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拜师之夜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4767 2020.07.13 08:52

  由于夏颜的突发奇想,宋言执行的“竟拍”一事,经过一夜的酝酿,结果如何,只待天亮方可揭晓。

  翌日辰时,大街小巷只要有人的地方,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一开口自是谈论关于和顺酒楼的“桃花酒”,一时之间,临州城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巳时,酒楼才开门迎客,这就迎来了酒铺的刘掌柜,夏颜从后院径直前往大堂,却见着宋言与这刘掌柜于柜台前看似有要事相商,这才停下脚步。

  夏颜找了就近的一张桌子坐下,蓉姐给她端来了早膳,平时她喝的都是红枣桂圆小米粥,怎么今天变成了一碗面条,不过,给什么她便吃什么,自然也没多加留意。

  随后,一边盯着柜台的他们,一边慢慢吃着碗里的面条,直到吃完最后一筷,目送刘掌柜离开的背影,接着又喝了几口面汤,这才满足的放下手中的筷子。

  吃饱喝足后的夏颜,起身朝着柜台处的宋言走去。

  “一大早的,刘掌柜来找你什么事?”

  “还不是因为昨晚高价卖出的桃花酒。”宋言神情有些失落的回道。

  “怎么,赚了钱还不高兴了?”

  “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难道他想买果酒的秘方不成?”夏颜好奇的盯着宋言问道。

  “那倒没有直说,其实就是担心我们在酒楼所卖的桃花酒抢了他酒铺的生意与风头,这才特意过来‘好言相告’。”宋言一副无精打采的感叹几句。

  夏颜见着他手里拿着的账本,随意翻了一遍又一遍,却什么也看不进去,随即又问了一句:

  “他凭什么来警告我们?”

  “酒铺的生意,都是经过衙门备案的,我们突然冒出来抢了他们的生意,人家肯定不干了,这不,一大早就前来警告了。”

  “这一条街就有好几家卖酒的商铺,若我们也加入其中,如此一来大家生意也就做不下去了,况且,他们自知不是我们的对手。”宋言倒是分析透彻。

  “这倒也是……”夏颜停顿了会儿,若有所思的回了一句:“其实,我们可以与他们合作。”

  “怎么合作?”宋言一脸惊奇般倾身向前,探头问道。

  “我们出配方且负责酿制与定价,他们负责采买和销售,至于利润嘛,必须五五分成。”

  “接下来就等着数钱即可,也省得劳累,不过,这合作的主动权必须掌握在我们的手里,合作的期限自然也由我们说了算。”

  听到夏颜的合作方案,宋言略显惊讶的又问了一句:“五五分成,他们岂会愿意?”

  “虽是五五分成,他们还是有得赚的,现在临州城的桃花酒可谓是名声大噪,路我们已经给他铺好了,只需上道即可。”

  “恩……这主意听着倒是不错,这样,你先坐着等会儿,我去去就来。”

  听着夏颜的“临时决定”,宋言瞬间来了劲儿,说着话立即放下手中的账本,从柜台的左侧绕道而出,朝着大门一闪而去,前去追寻刚刚出门不久的刘掌柜,并与之在大街上就把合作的相关事宜给谈妥了。

  刘掌柜从宋言的话语中得知了这是夏颜的意思,二话没说立马答应,因为他见识过夏颜的能力,酒楼目前风风火火的现状就是最好的证明。

  其实,他也是个明白事理之人,想想酒楼如今的变化,若是能够借此机会与夏颜慢慢接触,想要看到一个生意兴隆的酒铺,也不是没可能。

  事后,宋言又把刘掌柜邀回酒楼,与夏颜一起仔细相商关于合作的相关事宜,眼看赚钱的机会来了,没人愿意耽搁时间,势必争分夺秒。

  一番费尽心力的沟通与交流之后,这才送走了刘掌柜,此时看似虚脱且精疲力尽的夏颜,已经没什么心思再去理会其他的事情。

  对于宋言心里打算已久的“生辰宴”,更是一口拒绝,一想到远赴劲州之行,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她去筹谋与策划,可最终还是拧不过他。

  晚膳之时,厨房给她准备了一桌子的美味佳肴,宋漓还特地为她请来了陆玉华和林悦吟赴宴。

  至于不请自来的林域,夏颜也没多说什么,没准跟他混熟了,也免去了很多没必要的麻烦,算好事一桩,至少为今后独自经营的宋漓降低了风险系数。

  在晚膳开始之前,众人纷纷涌上位置给她送来生日礼物,大家想要借助礼物表达自己的心意,夏颜也只能心领,然后婉拒。

  除了挑中宋漓亲手为她缝制的一个斜挎布包之外,其余的都是些金银首饰,又或是中看不中用的玩意儿件。

  这些礼物对于一副男装打扮的夏颜确实不适用,对于此举众人虽有不解,却也不好多说什么。

  看着夏颜纷纷拒绝各位送出的略显“贵重”的礼物之时,名为阿武的面点师傅欣慰的笑着说道:

  “这么多礼物您都拒收了,看来还是我的礼物实在呀!”

