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擦肩而过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5027 2020.06.01 09:27

  拉着宋漓,逛了清州好几条街都没看到当铺的夏颜,此刻确实有些心慌了。

  一般情况下,典当行应该都在闹市区,以前看电视剧里几乎都是这样子演的,难道事实并非如此?

  夏颜这心里七上八下的直嘀咕,心里越是装着事情,脚上的步伐就只会越来越快,做事情总是这般风风火火的她,早就忘了后边儿追了一路的宋漓。

  刚开始宋漓还在身后喊几句,问她到底在寻找什么,可前边儿只顾着疾步前行的夏颜,就像没听见似的径直朝前而去,也许是街上人多嘈杂,又或是她压根就没注意。

  体力不支的宋漓,很想原地休息会儿,可又担心夏颜人生地不熟的万一走丢了可怎么办?无奈之下,也只好寻着她的背影,上气不接下气的跟了过去。

  行至街尾,夏颜回头再搜索一次刚刚逛过的那条街,确定没有她要找的店铺之后,这才放下心来继续前往下一条街。

  街角转弯处,由于极速转换方向而忽略了人流拥挤的她,就在背对着另一条街迅速转身之时,与迎面走来之人撞了个满怀。

  但她反应很快,随后立即后退了两小步,双手微微抱拳,下意识的向对方低头且躬身行礼,连说了好几句“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而后头也不回的继续前行。

  她不想因此而耽搁了时间,认为自己已经做到了最基本的礼数,并且也和对方“诚恳”的道了歉,心想,这下应该就没事了。至于对方是男是女,是年长还是年少,她都无暇顾及,也没空留意,一心全都扑在执着的“寻找”中。

  不过,在她转身离开之时,似乎在对方身上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茶叶的清香味儿,内心暗自猜想,该不会是位老头子吧,若是遇到碰瓷之人又该如何?

  一想到这儿,脚下的步伐不免又加快了些许,估计身后的宋漓想要追上她,难矣!

  而她这一切“急于奔命”的努力,还真真切切的做了一次高强度的“无用功”。

  清州本就是宋漓的老家,开口问一声总比她到处狂跑强太多了,即使宋漓不知,路人总该知道吧,只要动动嘴皮子就能解决的事情,她非得像只飞蛾般到处乱撞,还害苦了身后一路“追赶”的宋漓。

  其实她只想着赶紧解决问题,而忘了解决问题的最佳方式,这可不是她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的做事风格,初来乍到的她似乎就只记得了“雷厉风行”。

  不知怎的,转换时空初来乍到的她还真的变了,做事毫无章法可言,潜移默化般想一出是一出。

  而这种改变不知是好还是坏,甚至有些莫名其妙,不再像一天前那个做事滴水不漏的“强迫症患者”。

  ……

  此时,被她撞到的那人还没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还没来得及看清对方的样貌,撞与被撞之间,偶然遇见之事,就这样简单的开始,草率的结束了。

  只是那人还有些发愣般立于原地,侧身看着莽撞之人行礼后,疾步前行消失于人群之中。

  其实,他只是觉得撞他之人,言行举止有些荒诞不经,更何况还是位女子,这就未免有些不可理喻了,可恰巧就是这个不可理喻引起了他的注意。

  而此时手握长剑立于身旁之人,见他多看了几眼早已消失的背影,冷冰冰的问了句:“要不要我前去把她抓来?”

  “罢了,走吧!”被撞之人面无表情般淡淡的回道。

  随后,主仆二人准备转身前行,不料眼前却遇到了一位匆匆而来的“熟人”——宋漓,见她跑得有些急促,且嘴里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不停地唤着一个人名——“夏颜”,也不知她到底遇到了什么事?

