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后院欢聚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4695 2020.07.07 14:54

  林府门外,夏颜负气上了马车,可当她看到车身后边那浩浩荡荡尾随而来的一幕,即使满腔怒火也该消了。

  从车厢后边的窗户那儿偷偷瞄了一眼看去,身后的一行人当中,除了慕林川和俞剑声,还有林家父子以及林府管家孟叔,还有林府的大帅哥孟禾也匆匆跟了上来,众人纷纷上了各自的马车。

  一身轻松之后,于马车内端坐的夏颜意味深长的道了一句:

  “事情终于告一段落,今后,咱们就好好的做生意、赚钱、过日子、享受美食、还有享受生活。”

  “恩。”车内的宋言和珍儿也随之附和道。

  好一番对生活美好的向往,若是真能如此简简单单的过一辈子,那该多好啊,每天起来就能与美食打交道,夏颜也该知足了。

  不过,世事难料,谁又能预知未来如何呢?

  未来如何,对她而言,还是值得期待的,毕竟一切都不在她的掌控之中,而这种未知的挑战对她而言又充满了新鲜感。

  当夏颜正处于畅想未来之时,宋言却突如其来对她表达感谢。

  “谢谢你阿颜。”

  他的感谢总是这般轻言细语、简单利落,上一次酒楼开业前夕,也是这般。

  “好了,我们是一家人。”

  夏颜欣慰的看着眼前的这两位“家人”,她真的希望自己有能力可以一直保护他们。

  “有你这样的家人真好,虽然喊你一声‘颜公子’,可对于我而言,你才是我们酒楼当家的,只要有你在,我们什么都不用怕了。”

  珍儿说着话,挽着夏颜的手臂,靠在了她的肩上,一副撒娇卖萌的样子,往她身上蹭去。

  “你这么说,人家宋掌柜多没面子啊?”夏颜说着话,斜眼笑看身旁乐乐不语且陷入沉思的宋言。

  这酒楼的“一家之长”虽然是他,只是现在,他倒是宁愿做些打杂之类的活儿,好似已经习惯了夏颜替他所操持的一切。

  “嘿嘿……”珍儿呵呵的笑着,小心翼翼的偷看宋言,那天真烂漫的样子,倒是可爱得像个小孩子。

  刚刚在林府那般“大动干戈”,现在倒是可以好好放松一下了,夏颜忍不住又开始打趣珍儿道:

  “你现在粘着我的样子,难道是想跟你家小姐抢她未来的‘夫君’不成?”

  “哦,差点忘了你俩还有这档子事儿了,呵呵……”

  夏颜在集市上表白宋漓的事情突然被提及,又引起了珍儿好一阵笑声。

  “好了,跟你开玩笑呢,不过,此事也要尽快解决了。”

  夏颜心想,她们之间假装情侣之事得赶紧结束了,她可不能一直“霸占”着这么一位漂亮的姑娘,若是影响人家找对象的话……那可不行,这事迫在眉睫,回去立马解决。

  “什么事啊?”珍儿一脸茫然的问道。

  “澄清我和阿漓的关系啊,我可给不了她幸福。”夏颜懒洋洋的回道。

  “不过,说实话,你若是……与我家小姐倒是挺般配的,像你这般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公子,这么耀眼的大人物,没有姑娘不喜欢。”珍儿说着话,拉着夏颜的衣袖,露出一脸灿烂的笑容。

  “这么说来,你也倾慕于我喽,而且还是一副仰慕已久的样子,呵呵……要不然给我做妾吧,保证不会亏待你的,珍儿姑娘可愿意?”

  夏颜又开始肆无忌惮的打趣珍儿道,这种毫无顾忌的胡说八道也好,玩笑也罢,此时的心情无比的轻松,快乐。

  “哈哈……”

  车内一阵阵爽朗的笑声,与这艳阳天倒是挺搭的,车外的傅云帆早已深受传染,不禁嘴角向上勾起了微小的弧度,眼前的景色自然也是一片阳光明媚。

  有时候,沿途的风景美与不美,全都依赖于人的心情。

  ……

  一路缓缓而行的这三驾马车,身后还跟着林府的下人,还有州府衙门的衙役们,如此大张旗鼓的阵仗,倒是引来了街道行人们的一路围观,甚至还有好事之人的一路随行,直至酒楼大门外。

  下车后,林家父子按照夏颜的意思当众宣誓,保证以后不会再找酒楼的麻烦,再也不会提及宋林两家联姻以及解除婚约之事,更不会再为难宋言。

  他俩如此这般“慷慨激昂”的誓言,倒是得到了临州城百姓们的一致叫好。

  除此之外,还得让他们给酒楼重新定制牌匾以及那一副被砸坏的门牌对联,做好后还需林域亲自挂上去,这事才算了结。

  其实此事的发生,最大的受益方还是酒楼,此次不仅解决了林宋两家一直以来的联姻纠纷问题,而且又给酒楼做了一次免费的宣传,不管效果如何,但至少得到了本地的“官方”认证。