  “哦,是吗,那你的礼物是?”

  在夏颜还一知半解之时,蓉姐上前笑着回道:“就是早上我给您端来的那碗长寿面。”

  听着蓉姐的所说之话,夏颜有些感激微微拱手,回道:“确实是有心了,谢谢阿武。”

  心想,怪不得每天的红枣桂圆小米粥怎么换成了面食了,原来是阿武特意为她准备的,心里顿时一股暖意涌上心头。

  用餐之时,夏颜并没有急着喝酒,而是先吃一碗米饭垫肚子,不然等下众人敬酒,空腹喝酒易醉不说,胃疾若犯了可没完没了。

  大家等着她放下手中的碗筷,这才轮番上前敬酒,只是这一轮下来即使喝不醉也喝饱了,因为他们喝的是果子酒,当场确实感觉不到丝毫酒气上头之意。

  夜宴趁着陆玉华和林家兄妹也在,夏颜自然不会吝啬,势必拿出剩余的两坛桃花酒与众人分享。

  原本纯正的桃花酒就只做了五坛,昨晚卖了两坛,今晚又接着开了两坛,剩余的一坛一早便让傅云帆送去了逸王府,现在库房内剩余的也就只有纯正的果子酒了。

  当众人举杯同敬夏颜之后,又在放下手中的酒杯之时,陆玉华却借着如此特殊之期,大胆向夏颜毛遂自荐。

  “听说颜公子将要前往劲州,可否带上我一起?”

  “……”

  面对突如其来的如此一问,倒让夏颜瞬间有些不知何意般卡顿的看向了傅云帆。

  “哦,刚刚来的路上听傅云帆提了一句,这才徒生此意。”

  原本话少的傅云帆与陆玉华也聊不到一块去,可每每一提到关于夏颜的话题,他总是积极参与,不经意间就提到了前往劲州之事。

  在他们的交谈之间,陆玉华突发奇想到与他们一起同行,一来可以跟着夏颜学点东西,二来还可以长期见着傅云帆,何乐而不为?

  只是这事儿对于夏颜来说有些措不及手,转而回道:

  “这个……如今一切都还没个定论,再说吧!”

  “那好,若是此事定下了,我希望有机会可以与诸位一起同行。”

  说是同行,其实就是想与他们一起,共同远赴劲州,发展属于年轻人自己的事业。

  对于陆玉华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打算,夏颜自然明了,只是若带她一同前往,陆掌柜那边又该如何交代?

  “同行倒是没问题,不过,此事你得与家人商量一下。”

  对于夏颜的建议,陆玉华似乎并早有准备般回道:

  “我爹那儿好说,他从不反对我与你们交往,反而还希望我可以拜颜公子为师,若是他知道……”

  还没等到陆玉华说完话,夏颜极为惊讶的抢先说道:“你先等等……你说的拜师,又是何意?”

  “说实话,我们酒楼的同行之人,个个都希望攀上你这棵大树,我爹自然也不例外,只是我对于酒楼之事知之甚少,所以,一直都不好意思向你提出此事。”

  陆玉华稍显不自信的垂头看着手中的酒杯,不过,她说的确是实话。

  夏颜见她这般真诚的诉说着自己拜师的原由,如此直接真实、丝毫不矫揉造作之人,还真是难得,还有她为了傅云帆而做出的一点点私心,夏颜自然没理由拒绝。

  “若你真心想拜师,我倒是愿意收你这个徒弟。”

  “真的?”

  陆玉华表情夸张的盯着坐在正对面,一副肯定的表情微微点头与她对视的夏颜,她是真的没想到夏颜会如此轻快的给出答案。

  “可是……我,我,”陆玉华显得有些紧张到语无伦次,随后举起桌上的酒杯,一口饮尽杯中酒,这才缓缓开口:

  “在场的大伙儿都可为我做证啊,如今是颜公子自己亲口答应了收我为徒的,可不许反悔。”

  性情中人,高兴开心都是这般毫无保留表现出来,只是她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似的,非得请在场的众人给她作个见证。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夏颜举起桌前的酒杯也随之一饮而尽,放下手中的酒杯,顿了一会儿又补充道:

  “不过,做我的徒弟可没那么容易啊,不光费时费力还得费脑,你可得做好心理准备。”

  “没事,不管万难我都愿意。”随后,陆玉华起身郑重其事的向夏颜行了拜师礼: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礼后,夏颜接过陆玉华递过来的拜师酒又是一饮而尽。

  此时,桌上端坐着的苏大仁,轻摇着头,酸溜溜的说了句:“哎……后来者都可以拜师,那我们又该如何?”

