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20.05.28上架
  • 42.61

    连载(字)

174位书友共同开启《林川入梦浅不知》的古代言情之旅

学徒老聃青牛师 学徒书友150912143610469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前尘陌路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5420 2020.05.28 15:52

  “人生是一段长长的旅行,我们总是一边在生活,一边在寻找浪漫,直到有一天,我来到了丽水的古堰画乡,绿水白帆,青砖古街,远处黛山云雾缥缈…...像极了一处仙境之所。”

  这是夏颜在手机百度上搜到的一段描述丽水民宿的开篇,从文字的简单叙述来看,瞬间就有了想要出游的冲动。

  自从与顾忆尘结婚的这五年,她似乎还没有过一次单独外出行动的机会,就连一次闺蜜团出游也都没时间参加,所有的心思全都放在了“顾忆尘的公司”,劳心劳力,直至心力憔悴,可到头来却只是为他人做嫁衣。

  每一次的说走就走,总会被各种他给又或是自找的理由给耽搁了,现在放下一切远走,总该没任何阻拦的理由了吧?

  相识至今,这七年的时间里,从没想过离婚的他们,最终还是逃不过所谓的“七年之痒”。

  刚刚开始谈恋爱那会儿,世人都高估了感情,小看了时间的魔力。如今一本离婚证书终到手,也算是解开了彼此前半生的束缚与羁绊……

  既然事已至此,夏颜也没啥好犹豫的,立即给自己定了一张高铁票,前行……借此机会也可以外出透透气,体验一下属于她一个人舒适的空间,释放她这几年以来,一直憋于胸腔中的闷气。

  解决了出游的问题,长舒一口气的她夏颜全身松懈了下来,盘腿而坐于沙发之上,环视诺大的客厅,一个人在家除了坐在电脑前工作以外,突然闲下来的她倒是有些不习惯了。

  百无聊奈之下,顺手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打开后随便划动常用的软件,或是浏览各种网页也都提不起精神,索性扔掉,随后直接起身开始收拾一下此行的行李,随时准备出发。

  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跟着手机里播放的音乐轻声哼哼几句,甚是放松,一个人的空间,心无杂念的做着她自己想做之事,极致放空,随性而为。

  此时此刻,她既不用在深夜里等待,内心也不再期盼那个不再属于她的男人什么时候回家。

  领了离婚证的当天,顾忆尘也就搬离这充满了婚后甜蜜、极端争吵以及无限期冷战的回忆空间。

  收拾好行李,躺在床上发呆的夏颜,心里开始期待了此次一个人的旅程。

  这次出游,她自己也不知道具体要去哪些地方,去多久,也没有一个既定的目的地,只好先带上身份证还有护照,走到哪儿算哪儿。

  既然还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那就先去她钟意的那家民宿逗留,边走边想,没准就有了远行的答案。

  关掉手机上几年不曾变过的闹钟,夏颜只想好好睡一觉,安心的睡一觉,睡到自然醒最好,这一夜如她所愿……

  不过,早已习惯早起的她,却还是准时准点醒来,根深蒂固的生物钟估计一时半会儿怕是不好调整。

  早上的晨跑,这也成了她一直以来的固定模式,周末若是时间允许,还会前往健身房练习瑜伽又或是拳击,直至汗流浃背才肯罢休,这也只是她这么久以来一直坚持的为数不多的爱好罢了。

  晨跑回来,接着又是一番简单洗漱,换上一身轻便的衣服,走向厨房寻口吃的,晨跑前先熬了点粥,这也只是她的日常。

  早餐过后,简单收拾一下厨房,一切准备就绪,是时候该出门了。

  可在出远门之前,夏颜还得仔细检查一下家里的电器是否全都断电,顺手又把窗户全都给关上,就连早上起床时被子没有叠好,这会儿又要重新再叠一次……

  这一切的点点滴滴早已刻入骨髓,形成既定模式,看似井井有条,却也太过于规整、刻板,甚至有些麻木,在别人看来这就是一种典型的强迫症。

  拉着昨晚收拾好的行李箱,最后再扫视一眼屋内全貌,家里还算整整齐齐,至少物置其位,如此这般,这才放心出门。

  在锁好门后,于转角处等待电梯的那一刻,心里居然有一丝莫名的不舍,好似此行会离开便不再归来……

  农历三月的初春,外面的世界一片杏雨梨云早已春意盎然,确实是一个外出旅游的好天气,况且今年这特殊的情况之下,有些辜负了这个曼妙的季节。

  此次的远行,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她都要好好的享受一下只属于一个人的独处时光,以及这一番苦苦等候人群青睐的美景。

