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寻找目的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5079 2020.06.07 21:32

  院子门外,实在等不下去的夏颜,也只好进院前去喊人,一边走一边大声喊道:

  “阿漓,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和老傅就先走了啊?”

  “来了,就你火急火燎的。”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夏颜寻声抬头望去,只见宋漓从后院的石阶渐渐而上,正睛一看,瞧她那一身配色鲜艳的华衣锦服,落落大方的模样朝她缓缓而来。

  只是这衣裳的长度都快遮住了鞋尖,外出春游而已竟如此这般隆重,等会儿还要爬山涉水的,确定方便吗?

  夏颜心里虽有疑虑,不过那都是宋漓的选择,她也不好说什么,没准身为古人的她们早就习惯了。

  “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原来说的就是你这样的美人啊!”

  夏颜说着话,站在原地等着宋漓前来,趁此机会好好欣赏一下属于“古代女子”的韵味。

  美人美不美,不在于容貌有多惊人,最为讲究的还是气质,这种与生俱来的贵气,再配上头上那一支亮眼的珠钗作为点缀之物,可谓是端庄秀丽的大家闺秀,竟把夏颜给看呆了。

  平常一身素衣白裙的宋漓,经过一番精心打扮后,如此光彩照人,让人无法将自己的视线从她身上移开。

  此时令人眼前一亮的她,不只是惊艳到了夏颜,估计门前的那一片花海见到她,都要惭愧的闭上了它们的“眼睛”。

  “如此这般出口成章,不去参加殿前考试都觉得可惜了。”踩着小碎步径直走来的宋漓,倒是先与夏颜开起了玩笑。

  “小姐说笑了,岂敢在您面前班门弄斧,赶紧上车吧,想必前方等待的那位贵公子早就等不及了。”说着话,夏颜赶紧上前扶着宋漓上了王府的马车。

  “瞎说什么呢?”

  “是否瞎说,前方一行,一看便知。”

  斜眼瞧见宋漓一脸娇羞的样子,看来刚刚的猜测八九不离十,夏颜心想,等下准有好戏看喽,不禁心里偷偷乐开了花。

  ……

  马车缓缓前行,这两人于车厢内安坐了片刻,夏颜余光又扫过了宋漓,见她面色稍带些许古典优雅的矜持,可眼底潜藏的皆是满心的期待,还有她那忍不住微微上扬的嘴角,出卖了她心底满满的甜蜜。

  如此这般,八卦的夏娃又岂会放过每一个玩笑的机会?

  “阿漓,阿漓?”

  “呃……什么事?”

  “刚刚,我的话说到你心坎里去了吧,看把你给乐的,没准早就抑制不住迫切想要见到对方的那股冲动劲儿,心都跳到嗓子眼了吧?”

  完全被说中心事的宋漓,只好用她纤细的双手捂住羞得满脸通红的精致面容,立即低头躲避看戏嬉笑的夏颜投来的关注目光。

  “呵呵,还真害羞了?”见状如此,夏颜笑着暗自感叹一句:

  “期待爱情的年纪,真好!”

  还记得前天她们初见那会儿,宋漓手里把玩手机的模样,极致的表现出了一副天真烂漫的可爱形象,像极了一个对凡事都充满好奇的孩童。

  这会儿又从她身上感受到了少女期待爱情朦胧的那种美好的时光,只属于少女才有的恋爱味道。

  而这些东西,曾经也降临在夏颜的身上,那份美好也曾填满过她的全世界,可经年累月之后,也只是一个存留在记忆里的回忆,若不是见到宋漓的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也许她都想不起来自己有过的“曾经”。

