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满城花火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4794 2020.08.06 13:53

  每次夏颜在喝酒之前,都要先喝碗汤吃碗饭,填饱肚子之后才能开始,大家也都习以为常,全力配合着她的这个“好习惯”。

  端起酒碗,几轮下来,易山就先倒下了,最后直接扑在餐桌上睡了过去。

  紧接着是陆玉华,然而她却趁着醉意,大声向傅云帆表白,结果却收到了对方一个过分简洁的答复:“对不起!”

  傅云帆不用多说什么,也用不着解释什么,这一切一直都是陆玉华一个人的一厢情愿。

  不过,她已经把自己一直埋藏与心底的心事,大胆的说了出来,即使收到了拒绝,她也没有遗憾。

  其实,她也能猜得到如今的这结果,只是非得让傅云帆亲口告之不可,不然她不甘心。

  随后,夏颜单独陪陆玉华喝了几杯,直接就把她给喝倒了,最后还是宋言与傅云帆扶着她去往“员工宿舍”。不过她住的是单间,这还是夏颜给她特意安排的。

  如今的酒楼就是不缺房子,夏颜直接把酒楼的姑娘们安排在一个标准的二进院里边儿,保证大家住得舒舒服服的。

  还有慕林川后边帮忙找来的,那几个才情非凡、色艺双绝的姑娘们,夏颜单独把她们安排住进一个精致小巧的一进院。

  还把这些人当做是重点保护对象,专门叮嘱过酒楼的其他伙计,任何人任何时候都不能过来打扰她们的生活,还派人负责她们的日常起居,不让他们干活,就只负责她们的表演节目即可。

  至于酒楼的男伙计们,夏颜根据他们的工种,把他们区分开来,然后安排在一个三进院。其中,自然也包括宋言与韩玉,以他俩的待遇自然得住豪华单间,又或是套房。

  ……

  此时的餐桌之上,就只剩下夏颜与俞剑声,还有一个睡着的易山。

  夏颜突发奇想要把俞剑声灌醉,因为只有喝醉之后,变为话痨的他,才会把慕林川的秘密轻易的脱口而出。

  俞剑声也因为这个唯一的缺点,所以不轻易与人喝酒,除非是他信赖之人。

  可是如今面对的却是“心怀不轨”的夏颜,就怕她突然对自己“下手”,特别是他俩单独相处的时候,就比如现在,所以他不得不警觉。

  夏颜每每开口,都被他以喝酒为由,给饶了过去,最后干脆就把自己喝醉,就像易山那样,直接倒在餐桌之上。

  看到这情形,夏颜也实属无奈,也只能让宋言与傅云帆把桌上的他俩又给“安排”了。

  反倒是这一桌子的“残局”,还得自己亲自来收拾,等弄好这一切之后,夏颜已经累得不行,也没什么心思再去打听宋言今天的行踪。

  ……

  把餐桌以及厨房收拾干净之后,夏颜又回到餐桌那儿,把自己刚刚喝剩下的酒瓶子重新拾起,独自一人漫步于院中。

  今夜她又没喝尽兴,更没有把自己喝醉,突然无法满足的小小愿望,倒让夏颜产生莫名的忧伤。

  其实不是自己太能喝,只是喝酒也要讲究“棋逢对手”,如今没达到自己原本预设的一个心理状态,更是无法说服自己喝醉,若是勉强就更没意思了。

  夏颜带着点点忧伤与莫名的不满足,傻楞的看着深黑的天空,圆月散发出淡淡的银光,此刻并没有云雾的遮挡,显得它越发明亮,然而却让人感觉更加孤独。

  随后,一个人慢悠悠的爬上了高台,趁着月夜的明亮,满足自己登高望远的欲望。

  此时此刻身处郊区的酒楼,也曾为富贵人家的别院,不知过去的庭院主人,会不会也像她一样,常常登高望远,是否有过像她如今的心境,像她这般,感觉无聊至极,却又找不到一个宣泄的出口?

  离开了繁华街道过分热闹的喧嚣,夜在这儿,更有别样的孤独与浮躁。

  闲得发慌的夏颜,手里的酒瓶子一口接着一口,就像是酒永远都喝不完……

  四处眺望远处的之景,一边是无尽的黑夜,一片寂静之地,无声无息。而另一边却是极端的反向,一片混乱嘈杂的环境,热热闹闹的,好似过大年。

  最后视距慢慢缩短,范围慢慢缩小,又回到眼前的这片庭院之内。

  从酒楼标志性的大门入口处,往前便是黑暗的小树林,却在月亮的照射下看到了一丝光明。

  甚至让人能够感觉一缕缕柔和的月光,慢慢透进树林,映出一丝丝银白色的光辉,把树林衬托得更美了。

  再往前慢慢移动,视线又聚集于这个庭院的内景,看似规整却又呈现自然之美的园林,以及各个挂着浅黄色灯笼的小小院落,散发出暖暖的光辉,星星点点的闪烁着自己独特的光芒……

