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离别之宴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5154 2020.07.16 10:01

  农历的六月末、七月初,正是葡萄成熟的季节。

  这一个月里除了睡觉的时间,其余的大多时候夏颜几乎都待在了刘掌柜的酒铺里,开始了果酒的“酿制”。

  这个月份成熟的水果,除了首选葡萄之外,自然还有很多种类的水果,经过了一番筛选,最后确定为葡萄、柑橘、梨子、香蕉这四种。

  即是生意,夏颜自然事必躬亲,只有果酒赚了钱,才能实现五五分成,有了这基本的流动资金,对于远赴劲州之行,心里也稍稍有些底气。

  至于这制作过程,夏颜自然得把宋漓叫上,毕竟临州今后的生意终究还是交给宋漓一人打理。

  即是合作,自然分工明确,既然配方在手,自当由夏颜来负责“酿制”,刘掌柜负责食材的采购与销售。

  至于定价,分摊一斤果酒成本的两倍即可,若是增长到了“千金难求”之境,也没几个人喝得起。

  随后,刘掌柜派人去采买了当季的新鲜水果,一并清洗干净,再由夏颜和宋漓两人进行分配,“秘方”毕竟不能流入外人手中。

  这些果酒的制作过程大同小异,只有葡萄酒的稍稍不同。

  首先选用新鲜的葡萄,经过清洗、晾干、除梗破碎、装坛(2/3坛),然后加入少量的糖,不用再倒入烈酒,最后封坛,这炎热酷暑的天气放置半个月便可饮用。

  她们两人每天早上从酒楼出发,晚上天黑了才返回,天天来来回回的折腾,陆陆续续的坚持了半个月之后,宋漓开始有些吃不消了,可夏颜却还能保持着一副精力充沛之态,好似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劲儿。

  原本一个月的活儿,夏颜这紧赶慢赶的终于控制在二十天之内全部完工。

  这时,前面最早酿制的那一批葡萄酒都已经酿造完成,正好可以开坛试酒,随后准备售卖。

  ……

  有了第一次的试验结果,夏颜自然不担心这次的成品,对于宣传也不用担心,因为在夏颜酿造的过程中,早已交代刘掌柜做好了走街串巷的大肆宣传。

  在最后一天最终完工之时,夏颜让人细数了一下,所有的果酒(50斤装)加起来正好有2000坛,全都写上封坛的日期与酒名,依次排开,放置于露天的后院。

  当初就是考虑到这么多酒坛子,若是全都安置于屋内,搬来搬去费时也费力,而且这些果酒在发酵的过程中还要定期搅拌,如此一来倒不如直接搁置在露天的后院。

  不过,避免果酒直接被太阳暴晒,温度过高也影响了效果和口感,夏颜还让刘掌柜找来厚质的布料,盖在了上边儿。

  临州城作为一个农耕时代的城市,整个城区的人口大概有30万之多,若是加上郊区附近的镇县,估计得有个40万左右。

  在古代城市的发展史来看,这种程度的人口密度已经算是发展较好的了,如此一来,这购买力也不算太差,当初酒楼试验的香薰蜡烛和桃花面膜就是最好的证明。

  一切准备就绪,只待明日一早,第一批酿造完成的那二十坛葡萄酒,若能出现满城哄抢一空的景象,那就再好不过了。

  若是如此,接下来只要按照果酒封坛时间的先后顺序,慢慢揭坛售卖即可。

  为了能够保证后续的果酒能够接上热潮,还得继续大批量酿制。

  此次在选料上,除了原有的水果种类,后边陆续成熟的还有新鲜的石榴、苹果、山楂、橙子、柚子也可选用。

  在夏颜正期待着果酒能够出现“万人空巷”的哄抢场面之时,却收到了慕林川让俞剑声捎来的一封简短的书信:

  “劲州一切已安置妥当,只待君前往。”

  夏颜疑惑的看着这封书信,除了这一句简单的话语,后边居然什么都没了,即使附上一个详细的地址也行呐?

