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余温未散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5169 2020.07.21 16:22

  翌日,经过了一夜的纠缠,两人直至日晒三竿方才醒来,一贯早起的慕林川,居然也陪着夏颜赖床。

  辰时,厨房已经备好了早膳,莫雨也如约而至,匆匆赶往东院的汤馆,只为来接夏颜回去。

  当她走到房间门口,见到门外摆了一双熟悉的男式靴子,仔细一看,便知鞋子的主人是谁。

  如此一来,她大致也猜到了屋内的情况,一脸偷笑,识趣般转身离开。

  汤馆的室内,夏颜与慕林川醒后,原本相拥而眠的身体随着大脑的清醒,有些尴尬的渐渐离开了彼此的怀抱。

  此刻,他们似乎也感觉到了彼此之间,好似多了一丝微妙的变化,一种不由言说的莫名之感,不同于夜里那般自然而然的接受彼此,平静的感受着对方的心跳与气息……

  在他们相视一笑的那一瞬间,慕林川的脑海中不断浮现昨夜那一番接近疯狂的拥吻,还有深陷其中失控的自己……突然有些害羞了。

  随即抬着右手挡住了自己潜藏笑意的脸颊,转身背对着夏颜暖暖的说了一句:

  “我会对你负责的。”

  可接下来夏颜懒洋洋的回复了一句:“我不需要你负责”,令之很是意外,又或是失落至极。

  对于夏颜来说,这一夜春宵并不能代表什么,最多也只是夜里彼此之间的相互取暖罢了。

  一场梦也好,一场游戏也罢,过了也就过了,不必承诺也不用负担,两个人相处愉悦即可,只是慕林川不懂,也理解不了。

  夏颜自从经历了那一段长达七年的感情,与五年的婚姻之后,虽然仍旧渴望爱情的她,却不再痴迷于此。

  听到了夏颜过于冷静的回答,慕林川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了,满脸的羞涩与幸福之感随之戛然而止,心里的失落,好似昨夜大梦一场。

  心慌意乱的他快速转身,表情有些小心翼翼的对着夏颜,声音颤抖且语无伦次的问道:

  “你怎么了?怎么一夜醒来,你,你……”他的词不达意,却转变成了恳求,好似心里受了打击那般失魂落魄。

  “我不知道你为何又变回了原样,可我是真的想和在一起,我不想回到之前那样……我不想。”

  瞧着慕林川表情苦涩,言语诚恳的样子,夏颜居然觉得有些好笑,可还得极力忍着、憋着。

  “你干嘛呢,我又没说什么,怎么,怕我抛弃你啊?”

  “当然怕了,你若弃我而去,我定不依不饶,不准也不接受。”

  在慕林川说着话时,深情款款的望着夏颜,恍然觉得他一脸委屈的样子好可爱,夏颜顺手掐了一把他的脸颊。

  “堂堂逸王,你什么都不缺,更不缺女人……”

  “可是我缺你。”还没等夏颜说完,却被慕林川迫不及待的打断了。

  “……肉麻。”

  他这画风转得未免也太突然了些,可不管他套路如何,这一口一口的甜言蜜语直灌脑门——上头啊,夏颜只觉自己被甜得有些齁了,一时之间还真有点儿不习惯了。

  “我才不管,总之,你别想抛弃我。”

  “好好好,走哪儿带哪儿,最好找一根绳子栓在身上。”

  “那就最好不过了,呵呵……”

  “可话又说回来,你不上班也不干活,那可不行,莫非还指望我养你不成?”

  对于夏颜刚刚所说的这些“常规语言”,慕林川大概也猜到了七七八八,顺势装着“乖巧懂事”的模样,净挑她喜欢听的话,只为哄她开心。

  “你都养了那么多人了,也不在乎多我一个,是吧?”

