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成长之路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5260 2020.07.27 09:35

  刚才屋内发生的一切,搞出的动静,比如慕林川摔在地板上的声音,还有夏颜大吼一声“慕林川,你给我起开”的声音,立刻引来了东西厢房的注意。

  她们三人随意披下衣服,自己的妆发也没来得及整理,立即冲出各自的房间,整整齐齐的出现在夏颜的房门外。

  “砰砰砰……”莫雨好似用尽全身的力气那般,毫无节奏的拍打着夏颜的房门,言语尽显焦急的大声喊道:

  “刚刚听到屋内大声叫喊的声音,你在里面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听到了莫雨慌乱的敲门声,此时立在床边有些尴尬的夏颜,赶紧上前去给她开门。

  当莫雨等人进屋后,见到穿着一身白色贴身之衣物,一头长发披在身后自然垂落,正安坐于床边的慕林川,三人一脸惊愕的表情如出一撤。

  “王爷?你怎么会……”

  莫雨是想问他怎么会在这儿,最终还是忍住了,稍稍收起自己一脸吃惊的表情,随即与身旁傻楞的那两人一起行礼道:“见过王爷。”

  立即转身吩咐道:“你们俩赶紧去准备洗漱之物。”

  “是。”嫣儿、翠儿都还没反应过来眼前之事到底为何,这就乖乖的行礼,然后离开。

  “既然你没事,那个我,我就先出去了啊?”待那两个小丫头走远,莫雨也识相的退出了房间。

  “好。”夏颜随手有把门给关上,走到梳妆台前,跪坐在地毯之上,随意梳理一下自己的头发,却不曾想,慕林川居然上前夺过她手里的梳子,主动帮她梳头。

  “我自己来就好。”夏颜想阻止,可却被慕林川温柔拒绝,“别动。”

  “今天想穿男装还是女装?”慕林川低头问道。

  “我有女装吗?”

  “也是,要不等会儿我们出去给你定做几身,如何?”

  “算了吧,还是男装穿着舒服。”

  “好,都随你。”

  这是慕林川生平第一次给人梳头,而且还是一位不知来历的女人,然而却是他认定的此生至爱之人,不管她说什么,有何要求,他都不会拒绝,也没理由拒绝。

  “你昨夜,怎么来了?”夏颜瞧着铜镜里面的他们,一脸浅笑的问道。

  “想你,便来找你了。”

  “咦~你这肉麻兮兮的。”

  “呵呵,你还好意思说,昨天临走时明明说好了我在家等你,你自己不回去也就算了,居然还把临月阁之人全都给带走了。”

  “怎么,不舍得了,要不你把她们领回去吧?”

  “要不,你把我也领走好了?”

  “开什么玩笑,邢嬷嬷可会舍得?”

  “好吧……”

  借着两人相处和谐的现场氛围,夏颜赶紧把自己内心所想之事全部外放。

  “坐到旁边来,我有事跟你说。”

  “何……事?”夏颜突然一脸严肃的样子,慕林川心里还真没底。

  “首先,我很感谢你对酒楼的投入与付出,这一点我必须肯定。但是关于酒楼的经营权,必须得掌握在我与宋言的手里,毕竟它还叫‘和顺酒楼’。”

  “我不管你与你的手下们在背后密谋些什么,那是你们的自由,我不会干涉。”

  “但是,你既然把他们招了进来,那就是酒楼的伙计,只要他们在酒楼一天,就得听我与宋言的,包括韩玉。”

  “况且,我当初只是把你设定为一个单纯的投资者,并不想你参与其中,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其实,夏颜并不知晓慕林川等人到底要干嘛,只是现如今酒楼里全都是慕林川的人,她隐约能够这里头肯定有事,只是不知不想去深究,反而还略微有些恐慌。

  若是这些人不忠于酒楼,不听她指挥,那就大事不妙了,所以,必须得让他给自己一个保证,又或是给她一个肯定的答复。

  当听到夏颜口里所提及的“密谋”二字,慕林川有点儿心虚了,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心里暗自嘀咕一句,“她该不会知道自己以此为据点之事了吧,这也不太可能啊?”

