看着他一口气喝完那一碗质地浑浊的果子酒,急迫的问道:

  “味道怎么样?”

  宋言喝完后还不满足,又把碗递给了夏颜,示意她再来一碗,接过这第二碗后,他并没有急着喝,反而仔细的瞧着这碗里的酒,缓缓说道:

  “白色的碗底还印着粉红的五瓣桃花,配上果子酒微微泛粉之色,两者相互融合,相得益彰,浅尝一口,满心芳甜,回味无穷。”

  听着宋言的夸赞,夏颜忍不住也给自己也打了一碗尝尝:

  “恩~香甜爽口,果然不错,只是这浓烈的酒味儿被花瓣与果子的味道给冲淡了,不过,倒是挺适合姑娘家饮用的。”

  当夏颜正在享受着果子酒给她带来的美味感受之时,宋言已经开始盘算着如何赚钱之事了。

  “若是我们把这屋里的果子酒配上我们的新菜品捆在一起……应该可以卖个好价钱。”

  当他词不达意之时,夏颜听着还真有点儿别扭,随即纠正道:“那叫捆绑销售。”

  “对对对……总是记不住你说的这些新词儿,不过,大概意思我都知道。”

  说到理解夏颜的这些想法,这个酒楼还得数宋言做得最好,脑子好使,悟性也高。

  只是,眼看着宋言现如今都已经27岁了,还是孤身一人、孑然一身,也不知道有没有媒人给他介绍过别的什么姑娘?每每一想到这儿,夏颜的八卦本性又显露无疑。

  “你一个酒楼掌柜的,眼里除了钱,你还容得下什么?”

  “容得下你啊!”宋言慢条斯理的笑着对夏颜说道,这句话他早就藏于心间,所以,才会这般顺口而出。

  原本,夏颜是想要听听他真实的想法,以及打探他除了赚钱之外的乐趣,可没想到却被他措不及防的“表白”了一番。

  之前在逸王府刚刚被慕林川类似苦恋般的直抒胸臆,现在又加上一个宋言,也不知感情的这条路还有谁?

  只是她的选择并非他们,目前也只有酒楼的生意暂时可以激发她的上进心。

  所以,此刻的夏颜权当宋言在与她说笑罢了,随即又以玩笑的语气化解了这场突如其来的尴尬。

  “我可消受不起您的恩宠,还是先想想该如何赚钱吧,我的宋掌柜。”

  既然夏颜言过于此,宋言也什么可犹豫的了,反倒是瞧着她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试探性的问了句:“你有主意了?”

  对于如何赚钱一事,自从夏颜来了酒楼之后,这事压根就不用他操心,一切也皆由她说了算。

  不仅是他,酒楼所有的人也都习惯了现如今的经营模式,而且也对她也产生了强大的依赖感。

  “有了,要不给你个机会猜猜?”

  夏颜也只是有个大概的想法——拍卖,只是不知在这儿是否具有可行性了。

  “还是不要了,你就直说吧!”

  对于夏颜的脑洞,宋言不想浪费时间去猜测,直接摇头拒绝,因为他知道自己猜不透她的心思。

  “好吧,既然不愿猜,那就乖乖干活。”说话之时,夏颜随手盖上刚刚揭开的酒坛盖子。

  “请问颜公子有何吩咐?”宋言半开玩笑的说道。

  “你去大堂收拾一下我们平时吃饭的那张桌子,空出来等会儿有用,顺便去把老傅和孟禾叫过来。”

  “好嘞!”

  ……

  待宋言走后,夏颜又把剩下的哪几坛桃花酒和果子酒的盖子纷纷揭开,酒坛子散发而出的香气瞬间扑鼻而来,充满了整个屋子。

  在她正准备品尝一口纯正的桃花酒之时,屋外就听到了孟禾的说话声:“恩~好香啊!”

  话音未落,只见他先于傅云帆冲进屋内,急迫的问道:“你在做什么?”

  夏颜见他如此兴奋且好奇的样子,只好把手里的这碗酒先递给了他。

  “要不要试试?”

  孟禾毫不犹豫的接了过来,凑近深吸一口气,闻了闻,随即问道:“这是什么酒,怎么还有股花香?”

  “你先尝尝看味道如何,我再告诉你是什么。”

  “好。”孟禾试着轻轻抿了一小口,觉得味道不错,随后一口气就干了剩余的那一大碗,这酣畅淋漓的感觉岂能一个爽字了得?

  “这酒入口微甜,应该参了些糖进去,酒中还有股淡淡的清香,像似桃花的味道,至于这入喉微润……想必酒中还混了蜂蜜吧?”

  “不错嘛,全都猜对了,看来也是同道中人喽?”

