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拜访林府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4742 2020.07.05 14:22

  听了珍儿讲诉这么多关于酒楼、关于宋言的事情,夏颜虽说理解,可更多的还是气愤,此刻的内心自是五味杂陈。

  对于宋言的处事风格,她并不赞同,一味地忍让,只会让坏人变得更坏。

  可若是换个角度替宋言想想,他确实挺不容易的,作为一个酒楼的“大家长”,凡事都冲动不得,动辄整个酒楼的前途都会葬送在他的手里,更不能让大家失去这唯一的去处……

  “唉,不管在哪儿,活着不易啊!”当所有的事情了然于心之后,夏颜轻叹一声,她大概知道该怎么办了。

  随后,又对身旁的宋言和珍儿安慰道:“事已至此,等会儿你们也不必担心,见机行事就好,一切有我。”

  “好,你拿主意吧!”

  此时的宋言,也不必多说什么,他知道夏颜的性子,只要是她想做的事情,阻拦也无用。

  况且,这事也是为他、为酒楼鸣不平,所以,一切都随她吧,无论她想怎么做,他都在旁陪着。

  原本,夏颜是想去州府衙门找林一城的,可想想还是算了,事情闹大了对谁都不好,而且,她也不想给怀里这块腰牌的“主人”惹麻烦。

  到了林府大门,待众人下车后,夏颜另有事情安排傅云帆,让他赶紧前去逸王府搬救兵。

  慕林川这块“活招牌”留着不用未免也太可惜了,况且,拥有他这种犹如铁律一般强硬的后台,得用在“刀刃上”,此时正是时候。

  待傅云帆离开之后,属于她夏颜的“战场”也即将开始了。

  自从她来到这个世界,一直都过得太顺畅了些,偶尔找点刺激之事玩玩倒也还不错,就当是给无聊的生活找点乐子吧!

  林府的院外,夏颜抬头仰望这极为华丽的红色朱门,还真够阔绰的,里边儿指不定该有多奢华呢,彻彻底底的透露出一个词——腐败。

  若不是做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就他林一城这州府大人的俸禄,岂能过得如此这般光鲜亮丽,光芒四射?

  也不知慕林川是怎么搞的,此地既然作为他的封地,像税收这样的财政大权应该归他管才是,为何能让一个小小的州府大人过得这般“耀眼”?

  这还没进门呢,夏颜倒是气不打一处来,每每一冲动,赶紧连着做了几次深呼吸的动作,平息一下她这燥热的火气。

  此行不管如何生气,她都不能放任自己的脾气。

  待自己平静下来后,轻轻叩响林府的黑油锡门环,连着叩了好几声,这才听见一位年纪渐长之人的说话声:“来了,来了。”

  前来开门之人是位年纪与冯叔差不多的一位大叔,可这形象与神态却相差甚远,不像一路人。

  夏颜虽不认识此人,可见他那识人断事的眼力劲儿,自然也知晓了他的身份,况且身后的宋言还礼貌的喊了他一声“孟叔”。

  明明领头之人是夏颜,可这老头儿完全不把她当一回事儿,直接忽略掉,随后一副世态的表情问道:

  “不知宋掌柜前来,所为何事?”

  这位老管家还真是个专业的老滑头,直接堵在门口那儿,不让夏颜等人进门,而是先问清楚来由。

  见状,夏颜开始不耐烦了,也懒得理睬眼前之人,直接掏出怀中之物,亮于他跟前。

  既然是林府的老人,自然认得这块金贵的腰牌上清清楚楚的刻着一个显眼的“顺”字。

  不过,夏颜的此举并没有把他吓到,见他只是立刻转变了态度,毕竟也是跟随林一城见过一些世面之人。

  对于这位老管家来说,虽然看见了夏颜拿着顺王府的腰牌,可也不知她的具体身份,见她那一身不凡的打扮,暂且也只能先称呼对方一声“大人”。

  “请恕小人眼拙,不知大人如何称呼,此番突然前来,有何要事?”

  孟管家一番恭敬的躬身俯首之后,这才把夏颜等人迎进林府正厅。

  “自然是有事,不过,与你也说不着吧,赶紧去把你家主人叫来。”夏颜这装腔作势之态,气场不止两米八。

  “是是是,大人稍等片刻,我家老爷已去府衙,不在府内,小人这就前去请我家夫人前来作陪。”孟管家说话之余,又赶紧吩咐下人们前去备茶。

  “不用忙活了,去把你家少爷叫来,然后再去请你家老爷,动作要快,估计等会儿逸王也该到了。”

  听到夏颜提及逸王,这位老管家立马一副战战兢兢之态显现无疑。

  即使他见过再多的世面也不顶用,因为一听到慕林川这个名字,就已经够他害怕的了。

  同时,也因为这位逸王的“名声”在官场之人眼中,似乎也不怎么好,主要是不太好惹,就连他们家老爷都惹不起,更何况是他?

