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顺王府邸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4978 2020.06.10 08:29

  既然萧声寻不到,夏颜也解不了自找的迷惑,最终也只好作罢。

  马车缓缓驶入清州城内,此时天已黑尽,夜市已经开始,街边的热闹也渐渐形成了它固定的应有模式。

  一行六人于一座豪华府邸门前下了车,“顺王府”的匾额于大门的上方高高悬挂,尤其显眼,甚是威严,瞬间令夏颜想到了一个贴切的形容词——豪门,此乃真正的豪门也。

  一路上忍着饥饿的人群,伴着幽深的夜空,吹着春夜的冷风,瑟瑟踏入这灯火通明的顺王府。

  众人这才刚刚跨进大门,一位眼尖的老仆瞅见慕白羽等人后,匆匆迎了出来,并高声喊了句:

  “快进去通报,小侯爷回来了。”

  此时正处于晚餐前的忙碌时段,王府的仆人们见状,训练有素般纷纷站于道路两旁,规规矩矩的一起行礼问安。

  在进入顺王府之前,夏颜事先铺设好的各种心理暗示,或是提前做好的准备,此刻见到眼前的如此阵仗,那颗稍稍嚣张且骄傲的小心脏犹如泄了气的皮球,精气神十足的帅气形象也瞬间崩塌,整个人彻底没底了。

  从下车看到“顺王府”威严的那三个字的那一刻开始,那颗隐隐不安之心所带来的紧张之感,持续升级中……

  这一路走来,各怀心事的一行人皆是恭顺的跟随着慕白羽来到偏殿,刚刚准备落座,就有下人端来茶水、点心、还有水果等食物。

  早就饥饿难耐的夏颜,正想着先吃些水果或是点心填下肚子,可一想到她自己那副难看的吃相,拿在手里的点心瞬间又给放下了。

  无奈之下,也只好端着精致的茶杯,随便喝了口热茶罢了,这茶水味道虽清新,可又显得有些寡淡无味,若是在里边儿放点晒干的红枣、枸杞、或是桂圆,再加入一两勺蜂蜜,味道应该不错。

  在她想象着各种茶水的花样之时,听到屋外的下人们纷纷喊了同一句词儿“王妃”,看来,家里的女主人终于出场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远远就听见了有人呼喊了一声“阿漓”。

  闻声识人,来人声音不仅温和好听,而且还充满了爱意,定是位和善之人。

  夏颜还没反应过来等下该如何行礼之时,宋漓早就已经起身前去迎接。

  只见一位气质雍容,身形均匀,身着华服的妇人缓缓而来,再靠近些,便能看清她的眼角和唇边早已刻上了深深的岁月之痕迹,可总是一副和善的面容,那般平易近人,和蔼可亲。

  宋漓落落大方的行了礼后,搀扶着这位妇人往偏殿走来。

  慕白羽瞧见夏颜有些紧张,且杵在原地站立不安的样子,赶紧起身前来引荐:

  “夏颜,这位是我母亲。”

  此刻,夏颜也还不知该如何行礼,也只是瞧见身旁的傅云帆和曹石低头拱手躬身行礼,尽显恭敬之态,赶紧有模有样的模仿道:

  “参见王妃”。

  王妃淡淡一句的“免礼”,众人这才站直了身体。

  王妃瞧着眼前这位个子高挑,身材均匀,皮肤白皙且有光泽,面容俊秀的夏颜,虽是一身男装的打扮,却还是透出了一股女生的清秀之美,还真是让她越看越是喜欢,一副笑意盈盈的说道:

  “想必,你就是羽儿口中提及的颜姑娘吧?”

  “呃……”

  夏颜心想,明明一副男装,这么早就被她给识破了,是不是上位者都是这么厉害?

  哦,不对,听她口中提及慕白羽,想必自己的身份……既然身份已经“暴露”,索性“坦诚相见”好了。

  “王妃您好,我叫夏颜。”说话之余,夏颜伸手拉着她的手,意思性握了一下,又继续说道:

  “这是我们家乡的礼仪,见面时问声好,希望王妃别介意。”

  夏颜心想,她可不想说什么“民女”,或是“小人”之类的自谦之词,况且眼前之人,既然如此这般平易近人,想必不会跟她一般计较,这才鼓足了勇气做她自己想做之事。

  所谓的“见机行事”,这倒是她的“专长”,如此一想,她也没自己之前设想的那般紧张了,反而因为王妃的一脸和善的笑意,放松些许。

  “哦,这倒是新奇啊,又岂会介意呢?”说着话慢慢落座于大堂内左边的主人位,继续说道:

  “早上听羽儿说,颜姑娘做了一手好菜,不知今晚可有口福啊?”