  这个时点,在此处遇到宋漓,这两人也并不未惊奇,这其中的缘由,他们自然也知晓一二,尤其是那位被撞之人。

  说是熟人,也仅仅只是熟悉之人,算不上深交,可她不是一般的熟人,而是已故宋文冶家的姑娘,宋言的妹妹。虽见状如此,可他也只是礼貌性的喊了一声“宋小姐”。

  “王爷……拜见慕公子。”

  见到慕林川时,一脸惊奇且有些气喘吁吁的宋漓,立即收起慌乱的神情,稍作镇定后,赶紧低头屈膝行礼。

  在外头自然不能随便称呼“王爷”,尤其是闹市的人群中,也只能叫他一声“慕公子”。

  宋漓行了礼,这才稍稍舒了口气,确实是跟了一路,也跑了一路,她早已经跑不动了,心想能够在此处遇见他们——慕林川与俞剑声,还真是老天爷帮忙啊!

  “免礼,只是宋小姐为何这般匆忙赶路,可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见王爷如此说,宋漓也顾不得什么了,赶紧向他打听一下夏颜的去向,顺道又把夏颜的样子大概描述一番。

  慕林川立即对身旁的俞剑声轻声说了句“去吧”,俞剑声也只是稍微低头行礼后,立刻消失于人海。

  “麻烦俞侍卫别跟丢了啊?”宋漓对着早已不见俞剑声人影的人群大喊了一声。

  而后,慕林川带着宋漓于街旁找了间茶馆,暂且歇脚,就当在此等候前去寻人的俞剑声,还有他还未来得及“见面”的夏颜。

  茶馆的二楼,位于围廊之上最佳观景台处的位置,宋漓显得有些不自然的坐在慕林川的对面,双手捧着茶杯,轻轻喝了一口便放于桌上。

  虽说他们早已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可她还是会紧张,还时不时的往楼下人群拥挤的街道望去,或许是为了缓解自己的紧张,又或许是担心夏颜。

  茶桌上,这两人也不知要聊些什么,顿时无语……此时的场面有些尴尬,还好慕林川率先发问。

  “那人是谁啊,看你如此在意?”

  说话时,慕林川轻轻放下手中的茶杯,直视宋漓的眼睛,似乎在等待着她的回答。

  “呃……”突然被问到,宋漓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稍稍愣了一下,便立即回道:

  “哦,她叫夏颜,是我刚认的姐姐。”

  随后,宋漓把遇见夏颜的事情简单跟慕林川简单的“汇报”了一下,但省略了重要部分,比如夏颜随身携带的“行李”,还有夏颜说不清也道不明的“出处”。

  经宋漓这么一说,他大概能够理解刚刚她的“突然行礼”了,想到她如此怪异的行径,还真是有些忍俊不禁,还好被他的冷峻的面容给掩藏了。

  聊完夏颜之事后,此二人再也没有开口谈论别的事情,唯有继续保持沉默……

  而另一边,此时的夏颜已顺利找到当铺,用她的白玉手镯换了二十两白银,这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见到“钱”这东西,犹如注射了兴奋剂那般激动,似乎满脸都写着高兴二字。

  当铺掌柜看着如此“不谙世事”的夏颜,正得意般笑着与店里的伙计聊着天。

  掌柜的才开口说了句二十两,夏颜都不带思考般爽快答应了。

  于她而言,只想赶紧换到银子,可没过多的心思去衡量当出之人的价值,况且,她对于这儿的消费水平又没个认知。

  最主要还是那个手镯对她而言,戴在手上自然没有使用价值,可这么一出手就有实际价值了,既然如此,她也没什么可犹豫的。

  满怀欢喜般拿着钱袋子的夏颜,立即夺门而出,此刻,她只想赶紧往回赶。

  可现下,也不知道宋漓到底走到哪儿了,她只知道宋漓一直跟在她身后……唉,只怪自己刚才走得太快,竟把宋漓给忘了。

  疾步往回赶的路上,心里免不了难受,自责和愧疚感轮流“值班”,下次可不能这么粗心大意了,万一找不到宋漓,可怎么办?