  “呵呵,你这话说得,可不符合你这逸王的身份与形象。”

  “在你面前,我不要做逸王。”

  “……”

  夏颜翻着白眼,深深的叹了口气,内心自我感叹道:这男人撒起娇来,真是要命……有过这种深刻的体会之后,她还真是后怕了。

  只是刚才慕林川无意中突然提到了一句“养了那么多人”,便让夏颜想起了即将要做大事。

  尽管“美人”在怀,也不可忘了此行的目的,她是来做生意的,可不是来此谈情说爱。

  对于重开酒楼之事,昨夜也没听韩玉提及,现在倒可以当面问一问慕林川,关于酒楼选址的具体情况。

  可正当夏颜准备向慕林川提及酒楼之事时,却被屋外突然而至的敲门声给打断了。

  屋内屋外,也只是一门之隔,况且这窗户全都是敞开的,估计夏颜与慕林川刚刚的嬉笑打闹,早就被带着叫醒任务前来的俞剑声,听得清清楚楚。

  “王爷,芩小姐来访。”

  “先让韩玉招呼着,我即刻过去。”

  “韩总管一大早就领着宋掌柜等人出门了。”

  “那你自己看着办。”

  “是。”

  “等等,有些话……”

  “属下明白。”

  对于从小就跟在慕林川身边的俞剑声来说,对这些东西早就耳濡目染,并已轻车熟路,自然知晓如何处理这些事情。

  待俞剑声离开,慕林川并没有立即起床的意思,而是选择与怀中之人继续赖床,即使夏颜再三催促,他也不舍起身。

  “怎么还不起床,不怕你家表妹难等?”

  “美人在侧,不舍离开。”

  “呵呵……是吗?”夏颜一副轻佻且嬉笑的表情,满眼诱惑的盯着慕林川。

  话音刚落,紧接着一个轻吻印在了慕林川的唇上,蜻蜓点水般飞掠而过,反而撩起了春心荡漾的慕林川,两人情不自禁又陷入了一片混乱的欲望之中。

  ……

  结束了令人神魂颠倒的缠绵游戏,接着又来了一场温泉鸳鸯浴,这才清除了彼此身体上温存过后,余留的痕迹。

  待他们穿戴整齐,一切又恢复如初,好似这两人昨夜与今晨不曾遇见,无事发生。

  夏颜与慕林川看似如常那般并肩前行,直接赶往膳厅用膳,此时已过巳时,肚子早就饿得咕咕直叫。

  餐桌上,两人突然甜蜜的开起了玩笑。

  “昨晚某人辛苦了,来,多吃点,补补身子。”

  夏颜一副喜笑颜开之态,藏不住的一脸笑意,顺手给慕林川夹了一块红烧肉。

  随后,这两人你一筷我一筷给彼此夹菜,这场面爱意浓浓,还好伺候的下人们并不在场,不然都要被他们给甜齁了。

  慕林川一脸的坏笑盯着夏颜,似乎忘了碗里的饭菜。

  “只怪美人在怀。”

  “哟,还成了我的不是了?呵~我看是有人压抑太久了吧?”

  “还好,只是等了25年而已,自从遇见了你,好似‘浴火重生’。”

  “你这是典型的表里不一,若不是昨夜……我还真不知众人眼里的逸王,原来是这样的?”

  “是哪样的?”

  “就你现在这样,放任自流。”

  “呵呵……”

  一番开怀畅笑过后,慕林川又给夏颜打了一碗鸡汤,“你也多吃点,太瘦了可不好。”

  听到慕林川口里的一句“太瘦”,夏颜瞬间不好意思了,突然意识到他话有所指,下意识打量了一下自己这个看似男人的身材……确实有些尴尬,这便低下了头,只顾着接过递过来那一碗鸡汤,一口气默默喝掉。

  夏颜的早膳,一直都是喝的红枣桂圆小米粥,可早上莫雨从东院回来后直接让阿龙给换了,改成了大补的餐食,好让他们补充一下能量,弥补一下昨夜过度消耗的体力。

  只是身处厨房一直忙碌的阿龙,被莫雨弄得稀里糊涂,云里雾里的,心想早膳就吃这些进补的食物,未免也太过油腻了些,只是,他并不懂得莫雨的“良苦用心”。

  虽然心存疑虑,可还是乖乖照做。

  喝完那碗大补的鸡汤,夏颜缓缓放下手中的瓷碗,拿出手帕把嘴角上的汤汁擦干净,稍稍清了一下喉咙,继续刚才慕林川提及的话题,漫不经心的调侃道:

  “原来,你喜欢身材圆润的姑娘,要不给你物色几个,满足一下你的愿望,如何?”