  今早慕白羽从宋府回来,早就跟他母亲讲诉了关于昨晚的“火锅宴”,还有今早的面食,夸大其词的吹捧了这两样“美食”的绝妙之处,惹得嘴馋之人的垂涎。

  “多谢小侯爷抬爱,若是王妃不嫌弃,夏颜自当愿意做些餐后消食的小吃给您尝尝。”

  “好啊,那就有劳颜姑娘了。”

  夏颜想着,此时王府必定早就准备了膳食,不可中途打断人家的计划,所以,她也只能做些餐后的小吃啥的,可一时之间也不知要做些什么,罢了,先去厨房瞧瞧再说。

  还好曾经身为人妻的夏颜,也在厨房“奋斗”过,自然也会做些简单的吃食。

  最主要的还是二十一世纪的餐食多元化,只要是她吃过的,想做自然也做得出来,前提是得有食材与调料,以及工具。

  突然转念一想,有了这一身厨艺在手,夏颜自当不用发愁今后如何安身之事。

  只要是说到好吃的,就没有人不爱的,王妃自然也不例外,这就赶紧催促慕白羽带着夏颜前往厨房。

  随后,又把其他人全都支走,唯独留下了宋漓,这样她们俩也可以单独说会儿体己之话。

  ……

  在这些王府下人们的眼里,他们的“小侯爷”可是从来都不进厨房的,可今晚却全程陪着夏颜,而且还随身“伺候”。

  若是陪同之人是位姑娘,这还好说,可眼前之人却是位俊美的“公子”,这倒是稀奇了。

  所有来到厨房之人,见他俩待在厨房,不免多看几眼这道难得的“风景线”。

  厨房内,夏颜自然不必理会别人投来何种眼光,也只顾着思考等会儿要做些什么吃食,可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具体做些什么,这里的点心大多都是些糕点之类的吃食,饭后谁还吃得下这些干硬之食?

  思来想去正愁着要做些什么之时,突然抬头便看到厨房储存食物的架子上放了些小南瓜,瞬间就有了主意。

  看到夏颜动身朝着储物架的方向走去,慕白羽也不知道她要做什么,需要什么食材,于是主动问了句:

  “你看看厨房里有什么是你需要的,我让他们给你拿来,只是,你等会儿要做什么餐后小吃食?”

  “南瓜雪梨银耳羹。”夏颜胸有成竹般脱口而出。

  慕白羽还以为夏颜会跟他绕弯子呢,却没想到她这么容易就告诉了他,只是单从菜名来看,名字平平且毫无新奇之意,不会只是一碗南瓜雪梨银耳粥吧?

  正当慕白羽在想象成品样子之时,却被身旁的夏颜给打断了。

  “帮我把这些个南瓜搬过这边的案板上来,同时还需十来个雪梨,一大碗银耳,少量的枸杞、红枣、桂圆,还有蜂蜜和红糖。”

  此时,晚餐差不多都已经做好,所以在厨房干活的下人们也正好处于休息的时段,夏颜倒是可以找他们帮忙。

  不过,她也不好直接吩咐这些帮忙之人,有事也只能跟慕白羽说,他的话自然比较好使。

  “小南瓜洗干净,切盖,用勺子把南瓜肚子挖空;雪梨削皮,去核,切丁剁碎,盛于大碗内;银耳,枸杞,红枣,桂圆洗干净后各自放于碗中。”

  夏颜看着忙碌的下人们都按照她所说的忙碌起来,人多力量大,一会儿功夫全都给做好了,接下来就是“装货”,然后上蒸笼。

  “在洗干净掏空的小南瓜里放入适量雪梨、银耳,几颗枸杞,红枣和桂圆各一颗,再加入一小勺蜂蜜,小半勺糖,然后盖上南瓜盖子。”

  “同样方式把这些个小南瓜全都装完填满,再依次放入蒸笼中,半柱香后方可取出。”

  之后,她又吩咐上菜之人,在出蒸笼前,让他们去摘些颜色鲜艳的花瓣,清洗干净,等上菜之时,往小南瓜中放个一两瓣,增加些色彩,赏心悦目,也让食用之人心情愉悦。

  所有的事情都吩咐好了,夏颜这才与慕白羽走出厨房。

  厨房内的帮忙的下人们,不管男女老少,见夏颜如此这般做法,他们自然想不出竟还有这种吃法?

  不过,看着所做之物,不只是颜色好看,成色样品也还不错,不由得心生敬佩之意。

  ……

  前往膳厅的途中,夏颜突然想到一个重要的事情,若想要在这儿混,除了手艺,还得有个身份,可这身份该如何取得?

  她目前还处于“黑户”的状态,没有官府颁发的户籍,若是遇到官府检查,她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看来此事必须得赶紧解决,不然每次遇见陌生人问起,她也不想再做无谓的解释。

  夏颜思前想后,想要解决此事,慕白羽是最合适的人选,没有之一。

  “刚刚在车上,你不是说许我一个承诺吗?”

  “我是说送你东西……好吧,也算是一个承诺。”

  夏颜突然问起承诺之事,慕白羽都有些被问懵了,也不知她要干什么,既然有所求,暂且就先答应好了。

  “既然给了承诺,那现在兑现吧?”

  “好,说说看,什么事?”

  “我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忙,就看你帮还是不帮喽?”夏颜看着慕白羽这人还算仗义,所以,直接开门见山跟他明说。

  “你先说看看,具体是什么事啊?”

