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围廊观雨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4494 2020.07.08 08:36

  夏颜组织了一个后院的烧烤派对,反而自己跑到角落,去享受只属于她一个人的午休时间。

  此时此刻,她有一种局外人的感觉,似乎热闹都是给别人准备的,而孤独与清净才适合她自己。

  戌时,待夏颜睡醒后下楼,所有人已经离开,刚刚的那一片狼藉,也早已被酒楼的伙计们收拾干净,唯有那一股烧烤特有的浓郁气味还没完全消散,这似乎也成了他们来过而留下的痕迹。

  而这些还未被风吹散的气味,未被雨水冲刷干净的印记,犹如生命中的记忆,不管结局如何,至少有过欢声与笑语。

  ……

  晚膳时,夏颜对于新菜品之事征求大家的意见,众人纷纷赞同,只不过,这烧烤不能让食客们自己动手。

  一来,是工具不齐全,调料也难配,二来他们也掌握不了操作方法,其实最主要的还是烟火缭绕且过于浓郁的烧烤味儿,影响了整个酒楼的环境卫生,以及食客们的用餐心情,最终商定还是统一由厨房来配置与操作。

  除了这些新品,自然少不了属于夏天特有的消暑佳品——“冰镇冷饮”,自然还得配上清热解毒的金银花茶。

  这个炎热的季节,夏颜有义务让所有来过酒楼之人,享受一个不一样的夏天,一个畅快淋漓,令人印象深刻的夏天。

  ……

  晚膳过后,所有人全都撤了,唯独夏颜一个人留在了大堂,继续构思她的“新作品”。

  酒楼所有的菜品都在改进与革新当中,至于其他的一切仍旧一层不变,尤其是酒楼的整个色调,其中也包括夏颜尤为看重的点睛之笔,酒楼的装饰物——灯笼。

  行走在大堂内四处游荡的夏颜,环顾了一楼的四周,接着仰视二楼三楼的空旷地带,还是觉得整个酒楼的颜色都太过浓烈,尤其是晚上挂着的灯笼,散发出暗红昏黄的光芒,容易让人审美疲劳,还有灯笼的外壳皆为大红色,喜庆过甚反而缺乏新意。

  思绪良久之后,还是下定决心,重新更换整个酒楼室内的色调了。

  之前室内以及窗户所挂的薄纱帷幔可以保持原样,不过,楼梯上缠绕的彩色布带、花藤必须全都扯掉,还有酒楼的所有灯笼也全都撤了下来,餐具茶具也得统一更换。

  所有夏颜想做的事情,一经大脑构思,便立刻行动起来。

  那些花哨的装饰物倒是很好解决,叫人扯下即可,至于灯笼、餐具与茶具必须一次性更新。

  然而所有更换的配件,全都得夏颜亲自把关,收集大多数食客们的意见之后,重新画了图纸,这次必须给酒楼来一次大换血。

  酒楼这次的色调,她全部选用了白色做主色调,让整栋大楼敞亮明朗,纯净清颜,给人一种如临仙境的感觉,置身其中不舍离去……

  对于茶具与餐具,自然选择白色为底色,然后于其中添加了几朵盛开的粉色桃花花瓣作为主色,红白相间,相互衬托,相得益彰,却又不会显得太过于单调。

  最后,夏颜还为所有的用具专门设置了一个独特的标志,桃花的花瓣样式再加上酒楼的名字。

  取自清州的桃花,也就是宋言等人的老家——酒楼的根,寓意足够深远。

  图纸完成后,自然交给宋言自己去找人定做与烧制。

  酒楼最为重要的点缀装饰品——灯笼,楼外的花灯色调样式仍旧不变,只是在之前单一的灯面上添加了各色桃花图案,皆由夏颜亲自绘制而成。

  大堂直至三楼房间外,全都选用清新素雅的浅黄色纱灯,点上蜡烛,泛出微微的暖黄色光芒,给人一种温暖、慰藉的舒适之感。

  尤其是二楼与三楼环廊上的纱灯,把里边的蜡烛换成自制的熏香蜡烛,正当燃烧起来,微微带点淡淡的花香,更是雅致。

  一盏盏暖黄色的纱灯,犹如给人一束温暖的光芒,让所有空荡的内心全都找到了属于它的归宿与港湾,平静和乐的享用他们在酒楼的每一餐。

  二楼三楼的雅间内,皆配有吊灯和木质的立式灯笼,两者都是白色做底色,灯面的图案这就更讲究了,因为皆由夏颜亲手绘制而成。

  这种犹如白描,然而又带点动漫风格的画风,添上五颜六色的颜料,更是别具一格,而且取景全都来自于各自屋内的独特风景,样式相同,可景致细节略有不同。

  ……

  酒楼每一次的装修风格以及细节,全都是夏颜一个人亲自动笔,一张一张给画出来的。

  宋言也只是配合跑腿,然后小心翼翼的带着这些在他眼里被视作珍宝的图纸,一家一家的去找人谈价钱赶工期,这其中的苦与累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可他却是心甘情愿的被夏颜“压榨与驱使”。