  这儿人生地不熟的,可若是为了这区区二十两,再把自己给弄丢了,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一边走一边小声嘀咕着,前前后后四下张望,看到人群聚集之地,还不忘前去探寻,可都没见到宋漓的身影。

  慌乱无助之下,她是多么希望宋漓立刻现于人群,出现在她的面前,而心急如焚的她却不知身后一直有人默默的跟着。

  见夏颜渐渐接近茶楼,身后的俞剑声这才抽身离开,赶回去复命。

  茶楼内,见到俞剑声行于楼梯口,宋漓迫不及待的问了句:

  “请问俞侍卫,找到我姐姐了吗?”

  他只是礼貌性的向宋漓行礼,并未准备多说什么,宋漓见他这般冷静,便起身来到他跟前,继续问道:

  “她在哪儿?”

  此时,俞剑声大步走围廊边上,往下看去,跟随着他直视而去的方向,密密麻麻的人群中,宋漓一眼就寻到了夏颜的身影,立刻转身向慕林川简单的行了个礼,便快速赶往楼梯口,巴不得两个阶梯当一个来踩。

  待宋漓走后,俞剑声便把刚才在当铺里发生的事情跟他的主人慕林川一一汇报,得到指示后,又再次赶往那家当铺。

  只是当他回来时,她们早已不在人群当中,无奈之下,也只好把赎回的东西上交给他的主人。

  在俞剑声离开的这段时间里,靠窗而坐的慕林川,一直关注着楼下发生的一切——宋漓和夏颜的“重逢”以及离开。

  今天这一场突如其来的遇见,毫无预见性,时间之短,犹如擦肩而过。

  虽未曾有过任何语言或是眼神的交流,可她一个不小心的“碰撞”,还有她那非正常的怪异行为,已经成功的引起了他的注意。

  往后,他对她的关注,也总是这般不经意的与日俱增,这一切只因好奇而起。

  ……

  集市中,夏颜挽着宋漓的手,各种好言好语的说了一通,宋漓这才稍微和颜悦色些许,虽说心里有些生气,可更多的还是担心。

  这个世界,夏颜的突然而至,她在这儿没亲人也没朋友,既然认了这姐姐,自然要照顾好她。

  随后,宋漓带着夏颜前往布庄量身定做了几身男装,一般得三五天后才能完工。

  夏颜急着穿,且宋漓也急着赶回临州,清州之行最多也只能待个两三天,无奈之下,此二人也只能好言好语的再三恳求裁缝师傅,给他多加点钱,此事才得以解决。

  之后,夏颜又定做了双黑缎靴子,她总不能一直穿着自己的运动鞋吧,若不是这身快要拖地的女装,才把这鞋子稍稍给遮住些。

  这么一折腾,还真有些逛累了,一看左手腕上的时间已经下午两点半,清州的“市容市貌”也算是了解得差不多了,夏颜心想,没事应该可以回去了吧,她这一天的急于奔命早就累的不行了。

  可不料宋漓却拉着夏颜跑进了一家名为“雅居阁”的字画铺。

  夏颜正纳闷,为何宋漓带她跑这儿来了,难道带她来欣赏字画,她可没这么高雅的艺术气息,也没有鉴赏字画的能力呀?

  刚踏入店里,宋漓激动般甩开了原本紧抓着的夏颜的右手胳膊,小碎步跑向柜台,与店中之人开始交谈起来,独剩夏颜一人于店内乱逛。

  闲逛之余,竟发现一张书案上摆放着一套完整的书写工具——“笔墨纸砚”,手痒的夏颜忍不住走到跟前,选了一支中号的狼毫毛笔,稍稍润了一下笔,便执笔下墨了。

  “龙飞凤舞”般开始了她熟悉的行草,书写了几个字——“落叶无颜色”,待她放笔之时,却听到身旁一位老者拍手称赞道:

  “这几个字简直妙笔生花,姑娘好书法呀!”

