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感情之事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4494 2020.06.08 14:08

  车上,就夏颜和宋漓两人,更利于开门见山般敞开心扉,随后,夏颜直接开口问道:

  “阿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慕白羽的?”

  虽然问题被夏颜给引了出来,可宋漓却一脸不以为然的样子,继续保持冷静。

  “既然喜欢人家,你可以直接告诉他你的心意啊?”

  夏颜再三逼问,宋漓仍旧闭口不答,双手放在膝盖上用力戳着,假装镇定般待着,或是眼睛看向车窗外到处乱晃,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如果你们两个人彼此喜欢,却苦于没人开口,这事儿不知又要拖到何时才有结果,我是觉得你应该有所行动……”

  还没等夏颜说完话,宋漓有些忍无可忍般直接制止了夏颜的“胡说八道”。

  “夏颜……你,你说够了没,你是觉得我对你太好了,还是觉得我这人好欺负啊?”宋漓身体有些颤抖般低声嘶吼道,语气中还带了点哭腔。

  认识了这么些天,夏颜从没见过宋漓情绪如此激动过,说话的声音不知不觉也提高了些许,她的这一举动,自然也引起了车门外边傅云帆和易山的注意。

  车子稍稍停下,傅云帆于车门外边敲了几下,关切地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夏颜心想,果然是“一家人”,有事就知道问一声宋漓,亏自己还把他当朋友兄弟呢,算了,现在不是与他计较之时。

  至于她和宋漓之事,外人也解决不了,所以赶紧让他继续赶车。

  “你家小姐没事,你只管赶车,至于里面发生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是,颜公子。”傅云帆应了一声,马车又开始恢复了正常。

  在夏颜和傅云帆对话期间,宋漓的情绪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待马车行走正常之后,夏颜稍显尴尬般转身,想看看刚刚生气发火的宋漓到底如何了?

  可所见并非所想,此时,宋漓正哭得梨花带雨般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似乎想把她心里所有的委屈全都哭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夏颜也跟着傻眼了,刚刚还担心她会不会继续对自己发火呢,可结果……见宋漓这般哭哭滴滴的样子,除了手忙脚乱之外,更多的却是心疼。

  慌乱之下,夏颜也只好从怀里拿出洗干净的手帕递给了宋漓,安慰道:

  “你怎么了,怎么还哭了呢,刚刚不是……”说到这儿,夏颜不敢往下说了。

  “爹娘都不在了,现在就只有我和哥哥两人相依为命,可他……他是顺王府的小侯爷,你让我怎么办?若是爹爹还在,此事还有希望,可现在……”

  宋漓话还没说完又哭了,原来她担心的是这件事儿。

  也是,门当户对门第之见自古就有,而且对方还不是一般的“豪门”,不管如何避开事实都没用,她确实高攀不起。

  “好了,这不是还有我呢嘛,别胡思乱想了,啊?”

  为了缓和宋漓的情绪,夏颜也只能如此说了,虽然她不知道此事成功的概率是多少,可总得试试才知道不是?

  “你就别安慰我了,说实话,你又有什么办法呢?”

  宋漓突然这么一说,还真把夏颜给问到了,一时语塞的她,都不知该如何做答了,除了一句“事在人为”,此时还真无话可说。

  夏颜稍稍冷静下来,又开始娓娓道来般安慰流泪不止的宋漓。

  “好了,别哭了,再这么哭下去你的妆容都花了,等下还怎么去见你的小侯爷呢?”

  一提到慕白羽,宋漓情绪又激动了,可这次她还是忍住了眼泪,接过夏颜递给她的手帕,擦了擦眼角余留的泪水。

  待宋漓的情绪稍稍稳定些许,夏颜就像个知心姐姐那般开始耐心的给她分析道:

  “其实,幸福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而并非寄托于别人,家庭条件固然重要,可最重要的是什么你知道吗,阿漓?”

  听到夏颜这么一问,宋漓还真没想过这些,随之赶紧摇头,表情就像是在恳求夏颜继续。

  “最重要的是两个人的感情,如果……”

  还没等夏颜说完,宋漓又继续追问下去:“什么意思?”