  酒楼的伙计们大多也都是些年轻力强之人,在人手上倒不用过于担心,待定制的成品到货后,要不了半天的时间,酒楼就已经被一帮努力的小伙伴们装扮成了另一副全新的模样。

  自从酒楼推出了第三波新菜品之后,热度一路飙升,再加上这次酒楼内景与外观的大改造,急促加剧了本身知名度的攀升,还有令人意想不到的高回报率,居然超越了前两次的巅峰。

  如此一来,夏颜所有付出与辛劳总算没有白费,总归应证了那句老话“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当酒楼的最终效果呈现出来之时,不仅酒楼的伙计们眼前一亮,来到这里享用美食的食客们,也都赞不绝口,纷纷给酒楼竖起了大拇指,如此一来,临州城内行业第一的名声,算是被和顺酒楼扎扎实实的给拿下了。

  这种去繁化简,简而美,美至极,极致用心,巧用灯笼的装饰,既突现尘世的繁华,又不失典雅别致之意境。

  即使让夏颜再熬个十天半个月,估计她也愿意,毕竟这次的设计和努力,彻底让酒楼原本的面貌焕然一新。

  面对如此别具一格的“成品”,不仅是城内的食客之福气,还有周边的县镇也都受益。

  然而这次的食客群自然少不了来自都城劲州贵人们的捧场,不过,更让人意外的却是来自外围临国的富商们,也就是所谓的“外国人”。

  这一切热闹非凡的景象,自然是酒楼众人喜闻乐见之事。

  其实,能够听到食客们一句简单的评语——喜欢、好看、好吃,夏颜所做的这一切,即使耗费她所有的心力也都值得。

  不过,为了给这些灯笼的作画,她确实熬了好几个通宵,没想到这看似简单的灯笼绘图,简直就是个费时费脑的体力活儿。

  然而一切追求完美的夏颜,唯有逼迫自己,直至筋疲力尽方才罢休。

  ……

  一番忙碌过后,趁着没有客人预约的时候,三楼临街的那间屋子,毫无疑问,又被夏颜给霸占了去,当初打制的那把摇椅,倒像是为了方便她自己补觉而准备的。

  其实,这间房并非没有客人预定,只是宋言为了犒劳她这段时间以来所有的付出与辛苦,这才特意把这间客房空出来,就当做是给她一个自由休息的空间罢了。

  屋内的她,即使什么也不做,也不会觉得无聊,只因她早已习惯了一个人的独处。

  无聊时分,就撒些鱼食,逗逗瓦罐里频繁转圈的小鱼儿,还有小鱼儿的新伙伴——小乌龟。这是夏颜逛街时无意中看到的,觉得可爱,就把这些小东西买回来,给她的小鱼儿们找个伴。

  心情好了就会拿出手绘本,记录心事也好,绘制一些令她印象深刻的人物素描也行,又或者随手记录下眼前生动形象的一副瓦罐之景。

  有时也会随口哼哼小调,抱着那个特制的“尤克里里”,悠闲散漫的随意弹唱一曲,打发她大把大把的空闲时间。

  唱累了,就直接趴在矮桌上发呆,困意来袭时便自然睡去,又或是一个人蜷缩于围廊的那一张摇椅之上。

  时而从栏杆的木条间瞥向楼下热闹的街景,时而又抬头看向一片湛蓝的天空,腻了就闭目养神眯会儿,一不小心又进入了梦乡。

  不过,夏颜最为喜欢的还是盛夏暴雨磅礴的那番景象,甚是壮观,只可惜苦了街上行走的路人以及摆摊的小摊贩,还有田地里忙碌的农妇与农夫。

  然而她所喜欢的时刻,就是大雨转中雨的时候,望着屋外淅淅沥沥的雨珠,看着迷蒙的雾气,遮住眼前街道密密麻麻的屋檐,犹如整个临州城全都笼罩在薄薄的迷雾当中。

  这梦幻的一幕也只能保持半个时辰,大雨过后,眼前的景象犹如那一句“霁光浮瓦碧参差”那般贴切,这雨后初晴,阳光就像是被雨洗过,转而浮动与流光碧瓦间。

  夏日骤雨初停,断虹远远的挂在天边,甚是美丽,雾气散去之后的晴空万里不带一丝犹豫,湛蓝湛蓝的。

  刚刚的那一场大雨倾盆给人带来了视觉上的清晰感,还有空气的清新感,让眼前的这一切带有生命的物体又活了过来,此间,还有夏颜那身疲惫不堪的躯体,以及她混乱的思绪,重新归零。

