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骑行之旅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5440 2020.07.03 00:21

  早膳之时,慕林川给夏颜准备了一套外出骑马所用的服饰,她接过衣物,立即赶回临月阁,亲自试穿。

  此套衣服并没有外穿的长衫,而且衣物的袖口和裤腿都带有布条,应是起到了固定与束缚的作用,最后还配了一双长靴。

  夏颜嫌弃这套衣服穿着打扮太过于繁杂,索性舍弃,直接穿了她第一次来到这儿的衣物,牛仔裤、白色打底衣、一双运动鞋,然后外边儿再套上一件轻薄的浅色长衫。

  毕竟是夏天,可不敢穿太多,有一件长衫稍微遮着里边的衣物,勉强蒙混过关就行了。

  巳时,俞剑声备好马车,夏颜期待已久的“骑行之旅”终于开始了。

  马车外,俞剑声驾车,马车内,夏颜、莫雨、慕林川三人各自闲坐、不言不语,无事可做的夏颜,又开始探索别人的八卦。

  斜靠在车窗上,枕着手臂,挑着眉毛细瞧慢品的打探着车上另外两个人的穿着,尤其是“光芒夺目”的莫雨,今天的她特别引人注目。

  不过,还是觉得她这身衣服穿得特别的显眼,一套颜色鲜艳且布料轻薄的裙带衣衫,倒像是为了外出游玩而精心准备的。

  “莫雨,你这身鲜艳夺目的打扮,打算去游山玩水吗?”

  “没有啊,为何如此发问?”

  “不是,那你穿这么惹眼的衣服,不怕马受惊吗,到时候摔下马可别哭鼻子啊?”

  “颜公子说笑了,我可没那勇气上马,此行还不是为了陪同某人,比如……”

  说到此处时,莫雨用手指轻轻的戳了一下夏颜的手臂,意思就很明了了。

  “好吧,那就感谢莫雨姑娘的陪同,回去给你做好吃的。”

  “好啊,我想尝尝你的拿手菜。”

  “哟,还真会挑嘛,不过,我真没有什么拿手菜。”

  “怎么可能没有?”

  “因为每一个菜都是我的拿手菜。”

  “呵呵~这个……”

  夏颜的冷笑话估计已经冷到了一脸嫌弃的莫雨,倒是身旁的慕林川意外的发出笑声。

  为了立即化解冷笑话带来的尴尬,夏颜又接着刚刚的话题继续发问道:

  “既是随行,又为何一副浅碧轻红色的打扮呀?”

  夏颜饶有兴趣的浅笑道,好似有意拿她打趣,又好似与莫雨的这件衣服较真了。

  “哪有,我只是,我只是喜欢这身装扮罢了。”

  看到莫雨稍稍有点紧张,夏颜开始觉得自己探索的方向应该没错,有点意思了。

  “呵呵,是吗?我还记得第一次见你时,一身素衣白裙,甚是美丽,那样子才是最舒适的你。”

  “颜公子还真会洞察人心啊,以后就更不敢跟你交流谈心了。”

  “怎么,难道还隐藏什么心事不成?”

  “没,没有,哪有什么心事。”

  “呵呵……有趣。”

  夏颜没事就喜欢与这些还未开窍的小姑娘大帅哥们逗趣玩笑一番,就当是打发她没有手机可玩的闲暇时间了。

  几句玩笑过后,只见莫雨眼眸低垂,轻轻咬着她的下嘴唇,这个略显娇羞之态的表情,又让夏颜想到了宋漓,倒是与之如出一辙。

  只是不知眼前的这位少女到底心许何人也,比如古代版的霸道总裁慕林川,还有业务能力超强的暖男俞剑声?

  猜测总归是猜测,也许还有她意想不到之人的出现,比如即将到达的目的地,在那儿会不会有第三人?