  ……

  王府的马车上,车厢里坐着夏颜和宋漓,“专职司机”非傅云帆莫属,无奈之下,易山也只好“让贤”,而另一辆马车,就由曹家三口独自享受了。

  迎着夹杂阳光灿烂的春风出游,心情甚是美好,可一上车夏颜就开始犯困,只因这辆马车比昨天那辆宽敞且舒服,还有软垫和靠枕,困意也就随之而来。

  慢慢地,夏颜也开始习惯了乘坐马车这样独特的交通工具,这也算是另一种入乡随俗的体验。

  刚刚开始之时,夏颜还与宋漓打探今天的行程安排来着,可实在是太困,最终抵制不住周公的“诱惑”,竟不知不觉沉入了梦乡。

  马车行至目的地时,见夏颜还在熟睡当中,宋漓不忍心叫醒她,也只好让易山在车上继续守着,独自领着傅云帆还有曹家一家三口,一起提着早上准备好的食物,一同前往。

  夏颜这瞌睡说来就来,好似很久都没睡饱过似的,来到这儿的这几天,虽说吃得饱睡得好,可她心里总有些不踏实,每天都像是急于奔命般劳累,她也不知自己这到底是为何?

  正午时分,正是烈日当空之时,易山担心夏颜在车内闷热,这才下车把车厢的两扇窗户全都打开,让车内通风透透气。

  结果手重了点,开窗时不小心弄出了响声,把熟睡的夏颜给吵醒了。

  原本是好心,却不料做了件坏事儿,弄得易山都有些不自在了,见夏颜醒来,赶紧于马车门外行礼道歉:

  “易山不小心把您给吵醒了,请颜公子恕罪。”

  夏颜醒后,迷迷糊糊的伸了个懒腰,朝着车门外边睁眼一看,这才注意正躬身行礼的易山,赶紧上前扶他起身。

  “你又没做错什么,何罪之有?下次再这样,我可生气了。”

  随着易山回了一句“是”,立刻起身跳下车去,夏颜也紧随其后。

  烈日之下,也不知道其他人去哪了,夏颜转身问了句:

  “阿漓他们人呢,都去哪了?”

  “宋小姐一行人前往云山祭拜去了。”说着话,易山抬手指向前边那座最高的山峰。

  夏颜本就想陪着宋漓一起前去的,可不想因为睡觉给耽误了,心里愧疚万分。

  “他们去了多久,我们现在赶去还来得及吗?”

  “他们已经走了半个时辰,这会儿赶去应该来不及了,您还去吗?”

  夏颜抬头看向那烈日炎炎的天空,出门时又没带伞,想想还是算了,还是安心留在车里等着好了。

  “算了,不去了。”

  四下看去,又是一片花海,且与宋府门前的如出一辙,不禁想到了那一句“满园春色关不住”,可这里却是“漫山桃花逛不完”。

  本该是“清明时节雨纷纷”的那一番景象,今儿个倒是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的好天气,眼前一片烂漫桃花肆意生长,美不胜收,还真是出游踏青的好去处。

  在这儿,除了这十里桃花,可供观赏的自然还有形形色色的往来之人,只是他们手里都提着相似的东西,估计此行目的都一样。

  “易山,我们现在到哪儿了?”

  “还在桃花镇。”

  “我们刚刚走了多久,难道还没有走出桃花镇的地界吗?”

  “恩……刚刚才走了半个时辰的路程。”

  夏颜嘴里小声的嘀咕一句“半个时辰,也就是一个小时”,这么说来,加上宋漓离开的那半个时辰,也就是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刚刚十一点半从宋宅出发,现在怎么说也得中午一点半了吧?

  夏颜忍不住侧过身去偷偷的看了一眼手表,果不其然,一整天的时间都花在等待和赶车,还有祭拜之事上了,至于早上傅云帆所说的那些活动,宋漓还有时间去实践吗?

  如此想来,还真心替她捏了一把汗了,既然她有意中人,那得想办法帮她“脱单”才行,若是都像他们那般矜持扭捏,想要快速探知对方的心意,估计够呛。

  ……

  等待的时间如此漫长,百无聊赖之下,夏颜只好领着易山一同去逛逛眼前的“桃花源”。

  正当兴致浓烈之时,游山玩水的那份兴致却被易山一句善意的提醒给制止了。

  “颜公子,我们该回去了,不然宋小姐回来找不到我们。”

  “呃……好吧!”