  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可她的内心却徒增了一丝的凉意。

  入秋之后的夜月,好似晚风轻轻向她吹来,身体感觉一阵清凉,大脑甚是清醒,不禁感叹一句,“有风有月,唯独没有你。”

  ……

  夜里亥时,天空中突然出现绚烂多彩的烟花,犹如流星坠落那般美丽,却又比月色更加明亮,一下子照耀了夜空。

  随后听到了一阵阵剧烈的爆炸声,“嘭嘭嘭……”接着又是色彩斑斓的焰火好似彩绸,绚丽多姿……

  对于夏颜来说,一个有点历史常识之人的习惯,就是不得不回忆一下烟花的最早出处,印象中好像是始于唐代,发达于宋,普遍推广于明清。

  关于它的种类,脑子里只记得宋朝的“架子烟火“或“盆景烟花“,还有词人辛弃疾的“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的词句。

  然而记得这些又有何用,没法对号入座,只因这里并不是她自己记忆中的世界,瞬间又觉得此刻的美丽似乎无关自己。

  在这里的这段日子,她过得很充实,可始终不是她的世界,给不了她想要的归宿感,总感觉自己永远像个“异类”一样的存在。

  她的多愁善感总会忍不住迸发而出,可眼前的夜晚如此美丽,犹如置身于一片花海当中,不禁暗自感叹一句“火树银花不夜天”,身后有人突然回了一句“高台独赏君一人”。

  如此熟悉的声音,正是她等待的那个人,夏颜扭头朝来人的方向看去,“你来了?”

  “恩,我来了有一会儿了。”

  慕林川说着话,渐渐走向了夏颜,顺势搂了她的腰,轻轻拥她入怀,两人一起继续欣赏眼前的满城花火。

  “那你怎么……”夏颜是想说,怎么不早点出现,何苦让自己等了那么久。

  “只是你太过认真,并未发现我的存在,每次都是这样。”慕林川的这个拥抱带着些许的甜蜜的责怪,不禁抱得更紧了。

  “说明我不会三心二意。”

  “那你的一心一意,也包括对我吗?”

  慕林川低着头,眼神里的期许,夏颜并未给出答案,倒是反问一句:“你说呢?”

  如此,他也只能自圆其说道:“我希望是。”

  “不是你希望,这是事实。”

  夏颜说完这句话,自己都觉得心里的甜度过剩,脸上的笑容不经意间由心而发,双手不自觉也搭在了慕林川的腰上,头轻轻的往他肩上靠去,似醉非醉般沉在了慕林川的怀里。

  随后,双手紧紧抱住对方的腰,之前手里的酒瓶子随之掉在了高台的木板之上,任它滚去。

  “为了你这一句暖心的回答,即使冒着被发现的风险提前离开宴席,也是值得的。”

  听到慕林川之言,夏颜不免替他担心起来,“提前离开,我还以为晚宴结束了?”

  “哪有这么快结束,我只是舍不得让你一个人独赏这寂寞的月夜。”

  感动的言语还没消散,夏颜的原始记忆瞬间开启了,同时也加速了翻旧账的机会,只因慕林川提及了一句“寂寞的月夜”,心想,这寂寞的夜月,何止一个?

  “尽跟我搞肉麻,先把你的手给我放开。”夏颜用力过猛,直接把毫无防备的慕林川推到楼梯口。

  “你干嘛呀,力气那么大?”

  来自慕林川稍显无辜的表情,夏颜直接忽略不计,自主宣布接下来的“审问”。

  “接下来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不许拒绝回答。”

  “恩。”对于夏颜莫名其妙的举动与变化,慕林川却一脸茫然的点头回应着,并且还做到了如实回答。

  “这半个月你去哪儿了?”

  “没去哪儿啊,活动范围并未超出劲州城。”

  “那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这几天事情比较多,而且与嬷嬷还发生了些争执,暂时就没顾不上你……”

  慕林川后面说话的声音自然减弱,这就是明显的心虚,也渐渐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

  “呵~果真是她。”夏颜悄悄有些失望,略带鼻音小声嘀咕道。

  只要话语中一出现邢嬷嬷,夏颜尤为警惕,所有的注意点几乎全都放在了这个点上,好似其他都可以忽略不计。

  慕林川并未听清夏颜刚才的自言自语,也只能再问一句,“你刚刚说了什么,我听不清?”

  “没什么……算了,不说了。”

  夏颜强忍着自己的“满腔怒火”,此刻的心情,就像烟花刚刚点着的引线,只待升空爆炸了,还好着火的引线已被她自己给浇灭了。

  面对夏颜突如其来的脾气,弄得慕林川一头雾水,不知所措。

  所谓的女人心,海底针,她这哪是海底,简直就是浩瀚的天空,即使自己是块大磁铁,也探不出针的方向。

  他这心里原本也装着事儿,正好又遇上臭脾气的夏颜,慕林川还真是无法了,可无论如何,他还是尽量迁就她。

  “你怎么了,早上来的时候,看你心情不佳,害我担心了一整天,现在回来了也没见你有所好转,是不是酒楼的事情太多,让你烦心了?”

