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解除束缚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4946 2020.05.31 20:17

  这一夜,夏颜睡得很沉,昨天确实是折腾了一天,自然也顾不得认床这事儿。

  半夜突然袭来的那一场倾盆大雨,任它滂沱而下,嘀嗒嘀嗒的敲打着屋顶上的瓦片发出的声音,吵了宋漓与傅云帆一夜,可夏颜就跟什么都没听见似的。

  一大早,宋漓早早起来前往客栈的灶房,她想亲自下厨做些吃的,以此“报答”昨晚的那一碗独特的“方便面”。

  其实,昨晚宋漓也注意到了一直喊肚子饿的夏颜,晚膳几乎都没怎么吃,也许是她不习惯这里的吃食,又或是客栈的厨子做的饭菜不合她的胃口。

  既然这样,那就只有亲自下厨,熬了点粥,炒几个小菜,弄好后让小二端到大堂的餐桌上。随后,又让小二端来一盆热水,前往房间走去。

  可进屋后,看到睡得如此深沉的夏颜,都不好意思把她叫醒了,不知不觉就坐到了床边,忍不住盯着那一张好看且正在熟睡中的面容看了好久。

  可就在这时,包里的“怪东西”突然传出了奇怪的声音,一阵一阵的,只是她不知这就是夏颜的定时闹钟。

  经过了昨天一整个下午的摸索,宋漓听到这手机发出的声音,已经开始习以为常了。

  这规律的闹钟一响,夏颜自然如时起床,只是昨天赶了一天的路,身体实在累得不行,感觉还没休息够,这又来到了第二天。

  简单的一番洗漱过后,夏颜从镜子里又仔细端详着宋漓给她打扮的样子,不自觉的露出“幸福”的笑容,此刻简单的快乐,她感受到了。

  这种没有生存压力、没有功利性的目标与要求的生活,她过得如此的轻松、自在,也许,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最本真的样子,只是之前的自己太过忙碌,感受不到这一刻的舒适。

  当她们梳妆打扮完毕之时,正逢傅云帆过来敲门,并催促其下楼用餐。

  大堂的餐桌上,闻着这一桌子的饭香味,夏颜吃得津津有味儿,她自然不知这是宋漓专门为她而做的早膳,只是觉得这味道不错,至少比昨晚那一餐好吃太多,忍不住又多喝了两碗粥,非得把昨晚没吃饱的胃给填满了才肯罢休。

  只是在这饥饿中用餐的她,只记得填饱肚子的她,自然又忘了保持形象这茬,虽说昨晚已经深刻的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可只要稍稍不留神,此事又给丢到了九霄云外。

  待夏颜吃饱放下碗的那一刻,傅云帆一直盯着她吃相,这才意识到“形象”二字。

  立刻端正于桌前,拿出她随身携带的手帕,轻轻擦拭着糊满了白米粥的嘴角,小心翼翼的说了句“不好意思”,就像是犯了错的孩子那般乖巧。

  可这一副奇异的表情,倒是惹得对面早就吃好且端坐着等待的宋漓,好一阵憋笑。

  早膳过后,新的一天又在赶路中开始了。

  出了客栈的大门时,有些吃撑的夏颜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迎着这阳光明媚的早晨,微风拂面而来,呼吸着这室外的新鲜空气,瞬间精神百倍,眼前一片生机勃勃,春意盎然。

  只是,看着这泥土的路面有些湿润且存有少许积水的样貌,夏颜疑惑的问了句:

  “昨晚是下雨了吗?”

  虽没听见有人回她,可倒是听到了身旁之人的憋笑声,尤其是少有笑容的傅云帆,更是笑得肆无忌惮。

  见他笑得这么开心,倒是也难得,夏颜顺着这股劲上前与之逗乐一番。

  “怎么,我随便说句话,你就笑得这么高兴,是不是时时刻刻都在等着看我笑话啊?”

  “岂敢,小姐说笑了。”傅云帆说着话,立刻又表现出一副恭敬见外的姿态。

  原本夏颜是想与他说笑来着,可这木头人的一本正经立刻显现无余,实在没趣,他想笑那就任他傻笑偷笑去吧,懒得与之计较。

  此时,后边慢慢跟了上来的宋漓,一脸浅笑嫣然的看着眼前的他们,她也不知从何时开始,沉默寡言的傅云帆也开始爱笑了,可能是遇见了夏颜,他才会如此。

  “想来是姐姐做了一夜的美梦,自然错过了昨夜的那场大雨。”

  “就你会说好话。”

  上车后,傅云帆又开始了他赶车的工作。

  “两位小姐坐好了,咱们加快行程,巳时便可到达清州。”

  “好。”

  宋漓只是用平常语态的应了句,其实,不用猜想她也知道傅云帆这话是说给夏颜听的,毕竟这一段路程她已经了然于心。

  听到傅云帆口中所说的巳时,夏颜也不知具体是什么时间,对于十二时辰的计时方法与使用,她一时半会还无法适应,更是不习惯,兴许以后时间长了就好了。

  一提到时间,夏颜总是习惯性抬手一瞥,此时左手上戴着的光动能手表正好显示am7:30,心里暗自庆幸,还好带了个有用的东西。

  现如今只要有了它,即使要在这儿待个十年八年的也没事儿,熟悉时辰对她来说也无关紧要了,只是不知,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她又能待多久?不免这心里的疑虑又开始了……