  出游正好赶上了清明节的假日,虽有三天的小长假,可也没什么人流,处于特殊时期,出现如此情况也纯属正常,只是不知这“旅游旺季”什么时候才可以恢复如初。

  此时,高铁上的车厢虽说不算空荡,可也不似曾经节假日那般热闹,不过,眼前的这一份安静倒是她喜欢的。

  伴随音乐,一路放空,几乎达到了一种忘我的状态,这种难得的舒适感,早已令她忘了几天前才刚刚发生的“离婚事件”。

  ……

  在夏颜23岁大学毕业那年,才刚刚出来工作的她,就“有幸”认识了事业处于刚刚起步的顾忆尘,那时他28岁。

  这一段感情才刚刚谈了两年,双方父母不约而同的开始了催婚,他们两人彼此之间还算心意相通,况且也到了他的而立之年,最终,夏颜也就“顺利”的答应了他的求婚。

  婚后,去顾忆尘公司上班之事似乎也成了既定事实,理由很简单,例如公司刚刚起步急需人手之类的,为了支持他,夏颜也只好辞掉自己原本挺满意的工作。

  从公司的财务、人事、策划、公关……一个一个的岗位慢慢熟悉,乃至于离开时的得心应手。

  婚后的两人,为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为了生活可以过得更好,不计时间成本的一起努力工作,慢慢的公司的生意也有所起色,业务繁忙的顾忆尘,也开始了他没完没了的“应酬生活”。

  之后的他们,潜移默化的也变成了长期生活在一起的“同事”,似乎已经忘了彼此作为“夫妻”的身份。

  不管是在公司还是家里,即使是两人单独待在一起,聊天的内容里除了工作还是工作,似乎已经忘了他们还有感情上的需求。

  长时间的不交流、不沟通,两人的隔阂以及分歧犹如雪球那般越滚越大,接下来的这段感情以及婚姻又该如何维护?

  这边心有不甘的夏颜,还没想到如何解决他俩的问题,那边顾忆尘的母亲又开始了“催生”,只是有些话说的多了,反而惹得夏颜莫名的心烦意乱。

  不过说来也奇怪,他们结婚的年头也不短了,生儿育女这事儿好像并没任何迹象,夏颜差点就被心急的婆婆催促进医院去做检查了,只是一直被她以工作为由给拒绝了。

  没想到此事却作为他们离婚的导火线,因为顾忆尘母亲的一句话,“你要是不能生,就别耽误我抱孙子的时间”,一下把夏颜这几年所积攒的怒火全给点着了,瞬间爆炸。

  夏颜这暴脾气,自然容忍不了如此损毁她自尊和人格的语言,可爆发后的结果可想而知,与顾忆尘母亲的这一仗才结束,战火便延伸到了顾忆尘那儿,正好新账旧账一起算,如此一来,这支离破碎的婚姻过着还有什么意思,倒不如一拍两散,各自安好……

  在高铁上待了几个小时后,夏颜顺利到达了此行的第一站,下了高铁还需转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这才算是踏入了她所向往的目的地,看了一眼手表,此时已是下午三点。

  春天的天气,犹如姑娘的心情难以琢磨,甚至阴晴不定,时而阳光明媚,时而小雨纷纷……

  夏颜独自一人走在空荡古街的青石小道上,四处扫视街边的环境,老屋沿江而立,环山绕水,韵味十足,现于眼前的这一方净土,犹如藏于雨雾中的世外桃源。

  寻觅安静淳朴的心境,沉淀浮世之繁华,只为赶赴那一间云雾深处……

  此行遭遇毛毛细雨的突袭,还真应了那句“天街小雨润如酥”。

  老街的青石砖上,被行李箱的轮子碾过发出的声音,时时提醒着夏颜,该去往何处?