  随即转换问题的焦点,掩盖了自己的“私心”,频繁点头回应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我所做的一切的目的都只是为了你,为了让你高兴,仅此而已。”

  “好,既然你已表态,那此事就定了啊,至于韩玉他们,还需你亲自交代一下。”

  经过一场有效的交流与沟通,夏颜懂得利用对方的心理,控制谈话的方向,得到了慕林川口头上的默认,拿回了酒楼的独立经营权,为自己争取了最大的权益。

  其实,想要搞定慕林川并不难,理由很简单,他对她的好,毫无底线,夏颜深知这一点。

  ……

  难得慕林川留在酒楼用早膳,夏颜想要亲自下厨,给他好好露一手。

  两人梳洗过后,牵着手一同前往厨房,原本想着亲自动手给慕林川做早膳,没想到阿武已经做好了,既然没她表现的机会,那就陪他一起用餐好了。

  即使两人全程皆是保持“食不语”的状态,只要是夏颜陪在他身旁,偶尔给个眼神,慕林川便心满意足。

  饭后,慕林川又要出门公干了,在临走前,还是应允了夏颜的要求,把酒楼所有人聚在一起,当着他们的面,确定夏颜与宋言在酒楼独一无二的地位,即使是身为逸王的他,也不能越过这两人直接指挥。

  其实,夏颜提出这样的要求,自然也有人觉得此举并不合理,毕竟还是处在比较传统的封建社会,夏颜理解,但是她就是要这么干。

  不管别人怎么认为怎么说,她只需坚持自己的所思所想,特立独行,不然,还怎么做别人崇拜的“颜公子”?

  趁此机会,夏颜临时也做了一个决定,当着大伙儿与慕林川的面,确定了韩玉的“韩总管”之位,酒楼的管事之人,除了她自己与宋言,那便就是这位“韩总管”了。

  暂且不管他是谁的人,只要还是酒楼的伙计,就不能委屈了他。

  ……

  待众人散去,夏颜单独留下陆玉华。

  仔细想想,就目前的情况来说,她的存在,对于整个酒楼的价值,还没有珍儿与顾云重要,只因她的能力还没有被挖掘,被发现,被突显出来。

  自从离开临州以来,夏颜都没有单独与她好好聊过,也没问过她内心真实的想法,又或是此行的感受,更不知她的近况如何。

  对于以上存在的这几个问题,她这个师傅当得并不称职,然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并非过于忙碌,只是因为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恋爱”,消耗了她一部分精力,占据了她在生活中几乎一半的时间。

  既然已经收了陆玉华为徒,而且也有心培养她作为自己的“接班人”,夏颜就得好好用心栽培她。

  说到这陆玉华,论见识与胆识,她并不输给任何人,她缺的只是一个锻炼的机会,一个成长的空间。

  所以接下来,必须要找她好好谈谈。

  “还习惯吗?”

  夏颜一开口就直接问了对方的感受,潜意识里是想问她,跟随自己的这么些时日,她吃得消吗,未来的路还很长,她还能坚持多久?

  然而她的一句简单问候,反倒令陆玉华情绪有些哽咽了。

  “我……我感觉我什么都不会,也不知该从何下手。”

  “没事,不必操之过急,不懂的可以慢慢来,主要看你有没有耐心与恒心。”

  “我也想好好学,可是我……”

  说到此处,陆玉华内心所有不稳定的情绪似乎已经达到了最高点,只待一个宣泄的出口。

  “怎么了,我们的女侠怎么还哭了呢?”