  所谓看破不点破,点破不说破,而今的话题点到为止就好。

  夏颜随后转身斜着眼看向窗外阳光明媚的沿路风景,小声的嘀咕道:

  “唉,不知是哪家的少女又思春喽!”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车里车外的他们全都入耳藏心,却假装没听见。

  可此言却让身旁的莫雨稍显尴尬,脸色刷的一下,一阵绯红突起,直至颈根处。

  越是无聊之时,夏颜就越喜欢胡说八道,此时车内稳坐如松的慕林川,还有满含羞怯的莫雨,这些稍显无趣之人都无法满足她聊天的需求。

  若是要评选一位与她聊天最为合拍之人,非慕白羽莫属,只可惜他不在,想到此处,夏颜还真有点想念那个阳光明媚的大男孩了。

  ……

  车内一直保持沉默静坐的慕林川,在夏颜与莫雨的聊天过程中,他的注意力全程跟进。

  即使全都看在了眼里,可他宁愿装作不知,因为莫雨的心思,早在她15岁开始萌动之时,他就已全然知晓。

  五年前的第一次见面,他刚刚及冠,从清州赶往他的受封之地——临州,而她家医馆所遭遇的变故,正巧被刚刚“走马上任”的他给碰上了,一切不知是巧合还是缘分。

  在莫雨走投无路之时便遇到了慕林川,幸得他收留,从此也就留在了逸王府。

  因为自小学医,慕林川就特地为她寻遍名医,让她拜师学艺,帮她实现愿望。

  当她学有所成之时,慕林川还在王府给她配了个药房,从此也就成了王府唯一的“御用大夫”,算是全了她所有的愿望。

  对于慕林川来说,他只是惜才,也许更多的却是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人,犹如妹妹那般,可莫雨却不这样想。

  他为她做得越多,她对他产生的误会也就越多,还好莫雨是个明白事理之人,这层窗户纸直至今日也并未捅破。

  年初,慕林川从陆州回来,从小疼爱他的邢嬷嬷就有意促成他俩的好事,即使不纳她为妾,也要让他把莫雨收为暖房的丫头,可此举还未经商定,就被慕林川坚定的拒绝了。

  往后只要邢嬷嬷提到此类话题,他都有一推的借口来回绝她。

  其实关于他婚姻大事,能为他操心的始终也只有邢嬷嬷一人,慕林川自然也明白,可他心中还有未平之事,所以一切都得排在此事之后,唯独夏颜除外。

  她的出现,就像是他的一个意外,一个突然出现的意外,令之始料未及,而且她的存在并不在他所能掌控的范围之内。

  面对自己的感情,暂且不管未来如何,夏颜的存在确实是件很令人揪心的事情,可他又舍不得放弃与之相识,相知,甚至是相爱的机会。

  ……

  马车缓缓向东而行,出了东城门,半个时辰后,终于来到了慕林川指定的马场。

  马场地处山脚下,一个地形类似于盆地的一片空旷平坦的草地,既可以养马,又可以供练习骑行之人,以及富贵人家的公子小姐们平时娱乐所用。

  古代人的娱乐活动,除了诗词歌赋等附庸风雅之事以外,出行围猎自然必不可少。

  每年的春闱之时,马场内都会设有赛马竞技、打马球等项目,得有重要人物牵头和组织,才会形成规模。

  可能是天气炎热的关系,马场里边儿干活之人都不愿出来似的,全都“宅在屋内”。

  只有马场的大门处,三五个正在用手推车拉马料的干活之人,其中一个眼尖的见到逸王府的马车,正朝着那场缓缓而来,赶紧放下手中的活儿,高声喊道:

  “逸王府的马车,是逸王府的马车,王爷来了,王爷来了……”

  只是这几句类似于粉丝的尖叫声,瞬间把所有宅在屋内之人,连同马场的主人,全都给“请了出来”,犹如训练有素般排成整齐的队形,特地前来迎接。

  待慕林川一行人下了马车,马场的所有人早已恭恭敬敬的于路两边各自站好,齐声道:“恭迎王爷。”

  前行几步之后,夏颜瞥见俞剑声给那马场主人的手里塞了些银子,就当是今天他们此行的花费了。

  “多谢俞侍卫打赏。”这那场的主人一副乐开了花的面容,一个劲的躬着身说好话。

  马场内,莫雨于凉亭内坐着休息,俞剑声前去马棚内挑选马匹,随后慕林川与夏颜也一起跟上。

  马棚里,慕林川给夏颜挑选了一匹温顺的白马,之后还有专人给配上马鞍和马镫。

  ……

  巳时末午时初,太阳已经开始失去了早晨时的温柔,火辣的程度就似打铁的火炉似的,开始散发它全部的热量。

  透蓝的天空悬着火球般的太阳,云彩似乎也被烧化了,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么个炎热的天气,夏颜多么希望此刻来一场瓢泼大雨,即使过路雨也好过站在太阳底下暴晒,尤其是牵马陪游的慕林川。

  她倒也还好,至少早上出门前擦了防晒霜,又戴了他们这儿称之为“帷帽”的东西,其实,这是一顶类似斗笠连带着网状面纱的帽子。

  “王爷,天气炎热,您先去凉亭那儿休息吧,我陪着颜公子即可。”

  “不用,我来就好,你去休息吧!”