  夏颜合上信件又递给了俞剑声,诧异的问道:“就这样,没了?”

  见状,俞剑声茫然无措的接过信封,回复道:“恩,王爷已打理好一切,让属下前来请您与宋掌柜一同前往。”

  “你先回去复命,我们晚几天再出发,最迟月底抵达。”

  延迟几天出发,夏颜是想亲眼目睹果酒销售的整个过程,而且有她在场坐镇,售卖的效果也会不一样。

  况且宋言还需安排一下酒楼的一切事务,一直以来这些事情都由他独自一人操持,可从今以后,酒楼的一切全都得交于宋漓一个人,这么重的胆子,也不知她是否能够胜任了。

  只是她一个柔弱的女孩子,虽精明能干,可就是心地太过于善良,夏颜还真有些不放心。

  “这个……”

  夏颜的决定倒令俞剑声有些手足无措了,随即拱手行李道:

  “属下不敢擅自做主,既然王爷已经交代,我必定亲自护送。”

  “有老傅在,你不用担心。”

  “……”

  见俞剑声还是不肯同意夏颜的决定,随即又安慰道:

  “没事的,不用过于担心,若是害怕上次的事情再次发生,你就派几个暗卫随行不就得了。”

  “好吧……”既然夏颜已经决定,俞剑声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

  待夏颜完结了酒铺的所有事项之后,又与宋言安顿好酒楼的相关事宜。

  临行前,还特地请了所有与酒楼有联系的“相关之人”前来赴宴,就当是践行,正好也借此机会为宋漓铺路。

  原本酒楼所有的伙计加起来都已经满满当当的两桌人了,如今再加上林府一家,还有永盛镖局的孟师傅和镖局的众人,以及陆玉华一家,自然还有酒铺的刘掌柜与他的得力助手们,最后自然少不了最早认识的鱼屋柳掌柜。

  整个酒楼的大堂,可谓是热热闹闹的坐满了六桌人,此时不管主人还是下人,全都落座于桌前,享受着这个难得的相聚时刻。

  在晚宴开始前,夏颜与宋言两人一起举杯敬在场的各位,无论感谢也好,恳求也罢,总之是好话说尽,其实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酒楼与宋漓。

  而在场拥有话语权之人莫过于临州城的父母官林一城林大人了。

  “颜公子请放心,除了我这无知的小儿,我想没人敢来找酒楼的麻烦,今后若是飞黄腾达了,可别忘了……”

  坐于身旁的林域,听到自己的亲爹当场这么损他肯定不依,于是打岔道:

  “你这老头怎么说话呢,我和颜公子已经成为了朋友,自然没理由再找酒楼的麻烦了,是吧?”

  见着林域一副笑意盈盈的样子,夏颜也只能附和道:

  “那是自然,今后,还请林少爷多多关照才是。”

  突然被人重视自然高兴,只见他洋洋得意般毫不客气的回道:“好说,好说。”

  他这手握实权的老子还没发话,林域倒是抢先应下了,不过,他这毫无心机之人倒是爽快,若真有此人的帮助,没准临州城的地痞流氓从此不再光临此地。

  随后,众人又继续喝了几杯,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开始聊天,在夏颜刚刚吃完碗里的米饭,正准备喝些清汤之时,陆掌柜起身单独敬了夏颜一杯酒:

  “感谢颜公子肯收小女为徒,鄙人在此与玉华一起敬颜公子一杯。”

  陆炳说着话拉着陆玉华与之一起,爽快的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才刚刚喝了一杯,陆玉华好似有些不尽兴般又满上了酒杯。

  “这一杯,我单独敬师傅,感谢您给我一个学习的机会,这段时间跟着师兄们一起学到了很多,所以,谢谢师傅。”

  见着陆玉华满心感激的一饮而尽,收了这么一个女徒弟,夏颜还挺欣慰的,也许,她还真适合做自己的“接班人”,如此说来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提到这女徒弟,想着她们第一次见面之时,夏颜对她可以说是印象深刻,至少她们的性格大致相同,最重要的是品性相投,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缘分。

  可对于拜师一事,夏颜仍有不解。

  “你说你一个姑娘家,在临州城做你的大小姐岂不是更好,干嘛非得跟我一起前往劲州吃苦呢?”