  夏颜很高兴有识货之人,原来孟禾的兴趣在此,怪不得之前所说的那些条件,他总是一副无动于衷毫不在意的样子,似乎一切与他全然无关。

  随后,又给身旁早想跃跃欲试的傅云帆也打了一碗。

  “爱酒之人,入口必知,可否再给我来一碗?”孟禾说着话又把碗递给了夏颜。

  “仅此一碗啊,我还想留着卖钱呢!”

  “唉,看来还真是做生意之人,掉钱眼里去了。”

  对于孟禾的抱怨,夏颜懒得理睬,随后,直接让他们搬了两坛纯正的桃花酒前往大堂,放于宋言准备的那张桌子之上。

  随即,也桌上摆了好一排小酒杯,都装满酒后,这便开始了她的“表演”。

  “在场的诸位,请大家先放下手中的碗筷,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

  堂内的食客们听到夏颜这么扬声一喊,纷纷寻着声音的位置好奇的看去,甚至有的食客还离了桌,走到摆放着那两坛酒的桌前围了起来。

  堂内一时热闹非凡,众人见状也都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大家静一静,听我说两句,今天在场的各位都是幸运之客,我请大家帮忙品一下我这新酿的桃花酒,看看味道如何?”

  话音未落,夏颜便让傅云帆与孟禾端起刚刚盛满酒的小酒杯,分给了靠近桌子内围的食客们。

  刚刚在库房里,宋言和她,还有傅云帆与孟禾都已经尝过了,口感、味道自然没得说,可那毕竟只是少数人的味觉,她还想听听众人的看法,以及大家的选择。

  随后,还没尝到酒的食客们也都跃跃欲试的纷纷涌上前边,宋言也只好又拿了一批干净的杯子,给他们都满上。

  急迫的想知道答案的夏颜,内心不免有些小紧张,对于每一个手里拿着酒杯的食客,她都极为认真且仔细的观察着他们酒后的反应,其实,他们脸上满意的表情就是最为直接的答案。

  果然不负所望,等了一个月的桃花酒,终于博得了众人的一片叫好声,一句“好喝”此起彼伏,夏颜紧张的表情这才稍稍松懈下来。

  人群中一位满脸褶子却面容红润的老妇人,一脸笑意的说道:

  “如此闷热的天气,喝上这么一口清新香甜的桃花酒,还真是令人心情舒畅啊,呵呵,这酒不错。”

  听到这位老妇人如此一说,众人也都跟着附和道:“是啊,是啊……”

  能够得到老人家如此真切的形容和肯定,夏颜很是安慰,对于即将拍卖的行为,她有些疑迟了。

  可她的犹豫,却被身旁的宋言看了出来,他似乎真的能够看得懂她此时此刻内心的纠结。

  避免夏颜反悔接下来的拍卖之事,宋言赶紧让傅云帆把她拉到厨房去,接下来的事情他自己一个人就可以搞定。

  果然是一块做生意的料,刚刚夏颜只是粗略的讲述了一下拍卖的大致流程,他就能够领悟了其中的精髓所在,桌上放着的那两坛桃花酒,最终皆以高价卖出。

  如此看来,以后都不用夏颜亲自出面,只要把想法说出来,直接由宋言执行即可。

  她也知道自己的性子过于情绪化,好多事情都不能够理智的处理,就比如与慕白羽断交的事情。

  因为一个小小的争吵而导致了两人割舍了那一份得之不易的“亲情”,此事每每想起,内心隐隐作痛,不忍耿耿于怀。

  ……

  由于夏颜临时起意的拍卖行为引来了一波又一波的围观之人,酒楼的生意必然火爆,直至晚上亥时方才结束。

  这迟来的晚膳,夏颜拿出唯一的那一坛桃花果子酒分给众人尝尝,就当是用来犒劳忙碌了一整天辛苦与劳累的大家。

  随后,夏颜端起酒杯敬大家一杯,也借此酒欢迎孟禾与那两位新到的伙计,看着这坐得满满当当的两桌人,热热闹闹的围着桌子吃饭,不免暗自感叹。

  酒楼由原来的8人增加到16人,再变为如今的19人,往后还要添加两位大厨,以及两位账房先生,这酒楼的生意必须得日日红火才能让他们有事可做。

  至于新来的那两位跑堂,与顾云他们当初刚来之时一样处理,先给他们发二两的月钱,孟禾四两,那是特殊处理,况且他存在的意义别人无法比及。

  后边宋言找的那四人,两位大厨和两位账房先生,夏颜也是按照旧例,等她们哪天离开了,他们的工钱才会往上涨,想必届时,他们也差不多可以独挡一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