  俞剑声原本也是一片好意,可慕林川并不领情,独自牵着刚刚挑选的那匹白马,缰绳死死的拽在自己的手里,生怕被身旁之人抢夺了去。

  听到慕林川如此肯定的回答,俞剑声也不好再坚持,犹豫许久之后,还是选择转身离开,前往凉亭走去。

  在夏颜上马前,慕林川先替她试一下马,一个翻身,一跃而上,于热气腾腾的马场先跑两圈。

  随后,还认真的检查了一下嚼子、肚带、马镫等等关于马背上的所有细节,为了她的安全,他只能如此,甚至细致入微到马身上的每一个小零件。

  在慕林川的帮助之下,夏颜从白马的左前方踩住马镫,随着他的轻松一扶,终于顺利上马。

  之后又在他的指示之下,通过松缰慢步、频繁移行等运动,让马儿放松,以便更好的调整状态。

  在骑行的过程中,慕林川还是不放心,反复强调:

  “脚前半部踩蹬,上身直立坐稳马鞍,这是小走的姿势;上坡身体重心向前倾,臀部后移,并抓稳马鞍前部;下坡身体重心后仰,臀部后移,两手一前一后抓稳马鞍,双腿夹紧。上马下马时,尤其要注意脚尖内蹬的位置……”

  “好了,我知道了,即使出事了,不是有你陪在身旁嘛。”夏颜嫌弃他的啰嗦了,开始有些不耐烦了。

  她倒想纵马狂奔,可就目前初学者的水平来说,她还不敢如此放肆不羁,这种看似潇洒的状态,也不知要练习多久才能做到。

  午时的阳光肆意而下,夏颜终于坚持不住了,这才要求下来休息片刻,如此一来,午膳也只能在马场将就食用了。

  还好马场主人特地为他们准备了冰镇的水果,这炎热之感才稍稍缓解些许。

  一提到吃的,夏颜瞬间就来了精神,又突生一条赚钱的计策——冰镇果酒,就如“冰镇啤酒”那般爽口,只可惜这里的条件还酿不出啤酒。

  之前酒楼早就尝试过冰镇果汁,专为这炎炎夏日特地推出一款凉爽的新品,销量还挺可观的,若是这冰镇果酒做成的话……

  就只是单纯的想想,都还没开始实施呢,夏颜这心里就已经乐不思蜀了。

  午膳过后,众人聚在凉亭的桌上小憩一会儿,待到申时,太阳没那么猛烈了,夏颜这才继续上马练习。

  这沉迷其中无法自拔之人,竟能坚持直至旁晚戌时才肯罢休,当她下马之时,整个人几乎都依附在慕林川的身上。

  第一次骑马,很容易磨伤双手、小腿肚、大腿内侧以及臀部,直至全身酸痛无力,若是用力过猛,这一切全都会发生。

  ……

  回去的路上,于马车内,折腾了一整天的夏颜居然熟睡过去。

  见她的脑袋左右摇晃的样子,慕林川很自然的挪了挪位置,把她的头轻轻往自己的肩上靠去。

  如此这般将就着她,夏颜的梦就更加沉重踏实了,巴不得整个人都往他的怀里蹭去。

  原本搭在膝盖上的双手,随着马车走动时的抖动慢慢滑下,手掌上被缰绳弄伤的痕迹,他全都看在眼里,于是赶紧让莫雨给她上药。

  由于过于用力的拉扯缰绳,掌面都已经勒出了一道道红色的痕迹,慕林川都不忍心看下去了。

  随后,莫雨在夏颜的手掌上涂了冰冰凉凉的药膏,沉睡的她丝毫没有反应。

  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的结果自然不会辜负她所有的努力与付出,才用了三天的时间,夏颜就可以如愿的策马奔腾了。