  随着夏颜一句暖心的安慰,陆玉华直接泪奔,感觉自己所有的委屈,顷刻间全都化为止不住的泪珠。

  在夏颜心里,陆玉华是比自己还要强大的翻版,因为在她的眼里,这个姑娘就是一个正能量的散发体,没有任何的阴暗面,更没有所谓的负面情绪。

  而此刻,哭得跟个泪人儿似的姑娘,与自己早期的预判有些出入,甚至还有些距离。

  终究坚强的躯壳之下还住了一个“小公主”,而且还是一个从小被家人宠到大的小公主。

  越是不知所措的情况下,就越要主动出击,直面困难,而不是犹豫不决与徘徊不定。

  其实,这一切的根源还在于她自己本身还不够强大,尤其是内心深处的磨炼,还需要时间的考验。

  好苗子就得好好磨炼一番,方才有所成就,夏颜愿意做她的试金石,助她成长、蜕变。

  “那你好好跟我说说,你这是怎么了?”

  陆玉华稍稍控制自己的情绪,止住自己的眼泪,带着抽泣的哭腔娓娓道来:

  “我自己也不知道……就是之前在临州,跟着师兄们学了几个菜,但都上不了台面……我们家虽说也是开的酒楼,可是与咱们这儿又有很大的区别……这几天我见到别人都在忙,可我就是不知道要做些什么……我看到珍儿他们都在忙,我却帮不上忙……”

  陆玉华反反复复也就那几句,其实总结下来也就是没有头绪,没事可干,更是没人引领,感觉自己已经被众人给孤立了。

  想想也是,她的身份毕竟不是一般人,虽说是夏颜的徒弟,可她终究还是“陆小姐”,宋言也不好直接指挥,随意使唤。

  反倒是后来者的夏末,更能融入其中,虽被夏颜有幸收留,还被她认做“妹妹”,可毕竟是做过下人的,很快就能上手。况且,夏颜已经明确了她的任务,任凭珍儿调配。

  若是把陆玉华与珍儿、夏末等人归为一类,那对她也太不公平了,有些大材小用之意。

  对待此类人物,必须对其委以重任,才能突显出她的能力,以及她的重要性,真正做到物尽其用。

  “好了,我知道你的委屈与难处,赶紧擦干眼泪,我有事要你去做,而且这件事情非你不可,可得给我做好了,知道吗?”

  “嗯嗯……师傅有何事,尽管开口,保证完成任务。”陆玉华一扫之前的阴霾,犹如大雨过后的晴空万里那般爽朗。

  “我想让你负责我们酒楼客房的布置与管理,以后这一块由你全权负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决心了?”

  夏颜之前就想做这一块,只是奈何临州的条件不允许。

  如今在这儿宽泛的空间内,随意挑选两三个独栋的小院子,任其肆意发展,还可以根据院子的格调不同,从而定制不同的入住方式,与服务内容。

  如此一来,夏颜可谓是给自己寻了一个大展拳脚之机,正好把二十一世纪奇思妙想的构思融入其中,想必,又是一个独特的发财捷径。

  随后,夏颜把自己的想象与设计全都呈现于图纸之上,做成了策划书,转交于陆玉华。

  这里边的细节,可以具体到每一个房间大概的布置,例如房间的颜色,格调,陈设,小到一些小物件等等。

  如今这一切的大脑风暴,一些奇思妙想的主意,以及精妙绝伦的构思,全都来自于曾经生活经历的累积,先进文化的与传统文化的植入与改进,两者之间的融合,于客房来说,简直完美!

  不过,这些也只是从她自己的角度出发,是否符合大众的审美,那还得让身处这个世界之人来决定,比如陆玉华,便是最合适的人选之一。

  “这是我做的关于客房的一些策划,你好好看看,然后再结合你自己的想法,制定最终的方案。”

  陆玉华接过夏颜递过去的图纸,在翻阅的过程中,脸上吃惊的表情可谓是“惊为天人”那般,嘴角的口水就差直接掉地上了。

  “我只想照着纸上的样式直接弄完就已经很了不得,哪里还敢提出什么要求?”