  无奈之下,也只好乖乖的又回到了原点,爬上了马车。还好宋漓没把易山带有,不然留下她一个人,无聊的程度无法想象。

  “易山,上车我们聊聊呗?”

  “那个,颜公子,我还是待在外边好了。”

  喊他到车里陪她聊天之时,他死活都不肯,非得逼夏颜使出绝招不可。

  “你若不上来,便不再是我夏颜的朋友,以后所有好吃的也都别想了。”

  “这……”最终,易山也只能服从安排,来到车里坐到夏颜跟前。

  他自然不知眼前之人为何这般不在乎身份之别,非得和身为仆人的他做朋友,还待之以真心,之前还觉得她有些狂妄,倒真是自己误会了。

  车上,易山正在一点一滴的给夏颜讲述他所知晓的关于顺王府的一切,还有在这儿过清明节的一系列活动内容与细节,总之就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身旁的易山有些不解的看着不再言语,且透过车窗看向远方的夏颜,不知为何,她总是问一些简单至极且所有人都知道的问题?

  虽然看不懂,可与她相处的时间又是那般轻松自然,令人感到舒服放松,甚至毫无压迫感,而他也只想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全都告知于她。

  之后,夏颜也不知道自己在车内与易山聊了多久,时间又过了多久,只是觉得肚子有些饿了。

  早上虽然吃了一个饼外加一大碗面条,可到点了自然还是要吃的。

  “刚刚看车上存了好多东西,你找找看有没有吃的,突然觉得好饿,你饿了没?”

  “我早就饿了,正等着颜公子发话呢!”

  “饿了怎么不早说?”

  “我们做下人的,怎么可以……”还没等易山说完,就被夏颜给打断了。

  “越说越不像话了,饿了自然要说,干嘛还不好意思,以后不许这样了啊?”

  “知道了……”听了夏颜的一番“数落”,易山甚是感动,难得感受到别人对他的关心。

  当易山在车上开始一通乱翻,夏颜看着他不免有些让她心酸。堂堂王府小侯爷的随身侍从,那也是穷苦之人所向往的“生活环境”,可他却活成了这般模样。

  也许,是他们都没发觉又或是没注意到自己的境况吧,正所谓“当局者迷”,身在其中难自知,而且,生于这个世道,这个环境他们早就习以为常,理所应当自然也就麻木了。

  借着感叹别人的不易,夏颜又联想到了自己。

  像她这样突然来到这儿,既没身份,也没依靠,目前只是幸得宋漓收留罢了,还好没遇到什么大事,若真是遇到了,她自己还真不知该如何应对。

  若真有那么一天,她又该如何处理,难道又要依靠宋漓他们帮她解决吗?

  看来,想要在这儿好好活下去,不只是靠自己的能力赚钱就行,最重要还得有背景。

  身处这个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想要自己活得好好的,权势这东西必不可少,可这事儿也急不来,必须得好好筹划一下。

  这突然找到了“奋斗”的方向,夏颜刚刚还感觉有些不踏实的那颗心,一下子又通透了些许,目的性明确之后,内心更加明朗了。

  易山在车上翻了好半天,只找了一些他从王府带来的糕点,还有水果。

  夏颜看着这些糕点食物的外观倒是挺好,可入口方知,中看不中吃,可为了应付这饿得咕咕直叫的肚子,最终还是妥协了。

  ……

  “他们回来了,回来了。”

  听到易山从车窗外传来的叫喊生,夏颜扭头往外看去,远远的就瞧见了宋漓等人,正顶着大太阳往回赶,夏颜顺手拿着水囊,想着给宋漓降一下温,赶紧跳下车前去迎接。

  未时,早已过了午膳时间,众人也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刚刚他们提上山的祭品又都原封不动的拿了回来。