  对于路痴而言,即使有详细的导航定位,也不一定能够准确找到。

  原本民宿安排有人接待,却被夏颜一口给拒绝了,原因只是想要突破一下她自己目前路痴的现状。

  走累了就在路边稍作休息,打开手机,眼看地图上的位置越来越近,内心瞬间萌发一股莫名的欣喜之感。

  绕过眼前的一条小巷,直至尽头,便看到一段往上且错落有序的青石阶梯,满怀期待的她,此时只顾着提着箱子,猛然顺势而上。

  民宿建在半山,经过这一条弯弯绕绕的石阶小道,享受着这毛毛细雨般的洗礼,一头长发已经有些湿润,倒还不至打伞的地步。

  经过两三分钟的“颠簸”,终于站立于民宿大门前,结婚时没去成的蜜月之旅,这会儿离婚倒是如愿了,夏颜不禁觉得有些讽刺。

  景所终,行所止……

  眼前别致的建筑,看似藏于这一方翠绿的青山之中,现于白茫茫的一片云雾深处,虚实缥缈,犹如一副水墨画之景致,恍如只身于画中,虚虚实实,真真假假。

  只是这大门的造型,怎么有点像仙侠剧里边儿主角们试炼时所入之门,只是少了那一圈5毛钱的特效罢了。

  提着箱子跨门而入直至民宿的前院,随意扫视一圈,院内四下竟然没人,随后又前往大厅走去,前台也没人,夏颜内心暗想,难道都不做生意了?

  在原地立刻了一会儿,夏颜还是忍不住连着喊了几声句:“有人在吗?”

  没人回复后,无奈之下又接着喊:“老板……老板在吗?”仍旧没人搭话。

  眼前的这么个空旷的民宿,夏颜也只好拿出手机,拨打之前预定时与民宿联系的电话,前台的电话响了,也没见有人前来接听。

  倒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番离谱的情况,即使老板和员工都不在,那住客总该有吧?

  如此尴尬的境地,夏颜也只好继续往前,经过大厅,随着屋内走廊绕了一圈,却寻不到踪影。

  侧身四下探寻,随意一瞥,发现大厅后侧开着一扇小门,心想没准这店里的人都在后边儿待着,心里如此想着,便顺着那一扇小门走去,直通房屋后院。

  可现于眼前的却是一片空旷之地,不过,却有一条稍稍平坦的两米宽的泥土小路,一直通往后山的密林深处。

  不知不觉中,夏颜竟鬼使神差般随着这条小路一直前行,一切犹如探秘般诡异,让人觉得深不可测。

  恍惚之中,好似听到了一声清脆的鸟叫声,瞬间惊醒了几乎处于行走中入定的夏颜,待她反应过来时,自己早已深陷于一片密林深处。

  转身一看,四下无人,遥望身后来时之路,刚刚的民宿早已不见踪影。

  夏颜赶紧收拾一下慌乱的心绪,待自己稍稍镇定,便顺着来时的那条小路往回赶,疾步前行,可越走越觉得不对劲,发觉自己根本走不出这一片密林,忍不住冒出一句来自内心深处的自我怀疑:

  “此路何时是个尽头……”

  这一段幽深而布满迷雾的密林之旅,夏颜早已筋疲力尽,拖着一个虽说不重的行李箱,可就这么一直拖着,任凭谁也受不了,而且还是毛毛细雨的这么一个天气。

  于泥石之路上行走,身处极度幽静偏僻之地,内心的恐惧和慌乱,几乎处于崩溃的边缘,朝着四下无人的荒野之地,歇斯底里的大喊了几句:“有人吗?”