  “呃……”

  刚刚专心写字的夏颜,自然不知身旁何时站了位老者,还好反应快,随即回复道:

  “献丑了,初学涂鸦罢了”。

  “咦,姑娘过谦了。”

  老者口里反复念了几遍,接着又仔细观察一番,稍有疑虑问道:

  “姑娘的字,书写的是何体?”

  “没有严格学过,算是自成一派吧,呵呵……”

  是何书法?夏颜也说不清具体属于何种类别的书法,当年学习的时候,倒是模仿的行草学的写字,可如今恐怕成了“四不像”了吧?

  不过,她总不能给眼前的这位老头解释中国书法的发展史吧,况且不同的世界,跟他介绍那些个“大人物”,说了他也听不懂啊!

  “呵呵,好一个自成一派。”

  这位老者一边说着话,一边用手轻轻捋了一下他雪白的胡须,满脸的笑意。

  此时,在店里逛了一圈的宋漓闻声也凑上前来:“哟……还不错嘛,竟没想到姐姐还有这本事?”

  “自家人就别王婆卖瓜了啊,也不怕人家笑话?”

  “介绍一下,这是这家店的掌柜。”宋漓接着又向掌柜介绍夏颜:

  “这是我姐姐,夏颜。”

  “哦?与宋小姐相识这么久,竟不知您还有位姐姐?”

  掌柜的一脸好奇的看向了夏颜,心想,能与宋小姐互称姐妹,看来身份不凡。

  “唉,此事说来话长……哦,对了,刚刚与您说的扇面,您有何想法?”宋漓看着这几个字开口问道。

  在思考期间,掌柜的又抬起了他的右手,反复捋了那一撮白胡子,最后,看似悟透禅理般欣喜的说道:

  “恩……有了,用颜姑娘的这几个字,您看如何?”

  “好啊,姐姐赠字,就当是送给哥哥的生辰礼物了,”

  “呃?……宋言生日?”

  夏颜疑虑般睁大了眼睛看向宋漓,心想,开什么玩笑,就这几个字怎么可以,既然是生日礼物,不能这般敷衍。

  “是啊,哥哥喜欢这家店做的折扇,所以,每年回来我都会给他带一把折扇回去,就当做生日礼物赠于他。”

  “好吧……既然是宋言生日,那今年这扇子就由我来送,不过,扇面上用这几个字并不合适。”

  夏颜说完,赶紧又换上一张白纸,重新下笔写了四个字——“乐而忘语”。

  一旁默默看着书写如有神助般的夏颜,宋漓的仰慕之心不免有些显眼了。

  “乐而忘语,妙不可言!”看来这宋漓心里的满意程度,不言而喻。

  在古代,虽主张女子无才便是德,但富贵人家的小姐多少也识得一些字,读过一些书,就比如此刻正在认真欣赏夏颜大笔一挥,随意书写这几个字的宋漓。

  “要不,你别跟我回去了,就留在这儿给掌柜做伙计吧,怎样?”宋漓开始与之打趣道。

  “好啊,到时候可别太想我啊?”夏颜写好后,长舒了一口气,把笔放置于笔架上。

  在她俩互相说笑之时,这位字画铺的老掌柜在一旁忙于摆手拒绝道:“两位小姐说笑了,我这庙小。”

  “开玩笑了,我可舍不得把她留在你这儿。”

  “呃……太肉麻,真受不了。”

  调侃一番之后,夏颜撑开拿着刚刚书写好的那两张纸,绕过书案径直走向柜台处。

  “掌柜,麻烦帮我各自做成两柄,再帮我刻一个图章。”

  随后,夏颜又回到书案那儿,随手写了自己的名字——夏颜,拿着写有名字的纸张又走回柜台处。

  “这是我的名字,做好图章后,麻烦帮我盖在扇面上,多谢!”

  把事情都交代清楚后,又与宋漓因为付钱这事儿拉扯了好一会儿,最终,宋漓还是拧不过她,也只好如泄气的皮球般放弃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