  曹大娘打开用布盖着的篮子,大家也开始了“分食”,这其中,自然少不了早上夏颜做的肉饼。

  被太阳晒过后,肉饼有些发烫,香味随着热能散发了出来,饥饿时刻,吃起来更是美味无穷。

  “这颜公子做的肉饼,总觉得吃不够。”

  每人一个的肉饼,自然不够吃了,易山吃完这手中的最后一口,眼巴巴看着这篮子里边还剩下的最后一个,眼睛又看向了夏颜,那意思不言而喻。

  “好了,这最后一个就给你了。”

  夏颜顺手就把篮子里边最后一个肉饼递给了易山,至于他提到的晚餐,她实在是懒得动手了。

  “多谢颜公子。”

  接下来,易山便开始了他的狼吞虎咽,当他咽下最后一口时,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大事那般,一惊一乍的说道:

  “哦,对了,我差点忘了正事儿。”

  “什么正事?”众人异口同声问道。

  “王爷王妃邀请各位到王府一聚,早上出门时小侯爷还特地交代的,瞧我这记性,嘿嘿!”易山有些不好意思的摸着自己的后脑勺说道。

  “我们所有人一起去吗?”夏颜有些惊讶的看向了宋漓。

  “嗯,每年回来我都要去王府给王爷和王妃请安。”听到宋漓给出了确定答案,夏颜这才颗小心脏又开始慌乱了。

  “好吧,那就陪你走一趟,只是……”夏颜有些担心和顾虑,这毕竟是顺王府啊,不免又叹了口气。

  “只是什么?”宋漓见夏颜有些疑迟,赶紧追问道。

  “我不懂你们的这些繁杂的礼仪,等下就怕惹出了笑话,让你难堪。”

  这正是夏颜所担心之事,在宋漓这里,她可以怎样高兴怎样来。至于顺王府,刚刚听了易山说了那么多关于王府的规矩,听得她头疼,这会儿就要往里闯,万一一个不小心惹事了可怎么办?

  “没事,你只要不说话,保持安静就行了,王爷和王妃不会跟你一般见识的。”

  见夏颜一脸的担忧,身旁的曹石却来了兴致,幸灾乐祸的开始吐槽起夏颜来。

  只是令他意外的是,如此“嚣张”之人也有忧心之事,不免心里有些忍俊不禁。

  “曹石……你,你是觉得我话多了是吧,居然拐着弯说我?”

  书呆子开窍了,居然还会冷幽默?看他那一副想笑却没笑出声的样子,夏颜真想揍人了,不免起身朝他追去。

  “你看,给你建议吧,你还不接纳,你若是这般,估计王府门口都进不去喽!”

  曹石一直总被夏颜调侃,苦于无力反驳,今天好不容易逮住机会,正好一雪前耻。

  “好了,你们俩还斗嘴,都未时了,别让小侯爷他们久等了。”

  夏颜一副无所谓、童真童趣般追着曹石打闹的的样子,刚刚还忧心忡忡的,说变就变了,心还真大啊,宋漓还真做不到如此这般。

  听到宋漓嘴里说到小侯爷,夏颜赶紧停了追逐的脚步,是啊,怎么把宋漓的“正事儿”给忘了呢?

  “是吗,我看呀,八成是你想人家了吧?”

  此话一说,惹得众人纷纷哄笑,宋漓就更不好意思了,夏颜就是要故意逗宋漓,逼她自己显现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你胡说什么呢,再胡说,我可不理你了啊?”

  这话一出,见她羞涩的模样,心里装着的“小侯爷”分量不轻啊,看来这姑娘是认真了。

  “好了,不逗你了,赶紧上车吧,免得人家小侯爷难等。”

  古代女子,大多都要保持一副矜持稳重的的模样,宋漓自然也不例外,既然如此,何不推波助澜一下,反正对夏颜来说,也只是举手之劳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