  而后,她又小心翼翼的把手表藏于衣袖中,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还是别拿出来“显摆”了。

  车上,宋漓也担心夏颜无聊,还时不时的陪她说话,不过,她都是出于礼貌,简单的回复了一些语气词。

  在宋漓看来,今天的夏颜好像格外的安静,与昨天活泼好动的样子决然不同。

  从上车时开始,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闷闷不乐,这就让宋漓有些看不明白了,可又不好意思直接开口询问,也许是有心事吧……

  最终,此二人也只好保持沉默,互不忍打扰,宋漓只是不忍心打扰,让她一个人继续沉思。

  ……

  其实从始至终,令夏颜苦恼的事情就只有一件,也就是如何尽快解决“保持形象”的问题,如何学习做一个合格的古代人,甚至是一个古代女子。

  这些事情对于宋漓来说,一切都是情理之中,因为她本就属于这个世界,这个时代,生活在这个固有的历史文化背景之下,她自然习惯了这些,至于那些对女子的要求,她也无意识去发现与察觉。

  可夏颜不一样,她可以认同或是理解,但未必做得到。

  思来想去,她不想这样继续下去,瞧着身上的这身打扮,出门实在不方便,还得时时刻刻注意自己夸张的言行举止,甚至都不敢高声畅谈,放声大笑,对她这个性情中人的大嗓门来说,这确实是一个极大的束缚。

  一番长吁短叹过后,夏颜打开车门并掀开车帘,瞧瞧马车前面路边的风景,看着傅云帆赶车时帅气的坐姿,不禁一个“女扮男装”的想法产生了。

  若是换身行头,所有的问题都不存在了,就像傅云帆那样潇洒自如。以自己的个头,若是穿上一身帅气的男装,岂不是迷倒了一众少女少妇?

  处于幻想中的夏颜,心里早就乐开了花,一副笑意盈盈的样子,全被身旁的宋漓看在眼里。

  想法倒是挺不错,只是……买衣服得花钱啊,她是有钱,可那些钱在这儿完全用不上。

  夏颜目前的状况,还处于被人收留的境地,而且也没有寻到一个自力更生、自食其力的机会,这越想越愁……

  无奈之下,也只好翻一下背包和箱子,看看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拿去当铺换钱的?

  见她这么一通乱翻,宋漓终于忍不住了,出声问道:“你这是干嘛呢?”

  “没事,你好好坐着休息啊,不用管我。”

  夏颜心想,找东西这事儿,她自然不能跟宋漓说,她的存在本身就是个累赘,遇到宋漓不嫌弃这才收留了她,可不能再给他们增添新的麻烦了。

  一会儿功夫过后,背包和箱子全都被夏颜给翻完了,可到最后也没发现有什么适合的东西。

  若要典当,就得找些金银珠宝才行,她这趟出门只是为了游山玩水而来,又岂会随身携带这些值钱的东西,平时就连项链和耳环都不佩戴之人,她也没有这些东西啊?

  心灰意冷之下,还是赶紧把行李收拾好吧!

  起身回到原位,马车依旧极速前行,只是今天的感觉不似昨天那般颠簸,也许路面平坦了,或是渐渐习惯了,又或是因为她的心不在焉……

  身体轻轻的倚靠着车窗处,眼睛往外看去分散一下注意力,好似什么都看不见般“目空一切”,最终,解放大脑,让自己彻底放松下来,不知不觉沉入了梦中。

  等夏颜醒来时,已经到达了宋漓他们此行的最终目的地——清州,这个宋漓口中所描述的这座“大城市”,她倒想好好逛逛,感受一下这古代集市的别样繁华。

  ……

  此时,马车停在了一家看似气派的酒楼门前,待宋漓和夏颜下车后,傅云帆立即把马车安顿好,便领着她俩向大堂走去。

  马车跑了一路,夏颜也睡了一路,醒来倒有些饿了。

  从下车到现在,她的表现都太反常,比如现在就“乖乖”的坐于桌前,没有丝毫的“越矩”行为,这种过于安静的不正常表现,倒是成功的引起了傅云帆的注意。

  随后,不明所以的他抬眼朝宋漓看去,只见宋漓也是一副半知不解的表情,不免心里又多了一份莫名的担心。

  在用餐的整个过程中,夏颜全程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与周围的一切产生了极大的距离感。

  ……

  巳时末午时初,傅云帆驾着马车独自回去,宋漓则是拉着夏颜到处逛逛,带她感受一下他们的老家——那“引以为傲”的清州。

  无论阳光如何肆意而下,在这温柔的春风里也掀不起多大的波澜,缕缕春光,明媚了行人眼,一切犹如遇到了雨后的彩虹那般美好。

  青石古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为何而来又为何而去,无人探知,互不打扰,又各自安好。

  在逛街的途中,夏颜也只是默默的走着,仍旧一言不发,过于安静的状态令宋漓感觉很不自然,最终憋不住还是问了句:

  “姐姐,有心事儿?”