  “你先听我说完。”夏颜说话说到一半,突然被打断,还好宋漓赶紧乖乖配合,说了一个“好”字之后,立马闭口不言。

  “如果,你们两人彼此喜欢且心意相通,自然胜过一切,若是他可以为了你,劝说他的家人接受你,这当然最好的结果。”

  “如果不接受呢?”夏颜自然知道宋漓会问另一种结果。

  “那也没关系,至少你爱过。”

  “我还是不懂……”宋漓一头雾水的看向夏颜,一边还直摇头。

  “……没事,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不过,眼下最重要就是你得让他知道你的心意。”

  “我要怎样才能让他知道?”宋漓睁大眼睛,一脸茫然且疑惑般死死的盯着夏颜。

  “三个方案。一,你得引起他的注意,让他自然而然的关注你;二,直接跟他表白,也就是说直接告诉他,你喜欢他;三,什么都不做,自然相处,但不能因为害羞而避开他,反而要落落大方的与他好好相处,让他知道你的好,久而久之,感情之事自然水到渠成。”

  “这么复杂,我……”被夏颜这么一通“胡扯瞎掰”,宋漓早已六神无主了。

  可对于夏颜来说,她还真不习惯宋漓对于感情的处理方式,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不由得感叹一句,还是二十一世纪比较直白啊,在这儿,看他们谈个恋爱,简直麻烦得要命。

  “这三条,你自己选吧,不过,就你这性子估计选第三条。”

  “你怎么知道的?”宋漓又是一副惊讶的表情看着夏颜。

  “你的表情已经告诉我了,还有一点我也得告诉你。”

  “坦说无妨。”

  “你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你喜欢他,可如果有一天他告诉你,他不喜欢你,那你又该怎么办?”

  “能怎么办,放弃呗,人家都已经说明白了我又能怎么办?”

  咦……这小姑娘,夏颜还真有些小瞧她了,若是真的拿得起放得下最好,就怕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时候,可别哭鼻子抱怨就行了。

  “好了,该讲的我都讲了,你自己慢慢琢磨去吧,不过,可不许再哭了。”

  “嗯,刚刚……”宋漓情绪倒是稳定了,可看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应该有话要跟夏颜说,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好了,刚刚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过了就算了。”

  情绪激动,自然口无遮拦,不过,像她们这些个大家闺秀,自然也说不出什么难听的话,夏颜也没必要与她计较。

  “恩。”

  点头回应后,宋漓又开始一副撒娇的样子,不过想想也是,她认识的人虽多,可亲近之人,能够袒露心事之人却是少之又少。

  更何况在她脆弱之时,能够给她带去一些些安慰之人,这才会显露出自己最真实且最柔软的一面,甚至是一种依赖。

  “你刚刚跟我的说这些,是你的亲身经历吗,难道……”

  宋漓突如其来的这么一个问句,倒把夏颜给问得哑口无言了,是回答呢,还是隐藏呢?

  在她们传统的价值观里,女子从一而终才是最终的结局,可不兴二十一世纪的那套,既然如此,还是隐瞒好了。

  “哟……你这心情才刚刚好,倒为难起我来了?”

  “不是,我就是好奇想问问嘛,你不说就算了。总之,我什么事情都可以跟你说,希望你也一样,我随时洗耳恭听。”

  “好,赶紧整理你的妆容吧,等下到了可就没时间了。”

  “哦。”

  还好宋漓并没有追问下去,这点倒是挺好的,趁着她整理妆容之时,夏颜长舒了一口气,刚刚紧张的神情这才稍稍放松些许,这颗悬着的心也终于落肚了。

  终归是自己“惹的祸”,还得自己解决,以后这种打探别人感情之事,还是不沾边为妙,若是惹上必定心力衰竭。

  ……

  这马车的车厢也就这么大点儿,木质的隔档哪有什么隔音效果,所以车头的那两人,早就把车厢内发生的一切听得真真切切,也只是各怀心事罢了。

  至于傅云帆,自然不用多说,相处这么久了他也看得出,他们家小姐喜欢小侯爷之事,只是大家都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罢了。

  而此时,经夏颜这么一逼迫,宋漓才肯承认她自己的心事,以及直视这段苦涩而又充满美好幻像的暗恋。

  在此过程中,令的傅云帆惊讶的事情,那便是夏颜对待感情的解读,竟如此简单且透彻,不免又加深了对其的印象,同时也越来越好奇她的感情世界到底如何?

