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一场误会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5002 2020.06.23 08:35

  傅云帆走后,留下满心暖意融融的夏颜,一人趴在桌子上发呆,现在的她什么事也不想做。

  不管堂内如何忙碌,也不管桌子是否够用,总之,她只想“无理取闹”般霸占这张似乎只“属于”她的桌子。

  此时此刻,她那颗脆弱的玻璃心,也只剩下傅云帆刚刚给予的那一丝温暖了,可身后之人的到来,却提前结束了这一刻仅存的美好。

  “你要去哪了?”

  远远的就听到如此熟悉的声音,夏颜自然知道来人是谁,可她并未搭理,只想闭目养神继续保持着沉默,然而,身后之人却开始纠缠不休。

  “问你呢,你和傅云帆,你们俩准备去哪儿?”

  他的问题如此明显,那刚刚她与傅云帆的对话岂不是……唉,听到就听到吧,夏颜也不想多做解释。

  再次见到慕白羽的那一刻,原本满怀期待的想与他好好聊聊,还想着亲自下厨给他做些好吃的,喝喝酒聊聊天。

  她想知道他这两个月的去向,也想把自己的计划与成果告与他知,她想与他无话不谈,不醉不休……

  可这一切的转变只在一刹那一瞬间,甚至快到让她有些措不及防。

  刚刚傅云帆离开时留给她满心的温暖与感动,这会儿全都消失殆尽,对于离开酒楼一说,目前也只是一个假设,一切尽是未知。

  见夏颜仍旧没有反应,慕白羽大步走近,性格中的忍耐程度已达上限,不禁再次发问:“你们什么时候走?”

  对于慕白羽不依不饶的追问,夏颜瞬间开始变得烦躁不安,她既不想解释,也不想与之纠缠,只想转身离开,可却在她起身之时,正好遇到了第一波直接冲进酒楼的一群闹事之徒。

  从开业至今,酒楼一直都在平静中度过,哪怕只是小小的误会,又或是食客间一丁点的纠纷也都不曾发生,就更别提如今这般来势汹汹的闹事群体。

  一群犹如看家护院的小喽喽们,在主人的“振臂一挥”之下,胸有成竹的提着手中的木棍子,犹如为了“正义”昂首挺胸般立于大堂之内。

  领头之人居然是一位气质非凡的姑娘,从穿着打扮来看,倒像是一位富家小姐,身形与夏颜差不多,容貌虽算不上绝美,却也是英气逼人。

  还带了一位“得力”助手,一身珠光宝气的穿着打扮,立于身旁,妥妥的一位雍容华贵的富二代。

  此人身形相貌倒还能入目,甚至还渗透一丝风流潇洒之气韵,可他稍显滑稽的表情,以及接下来的表现,却配不上他那干净的容貌。

  “我们林少爷在此,赶紧叫你们家掌柜的出来迎接。”

  主人身后的小喽喽们当中的一人,张扬跋扈的高声吼道。还故意把“林少爷”这三个字的发音拖长,就是为了突现他们家主人的地位,可就是这般刻意而为的举动,引来了周围的食客们的围观,纷纷闻声扭头看了过来,大多都认识小喽喽口中所提及的“林少爷”,一时堂内议论纷纷,热闹非凡。

  此时,傅云帆正好从厨房出菜口处端着餐盘急促走来,见状,赶紧搁置好手中的食物,准备前来收拾这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喽喽们,却被朝前走来的夏颜给制止了。

  见傅云帆有些不甘心的收回施展而出的拳脚,这一群小喽喽们当场唏嘘不已。

  在身后帮手们的“拥护”之下,这位林少爷更是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开始他毫无逻辑的叫嚣。

  “宋言,赶紧给老子下来,被我们林家退婚了,难道就要躲着当一辈子缩头乌龟不成?”

  刚刚还觉得他还算顺眼的人物形象,现在……唉,还真是一言难尽,言行举止更是不堪入目。

  随着“林少爷”的一番叫嚣,自然引来不知所谓,毫无主见,随大流且爱凑热闹的围观群众的一阵哄笑,如此这般他更是张狂得意。

  听到有人出言不逊,侮辱自己的主人,傅云帆自是按捺不住手中的拳头,最终还是不得不控制住即将爆发而出的力量。

  然而立于一旁的慕白羽,倒是一副漫不经心的看戏心态,慢悠悠的打开手中的那一柄折扇,微微扇着风,即使他不热,也要做做样子,因为他相信夏颜,自然也知道眼前之事她可以自己解决,接下来就等着看这位“林少爷”的笑话即可。

  夏颜见这位林少爷气焰甚是嚣张,可又是一副无脑的表现,不禁冷笑一声,不慌不忙不急不慢的与之对峙。

  “林少爷带这么多人来捧场,也太给我们酒楼面子了。”

  这位林少爷见到夏颜一副笑嘻嘻的样子,看似并不把他放在眼里,身上反而自带强大的气场,并不在于身后带了多少人给她撑场,而是这一股子与生俱来的傲气倒是让他有些心虚了,便急促的问道:

  “你,你是什么人?”