  原本,夏颜是想听陆玉华说句实话的,可不料陆炳忙着答道:

  “颜公子此言差矣,能跟在您的身边,那是她的荣幸。”

  “可话又说回来,陆掌柜真舍得把她留在我身边做事?”

  想到这位陆小姐从小生活在锦衣玉食的家庭,生活的一切还有老妈子与丫头伺候,也不知她是否可以适应今后独立的生活方式。

  “颜公子可是位怜香惜玉之人,又岂会舍得让玉华吃苦呢,您说是吧?”

  若依陆炳之言,莫非有意把他的女儿留在夏颜身边?

  一想到此,夏颜不禁露出一丝诧异的笑颜,可她并不是真正的“颜公子”?

  况且,关于夏颜的底细,陆玉华已全然知晓,就在她拜师之后,夏颜把自己的一切全都告诉了她,作为酒楼的一员,自然没必要隐瞒下去。

  然而这张桌子上的众人自然也明白陆炳的言外之意,夏颜也只好随众人一起“呵呵”,一笑回应。

  “承蒙陆掌柜信任,在下自然不会苛待我的好徒儿了。”

  说话之余,眼神犹如闪烁着万丈光芒那般,满怀激情的故意盯着陆玉华。

  这陆家两位老人自是高兴得不行,只是林府的这两位老人不乐意了,尤其是全程拉着一张黑脸的林夫人,她这心里所有的盘算,如今却被自家姐姐(陆夫人)“半路截杀”。

  可这林家小姐却毫不在意她父母为她盘算的这一切,一心只想着坐在她身旁的言哥哥,今晚的座位是夏颜故意安排,就算是给林悦吟一个接近宋言的机会吧!

  因为从今往后,想要再见一面,也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少则一年半载,多则两三年以后,若是在此期间她嫁人了,那便是一辈子。

  夏颜虽知宋言心意并非在此,可她不忍心看到痴情的林悦吟此生留有遗憾。

  一番嬉笑过后,夏颜抬手轻轻拉了宋言的衣服示意他,让他陪着身旁的林小姐喝一杯,也算是了了人家林姑娘的一番心愿。

  ……

  人生每一次的离别,也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又或是此生再也不见,所以,每一次的分别,夏颜都会认真与之好好道别。

  翌日辰时,送别的队伍已经把酒楼的大门全都给围住了。

  可街边远处站立的林悦吟还是那般耀眼,她的存在瞬间就抓住了夏颜的眼球,她第一时间的反应就是宋言,随即拉着他说道:

  “你瞧,众人堆里最亮眼的那个人,人家既然来了,你也该有所表示不是,赶紧的,早去早回啊?”

  “我……”

  宋言有些犹豫,他似乎没什么要与她说的,可最终还是拧不过夏颜,显得有些不情愿的朝着林悦吟走去,开口就直接问了一句明知故问的话语:

  “你怎么来了?”

  “我想送你一程,经此一别也不知……”

  余下的言语,即使林悦吟说不出口,宋言也心知肚明,随即赶紧转移话题,说道:

  “好了,赶紧回去吧,等下林大人知道了又要说你了。”

  “没关系,他想说什么都随他好了。”

  这次,林悦吟却不似宋言印象中那般乖巧懂事,又或是没以前那般顺从了,只见她表情淡然从容,不禁脱口而出:

  “你变了。”

  听到宋言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语,林悦吟满怀期待的眼睛,仰着头寻找与他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轻声反问道:

  “是吗?”