  眼下,孟管家也只能一副唯唯诺诺的答道:“是,小人马上就去。”

  ……

  林府的正厅,坐于正厅太师椅之上的夏颜,一副高高在上的做派,淡然的表情目空一切。

  她这一番做派也是跟慕林川学的,还学得有模有样的,此时站在夏颜身旁的珍儿还取笑忍不住笑出了声,直至林府的丫鬟们陆续端来糕点茶水,珍儿才勉强止住她的笑意。

  夏颜瞧着这些瓜果茶水点心,顺序错落有致的放置于桌上,看来这林府调教丫鬟们倒是挺有一套的,如此这般规规矩矩的,可他们的宝贝儿子就……唉,还真是一言难尽。

  早上与嫣儿、翠儿分食还未填饱肚子的夏颜,此时此刻,还真有些饿了,不过,看着这桌上的糕点,瞬间就没了胃口。

  只是身旁馋嘴的珍儿倒是自己拿了一块含在嘴里慢慢咀嚼,而左手边客坐之上的宋言,一副轻松淡然、安之若素的样子,慢悠悠的品着茶水。

  原本一个闲散之人,被家人逼着非得去科考做官,可他志不在此,之后又为了他所谓的梦想以及生计,遇事也总是隐忍不发,也许他的这副好脾气就是这样子练成的。

  只是他这不争不抢的性子,早晚有一天会吃大亏的,夏颜能帮一时,也帮不了一世。

  ……

  正当夏颜沉思之时,林家众人这才缓缓而来,一同前来之人自然有林夫人、林域夫妇、还有一位夏颜一直都想认识的“林小姐”——林悦吟。

  一副温文尔雅、知书达理的样子,还真是人如其名。

  见她手执一柄娟面团扇,犹如“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若是以此为准,恰如其分。

  上下打量一番,林小姐身材均匀,穿裙着衫,一身清雅之裙褥,更能衬托出她那雪白的肌肤,美到令人想要无条件的保护她。

  夏颜“一介女流”尚且如此,更何况血气方刚的青年小伙儿。

  夏颜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还没见过长相如此标志的仙女,也未曾想到,她竟是宋言曾经未过门的“媳妇”。

  此时,夏颜欣赏美女略显夸张的表情,全都被身旁的珍儿尽收眼底,一览无余,之后还经常用这件事儿来打趣她。

  只是这位林小姐,此时她整个人的眼里心里却只有她的“言哥哥”,哪里还有心思往别处看去?

  然而宋言见她的表情倒是再平常不过了,犹如投石入海那般毫无波澜,这异常冷静之态,倒让夏颜不解了,或许她的美并非他所愿。

  倒是这位林夫人,见到坐于主人位的夏颜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一直盯着她的宝贝女儿看去,她这心里免不了存了些小欣喜,打着她的小九九开始盘算一番,似乎替她的宝贝女儿相中了夏颜。

  而一旁与夏颜打过照面的林域,却是一副不以为然、毫不在乎的表情,还真像个傲娇的林府“大少爷”,不知所谓。

  他身旁的媳妇崔氏,身形样貌看着还不错,只是她这一副谨小慎微的样子,蹑手蹑脚的依附于林域身旁,堪称古代女子出嫁从夫之“典范”。

  在她身上妥妥的体现出了一句“女子大多都是男子的附属品”的古话,如此这般,自然也没了被重视的价值,更是没了自主权。

  待这四人以及同行的下人们简单的行完礼,于右手边客坐的位置上按照家庭地位的顺序纷纷落座,下人们自然的站于主人的身后。

  既然夏颜已经坐在了这主人位左边的位置上,这林夫人也不敢坐在她身旁空余的位置。

  说到这林夫人,年纪大概50岁的样子,一位传统的家庭妇女,自然也做不了她丈夫的主,所以在林府也只能倡导“夫唱妇随”。

  而她的儿子林域,如今已年满25周岁,却是一个典型的啃老一族,虽已娶妻崔氏,可至今却还未给林家诞下一儿半女,林域因此耿耿于怀,酒后施暴也是常有之事。

  他还以此为由,流连于花街柳巷,不管家人如何劝说也都无济于事,对他来说,不休妻已算仁至义尽。

  然而他们家唯一一件拿得出手的“宝贝”只剩林悦吟了,林家二老都希望他们这个宝贝女儿可以嫁得好,以此来改变全家人的际遇。

  所以不论是什么样的“高枝”,只要有适合的,都会费尽心思找人帮忙牵线搭桥。

  现如今已年满22岁的“林妹妹”,至今都还没嫁出去,这唯一的希望,却也成了这林家二老的一块“心病”。

  只可惜这位林小姐也是一位执着之人,从小就仰慕她温文尔雅的“言哥哥”,奈何父母并不看好这段姻缘,集齐美貌与心地善良于一身的她,却因拥有如此极端的家世而悲哀。

  此刻坐于凳椅之上的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眉眼间过于明显的忧伤,时不时的还瞥向了对面的宋言。

