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探知心意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5156 2020.07.23 09:40

  第二天一大早,用完早膳,慕林川照常出门公干,只是王府的豪华马车被夏颜给“征用”了,他与俞剑声也只能骑马出行。

  而另一队外出的人马,自然由韩玉却亲自带队,领着夏颜等人一同前往新的酒楼。

  马车之上,韩玉早就与众人透彻的介绍了劲州都城的城市区域分布特征。

  城内被划分为东西南北区。

  城北为皇城,慕林川的逸王府就驻扎在皇城之外,城东为都城官员们的府邸以及各路富商的豪宅。

  城西则为整个劲州城最为繁华的商业区,这里汇集各路人马,环境也较为复杂。

  然而城内的平民百姓大多分散在城西与城南这两个区域,尤其是城南,大多的贫民也都聚居于此。

  新酒楼的选址则是定在了东城区,临近都城各位达官贵人的住所,之所以选在此处,主要也是看中了这富贵之人聚集地的消费水平。

  ……

  从城北的逸王府出发,马车向东缓缓而行,一般情况下,大概需要行驶半个时辰左右,方才到达最终的目的地。

  从城北一路转往城东方向,途中绕过了好多条主要干道,这才刚刚步入东城区的主街,好奇的夏颜立马把车窗全都打开,仔细的观察一下,这古代的“别墅区”到底是怎样的一番天地。

  然而马车行经之地的大致情况,也就是街道足够宽阔与干净,两旁的楼宇皆是富丽堂皇,可路面上的行人稀稀疏疏,略显空旷,当街的商铺这才逐渐开门做生意。

  眼前的这一幕,与昨日人潮拥挤的西城区实在无法比拟。

  见状,夏颜心里咯噔了一下,不得不重新好好盘算一番了,毕竟金字塔尖的高消费还是占据少数,这没有人流的聚集之地,生意又该如何红红火火?

  “怎么感觉这里冷冷清清的,你们怎么会把酒楼定在这边?”

  “这一切都是王爷的意思,我与俞侍卫,我们陪着王爷一起寻了好久,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合适的院子,所以……”

  若此事韩玉能做主,自然不会把选址定在东城区,不过,他大致能够猜到慕林川的用意。

  酒楼不仅仅只是做生意,他们还得利用这个特定的场所,发挥巨大的作用,掌握有用的信息。

  比如即将“莅临”酒楼消费的各位达官贵人们,但凡进入此地,就有机会与之接触,想了解的他们一切,自然逃不出酒楼的耳目。

  只是慕林川的这一层私心,夏颜从未怀疑过,直至将来的某一天,只是他的“良苦用心”不止这一层含义。

  ……

  在夏颜看来,能够被慕林川选中的院子应该不会太差,就不知想象与现实的落差如何了。

  “好吧……那就辛苦你们了。”夏颜顺势抬起的双手合拳,意思性的表示一下谢意。

  “我倒是没什么,只是在此事上,王爷事事皆是亲力亲为,还真是挺难得的。后来听俞侍卫说是受您所托,我这才明白其中的隐藏的含义。”

  起初,韩玉刚刚听到俞剑声与他闲聊关于夏颜之事时,他只是单纯的以为这是一位深得慕林川欣赏的“颜公子”。

  可当他见到夏颜本人,以及夏颜同莫雨等人“久别重逢”时欢声雀跃的那番模样,他大概也理解了,为何他们的王爷会对这位“颜公子”的事情如此积极了。

  为了迎接夏颜的到来,临月阁的一切他都要亲自过问,事无巨细……

  “那你,明白什么了?”夏颜有意反问一句,看看他作何解释。

  “呵呵,想必您比我们更加懂得王爷的心意。”

  “好吧……”她的有意捉弄,他并未上当。

  听到韩玉这么说,夏颜一脸笑意盈盈,慕林川对她一直都不错,看来,还真是花了心思了。

  “哦,对了,你刚刚提到的院子,花了多少银两?”

  “这个……在下不便多言,不过,看王爷的意思,应该是以之作为生辰之礼物送给您的吧!”

  “生日礼物?!”

  夏颜的第一反应,不就是一个小小的生日,值得他送楼送房的吗?不禁冷笑一声,这一行径若是搁在二十一世纪,那不就是典型的“被包养”了吗?

  想到此处,夏颜都有些诧异了,心里好一阵嘀咕:妈呀,我的天啊,这脑洞未免也太大了些,打住,打住,赶紧打住……

  上次见面之时,他确实说过许她一个生日愿望,只是不知居然给自己买下了酒楼。

  不管他心意如何,她都不能收下如此贵重之礼,若是将来发生什么意外之事……就像上次归还的“腰牌”那般,那也太难堪了。

  “阿言,关于酒楼前期的一切费用,你全都要记录在册啊,千万不要把人情与生意混为一谈。”

  “恩,此事我有分寸。”

  夏颜的心思,宋言自然明了,就如临州的酒楼开筹办伊始,虽有幸得到这位逸王的帮助,可最终回本赚了钱后,立即结清了他们之间的债务,就像夏颜所说的,“人情与生意不可混为一谈”,他一直也是这么做的。