  ……

  一整天几乎都在上边待着的夏颜,有时候懒得下楼吃饭了,顾云与珍儿就会把饭给她送到房间去,巴不得众人没事都不要前去打扰。

  这样子的状态一直坚持到她生日的前一天。

  在这过程中,即便陆玉华和林悦吟来访,宋言都会亲自出面拦截,没让她俩前去打扰沉静在自我世界里的夏颜,直至慕白羽的到来,此时的围廊上,从原来形孤影只的一个人,变成了两个人。

  夏颜与慕白羽懒洋洋的靠在摇椅上,即使啥也不说也不会觉得尴尬,俯视街景,静默如初。

  “这次过来,王爷与王妃都好吧?”沉默许久过后,夏颜终于开口问道。

  “从信上来看,一切安好,暂无大事发生。”

  “信上?!”夏颜差点忘了,自从上次“离家”,慕白羽与他们一路同行,而后一直都待在劲州,自然还没回去过。

  “那你什么时候回去呢?”

  “我也不知,等过段时间再说吧,想和我一起回家吗?”慕白羽一脸期待的反问道。

  “回……家?”提及“回家”一词,夏颜也都快忘了清州还有一个被称为“家”的地方。

  “怎么,难道你就不想回去看看父亲与母亲?”

  “这个……当然是想了,只是,我……”

  自从上次离开了清州的顺王府,夏颜就没想过自己是否还会再回到那个被称之为“家”的地方,什么时候回去,为何回去,她更是不知。

  之前虽然答应了曹石,回去参加他的婚礼,可现如今,这个念头越来越淡了,一想到那么远的路程,就更是不想了。

  “不是要你现在就走,等你休息好了,挑个空闲的时间,我们一起回去。”

  “哦,好吧……”

  一听到回去一词,夏颜整个人都不好了,在这里生活的她自由散漫惯了,回去肯定又不习惯。

  主要是还要面对那两位对于她来说,还是陌生人的“父母”,心里虽怀有感恩之心,可她还不知该如何与他们进行正常的交流与沟通。

  “刚刚上楼之前,看到了整个酒楼的新变化,还有你现在的状态,就知道你肯定很辛苦,所以,正好回去修养一段时间,顺便让家里的陶太夫好好给你调养一下身体。”

  “这个用不着,慕林川府上的莫雨就挺好用的,医术也不差,而且同为女人……你懂的。”

  “呵呵,好吧,那你是去还是不去?”

  “再说吧,计划总赶不上变化。”

  “好吧……”这次又轮到慕白羽唉声叹气了,好似所有的期待瞬间化为乌有般难受。

  “其实,每次的家信中,母亲总会提到你,虽然你们相处的时间不长,不过……”

  “我知道……”

  即使不用慕白羽告知,她自然也知晓她这位贵为王妃的“母亲”的关心与挂念,这家人对她可谓是一片真诚,不止是王妃,王爷亦是如此,只是“父爱如山”不易显露罢了。

  关于“亲情”的话题,夏颜有些不想继续再聊下去了,随即又问道:

  “曹石和烟儿的婚事定了吗?”

  “定在中秋的月圆之夜,要不我们就在婚礼之前回去一趟吧,正好可以在府上多住一段时间,好好陪陪母亲。”慕白羽转头看向夏颜,一脸期待的说道。

  “恩,好吧!”对于慕白羽的多次邀请,夏颜又怎好忍心拒绝?

  当初曹石来送桃花之时就已经应了人家,确实不好出尔反尔,况且,现在的酒楼即使没有她,也照样正常运行。

  既然逃不掉,那就直面应付吧,况且这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路途过于遥远了些,路程过于漫长了些,其余倒是无妨。

  夏颜只见他一人独上三楼,不免问道:“易山呢?”

  “他一直都是留在清州的,不曾出过远门。”

  “那你路上一个人没事吧?”

  “没事,王兄自会派人暗中保护我的安危。”

  “没事就好。”

  上次遇袭之事,在夏颜心里早就留下了阴影,现在想想还真是一阵后怕。

  “放心,没事。”

  随后,两人又聊了一番家长里短之事,还有一些关于清州王府发生的事情,越聊越来劲。

  眼看话匣子打开了,夏颜这心里关于慕林川的疑问也呼之欲出,只是不曾想,两人却因此事而闹得不愉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