  “不要,把你养胖不就行了?”

  “呵呵……想见到我发胖的样子,估计你是没希望了,所以奉劝一句,慕公子还是另寻佳音吧,本公子奉陪不起。”

  此时,身着一身男装的夏颜,又做回了她的“颜公子”,只是这一声习惯性的自称,却惹得慕林川直接喷饭,捂着嘴巴憋笑了好一会儿。

  刚刚才深入的聊了好一番彼此之间的“闺房趣事”,夏颜突然话音一转,慕林川反倒不适应了。

  可正眼瞧着身旁的这位“颜公子”,还真像那么回事,无论身形样貌,又或是气质,丝毫不逊色于任何男子。

  ……

  待慕林川止住了笑意,随即放下手中的碗筷,屋外远远就听到了下人们齐声喊道:

  “见过芩小姐。”

  对于这位芩小姐,夏颜还挺期待认识她的,除了听到身边之人提及之外,她自己倒是很想看看逸王的爱慕者——慕林川的表妹,是怎样一副天仙下凡的模样。

  得知芩蔓的到来,慕林川整个人画风突变,又变回了人们眼里所认识的那个逸王,面色沉稳,且异常的冷静,见他如此这般无缝切换,夏颜总忍不住调侃几句。

  “看来你的小表妹估计是等不及了,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你呢,以解姑娘家的相思之苦呐,可怎么不见你怀有一丝丝的期待之情呀,慕公子?”

  “你希望我满怀期待?”

  “你敢!”夏颜故意瞪着眼睛,假装威胁一下。

  “呵呵……装腔作势,表里不一。”

  “彼此彼此。”

  说时迟那时快,夏颜抬头看向膳厅的大门处,只见一位古灵精怪的姑娘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俏皮的向慕林川意思性行礼。

  “瞧瞧,你家小仙女来了。”夏颜凑近慕林川耳边小声嘀咕道。

  待芩蔓站直了身体后,抬头看向了旁边的夏颜,一度带着夸张的表情,惊呼一句:

  “原来颜公子也在呀,您什么时候到的呀?”

  “……”

  对于芩蔓突如其来的打招呼,夏颜表情稍显木讷,此时此刻,她好想问一句:“这位小美女,我们认识吗?”

  不过她没说出口,尽量客气且正常的回了对方一句:

  “昨日刚到,只是芩小姐……我们见过吗?”

  面对芩蔓“自来熟”的模式,还有她过于熟络的打招呼方式,夏颜竟有些跟不上对方的节奏,随即扭头看向了慕林川,他却好似没接到她传递的求助信号,也并未给出任何提示。

  “在临州的酒楼有过一面之缘,当时的情况……颜公子有可能不记得了。”芩蔓阐述事实之时,眼神意有所指般瞟向了慕林川。

  “是吗,不好意思啊,我是真的没什么印象,呵呵……”夏颜干笑一声,有些不敢相信的回道。

  “就是你当着我们大伙儿的面,拥抱小侯爷的那天,有印象了吗?”

  芩蔓说着话,疾步走向夏颜,这便开始了她喋喋不休的话语。

  “呵呵……那个,那天失态了,不好意思。”夏颜堆砌了一脸的尬笑,犹如一个大写的尴尬印在脑门。

  想想那天人那么多,再加上心情并不美好的她,自然没心思留意还有这么一个小仙女的存在。

  “见到你之前,我就挺好奇你是怎样的一个人,可在见到你之后,果真与想象中的样子,略有不同。”

  “有何不同?”

  “我是觉得,还挺新奇的。”

  “呵呵……是吗?”夏颜一脸假笑的陪着附和道。

  听到芩蔓用了一个“新奇”的词汇来形容自己,夏颜心想,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主动去拥抱一个身份尊贵的男子,能不让人产生好奇才怪?