  “颜公子您这么做,那可就辜负了王爷的一番心意了。”

  夏颜的意思,韩玉明白,可他还是担心慕林川,毕竟除了那件大家共谋的“大事”之外,难得见他对待何人何事如此上心过,就怕他太过于敏感。

  “我并不是拒绝他送我的这份大礼,我只是把慕林川投入的所有资本全都记录下来,然后转换成为投资的份额,等将来酒楼赚钱了,自然少不了他的好处。”

  “颜公子此举可谓是公私分明啊,果然是生意人。”

  听到有人如此夸赞自己,夏颜自是高兴了,当她准备回话之时,宋言却抢先一步回道:

  “呵呵,你是想说她足够精明是吧?这不算什么,等将来相处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

  “那以后,就有劳颜公子多多指教了。”

  “指教谈不上,相互学习交流倒是可以的。”

  韩玉转而面向夏颜低头作揖道:“韩玉在此,就先谢过颜公子。”

  其实昨日一早,俞剑声就代慕林川前来传话,终究还是决定把他调去了酒楼。

  “你谢我干嘛呀,咦~不对,从你这话中我怎么听到了别的意思,怎么,你不想在逸王府干了,想转到我们酒楼吗?说实话,我个人举双手欢迎,可慕林川这边,他舍得放你走?”

  对于韩玉的这一行径,夏颜很是怀疑,只是她不知,慕林川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她这一连串的问题刚刚出口,宋言赶紧替韩玉解释道:

  “王爷已经把韩总管指派到咱们酒楼,以后就是咱们的同伴了。”

  “呵呵,是吗?这么说来,我又捡到一个宝藏男孩了。”

  “宝藏男孩?……”韩玉一脸懵圈的盯着夏颜问道。

  “没事,不知道没关系,不急于理解,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领悟。”宋言轻轻拍了拍韩玉的肩膀,以一个“过来人”身份安慰道。

  韩玉的能力自是毋庸置疑,这么大的逸王府,而且与周边的关系网如此复杂,他都可以打理得井井有条,更何况是区区一个酒楼,完全不在话下。

  如今有了他的加入,夏颜更是乐得合不拢嘴了,只是心里仍旧有所疑虑,慕林川真的舍得把他派过来?

  在这件事情上,夏颜始终认为慕林川是看在了她的面子上,她然而只看到了他对她的重视程度,以及对她的良苦用心,这一切她全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却从来没有想过慕林川还隐藏了另一层“私心”。

  其实,鉴定一个人是否喜欢自己,很简单,就看他是否愿意花心思在你身上了,而慕林川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对于这点,夏颜也深信不疑。

  从一开始他对她的默默关注,临州酒楼开业前夕,还特地派顾云等人前来相助,还有自从正式见面之后,夏颜所有的任性妄为也好,为所欲为也罢,他都照单全收,并且从未说过夏颜的半点不是,他对她的包容与迁就,自是旁人做不到的。

  只是他为她所做的一切,她不知如何回报,甚至还心存愧疚……

  然而,换一个角度想想,韩玉于逸王府来说,那可是无可替代的存在,如今让他过来帮忙,那边岂不就没有统筹之人了?

  “即使慕林川真舍得把你派给我,那逸王府怎么办,一时之间,也没人能够接替你的位置呀?”

  “这个王爷自有安排,再说了,韩玉没您说的那么重要。”韩玉一脸谦逊的样子,讪讪一笑而过。

  “对我来说,你很重要。”

  “承蒙颜公子看得起。”韩玉再一次拱手作揖,回敬夏颜的“知遇之恩”。

  只是夏颜一句真诚的“你很重要”,这么直接明了的“表白”,瞬间触动了韩玉过于沉稳的内心。

  他没想过除了慕林川之外,还有人如此看中他,就只凭这一点,他愿意为她做事,甚至卖命,所谓“士为知己者死”。

  “慕林川派你过来帮忙,还真是委屈你了,咱们这儿庙小,还请韩总管多多担待啊?”

  想想他在逸王府,至少也是一个受人尊重的“韩总管”,而今转到酒楼,夏颜也不能给他什么承诺,况且钱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乃身外之物,而且他还与慕林川师出同门。

  面对如此优秀之人,一个酒楼的伙计确实是委屈他了,这么说了,夏颜还真得好好谋划一番,不然以他的能力,还真是大材小用了。

  “颜公子这么一说,那就是折煞我韩玉了。”

  “好了,客套话就到此结束,欢迎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

  夏颜说着话,伸手到他面前,认真教他怎么与自己握手,她想用自己的方式,与她所认可的身边之人打招呼,把自己信任之人给“同化”了。

  “今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既然是一家人,自当不必客气,就像阿言那般,我可否叫你一声‘阿玉’?”

  夏颜就是喜欢给人“取名字”,例如宋漓、宋言、傅云帆、慕白羽等人皆有属于他们自己的昵称,可这一声“阿玉”,也只是玩笑罢了,毕竟他与宋言等人终究不同。

  至于慕林川,她倒是还没想好要如何给他取昵称呢?