  “恩……”

  一番点头回应之后,宋言稍稍停顿了会儿,最后终于鼓起勇气,说出一直被他憋在心底的话:

  “既然此生无缘,只愿来世不见……保重。”

  说话之时,宋言眼神深情的盯着林悦吟满含泪水的双眼,不忍心抬起自己的右手,本想为她拂去脸上这第一滴落下的眼泪,可又不想让她误会,只能让这稍显木讷的右手悬在半空中。

  宋言虽说对她没什么感觉,可此时特定的情境之下,又岂能不受影响,人心都是肉长的。

  对于林悦吟,他多多少少还是心存愧疚,更多的却是无奈和不忍心,可他把这一切都归为“命运的捉弄”。

  不管宋言有多少不忍心,最终还是要面对接下来的离别,趁林悦吟眼泪决堤前赶紧转身离开,不让对方抱有最后的一丝希望。

  即使听见身后之人低声嘶喊他的名字,又或是只有她一人才会呼唤的独特称呼——“言哥哥”,他都毅然决然径直前往马车的方向赶来。

  当他回来之时,正逢夏颜紧抱着宋漓,两人一副难舍难分的样子,却被身旁的珍儿打趣般笑道:

  “这颜公子和小姐此番情境,倒像是新婚夫妇的离别场面。”

  “就你喜欢胡说。”夏颜放开拥抱的双手,随即捉弄她一句:

  “那个顾云呐,你就不用去了啊,留在临州城吧?”

  听到夏颜故意喊了一句顾云,珍儿立马摆手拒绝道:

  “别啊,我错了还不行嘛,我错了,请求颜公子原谅。”

  “谁让你嘴巴不饶人了?”

  “嘿嘿……我知道错了。”语闭,珍儿随即做了一个闭嘴的动作,却惹来夏颜的憋笑。

  刚刚见着珍儿一阵“苦苦哀求”的模样,原本沉浸于离别不舍之情的众人,也逐渐露出了笑容。

  随着众人一阵阵的嬉笑,夏颜转身走向了身后的孟禾,随即又是轻轻一拥,并于他肩膀处轻语道:

  “这个酒楼以及阿漓,都交给你了啊,你可真得好好的替我们看着,尤其是阿漓,她是个好姑娘,我想你懂的。”

  孟禾拖长了发音,似乎有些勉强的在夏颜的耳边回了一句:“好,都听你的。”

  随后,夏颜轻轻放开被她拥着的孟禾,稍稍后退一步,又补上一句:“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不曾想孟禾居然当场反悔了,摊开双手嬉皮笑脸的回道:

  “看住死物,这倒难不住我,可这人是个活物,恕我无能为力。”

  得到如此一句“无能为力”,夏颜一把拉住宋漓,把她揣到孟禾的面前:

  “若她是你未来的媳妇呢,这下总该可以了吧?”

  “你胡说什么呢?”对于夏颜大胆的提议,宋漓自然不好意思了。

  “给你相了个帅气的相公,就看你有没有能力拿下喽?”

  “你就知道拿我开玩笑。”

  宋漓啥都好,就是在感情这方面太磨叽了,不如陆玉华直接,也不如珍儿爽快。

  夏颜都已经帮到这地步了,若她还没醒悟的话,那就是彻底没戏了。

  这孟禾,虽说是酒楼最帅的,可他身上潜藏着一股桀骜不驯之气,就是那种痞帅痞帅的感觉,而这种独特的魅力,估计见到他的小姑娘都会被之给迷住。

  “这媳妇我都给你找好了,觉得怎么样啊?”

  “呵呵……这可说不准。”

  “那你要怎样啊?”夏颜一脸坏笑的迎了上去。

  “给我酿酒的配方。”

  “呵~口气不小呐,想要配方呀,好啊,我已经交给阿漓了,你自己想办法找她要吧,呵呵……我走了啊?”

  话音未落,夏颜又向随行之人喊了句“走了”,这同行之人拿着行李,不舍离别般踱步前行。

  所有人的行李,有的放置于马车内,又或是背在后背,还有的挂于马匹的马鞍两旁。

  总之,待他们准备妥当,随着傅云帆的一声“驾”,马匹以及马车,这才缓缓离开了这个被夏颜称之为“短暂的家”——临州和顺酒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