  “哦,忘了介绍了,我叫夏颜,夏天的夏,颜色的颜,幸得众人称我一声‘颜公子’。”

  夏颜简单利落的介绍了自己,随后又夺过慕白羽手中的折扇,微微一扇,妥妥的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

  听了夏颜的“自我介绍”,那位领头姑娘的表情倒是有些不对劲儿了,刚刚一副漠然驾到的模样,瞬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般,睁大眼睛毫不羞涩的盯着一副男装打扮的夏颜,却又有些欣喜若狂的样子,惊讶的问道:

  “你就是颜公子?”

  “恩,正是在下,请问这位姑娘此行有何指教?”

  夏颜内心有些掩藏不住的小欣喜,瞧着眼前神情有些崇拜的姑娘,没准还真是她的“铁粉”呢!

  “听说酒楼如今发生的变化,全都仰仗于您?”那姑娘此话一出,顿时引起堂内一阵轩然大波。

  夏颜心里暗自揣测,知道她老底之人也就酒楼的这一大家子,其余之人并不知晓,眼前的这位姑娘又是如何得知?

  突然被别人提及此事,她这心里确实存有不安,甚至犹如害怕被人揭秘般浑身不自在。

  夏颜微微眯着眼,弱弱的扫视一圈现场,发现所有围观之人的目光全都投射于自己一人身上,好奇、疑惑、惊讶、不敢置信等等,此时此刻,众人也都期待夏颜能够给个明确的答案。

  扫视过后的眼神,最终停留在那位领头姑娘的脸上,从她脸上复杂的的表情中方可看出,其实,也仅仅只是神情中有些惊讶,而又带点崇拜之意罢了。

  见状如此,夏颜这才稍稍安心些许,她一直都只想隐藏自己,安安全全的藏于酒楼的“身后”,可纸包不住火,此事早晚都会有藏不住的那一天,倒不如借此机会公之于众,若有人想借此找麻烦,也好一并处理。

  如此一想,心里倒是通透些许,微微垂眸之后,倒吸了一口气,这才缓缓回复道:

  “算是吧……”

  随后,她又假装镇定自若般避开了话题,继续反问对方:

  “请问姑娘有何指教?”

  “没,没什么……”

  这位领头的姑娘在听到夏颜给出肯定的答案之后,表情稍稍有些疑迟,似乎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答案。

  原本,她只是在林府听她姨夫林一城不经意间提过一句关于和顺酒楼如今的变化,好似与他们口中提及的“颜公子”有关。

  可万万没想到却是眼前见到一副清秀俊逸的他,和自己想象中那个“足智多谋”的读书人形象倒是有些出入,疑虑间不禁令她忘了此行的目的。

  听到夏颜给出的确切答案后,现场的吃瓜群众纷纷投来敬佩的目光,犹如仰视偶像那般,反而让夏颜有些不习惯,同时也有人后知后觉般感叹道:

  “原来如此,就我说嘛,这和顺酒楼才歇业半个月,竟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也不像宋掌柜一向稳妥的行事之风呀?”

  随后,围观之人也纷纷响应:“是啊,是啊!”

  一时之间场面哗然一片,可这热闹还没坚持多久时间,却被那位无脑的“林少爷”给搅和了。

  “原来真是你小子搞的鬼啊,胆敢帮着宋言就是与老子作对,看我今天不废了你,我就不姓林。”

  待他说完话,直接挥拳朝着夏颜打来,可还没等到他接近夏颜的身旁,却被一直立于夏颜身后的傅云帆,上前帅气的一脚就给踢飞了,“砰”的一声,只见他整个人直接砸在他身后那帮小喽喽的身上,一帮人痛得直嚷嚷。

  原本前来闹事的这帮小喽喽们还想趁机捣乱,此时见到了傅云帆给出的“这一脚”,估计都被吓破了胆,全都趴下了,又岂会真的拿自己珍贵的性命开玩笑?

  其实,傅云帆也只用了三层功力,若是他拼尽全力的话,估计这位林少爷此刻生命危矣!

  见到这位林少爷正压在他身后的这一帮宵小之徒身上时,尽显不服之态,夏颜趁机一顿呵斥道:

  “什么东西啊,也敢来酒楼闹事,就这三脚猫功夫,我劝你还是省省力气吧!”

  这位林少爷由于没有直接摔在地上,暂时还没察觉到身体的疼痛之感,随后,在那些小喽喽的搀扶之下赶紧起身,刚刚虽然落了下风,可他一直都是仗着他爹林一城的官威,顿时底气十足,扯着嗓子气急败坏般扬言道:

  “我爹是临州州府大人林一城,你说我是什么东西,敢动本少爷,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你爹是你爹,你是你,这么大个人了,整天无所事事的,自己没出息也就算了,还好意思把林大人挂在嘴边,辱没了他老人家也不知道害臊。”

  夏颜早就听说过这位林大人有个不成器的公子,名唤林域,原来就是眼前这人,还真是位扶不起的“阿斗”,如今,不妨替林大人好好教训一下他,也好让他也长长记性,同时也要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听到夏颜如此羞辱于自己,岂不是灭了他林少爷的威风吗,况且还是在这众目睽睽的大庭广众之下,让他颜面何存?

