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难掩心事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4864 2020.06.04 20:17

  宋漓简单的几句“整顿家风”之话,当场虽是立了规矩,可免不了影响了大家品茶的心情。

  就夏颜的一个“不成文”的提议,却让曹石左右为难,她自己心里也不好受。

  膳厅内,一壶热茶,一盘水果摆放在桌上,而坐于桌旁的却只有慕白羽、宋漓、以及夏颜,易山、曹石、傅云帆自然立于各自主人身后。

  刚刚的一顿火锅氛围也挺轻松的,似乎已经忘了身份之别,而此时,又恢复了原来“正常”的模样。

  说到“主人”,这次傅云帆却主动站于夏颜身后,搞得夏颜都有些莫名其妙的,心想他啥时候开始成了她的人了?

  不光是夏颜觉得奇怪,宋漓也甚是不解,傅云帆与她不仅是主仆的关系,还有从小一起长大的交情,怎么这会儿才与夏颜认识了两天,这就主动站于她身后了?

  夏颜回头瞥了一眼身后的傅云帆,不免出声笑道:

  “好了,你们都坐下吧,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平时我不管你们是怎样一种生活状态,今晚,我们只论朋友,不论主仆,好吗?”

  “更何况,我不喜欢有人站在我身后,总感觉有人在身后窥探自己,我受不了这样子。”

  刚刚的“规矩”虽才立完,可夏颜所说之话他们还是不敢照做,其实不是她说话不管用,只是身处这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礼教早就“刻骨铭心”般存于众人的心间。

  “既然如此,你们自己喝吧,恕不奉陪!”

  话音未落,夏颜起身准备自己一个人离开,却不料傅云帆第一个动身坐下,还坐在了夏颜的身旁。

  “还是我们家老傅懂事,呵呵……”

  看傅云帆坐于桌前,其余两人一边看着“主人”的眼色,一边也跟着落座,只是动作稍显疑迟,自然没傅云帆那般干脆利落,多少还有些犹豫不决,甚至谨小慎微。

  缺少的茶杯曹石也一并补齐,一帮年轻人单单喝茶多没意思,夏颜提议喝酒,众人也都一一响应,随后,傅云帆陪着曹石前往酒窖拿酒。

  在他们走后,曹大娘和曹叔特地前来请示宋漓如何安排住宿等问题。

  今晚慕白羽要留宿,还有夏颜的突然到来,所以,他们俩得先去整理一下房间。

  “小姐,今晚小侯爷留宿于此,我和老头子就先去准备一下客房,您这边有什么要吩咐的?”曹大娘立于宋漓身旁轻声问道。

  “房间就按照往常的安排,整理好房间后,多烧些水。”

  “好,知道了。”说完话便转身走出去膳厅,只是夏颜看着二老离去的背影喊了句:

  “谢谢啊,辛苦你们了。”

  不管他们是否理解她想要表达的意思,她只想亲自与他们说一句“谢谢”,而不是理所当然的接受他们所做的这一切。

  每年宋漓也就来住个几天,可他们得准备得稳稳当当的,什么都得提前准备好,这种期待和重视的程度,好比过年那般隆重。

  即使突然多了夏颜和慕白羽,房间和被子自然也少不了,曹大娘保证安排得妥妥当当。

  待曹家这两位老人离开,曹石和傅云帆两人提着酒坛子回来了,八瓶土罐坛子装的陈酿,一瓶最多也就一斤的量,夏颜心想八斤陈酿六个人喝,应该差不多了。

  随后,曹石又去拿了六个酒杯,夏颜嫌酒杯过小,让他直接换成吃饭的大碗。

  待众人碗里都倒满了酒,夏颜对傅云帆和宋漓最先开口说道:

  “昨晚在客栈,这酒没喝成,今晚你们俩可得陪我多喝几碗啊?”

  “好。”傅云帆一声低沉的声音爽快的答道。

  “你倒是回答得干脆利落,昨晚就是因为你,罚你三碗你可服气?”

  “好。”

  夏颜心里就纳闷了,这人何时开始如此“听话”了,眼看他毫不犹豫的一口一半碗,三大碗几口就喝没了。

  “看你喝酒这架势不错嘛,够爽快,你这朋友我喜欢。”

  傅云帆的态度,夏颜很是满意,男子汉就该如此这般豪气,喝酒就更应该拿出点儿男子气概,若是男子却故作扭捏之态,那这种人自然不适合做她的朋友,看着也难受。

  见夏颜这般爽朗的性子,对待他眼里的“下人、侍从”,她都能当做朋友真心待之,慕白羽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他都是你朋友了,那我是什么?”

  “你若是也来个三大碗,自然也是我朋友啊,若是不愿意……那就说明你是真的不愿意和我做朋友了。”

  见慕白羽开口,夏颜故意开始逗他,可他倒好,逗不得,一激准凑效。

  “好啊!”慕白羽也是一口一半碗,一饮而尽,也算是个爽快之人。

  “来,满上。”曹石帮他倒满了酒,一大口又给喝没了。

  “这最后一碗,我要你陪我喝,不然,我这三碗下去,等下还没喝多少,岂不是要醉了?”