  就如她刚刚行礼之时,轻唤的那一句“言哥哥”,声音虽小,可在夏颜听起来,整个人都已经酥了。

  落花虽有意,流水却无情,宋言似乎不想再与她有任何的瓜葛,人生的目标与历程不同,此时的心境自然也不同,就如宋言的情感,估计已经被俗世给占据和耽搁了,于他而言,林悦吟在他的心里早已除名。

  ……

  欣赏完美人,环顾周遭也梳理清楚现场的人物关系,更像是参透了眼前的“红尘俗世”,一切了然于心的夏颜,悠然的学着印象中慕林川的模样,在他们林家人面前开始摆谱儿了。

  此时,屋子里近乎已经坐满了人,可等待林一城前来的场面却这般难以预料的安静,等着等着……夏颜都快睡着了。

  原本,她是打算前来兴师问罪的,可如今的场面却过于“和谐”,她还真搞不懂自己到底是来干嘛了。

  可最后,还是耐不住性子的林域,尽显一副无理取闹之态,翘着二郎腿,扯着嗓子喊道:

  “夏颜,你们到底来干嘛的,直说就好,别跟我这儿磨时间,本少爷还有事,可没空陪你在这儿瞎耗。”

  原本想偃旗息鼓的夏颜,听到林域这嚣张至极并且想挑事儿的言语后,她也不能就这么平平静静的安坐于太师椅之上,心想,是时候出手了。

  于是淡淡的回了句:“我的名字还轮不到你来叫。”

  “别跟我在这儿充大爷,你不就是和顺酒楼的跑堂嘛,还跑到我们林府耀武扬威来了你,我呸!”

  他这傲娇的大少爷,用不着夏颜激怒,就像是全身自带燃料那般,不用人帮忙点火,他自己就能自燃。

  话音未落,林域竟然暴跳如雷般开始撒泼起来,身旁坐立不安的崔氏,想拉都拉不住。

  夏颜轻柔平缓的一言,又是一番高高在上盛气凌人之态,端起茶杯,轻轻的啜了一口茶水,似笑非笑的看着林夫人缓缓道:

  “林夫人,原来这就是你们林家的家教?”

  这一番平静如水的话语,却直戳这位林夫人的脊梁骨,只是她这不成器的儿子,实在没辙,唯有一副苦口婆心的劝说。

  “儿呀,你就消停会儿吧,别再给你爹和我找事儿了。”

  “娘,我就是看不顺眼嘛!”

  “少说两句吧,就算是娘求你了。”

  “娘……”

  还没等林域辩解,林夫人眼神示意下人们,让他们把林域拉回座位上,好好坐着。

  “请大人见谅,别跟小儿一般见识。”

  还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夏颜见状又岂会跟她计较这些,最多也只是哀叹一声“慈母多败儿”,以此收场。

  ……

  大概两刻钟过后,屋内的众人们还是没等到这位“林老爷”的到来,夏颜开始坐不住了。

  “林夫人,赶紧派人前去催催吧,再等下去我可没什么耐心。”

  “是。”

  这位林夫人赶紧又派人前去,其实,不光夏颜一人不耐烦,在座的各位几乎都是,尤其是这位林夫人,于她而言,何尝不是煎熬?

  为了缓解一下场面尴尬的低气压,林夫人首当其中,不过她接下来的问句还不如不说。

  “还没来得及请问大人贵姓,现如今在何处高就?”林夫人此言显然明知故问,只怕是“表演”太过于拙劣。

  虽说很少出府,可也不至于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对于夏颜的存在,她并不陌生,之前听他那宝贝儿子提过一嘴关于“和顺酒楼颜公子”的话题,只是还没见过真人,如今倒是领教了这位颜公子的厉害。

  “林大少爷刚刚已经说过,至于我的身份,无需与你多做解释。”

  既然她不是这个家里的当家之人,夏颜也没必要与她多费口舌。

  “是是是,那大人此次前来,所谓何事?”

  林夫人这话更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了,她自然知道自己的儿子前两天干的好事,现在人家都找上门来了,还装作不知,她这装聋作哑的能力,还真挺令人佩服的。

  只是此言一出,夏颜就更不想搭理她了,随手放下手中的茶杯,有些不耐烦的盯着她看去,“还是等林老爷回来再说吧!”

  看着眼前名唤夏颜之人,与性格淡泊的宋言不同,估计揪着此事不会善罢甘休的,不禁又替她那不成器的儿子捏了把冷汗。

  原本还想继续问些事情的,可瞧着夏颜一副不好惹的样子,她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既然如此,那就等吧,等他们家的“家主”前来解决。随后,大家又继续煎熬的坐着,等待“大人物”出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