  “当然可以了,这个称呼除了您,至今还没人这么叫过。”

  “那就好,荣幸至极。”

  “感谢颜公子‘赐名’。”

  “唉……刚刚都说了不必客气,你怎么又忘了,还有,以后不许对我用尊称‘您’这个词,你可记住了?”

  “尽量吧,一时之间恐怕反应不过来。”

  对于韩玉这种刻在骨子里,流淌在血液里的礼教,又岂是说改就能改的?

  “那就加速反应,等你真正融入我们这个大家庭,自然就会记住了。这个家里没有贵贱与尊卑之分,只有一家人和和睦睦的相处。”

  夏颜口里的这些不切实际的现象,韩玉当初听到俞剑声讲诉着这一切之时,自是无法想象与理解,而今,倒是真正的体会到了。

  “颜公子果然与众不同……”

  “过奖了。”

  “之前俞侍卫跟我提过关于您的一些事迹,当时我并不能理解,如今与您接触过后,反倒是明白了一些事情。”

  关于平等、自由等词汇,这一切对于夏颜来说,过于稀疏平常,自然不放在心上,因为她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俞剑声”之上。

  “俞侍卫?平时看他都不怎么说话,居然会跟你提起我?”

  “嗯嗯,我们俩关系不错。

  话说他们这四位“师兄弟”,俞剑声与韩玉他俩这平民与下属的身份,从属于慕家两兄弟,私下的关系,自然形成“抱团取暖”的模式。

  “那他有没有跟你说我的坏话啊,比如性格不好,脾气暴躁等等。”

  “这些倒是没有,不过,他有提过一件令我印象深刻的事情。”

  “什么事情,说来听听?”

  夏颜很是好奇的向他凑近,在临州,她做的好事蛮多的,不过坏事也是一大堆,就不知这俞剑声会跟他说些什么了。

  “就是你们与同邢嬷嬷同桌用膳之事……”

  “哦,这个啊……其实这件事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可结果并不是我想要的。”

  一提到这件事,夏颜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愧疚的,因为她的“肆意妄为”,多次让俞剑声与莫雨为她的行为而感到不安,除了这次,还有她与慕白羽“分道扬镳”的当天,便是如此。

  “也许您并非有意,可邢嬷嬷毕竟是王爷在这个世界上最为看重的亲人,府上之人都很尊敬她,所以,以后您与王爷在一起时,还是不要让她难堪,不然王爷夹在中间……”

  夏颜深知韩玉话中省略的内容,自然也理解慕林川的难处,可她这头脑一发热,啥也顾不了了。

  “我明白……不过,她远在临州,估计今后也没什么机会见面了,所以你担心的事情,发生的可能性并不大。”

  夏颜这才想着只要不见面,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可她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因为接下来韩玉告诉了她一个犹如“噩耗”般令人恐惧的消息。

  “过段时间,邢嬷嬷与王总管也要来就要过来了。”

  一听到邢嬷嬷,夏颜整个人都不好了,刚刚的聊天兴致也都没了。怪不得慕林川会把韩玉调过来给使唤,原来早就安排好了,还真是“面面俱到”啊!

  其实对于这位“长辈”,夏颜并不熟悉,也没什么好针对的,只是单纯的不喜欢,纯属个人的喜好问题。

  不管夏颜如何不喜欢,可她毕竟是慕林川的“家人”,这一点无法改变,总不能因为她的存在,这就急于撇清与他的关系吧,况且这么做也不太可能,还真是令人头大。

  “唉……那我就尽量不要出现在她面前好了,不然看到她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我也不知道自己又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既然王府的“女主人”回来了,那以后这“临月阁”也不能再去了,避免大家见面尴尬,在她到来之前,得赶紧把酒楼的住所收拾出来,必须马上搬家。

  “其实,邢嬷嬷人挺好的,从不苛待王府的下人们,只是您与她没有好好相处过,才会有所误解。”

  韩玉试图说服夏颜,可一根筋的她,又岂会容易被“策反”?

  “算了,你不要再说了,与她无关,是我的问题。”

  “……”

  既然夏颜都这么说了,韩玉也只能选择沉默,有些事情他不便参与,也不适合参和。

  一顿长吁短叹过后,夏颜好似已经做好了准备。

  有些问题可以选择规避,视而不见,可有些事情并非如此,若是这一切真的逃不掉,那就勇敢面对,直面惨淡的人生。

  ……

  此时,街上的行人渐渐增多,不似刚刚的那般冷清,然而此刻心烦意乱的她,已经没什么心情再去观看街道上的情况,似乎这些繁华与喧嚣皆与她无关。

  结束了与韩玉的那一段互相探知心意的话题,马车内又恢复了难得的平静。

  随后,夏颜双手环抱着放于胸前,侧身抬起自己的右脚摆放在身旁的空位上,寻找一个舒适的姿势,身体稍稍向后倾斜,靠在了宋言的肩膀上,微微合上双眼,闭目养神。

  随着马车正常行走而形成的自然频率,高高低低,起起伏伏,夏颜懒洋洋的就这么靠着,连着几个哈欠声,又进入了梦乡,直至遇见夏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