  慕白羽倒还算聪明,还知道讨价还价了,只是夏颜又怎会答应?

  “你这就有些不守规矩了啊,说好了三碗,你也答应了,莫非,小侯爷想要失信于一个姑娘?”

  “唉,还真是怕了你了,怎样都有你说的,来,满上。”话音刚落,曹石又给他满上。

  “呵呵……这才够意思嘛,朋友!”

  为了答谢傅云帆与慕白羽她们这般真切之情,夏颜怎可一点表示都没有?不过,她也是个狡猾之人,自然不肯单独喝了。

  “敬爽快之人,我们大家一起喝一碗。”大家一起举着碗一饮而尽。

  接下来,夏颜单独敬宋漓一碗,她来到这个世界,自然少不了宋漓的照顾,还有让她再次感受到了家人般的温暖与保护,令她深受感动。

  “这一碗,我敬你,谢谢你阿漓,一切尽在不言中,我干了你随意。”

  “咱俩不必言谢,以后也一样,虽说我酒量不行,但这碗我陪你喝。”

  “好。”

  才与宋漓喝完,夏颜又找慕白羽单独喝,这回她是认真的,并没有什么故意逗乐或是恶作剧什么的。

  “接下来这碗,我敬小侯爷,感谢您大人有大量,不跟我这无理之人一番计较。我这人喜欢开玩笑,说话不喜欢拐弯抹角,不过,更喜欢交朋友,呵呵……我干了,你随意。”

  “你还是叫我小羽吧,见到你突然这番正经的模样,我还怪不习惯的,这碗,我陪你。”

  “好啊,叫上易山一起,不可能只记得你却把他给忘了呀,若下次再把你给得罪了,少不了还得他一顿呵斥,呵呵……不划算。”

  “颜姑娘说笑了,以后再也不敢了。”随后,三人一起自然又是一饮而尽。

  “这碗,不用多说也知道要敬谁了,老傅,曹石,一切不用多言,全在酒里。”

  夏颜又抬起桌上的酒碗对着这两人,还没等他们二人反应过来,夏颜早早就喝完了。

  这米酒较为纯粹,酒精度数虽然不高,后劲可足了,酒量不好的几碗下来估计就要醉了。

  提到酒量,夏颜堪称“女中豪杰”,以前的每一次饭局,她都是负责给顾忆尘挡酒的。

  “最后敬在座的各位一杯,我夏颜初来乍到,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得罪之处,还请多多包涵。”

  “既然是朋友就别说这些客气话,来,今晚我们不醉不休。”

  慕白羽口中的这一声“朋友”二字,那可是足够分量啊,对于一个“正二八经”的皇族来说,只要是他的朋友,以后有事招呼一声,自然容易解决。

  接下来,众人又是一饮而尽,之后,大家一起又多喝了几碗,直到把酒都喝完了才肯罢休。

  可喝到中途,夏颜自然没那么“实诚”了,才刚刚敬完在座的各位,她就开始“偷奸耍滑”,自是怕等会儿真的醉了可就误事儿了。

  自从来到这儿已经两天都没洗澡了,这一身臭烘烘的,昨天在客栈本想解决来着,可又觉得不太方便,这才放弃了,今晚,无论如何都不能再拖了。

  心想,幸好行李箱里边儿装有一些简单的洗漱用品,比如牙膏、牙刷、毛巾、浴巾、凉拖鞋、还有睡衣,自然还有旅行装的沐浴露和洗发水。

  其实,每次外出旅游,她都会带这些东西,只因酒店的东西她用着不放心,如今,她倒要感谢自己当初的“不放心”了。

  这次出门,她拖了一个黑色的大箱子才能容下这么多东西,并且都用收纳袋分类装好,打开箱子也不会让东西到处散落。

  即使当着傅云帆之面打开箱子拿出火锅底料也无碍,因为东西都被她收拾得好好的,这也是作为一个生活“一板一眼”之人的日常习惯。

  其实除了这些,她还带了两套换洗衣物、雨伞、一盒香薰蜡烛,出门在外自然少不了她的化妆包,包里护肤品加上彩妆以及卸妆之物,一切应有尽有,甚至还带了精油和香水。

  最重要的还有一个小型的“医药箱”,里边都是一些感冒药、消炎药/粉、退烧药、酒精、碘酒、药棉、绷带、还有云南白药喷雾剂,自然还有医用剪刀和创口贴,总之算是配全了。

  只是她也不知这些所带之物还能维持多久,毕竟用量有限。

  一想到这些,夏颜免不了徒生一丝无奈之感,在这儿的生活若能当做一次简单的体验,待所用之物用完之时,还能回到原来的地方,那便是再好不过了,如果不能回去,那也只能等将来慢慢适应了,毕竟生活还得继续。

  可每每想到若是回不去了,还要留在这儿过一辈子,这日子又该如何坚持下去?

  不免又勾起了她无边的担心和忧虑,刚刚开始时的壮志凌云,现在又被现实给扑灭了。

  生活是可以慢慢适应和熟悉,可孤独、寂寞的心境又该如何疗慰,她那颗易碎的玻璃心若是破碎了,又该如何修补?