  慕林川的一句关心,反倒弄巧成拙,惹得夏颜怒气冲冲的直吼道:

  “酒楼的活儿我是第一天做吗,不就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吗,有什么值得我烦心的?”

  面对夏颜的“歇斯底里”,慕林川小心翼翼的向她走去,试着拉她的手,耐心的安抚着,小声的反问道:

  “不是,那又是什么呢,能告诉我吗?”

  面对反应如此迟钝且过于木讷的慕林川,真的可以同“木头人”傅云帆相媲美了,夏颜这么明显的心事,他居然还看不出来?

  也许就像他自己说的,事情太多了,以至于无暇顾及,即使人出现了,也只是一副没有灵魂的躯壳。

  刚刚的那一嗓子虽然宣泄了自己的情绪,可夏颜这心里的愧疚感也随之而来,不管如何,中秋之夜他还是来了。

  只是看到慕林川如此差劲的表现,便没耐心跟他继续耗下去,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出自己的心事。

  夏颜放开被慕林川安抚的双手,走向高台的木质护栏,仰望着那一轮过分明亮而又略显孤单的明月,深呼吸,待自己平心静气后,轻描淡写的回了句:

  “因为你,我所有的情绪都是因为你。”

  此刻内心越是波涛汹涌,表面却要假装平静如水,波澜不惊,她不想自己在他面前显得如此不堪。

  按照自己以前的习惯,要是一天手机找不到人直接拉黑,可现下通信不发达的世界,她又该如何拉黑?

  除了自己生闷气,还真的别无他法,就像是没有了精神支柱那般,不管做任何事情都是不在状态。

  像她这样的恋爱脑,不易动情,一旦陷入,必将无穷无尽。

  就像昨天眼尖的王妃,一眼便看出夏颜的精神状态不好,甚至还看出了她有心事,只是不好当场拆穿罢了。

  可是心思缜密的他,不可能发现不了,只是他的最近的心思,估计没放到她身上。

  这是夏颜第一次如此认真的对他说这么一句有分量的话语,直戳心窝。

  此时此刻,任何言语都无法表达他内心的感动与愧疚,唯独走近她,抱紧她!

  慕林川从身后紧紧的环抱着夏颜,鼻尖竟然有些酸酸的,只因她的一句“因为你”,内心暖暖,很是知足。

  他的真心,终于等到了回音,也听到了对方发至真心的回馈。

  “对不起,我……我忽略了你的感受,近期事务繁多,所以就没过来看你。我以为你也很忙,应该没时间搭理我,所以,我,我……对不起,请原谅我的妄加揣测,以及我的疏忽。”

  慕林川语无伦次的于夏颜耳边念叨,真诚恳求对方的谅解。

  夏颜虽有满腔怒火,可只要是遇上主动求饶的慕林川,所有刚刚砌起来的城墙,皆已崩塌。

  这场没有硝烟,且由夏颜首发的“战争”,就这样被迫宣告结束,面对自己喜欢之人,始终还是心软,忍不下心,也没必要狠心。

  似乎只需一个真诚有爱的拥抱,两人又“和好如初”,慕林川一个亲吻刚刚落在夏颜的发间,院子的烟花瞬间也随之绽放,这便是慕林川为夏颜特意准备的惊喜。

  “喜欢吗?”慕林川低头问道。

  “嗯嗯。”关于烟花之美,任何言语都不足以形容,夏颜也只能点头回应。

  “就把这个美丽的瞬间当做我对你的道歉吧,看到你的笑颜,就当你原谅我了。”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遵旨。”

  “呵呵……”随着夏颜露出的一个笑眼,两人一起眉眼具笑。

  夏颜一脸温柔的看着身旁之人,对方果然还是愿意对她花心思,而且还提前准备好了惊喜。

  怪不得宋言今天变得神秘兮兮的,原来是加入了制造惊喜的队伍,还有突然而至的俞剑声与易山,唯独瞒着她一人。

  在慕林川来之前,夏颜眼里的花火是孤独的,寂寞的。而此刻,两人相互依偎在一起,不管有没有烟花与明月,眼里的一切都是美好的。

  似乎最近的半个月以来,夏颜一个人守着微黄灯火的夜晚已不复存在,一个人守着寂静的心房,也早已被眼前的美好给填充,一个人守着的那个偌大的房间、屋子、院子,即使不属于自己,可她也乐意。

  她所做的这一切,只为一个人,一句喜欢,一种心境。

  院子里边的烟花,绚烂夺目,院外的世界,光彩照人。

  夜色,低低的弥漫在高台的屋檐下,月光,淡淡的铺开,融合了花火的美丽,隐约透出和谐的意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