  如此这般,夏颜也就没什么好顾虑的了,当场便告知众人酒楼明天重新开业之事,还趁此机会宣布了新增菜品的消息,为了给酒楼造势,她还真是“费尽心力”。

  先打人一巴掌,再送人一颗枣,这道理夏颜自然懂得。

  待林域当众宣誓结束,夏颜立即对林家父子发出她诚挚的邀请,留下他们吃个午饭,正好慕林川也在,只要把他搬出来,他们父子自然没理由拒绝。

  虽然生气的时候,说了不让林域再踏进酒楼一步,可那都是气话,开门做生意,又岂能拒客于门外,前提是只要他不闹事,一切都好说。

  ……

  正当夏颜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之时,一场暴雨突然而至。

  夏天的暴雨说来就来,且来得又急又大,说时迟那时快,没有雷鸣也没有闪电,它的突然而至似乎不需要任何前奏。

  屋内正在用午膳的客人们都还没来得及反应,屋外街道的路人早就逃得不见踪影。

  雨越下越大,越下越急,屋檐挂起了雨帘,粗大的雨丝落到地上,溅起更大的水花……

  这场大雨来的正是时候,它不仅冲掉了街道上的泥土,带走了空气中的尘埃,净化了空气,还带走了早上的不愉快,以及消除了人们处在正午时分闷热的心情……

  也正因为这场大雨,客人们的午膳吃得更加有滋有味,有意境。

  没过多久,雨渐渐小了,狂风走了,却留下了微风,街道上的行人也渐渐多了,只是他们都打着花花绿绿的油纸伞,非常漂亮。

  坐在大堂内往外观景的夏颜,甚是喜欢眼前的一幕,忍不住幻想道:

  “若是以后不做酒楼的生意了,我可能会去开一家雨伞铺子,还蛮有意思的。”

  夏颜不想与林家父子有过多的接触,所以,就让慕林川与宋言前去陪同即可,她还是喜欢与酒楼的熟悉之人同桌同食,心安理得,轻松自在。

  “颜公子你可不能抛下我们啊,酒楼不能没有你,再说了,卖伞可赚不了几个钱。”

  坐在她旁边的珍儿,一副见钱眼开般,撅起小嘴巴的样子好可爱,夏颜忍不住笑出了声,只是她喜笑颜开的状态却让珍儿误会了。

  “不是开玩笑啊,我是说真的,若是酒楼没有你,我们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如今天的事情,我们心存感激。”

  “我哪有你们说的这么好,以前没有我,还不是照样过得好好的?”

  “那不一样,你给我们带来了希望,若是有一天你离开了,我们的希望也随之消失。”

  珍儿表情超严肃,搞得原本还想玩笑的夏颜,都不好意思嬉笑了。

  “好好好,就陪着你们了,哪儿也不去,这下可满意?”

  “嘿嘿……这还差不多,这可是你说的啊,将来可不许反悔。”

  “好,来我们大家一起喝一杯。”夏颜端起手中的一杯果汁与同桌之人碰一杯,大家一起酣畅淋漓的一饮而尽。

  自从夏颜来到酒楼,珍儿对她的喜欢,随着酒楼变好的程度那般与日俱增,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就好似带有小粉丝般的崇拜与迷恋。

  再加上她俩一同前去林府拜访的这么一个经历,珍儿对她的信任与依赖更近一层,若真要给个理由,那就只能解释为家人间的亲情不断的升温。

  ……

  难得大家聚于一堂,午膳过后,夏颜又想留住各位“来客”,在酒楼好好热闹一番,正好免费给她做试菜的“小白鼠”,说是试菜,倒是便宜了这些嘴馋的小白鼠们。

  夏颜早上见了林悦吟之后,对她的印象极好,转身立即让宋漓与珍儿一起前去邀请林府的女眷们,至于逸王府的莫雨、嫣儿、翠儿,俞剑声自己去接就好了。

  最后还有一位她的新朋友——陆玉华,此事最适合的人选自然非傅云帆莫属,虽然他不乐意,可也不好直接拒绝夏颜的安排。

  随后,又吩咐酒楼的这几个帅哥,从大堂搬些桌子凳子放到后院,此时此刻,若是在雨后的院子里边开派对,想必更加舒适惬意。

  一番畅想之后,转而又吩咐厨房多做些点心,又让蓉姐准备了水果花茶。

  众人坐在这院子里边儿的藤蔓架子底下乘凉,这架子是夏颜后期另外找人搭的,就是觉得这块空地闲着太浪费了,夏日炎炎似火烧,正好可以利用起来。

  随后,众人一边喝着茶水吃着瓜果点心,一边闲着聊会儿天,这小日子过得相当惬意。

  见到如此其乐融融的场面,自然是她所希望看到的“和平”之态。

  对于酒楼的分工一向都很分明,例如陪客这种事情,自然还得宋言上场,而夏颜也只适合待在厨房,陪着她的那三位大厨一起“研究美食”。

  这次的烧烤和披萨,她不再藏私,厨房内留下的也不再是她的“亲传弟子”苏大仁,而是与新来的那两位大厨一起分享。

  对于酒楼后边新招的这七个人,她不想区别对待,只想着她若真心待人,人必还于真心,同时也希望彼此能够相互信任,让酒楼所有人,都能够成为一个团结且具有凝聚力的“一家人”。