  “呵呵,你们怎么了?”夏颜一脸乐呵的反问道。

  “既然要拜师,怎能少得了我们三人呢?”

  对于苏大仁的提议,另一桌上早已按捺不住的阿武阿龙,随即也跟着附和道:“是啊,是啊……”

  其实私底下他们三人也有过拜师的想法,只是一直都没机会正式向夏颜提出,如今倒是寻到了合适的时机。

  “从颜公子开始给我讲解第一道黄金子之时,我就有了拜师的念头,只是不好意思提出罢了,如今借着陆小姐拜师之机,恳请颜公子把我们三人一起收了吧?”

  “这个……”

  一场生辰之宴席,却变成了突如其来的“拜师宴”,夏颜的反应有些疑迟,一时半会还真不知如何应对。

  可对于“做师傅”一事,夏颜受之有愧,可是面对他们三人的这份真诚之敬意,她必须得接下。

  “好,你们的请求我答应了。”

  苏大仁作为他们三人的代表,起身对着夏颜行礼表达他们真诚的敬意,随后,阿武阿龙也起身从另一桌走来,三人一起齐声道: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夏颜喝了他们三人敬上的拜师酒,有些高兴的合不拢嘴了,一副笑意盈盈的开始为她的这几个“徒弟”正名:

  “目前,我的徒弟暂时只有你们四人,至于这先后顺序,就以苏大仁为长,其次就是阿武阿龙,最后是玉华。”

  夏颜话音刚落,陆玉华立刻一副懂事之态给她的三位师兄见礼道:

  “玉华见过三位师兄,今后请多多关照。”

  苏大仁他们三人随即回礼道:“师妹客气了。”

  “好了,你们现在也算是打过招呼了,今后就跟着你们的大师兄好好学。”

  对于夏颜的“交代”与“吩咐”,这四人恭恭敬敬的行礼回道:“是,师傅。”

  见状如此,夏颜还真有些不习惯,稍显尴尬般当场新立规矩道:

  “呃……虽说拜了师,可我不希望你们把我给喊老了,还是和往常一样叫我一声颜公子吧!”

  稍显木讷的这四人又齐声回道:“是,师傅。”

  “唉……”见着夏颜一副苦笑且无奈叹气的样子,却惹来众人好一阵哈哈大笑。

  一直以来总与酒楼作对的林域,在他慢慢融进这个“和谐的家园”后,渐渐地被这种轻松有趣的氛围给吸引。

  尤其是众人对于夏颜的信任与敬重,全都是发至于内心深处,而并非因为“顺王府”的特殊身份。

  对于这一点,林域倒是有些佩服,趁着这和乐融融的氛围,好声附和几句:

  “今儿个还真是好事成双啊,这颜公子不仅过了自己24岁的生辰,还收了这几个有本事的徒弟,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多谢……”

  至于林域提到的24岁,夏颜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如今天天与身边这帮20多岁的他们在一起,不知不觉都快忘了她已经步入了自己31岁的生命历程。

  想想当初在清州录入户籍时,确实与州府大人确认了自己23岁的“事实”,当着那人的面,慕白羽还叫了她一声“姐”,突然想到他,夏颜不免又徒生感慨。

  ……

  在夏颜陷入沉思默想之时,珍儿同顾云一起端来了宋漓之前与阿武商定好的20人份的“双层水果生日蛋糕”,还是宋漓之前在夏颜手机里见过的照片,这才找来阿武一起慢慢研究。

  看到小心翼翼捧着蛋糕前来的他们,众人纷纷让道,待他们把蛋糕放置于另一张空桌上,宋漓拉着夏颜随之前行,围着这个特制的蛋糕,小声说道:

  “我知道这个成品没有达到你想要的效果,不过我们已经尽力了。”

  “有你们的这份心意,足矣!”

  对于宋漓特意为她准备的生日蛋糕,夏颜感激不尽,虽然现在每天忙碌的她们,粘在一起的时间少了,交流也少了,可这似乎并不影响她们之间的感情。

  “感谢今天在场的各位陪我一起过了此生最难忘的一个生日,谢谢大家,谢谢!”

  这是她“三十而立”之后的第一个生日,正好恰似新生的这么一个特别的生日,自然意义非凡。

  随后与大家一起分享了属于她的特制版生日蛋糕之后,场面又恢复了拜师之前喝酒聊天的常态。

  酒足饭饱之后的夏颜,趁着众人喝得迷糊之时悄悄离开了餐桌,孟禾见状并没有立即起身跟随,而是眼神紧跟着她离去的背影,看着她顺着大堂的楼梯直至三楼的一号雅间。

  确定了目的地后,孟禾随即放下手中的酒杯,走到大堂柜台的酒柜处,顺手拿了两个巴掌大的深色陶瓷空酒瓶,从桃花酒坛里灌满了酒,塞上木塞,顺着楼梯上了三楼,奔着夏颜“有备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