  夏颜也只能借此发泄了自己内心所有的恐惧与不忿,直到身竭力尽才停止,如今,把自己置身于如此境地,还真是欲哭无泪。

  这一片密林深处,无边无际,那几声倾尽全力的叫喊,全被密林给“吃了”似的,回音全无,能听见的也只有丛林鸟兽的声音。

  再这样走下去,遇见人倒还好说,之前有商量的余地,可若要遇见个什么野兽之类的就麻烦了。

  前路漫漫,毫无尽头,既然走不出这个怪圈,那就索性停下休息一番,经过刚刚那一通大喊大叫的,几乎把她自己那一点仅存的体力全都消耗殆尽。

  停下了疾步前行的夏颜,立于原地,平息一下喘气声,随便找了一棵大树,把箱子拖了过去,犹如泄气的气球那般,整个人瘫坐在箱子之上。

  走了这么久,淋着一路的毛毛雨,此时的这一头长发早就湿透,只差滴水了,还有混入了汗水和雨滴,早已浸湿了身上的衣物,黏糊的贴在了皮肤之上,难受至极。

  稍稍休息片刻待呼吸平稳之后,夏颜从身后的背包中拿出手帕,擦了一下脸还有脖子,顺手整理一下额头上凌乱的头发,这个年头用手帕之人恐怕少之又少,可她就是这么个人儿。

  抬手看了一眼手表,现在已是下午四点,从下车到这会儿,已经连续走了一个小时。

  心灰意冷之下,拿出手机,拨打了民宿的电话,一连好几次都拨不出去,正眼一瞧,手机居然显示没信号?

  这下是真的心慌了,可除了无奈的叹气和自嘲,她还真无事可做,忍不住苦笑一声,“现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当下如此这般境地,这可咋办才好?”……等等诸如此类的一连串问题,由心而发。

  焦急万分的夏颜,原本以为手里握着的手机还有一丝希望,可最后的那一丁点希望也全都化为灰烬。

  眼下这地方没信号,拿着它也只能当做一个拍照和音乐播放器罢了。

  “阿啾……”一阵喷嚏声连连,此时夏颜手里拿着的,刚刚擦拭脸颊被水珠浸湿的手帕,随意在手上脸上擦试一番,原本就怕冷的她,再这么一身湿漉漉的再继续待下去,再好的身体也受不了。

  随后赶紧打开箱子,顺手从箱子里边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自用毛巾,先把头发弄干,随着又往身上随便蹭了几下之后,也不想再去多做什么,懒心之人又何必再做这些。

  最后,还是扯出了浴巾,随意披在身上,至少可以令身体暖和一些,撑着雨伞,背靠大树,神情涣散的发呆。

  四下无人的环境,加上阴雨连绵的天气,这般绝望的境地,夏颜还真有点后悔此行了。

  原本只想毫无羁绊的远走他乡,放下“前尘往事”,放空心思只想满足自己探秘的好奇心,弥补一下这几年以来急于奔命的身体。

  这下可倒好,直接把自己陷入了这犹如死循环的一片密林之中,还真是想无所想,盼无所盼。

  现下,唯一的希望就是盼着行人经过,可以捎上一程,只要能够走出密林,一切都好说,此刻才知“钱财乃身外物”此话真正的含义。

  在天黑之前的这段时间,夏颜什么也不想做,坐在箱子上一动不动,保持体力。

  随着肚子“咕噜”一声作响,方才感知到饥饿,顺手从背包里拿出仅有的面包与巧克力。

  说到这面包,还是上车前在高铁站买的,不然,还真的什么吃的都没了,至于巧克力,那是她的最喜欢的零食,必定随身携带。

  只是,光吃个面包也是干得不行,还好背包的侧身放了个黑色的保温杯,打开盖子“咕噜咕噜”一口给喝没了。

  像她这样一年四季都是喝温水的人,到哪儿随身都得带着个保温杯,常年如此。

  补充能量后,精神状态瞬间好转,心情也稍稍平复些许,在这令人绝望的境地,也只有食物可以给她带来些许的满足感,还好,此时的毛毛细雨也停了下来。

  再次打开手机放了首歌,这也是高铁上听的最后一首歌——“Tuesday”,正好应了今天的日子,4月2号星期四,农历三月初十。

  夏颜两眼空洞的平视前方,沿着这两米宽的泥石小道,一直延伸到小路藏于一片密林之中。

  随着音乐,沉静一下心境,幽幽长叹一声之后,闭目沉思,心绪飘向了远方,远到她自己都无迹可寻,就当是离别前的冥想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