  不过,此时正处于盛怒的林域,以他狡黠之本性,除了恶语伤人,还真掀不起什么风浪。

  “你……你居然敢羞辱我,信不信我让我爹把你们这里给拆了。”

  “你去啊,你看他敢不敢,倒是你这没出息的东西,以后就不要到处败坏你爹的名声了,丢人现眼。”

  这一通话骂了出去,酒楼里所有的食客们一致拍手叫绝,想必这林少爷的“名声”在外,众人也都心知肚明,只是碍于他爹的地位,大家敢怒不敢言罢了。

  此时,场面的气氛都被夏颜给调动了起来,这位林少爷也只好败下阵来,有些脑凶成怒般睁目结舌得吐出几个字:“你,你……”

  “你什么你,想好好说话就得先学会把舌头捋直了再说。”

  “要,要……要你管,你谁啊你?”此时的林域,说话越来越不利索了,气得这舌头都不听指挥了。

  “我刚刚已经……”夏颜想说,自己已经做过自我介绍,怎么这位林少爷年纪不大,这记性……看来是出门忘记带脑子了。

  “其实,我是谁不重要,倒是你,先回去好好养伤吧!”

  夏颜这次可真是出够了风头,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不知明天的临州城内,又该如何“风言风语”了,不过她不在乎。

  上次去春风楼“风流快活”的传言才刚刚褪了下来,这次又爆了个猛料,估计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又能坚持一段时间了。

  见身旁的林少爷有些下不来台,此时,这位领头的姑娘赶紧于身旁安慰道:

  “好了,表哥,我们只是来求证的,又不是真的来闹事,你可别乱来啊,免得等会儿回去又要连累我陪着你挨姨父骂。”

  “你这马后炮,刚刚也不知道帮我,哼,我们走!”

  负气之下,这位林少爷便领着他的手下们,并在他们的搀扶之下离开了酒楼。

  此次闹剧也终于结束,夏颜不仅完美的解决了问题,顺道还扬了酒楼的威名,估计此事之后,她夏颜的名声在临州城也算是打响了。

  随着林域等人的离开,现场围观之人也渐渐回归原位,而那位领头的姑娘仍旧立于原地,并且还成功的“阻拦”了准备转身离开的夏颜。

  “颜公子请留步。”

  听到有人喊自己,夏颜扭头看了一眼,正是刚刚的那姑娘,这才停下了前行的脚步。

  “请问姑娘有何事?”

  “刚刚其实是一场误会,我们此行也只是想来酒楼求证……”

  “求证什么,我的身份?”夏颜反倒有些好奇了,这到底是谁泄露了她的秘密?

  “恩,表哥原本也只是随行帮忙壮胆,可没想到……在此,我给您以及酒楼赔个不是。”

  “姑娘大可不必。”

  这姑娘倒是个爽快之人,行事不拖泥带水的,说完话赶紧向夏颜行礼,待身子站直了,接着又是一副恳切的表情说道:

  “我想请您帮忙。”

  “姑娘有何事需要在下帮忙?”

  “请您也帮帮我们酒楼,大概需要多少酬金,您说了算。”

  她的话听得夏颜一脸茫然,不免暗自感叹道:这姑娘也太直接了吧,这和顺酒楼才刚刚有所起色,她就想半路截胡了?

  “请问是哪家酒楼?”

  在夏颜还不知道这姑娘的具体身份之时,身旁不知何时走过来的冯叔立即补充道:

  “这位是盛安酒楼陆掌柜的千金,陆小姐。”

  “我叫陆玉华,您直接说要多少酬金吧,我就只想知道答案。”陆玉华显得有些迫不及待,急性子之人向来都是如此。

  “那好,我不妨实话告诉你,我不要你的酬金,同时,我也不会离开这里。”

  她夏颜又不是什么江湖郎中,一个秘方就可以包治百病,每个酒楼的情况都不一样,具体问题还得具体分析。

  “为什么呀,为何送钱上门还被拒绝?!”

  陆玉华一脸惊愕不解地看着夏颜,她自然不知夏颜与酒楼的关系,更不知酒楼对夏颜来说意味着什么。

  其实理由很简单,她把酒楼当成了她自己的“家”,这里还有她的“家人们”,对于家人又岂会背叛?

  “不为什么……不过,你若有心想到酒楼来参观,随时欢迎。”

  “真的?”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好,谢谢颜公子,今天误会一场,改天定给您赔罪,玉华告辞!”

  话音刚落,陆玉华立刻转身走人,还真是位爽快的姑娘,行礼居然和夏颜一般无二,低头抱拳的姿势还挺像个男子那般刚毅,这倒是很对她的胃口。

  静静的看着陆玉华离开的背影,夏颜多少有些欣慰,忍不住有些欣喜若狂般激动,早就忘了刚刚发生的不悦之事,内心不禁暗自窃喜,在这儿终于遇到了一个性格直爽,行为举止与自己有些相似之人,着实不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