  “当时,我稍稍有些不解你的一举一动,可回来之后,听王爷讲了好些关于颜公子你的故事……虽不能完全理解与明白,可印象中的你,还算熟悉。”

  芩蔓对自己初印象的评价居然用“熟悉”一词来形容,还有关于她的故事,竟然出自于慕林川之口,如此这番,简直就是意料之外的“惊喜”。

  “哦~是吗,该不会是在背后讲我坏话吧?”

  “恰恰相反。”

  “那就好,嘿嘿……”

  这一刻的夏颜,显得自己特没底气,除了尴尬的傻笑,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切,让她无所适从。

  “听说你们这次要把和顺酒楼开到劲州?”

  芩蔓的这个问题虽有些明知故问,可她还是想从夏颜的嘴里听到确切的答案。

  “恩。”夏颜诚恳的点头回应道。

  “真的?这么说来,以后有口福了,呵呵……”

  “到时候,还希望芩小姐多多捧场啊!”

  “一定一定,我可喜欢你们酒楼的新式小点心了,上次都还没吃够,回来还挺想念的。”

  芩蔓一激动,随意选了个位置坐下,可最后又挪到了夏颜的身旁,一副好奇的状态粘着夏颜问东问西的,反倒撇下了慕林川,把他晾在了一旁。

  “哦,对了,你们酒楼什么时候开业,开业的当天会推出新品吗,这次会有些什么花样?”

  “……”

  这一连串的问题问得夏颜还真是头大,对方的过度热情与关注,让她有点难以应付,比起身边的宋漓与珍儿,这位芩小姐的活跃程度,更胜一筹。

  芩蔓此行原本是奔着她的表哥慕林川而来,却没曾想在此遇上了被她称为美食界的“神秘人物”——颜公子,所以,这才忘了此行的目标。

  ……

  然而此刻的慕林川,并不想见到芩蔓,因为她的突然出现,打破了他与夏颜两人的独处空间。

  若是他们刚才的聊天内容不小心被她给听到了,那结果……

  不过,眼下看到芩蔓一副犹如常态的样子,而且她的关注点并不在他身上,这才稍稍放松些许,看来还真是他自己想多了。

  夏颜于他来说,完全就是一个意外的存在,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他会负责到底,可眼前的时机尚未成熟,他也还没做好准备,也不知自己能否给她将来,更不知该以何种方式去向大家公开他们的关系……

  总之,前路困难重重。

  其实,他是想等到所有的恩怨全都了结完之后,才会考虑他们的事情。可同时,他又不想放弃自己喜欢之人,所以,难免会有纠结与矛盾,又或是进退两难的时候。

  然而眼前突然出现的小姑娘,她的心思再明显不过,对于一个城府深沉之人来说,早就了然于心,况且他的亲舅舅芩中明也有意撮合,只是他一直以“正事”为由,不肯松口罢了。

  其实,慕林川是真的不想芩蔓这么快就知道他与夏颜的事情,不然以她这大大咧咧的性格,还有她这不管不顾的大小姐脾气,估计又要横生枝节。

  他不想因为这些琐事,从而影响了自己一直以来的努力,还有他这么些年来好不容易坚持下来的决心,以及自己确定的目标,盘根错节的关系,又或是布置周密的计划……

  所以,芩蔓的到来,他并不欢迎,可事情的发展并不在他所能掌控的范围之内。

  因为眼前的这两个人,一个鬼灵精怪,一个做事不按常理,而且脾气暴躁的程度不相上下,所以,在她们之间,他难以权衡。

  唯一的期盼,就是希望这两人可以和睦相处,如若不能,最好也不要做敌人,就怕伤害值太高,后果难以估计,若是关系平淡浅显,就再好不过了。

  可眼下,瞧着这两人的相处模式,尤其是芩蔓,粘着夏颜问东问西的样子,估计很难达到自己的预期。

  既然如此,一切顺其自然即可,不必强求,然而,有些事情他可以预见,却不能阻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