  “哎~话可不能这么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立的思考与判断,况且,这些也只是我个人的看法,至于具体的实施方案,还得你自己做主。”

  “我相信师傅独到的眼光。”

  “好,随你怎么做,总之,这件事情我交给你了,酒楼所有人随你调动,但你要记住一点,知人善用。”

  “好,我知道了,多谢师傅的良苦用心,你如此帮我,我都不知道……”

  “感谢的话先先放一旁,此事必须得在酒楼开业前完工,我最多也只能给你半个月的时间。”

  “到时定不负师父所托。”

  “好好做,师傅看好你。”

  “谢谢师傅!”

  普通人需要鼓励,有能力之人更是如此,在夏颜一番安慰与开导之下,陆玉华犹如受到了莫大鼓励那般,重拾自信。

  原本在陆玉华眼里,一开始只是觉得夏颜是个有才华之人,而且还与自己同龄,便把她视为聊得来的知己,只是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拜她为师。

  更为意外的是,她这个师傅还做得有模有样的,不仅能够承受自己所不能的一切,而且还引领着酒楼的所有人凝聚在一起,做一番事业。

  能够拥有自己独特的人格魅力之人,便是陆玉华等人所佩服与崇拜的地方,也是慕林川为之倾倒的关键。

  她这位师傅的所作所为在她看来,似乎已经超出了本该属于她们的年龄与阅历,只可惜她并不知夏颜的真实情况,夏颜哪里只是二十几岁而已?

  不过,身处异世的她,并未把自己真正的当成了一个二十几岁的姑娘,而是把自己定位为那个经历了人生起伏,且早已过了而立之年的“大龄失婚女青年”。

  ……

  交代完所有事情,夏颜独自回到了自己的院子,正好碰到莫雨把刚熬好的药罐给端了过来。

  “你回来了,赶紧把药喝了吧,刚给你熬的。”

  “什么药啊?”

  看到莫雨搁在院子石桌上黑糊糊的那一大碗,夏颜内心深处的恐惧瞬间油然而生,想想之前被傅云帆以完成任务的方式“逼迫”自己喝药的画面,简直苦不堪言。

  “上次给你配的药,你喝完了也不知道告诉我一声?”

  一想到纯中药的那股味道,夏颜好不容易把剩余部分全都喝完,又怎会再找她要?

  “真的是太苦了,所以我就……”

  “良药苦口,刚刚还准备让人给你端去呢,还好你自己回来了。”

  “能不能不喝啊?”夏颜一脸委屈的苦苦哀求道。

  “你过来,我给你看一下。”

  听到莫雨提出给自己诊脉,夏颜赶紧坐到石凳上,主动撸起袖子,把手平放到桌上。

  “就你现在这身体状况,若是再不好好调养,又该如何适应这里的冬天?”

  夏颜本来就怕冷,可听莫雨这么一说,心里难免又徒增些许忧虑,心想,难道这里的冬天很冷吗?

  带着心里的这个疑问,不得不好好回顾一下他们这一路的行车路线,从清州至临州,再到劲州,确实是“一路向北”。

  随后又认真盘算了一下这里的取暖设施与供暖条件,心里一凉,不禁暗自感叹一句:“完了,看来今年的冬天不好过啊!”

  实在没辙,也只能乖乖“遵从医嘱”,先把身体养好了再说。

  想想往年的冬天,她自己经常去医院挂吊针,而今若是真的生病了,别到时候一病不起,又或是拖了个十天半个月的,以现在这落后的医疗水平,那后果可不得了了。

  “好吧,那就有劳莫医师费心了。”

  “知道就好,喏~先把这一碗给喝了,今后的每天一次,我亲自给你煎药啊?”

  “嘿嘿……荣幸至极!”

  夏颜虽然嘴上说尽好话,可她这心里的抗拒感尤其明显,立马挂了一张黑脸,好似脑门印了四个大字——“生无可恋”。

  正当她闭着眼睛极力说服自己喝药之时,那个让她不想面对,只想逃离的极为难缠之人,又出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