  她的那份无人可说,即使说了也没人能懂的孤独感,因为她的世界——她曾经生活了30年的繁华都市,在这儿没人听过也没人见过,又怎能感同身受?

  唯一支撑着她活下去的念头,就是回归正常,可她忽略了一个现实问题,即使回到了原本熟悉的环境,也没了可恋可念之人,若是这种唯一支撑着她活下去的念头都没了,那还真是“生无可恋”了。

  昨天才突然想得“通透”的那颗心,这会儿又因多喝了几碗酒,这多愁善感的本性又显露无余,甚至淋漓尽致。

  ……

  随后,夏颜与众人又“假装”喝了几半碗之后,声称自己喝醉了要先行离开,可她却不要任何人相送以及跟随。

  手里拿着个酒瓶子,独自一人慢慢散着步来到了后院,怀抱着个酒瓶子走进荷花池旁的凉亭,于外围的木质栏杆上缓缓坐下,抬头仰望夜空,今夜无月也无星,只有一夜春风。

  不知不觉的,夏颜竟一个人迎着风喝着酒,独自享受这份静谧的孤独,内心空洞无物,不知怎的突然想到了一句“长歌一曲,笑傲江湖”给她带来的画面感,一抹浅笑显露于嘴角处。

  “你怎么在这儿?”酒意正浓时,宋漓轻身朝她走来。

  “要不要来点儿?”抬头看到宋漓,夏颜把手中的酒瓶子给她递了过去。

  “我今晚喝够了。”

  “是吗,可我也没见你醉啊!”

  “等醉了那还得了?”

  “我是想好好醉一场,看来今晚未能如愿了。”

  “既然想喝醉,那刚才为何提前离场?”

  “我……你们不是我喝醉的理由。”

  宋漓听着这话感觉有些似懂非懂的,夏颜莫名而来的伤感,她自然无法感同身受。

  恰恰是这些看似不和逻辑的言语,更能表明夏颜此刻稍显孤独的内心,而且也只有她自己能够明白这其中的深意。

  喝酒,不只是一个简单的词汇,又或是一个举杯的物理动作,它还得分人分场合,最主要的是看心情,今晚,她很明显兴趣不佳。

  “不然你陪我如何?”夏颜说笑间扑向了宋漓,又是一路嬉戏打闹般欢声笑语的追逐。

  “好了,还没醉就开始耍酒疯了,曹大娘刚刚已经把水烧好了。”

  夏颜还没怎样胡闹,就被宋漓给制止了,既然玩笑没得逞,她又岂会罢休?

  “好啊,那我们一起去泡鸳鸯浴,怎样?”

  “我说你这人怎么这般不害臊啊,一个大姑娘家家的,还没嫁人呢,净胡说。”

  确实也是,一个姑娘就得有个姑娘的样子,不像夏颜总是没个正行,不过看宋漓那羞涩的模样,总忍不住想要调侃一番。

  “怎么,害羞了?”

  “别闹,走了!”说着话,两人拉着手向东院走去。

  ……

  进入东院,劲直走向宋漓的房间,推门进去,屋内灯火通明的,屏风后面曹大娘已经把热水都准备好了。

  夏颜上前把箱子打开,拿出等会儿需要的洗漱用品,给宋漓递了过去。

  “这是什么?”看着洗漱包里各种瓶瓶罐罐,宋漓一脸疑惑,更多的则是好奇。

  “这是我们那儿用的洗漱用品,要不你也试试?”

  “好啊!”

  既然这些是夏颜为今剩下的“好东西”,自然要与宋漓一起分享。

  之后,夏颜又接着慢慢教宋漓如何使用每一样东西,她也乐此不彼的配合着。

  待宋漓洗完澡,夏颜帮忙着把脏水给倒了,完事后又自己去提热水,途中遇到傅云帆,还没等夏颜开口让他帮忙,手里的两个小木桶就被他给夺走了。

  冲洗干净后的浴桶,又重新装满了热水,等傅云帆关门离开,夏颜才解开这一身“束缚”,舒舒服服的躺在浴桶里边,享受热水给自己带来的温暖和轻松。

  终于可以洗掉这一身的汗水和污垢,走出浴桶,夏颜穿了自己的睡衣,等穿戴整齐后,又与宋漓一起把洗澡水给倒了,再把浴桶冲洗干净后,今天的所有“行程”全都结束了。

  睡前,她俩一起并肩立于窗前,看着这并不明朗的夜空,明天也不知是个怎样的天气?

  刚刚还听她说起了明天的祭祀行程,除了在家里烧香祭拜之外,还要带着祭品、香火、纸钱等物前往坟地磕头祭拜。

  既然要外出,岂不是相当于踏青,想到此处,明天早上可要早点起来才行,多做些好吃的一起带上,好好体验一次春外“野餐”。

  “早点休息吧,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好。”

  宋漓转身走了,独留夏颜还立于窗前,若有所思般靠在窗户框上,一个人沉思良久,此时的她,只想放空自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