  这虽不是宋漓第一次叫夏颜姐姐,可是这一叫,倒是弄得她一愣一愣的。

  “你还是叫我的名字吧,虽说我比你大很多,可你突然这么正经的叫我一声‘姐姐’,这一下子我还真接受不了。”

  “是怕我把你给叫老了是吧?”

  “当然,我还……年轻!”

  看到夏颜终于眉开眼笑,宋漓终于松了口气,心里的担心稍稍减轻些许,这才故意与她继续说笑。

  “你想去哪儿逛,我今天都陪你。”

  “真的?”

  “恩。”宋漓立即点头回应:“骗你是小狗。”

  “好了,不要发这种没脑子的誓言,这不符合你宋小姐的身份。”

  “嘻嘻,都听你的,不过,你这么说就见外了,你是我姐姐,要不,叫你一声宋大姐,你可同意?”

  “这死丫头,还得寸进尺了是吧?”

  “呵呵……”

  “别跑,你等等我……”

  一路的追逐、嬉戏、玩笑,在奔跑的过程中,夏颜担心撞到了行人,忙于用右手前去隔挡距离,却意外发现了手腕上的白玉手镯。

  这是她当年和顾忆尘还在谈恋爱时,顾忆尘送给她的周年“纪念物”,现在留着也没用,这会儿急需用钱,得赶紧找个当铺把它当出去。

  只是,这东西在这里不知道有没有价值,到底值多少钱,这就不得而知了,当时买的时候她也不知顾忆尘花了多少钱?

  刚刚在车上那一番乱翻,还真是找错了地方,忽略了这些东西应该被放置的位置。

  手上除了这个白玉手镯,还有一枚结婚戒指,这婚虽离了,可这戒指却还没来得及取下,就被自己带到了这个世界。

  随后,夏颜停下了前行的脚步,立于原地并取下戒指,仔细的盯着看了好一会儿。

  它的存在,就古代人的审美而言,估计不容易接受,自然也就不值什么钱了,可现在留着也没什么用处。

  正发呆之时,宋漓朝她走了过了,关心的问了句,“怎么停下了?”

  “没什么,只是发现了一个好东西。”夏颜浅浅一笑,拿着手上的戒指递到宋漓的面前。

  这东西宋漓虽不知叫什么,可从昨天见面开始,就见它戴在了夏颜的右手手指上,想必应该是重要之物。

  “这不是你一直戴着的嘛!”

  “是啊,觉得好看吗?”

  “是挺好看的,至少我们这儿没有如此精致的东西。”

  从夏颜的手里接过戒指,仔细观摩了一番,即使是他们这儿的能工巧匠,也未必能做出。

  “这个叫什么?”宋漓好奇的问了句。

  “戒指,喜欢吗?”刚刚还不知道留着有何用处,现在夏颜想到了,她想送给宋漓。

  “喜欢。”

  “喜欢就送给你了。”

  “这个……既然这么贵重,我不能收。”听说要送给自己,宋漓赶紧把戒指还了回去,随即做出了一副拒绝的样子。

  戒指这么一转又回到了夏颜的手上,刚刚宋漓拿着戒指那一刻,夏颜仔细观察了一下,她们两人手指的尺寸应该差不多,看来这个“礼物”倒蛮适合她的。

  “收下吧,阿漓。”

  随后拉着宋漓的左手,就这么给她戴上了,并牵着她的手,“声情并茂”的说道:

  “我突然来到这儿,身上也没带什么好东西,现在唯一有‘纪念意义’的也只剩下这枚戒指了,就当是一个见面礼吧,希望你不要嫌弃。”

  说这话时,夏颜紧握着宋漓的手,在这个新世界,这是第一个让她感受到温暖之人,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说哪儿的话呢,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收下了,多谢姐姐送阿漓这么贵重的见面礼。”

  “你又来了,刚刚都说了别叫我姐姐,以后叫我颜公子吧!”夏颜心想,“女扮男装”之事得跟宋漓说说了。

  “颜公子……什么颜公子?”宋漓一脸茫然的看着夏颜,她自然不解这称呼到底为何。

  “没什么,等会儿你就知道了,走吧?”

  话音刚落,夏颜心情欢快的向前走去,想要解除束缚,得赶紧找个地方换钱了。

  “你要去哪儿,等等我呀!”

  ……

  几句玩笑话之后,两人又开始了街边的玩笑与嬉闹,这种轻松快乐之感,夏颜已经好多年都没这种体验了。

  此时此刻,那枚送出去的戒指,就如同送走了她与原来世界的联系,连着所有的记忆全都一并带走。

  现在,解决这身衣服的问题,才是解除束缚的开始。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群,毫无顾忌、且毫无压力的活着,总是能够激起她生命的原动力,给她带来刺激与新鲜感,似乎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从当下开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