  ……

  一个时辰后,这些精心打扮的女眷们终于闪亮登场。

  这逸王府与林府的这些个单身的小姐丫鬟们,倒是可以为在场的单身的帅哥们解决了脱单的问题,夏颜都已经给他们制造了这么好的机会,就看他们是否有眼缘了。

  后院内,当夏颜正在忙着支起烧烤架子之时,这后院的众人啥也没干,居然一同围在水井边上,仔细研究她“亲自设计”的那一整套几乎“惊为天人”的取水设施,围观的结果不言而喻,观后感都如出一辙般雷同。

  在这位“深谋远虑”的林大人眼里,她夏颜即是他惹不起的人物,那便只有尽力讨好。

  再加上早上夏颜被林夫人无意“相中”一事,此时这夫妇二人又开始合计“林妹妹”的嫁娶之事。

  不想惹事的夏颜也只能假装不知,犹如自带屏蔽功能那般,只顾着手上的活儿,压根不想理睬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待厨房把所有的小吃食全都准备好,后院的所有人这才开始纷纷落座,整整齐齐、满满当当的坐了五桌。

  一切准备就绪,“后院派对”终于可以嗨起来了。

  今天所有的花销,就用林府给的赔偿金来抵消,那都是林老爷自愿替他的傻儿子所做的一切傻事儿买单,幸好这“冤枉钱”总算没白花,倒是可以让众人好好享受一番。

  满桌美食,各有所爱。

  第一次来到酒楼的客人们,却对所有的东西都很好奇,桌上摆着各式各样的点心小吃,全都吃得干干净净的,就连烧烤架上还没烤熟的食物也都不放过,即使垂涎三尺也要持续等待着。

  全场所有人几乎都很放得开,就连林府平时最老实且受气的崔氏,这会儿早已忘了形象礼仪之事,满眼直勾勾地盯着桌上的美食,不舍离去。

  可唯独林悦吟一人不同,不管食物再如何好吃,她都只尝一点点,然后安安静静的坐在位置上,慢慢品茶。

  她这般大家闺秀的样子,丝毫不受环境的影响,反而,她的存在与整个场面稍微有些格格不入,似乎就是为了突现众人的平凡与粗俗。

  在夏颜的眼里,她就是过得太精致了,活得也太规矩也太累了,以至于早已忘了人最初的快乐到底为何?

  其实仔细想想,她也只是这个世界“小姐们”的一个缩影罢了,活得像她这样的人却大有人在,就比如富贵人家的女儿们。

  出阁前温文尔雅、知书达理、落落大方的样子,出阁后还得保持一副温柔恭顺、贤良淑德、善解人意的好娘子、好儿媳。

  毋容置疑,林悦吟似这一切为标准,也做到了极致,可对于她喜欢之人宋言来说,似乎毫无用处。

  她每每看向他的眼神中,都充满了期待和爱意,可他始终无动于衷,所有的回应也都是保持在客气和礼貌的范围之内,对此并无他意。

  如此看来,夏颜终于了然于心了,对于被林府“退婚”一事,没准还真如宋言所愿了。

  可他的不喜欢未曾有过表达,却被林悦吟误以为是被家人“退婚”后,伤了他的心,所以才会对她这般。

  没想到这两人的想法差之千里,根本不是一路人,长期的不见面、无交流、不解释,看来这误会也只会越结越深,最后被耽搁的、失望的,也只会是“林妹妹”一人。

  后院的欢聚,似乎与夏颜没多大的关系,手头上的事情早已做完,还不如找个地方发会呆。

  至于林悦吟和她的言哥哥,以及孟禾这三人之间有何后续发展,他们的故事又会有怎样的走向,夏颜没精力再去观望与跟进。

  还有陆玉华和傅云帆,老傅这木头脑袋也不知何时才会开窍,不过,这也得取决于陆玉华的手段到底如何了。

  一番感叹过后,夏颜也什么心思陪众人欢笑,而是选择独自一人爬上三楼。

  吃饱喝足后困意来袭,舒舒服服的躺在那个特定的属于她的小“窝”里,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撇下后院热闹非凡的那一波人,好似刚刚组局之人并不是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