  只是这练习的后遗症可没那么快好,全身酸痛不说,这手上还得天天敷上莫雨特地给她准备的药膏,晚上还要泡药浴,即使忘了,嫣儿、翠儿也会在旁提醒。

  休息了两天后,她的身体也开始慢慢的恢复,只是这手上的伤痕还没痊愈,暂时不能碰水。

  一直想亲自下厨做事的夏颜却未能如愿,如此这般,想吃什么东西都只能让别人代劳了。

  可她喜欢的东西,王府的厨房又不会做,此时此刻,她好想立刻飞回酒楼,吃上一口爽口的饭菜。

  百无聊奈之下,夏颜忍不住又看了一眼被衣服遮住的手表,上面显示的日期清楚的告诉她,从夜雨开始,她已经在王府待了整整七天,之前与傅云帆定好的时间也该到了,是时候回去干活了。

  既然决定了要离开,晚上还是得去厨房做些美食,邀请大家一起品尝,就当作感谢了。

  一说到厨房,突然脑子一转,这未必不是一个感谢和补偿的机会,既然不能自己动手,不如就把这厨房的这门“技艺”交给嫣儿翠儿好了。

  午后申时,与她俩一同前往王府的厨房走去,行至中途,夏颜突然问道:“你们俩谁想代我下厨?”

  “我俩谁都行。”嫣儿口齿较为伶俐,每每问话,都是她抢先回答。

  “那就一起吧!”直接点名让谁帮忙都不好,还不如让她俩一起。

  厨房内,嫣儿、翠儿根据夏颜的指示忙前忙后,没一会儿功夫,食物全都准备好了。

  这王府的最后一餐自然少不了夏颜的最爱——麻辣火锅,这炎炎夏日应该吃些清淡点的,可思来想去,除了凉菜也没找到别的什么合适的菜品。

  最终夏颜还配了几个酒楼的食客们常点的凉菜,还有新配的“冷饮”——冰镇果汁。

  临月阁的空旷宽敞的院内,这两个小丫头都已经把晚膳都摆好了,所有一切都准备好后,慕林川、莫雨、俞剑声正好一同前来。

  自从来的第二天,在王府的膳厅内用的午膳之外,夏颜再没有去过那儿。

  既是因为邢嬷嬷,也是因为待在规矩森严的膳厅内用餐,夏颜总觉得浑身不舒服。

  反而在这暂时属于她的临月阁内,与嫣儿、翠儿一起待在一起更加舒心自然。

  刚刚开始时,她俩还不怎么习惯,久而久之也渐渐适应了夏颜的行事之道,在夏颜面前,她们也不用再自称“奴婢”,大家轻松相处,犹如家人朋友那般和谐自然。

  随后,这六个人在院子里边席地而坐,围着一张摆满了食物的矮桌,不论身份贵贱之分,也不论主仆之别,忘情般欢聚一时,不亦说乎。

  吃饱喝足后,夏颜又攒了一酒局,她只是不想一个人独自待在房间发呆罢了。

  夜晚亥时,大家都喝的差不多了,尤其是那两个小丫头更是不胜酒力,直接扑倒在临月阁的餐桌上,最后还得夏颜和莫雨一个个的把她俩给抬到外间的床上。

  众人聚在一起之时,慕林川愣是闭口不言,莫雨也只是偶尔冒出一两句,倒是喝多后的俞剑声却变成了一个话痨,不过,讲的全都是他心里眼里藏着装着的,关于他主人的故事。

  至于夏颜,就她这常年喝高度酒的量,估计众人醉了她都未必喝醉,杯中的酒继续喝着,然后听着俞剑声讲诉各种关于慕林川的大小事件。

  正当他讲到重点时,立刻被一旁的慕林川给打断了,只因他说了一句“我们小时候在宫里……”

  话还没等他说完,却被慕林川强行拖着走出房间,离开临月阁。

  他似乎很不想让人知道他10岁以前的经历,可越是如此,夏颜就更是好奇,也就越想去挖掘。

  而身旁的莫雨,听她自己说过好像是五年前才跟了他的,这么说来,这人也不知道内情了,想想周围知道这事儿的也就只有慕白羽了。

  可他远在劲州,想要见上一面,确实不易,左思右想,倒是有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可以唤他前来,而这个理由也就是她即将到来的生日——农历六月月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