  听到夏颜如此一说,慕白羽有些心虚了,眼前之人可是个鬼灵精怪之人,也不知道正盘算些什么呢,正所谓防不胜防。

  “先说帮不帮?”夏颜还得保证得到他的同意后,再知会他具体事宜,不然事情不好办。

  “那个……我有什么好处?”

  “呃……”对于慕白羽突如其来的反问,夏颜心想,这人还真是……唉,夏颜不免又叹了口气。

  堂堂小侯爷还跟她讨好处,她能给什么好处,最多也就会做点吃的,对哦,他不是嘴馋嘛,正好可以利用这点。

  “好处嘛,就是你想吃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做,前提也得我会做,一个人的能力有限,这你也知道。”

  “没有时限?”

  慕白羽有些不敢相信般弱弱的问了句,看到夏颜果断的点头后,立即答应道:

  “好,成交,现在可以跟我说说具体是什么事情了吧?”

  “就知道你是个爽快之人,事情很简单,给我找个合法的身份,也就是让你帮我弄个户籍。”

  看到慕白羽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夏颜又立即补充道:

  “你也知道我来自‘远方’,并非你们宣国之人,若想继续留在这儿生活,是不是得有个身份?不然,每次遇到有人问起,我要怎么跟人家解释?”

  经过夏颜这么一通直白的解释,慕白羽算是明白了。

  “只是,你说的这事儿,也得去找清州的州府大人帮忙解决才对啊?”

  知道事情肯定是要找官府解决,他还算是一靠谱的,并没有大包大揽一口应下。

  “你是小侯爷,说话自然比我好使,是吧?”慕白羽的“小侯爷”头衔,自然比寻常老百姓管用多了。

  “这倒也是,不过官府也需要核对你说的所有内容,问题也就来了,你来自哪儿,你自己都说不清,怎么跟人家解释?”

  其实,最大的问题就是没人给她担保,眼看慕白羽也是个没经历过什么大事的“小屁孩”。

  “就不能利用你的权力去给我重新设一个?”

  夏颜心想,有了权力为何不用,还用得去求官府吗,威逼利诱不就可以了?

  “倒也可以这样,只是……我从来就没干过这种事儿。”

  看着慕白羽有些傻眼的样子,他倒是很看中他的“羽翼”,不舍得破坏这么久以来所积攒的名声。

  “看不出啊老实人,呵呵,没干过,那就为我干一次呗?”

  夏颜不禁冷笑一声,还真是令人咂舌,眼前之人不是不敢,只是没干过,所以,尝试逼一下,看看能不能有所突破了。

  “你是我什么人,娘子,还是家人啊,说为你就为你啊?”慕白羽一副看似“狡黠”的样子,直勾勾的盯着夏颜看去。

  大家都是聪明人,没人愿意做傻子,利益面前凡事都得说清楚,只是,夏颜没想到这话会从慕白羽口中说出,整个人瞬间傻眼了,干愣着,睁大了眼睛居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下的情况简直令她瞠目结舌。

  不过,夏颜还真是误会他了,慕白羽并非一个看中利益之人,他只是感觉……有些喜欢她了。

  虽然认识的时间之短,可也就是某一个不经意的瞬间,突然对她有了心动的感觉。

  他印象最深的那一幕,自然是下午夕阳落山的那个草地上,此景之下,夏颜那顽皮的随手一拉,两人笑意盈盈的相视一笑,那一瞬间的怦然心动,那一刻的美好画面,一不小心存于心间。

  所以,他才会出此一言,就是想试探一下夏颜的反应,只是她压根接收不到他想要传达的信息和心意,也从没有过这样的想法。

  可是此话一出,两人各怀心事般继续保持沉默。

  此间,夏颜反复默念着刚刚慕白羽所说之话,却从中找到了问题的突破口。

  她是他的谁,这个问题问得好,至于他口中的娘子那就算了,家人倒还不错,此话虽说只是他随口一说,倒是提出了问题的关键之处。

  老王爷有那么多女儿,也不多她一个,若是让他收她做义女,此事不就顺利解决了吗?

  只要慕白羽在一旁推波助澜,此事十之八九,接着刚刚的问题,夏颜继续接下来的谈话:

  “刚刚你不是问我,我是你什么人吗,我是你姐姐啊,我可以做你的义姐啊,你觉得如何?”

  “我……我有那么多姐姐,我不缺姐姐。”慕白羽不知夏颜为何突发此想,听到“姐姐”一词,一时语塞……

  只是感觉刚刚保存于脑海中的那个画面,犹如一个久病之人,瞬间断了延续生命之药那般残酷。

  “你缺一个会做饭的姐姐啊,呵呵,就这么定了。”

  接下来,夏颜把她自己的计划大概跟慕白羽说了一下,等下让他见机行事。

  慕白羽自然是不愿意的,可免不了被她威逼利诱,又是诉苦又是装可怜,她能想到的招全都使了,弄得他也只好勉强应下。

  也许,此事对她来说真的很重要,只是……如果真的成了他的义姐,以后这关系可就不好办了。

  看着夏颜如此在意的样子,慕白羽也于心不忍,以后的事情,那就以后再说吧,眼前最重要的自然还是先帮她解决“身份”问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