  至于另一旁的易山,当他得知宋小姐喜欢他们家小侯爷这件事情时,整个人忍不住泛出一丝小激动,可与此同时,矛盾也随之而来。

  他不知自己该不该把这事告知他的“主人”,在说与不说之间纠结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不言,让主人们自己去解决就好,毕竟此事不在他一个“下人”的能力范围之内。

  ……

  马车内,一片寂静,马车外,行人你来我往川流不息,马车所经过之处,总会伴随着行人之间的微弱的说话声,偶尔也会有一阵阵的欢笑声,同时还夹杂着马车碾压泥土路面时发出的独特响声,与自然环境的各种声音融为一体,各不冲突,相互和谐。

  未时已过,烈日炎炎早已“卸任”,余下的也只有缕缕暖阳,还有柔软的春风。

  车外的风景如此美好,夏颜又岂会放过,待傅云帆把马车停稳,赶紧把易山“揪进”车厢内,同他换了位置,自己坐到傅云帆的身边,瞧瞧帅哥,再欣赏美景,岂不快哉?

  只是被夏颜这么一直死死盯着的傅云帆,稍稍有些不好意思,害羞那是必然的,只见他那羞涩之感由脸红心跳开始,直至整个人犹如触电般酥麻,浑身不自在。

  “颜……公子,你还是进车厢吧!”

  此时的他,就连说话都开始有些不利索了,脸红蔓延直至脖子根处,估计乃至全身,只是被衣服给遮住了而已。

  “不去,我就喜欢坐在你旁边,怎么,害羞了?”

  “……”傅云帆的害羞自是不必言说,整个人都的状态早已显现无疑。

  “呵呵……长得好看就得有人欣赏啊,不然岂不白白浪费了?”

  夏颜没事就总喜欢逗这些“老古董”们玩儿,这事儿对她来说,倒还挺新鲜的,只是一个“礼”字就把他们这些“老实人”全都给束缚住了。

  “不是……我……颜公子就不要取笑我了。”

  夏颜的故意挑逗,弄得傅云帆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可这表现的结果却把夏颜乐得呵呵直笑。

  “呵呵……按理说,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不成亲呢?”

  “颜公子又说笑了,宋掌柜都没成亲,我怎么可能先于他?”

  “这么说来,你有喜欢之人了,只是还没娶进门?”

  顺着说话的逻辑思维,这么想的确是正常的思路,可傅云帆却只是为了敷衍夏颜才如此随口一说。

  “……”夏颜这步步紧逼的节奏,对于傅云帆来说,他都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了。

  这时,在车厢内细听一切的易山,早就安耐不住了,拉开车门掀开车帘,这便加入了车头二人组的谈话中。

  “颜公子就不要逼迫人家傅大哥了,他是老实人,自然回答不了你问的这些问题了。”

  “哟,这么说来你不是老实人喽?”这易山,倒是把自己给绕了进去,正好给夏颜解解闷儿,趁机逗乐一番。

  “嘿嘿,我也是老实人。”被夏颜这么一反问,易山倒是马上现出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呵呵的笑道。

  “老实人,你为何还不成亲呐?”

  “我还小呢,不急。”

  “你都18岁了,还不急,要等到28岁了,你才急啊?”

  “这些事情不用我操心,等我们家小侯爷成亲了,自会有人帮我张罗。”易山一副轻松的侃侃而谈,却表现出一切都是理所应当之态。

  “原来如此,那要是今后嫁给你的姑娘,你不喜欢呢,难道也要娶人家吗?”

  夏颜突然问及个人的感情之事,对于个人的感受是否重要的问题,她很想听听他们会如何做答,可他们的回答并不是她想要的答案。

  “为何不娶,有人愿意嫁给我就已经很知足了,何必想那么多。”

  易山之言竟让夏颜无话可回,确实是没什么好反驳的,他的身份让他没得选,自然不会在意这些心理感受,彼此之间的心意探索更是无暇顾及。

  从小形成的固有思维,早就让他放弃了自己的个人感受,自然也意识不到自己的想法是否重要之问题,对此,夏颜又何必追问?

  “好吧……你们的世界,我不懂。”

  “世界是什么?”

  “呃……没什么。”

  对于易山的反问世界一词,夏颜更是无力解释。

  随后,场面又恢复了平静,夏颜暗自叹了口气,用她那习惯性目空一切的发呆眼神沉默许久,不再多说什么,以后这种问题她也不会再问了,这种大环境之下所有人的观念自然如出一辙,对于这点她并不意外。

  封建社会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夏颜自是无法适应,只是隐藏自己真实的感情,不表达,也不显露,一切顺其自然,这样真的无所谓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