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初次见面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5568 2020.06.22 01:20

  三楼的一号雅间,最里边临街的那间,躺在摇椅上的夏颜,仍旧陷入深深的睡梦之中,她这一觉睡得可真够沉的。

  慕白羽在底下满院子大声嚷嚷,她居然丝毫不受影响,即使慕林川推门而入,她也毫无察觉。

  对于慕林川来说,这是他第五次见到夏颜。

  从突如其来的不期而遇开始,每一次都是从旁观察,连一次正面打招呼的机会都不曾给过他,一次也没有,而这次,她就背对着躺在了他的面前。

  轻轻绕过房间里所有的摆设物件,穿过通往室外围廊打开的那扇门,来到了夏颜的身旁,真真切切的看到了她的样子。

  这次,终于见到了她,这才是他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见面”,之前,从没有过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即使她仍处于熟睡状态,他也愿意静静的待在她的身旁,等她醒来。

  而另一边,慕白羽才刚刚爬上三楼,正好从楼梯口的第一间开始,一间一间的找,一间一间的寻,漫无目的般“横冲直撞”。

  他既然知道夏颜在睡觉也只好放轻脚步,轻手轻脚的慢慢寻觅,每一间每一个角落都不放过,只是这样子既耗时又耗力。

  只是他不知夏颜有一个习惯,就是喜欢一个人躲在角落里独自待着,不想被人打扰。

  频繁听到整个楼层的房间之门逐渐被人打开的声音,慕林川也只好利用他深厚的内力,右手轻轻一挥,便把所有通往围廊的门全都给关上,他只是不想有人打扰到熟睡中的她。

  睡梦中,夏颜隐约感觉有人正立于跟前盯着她,这种突然靠近的气息,与远处传来的声音不同,人的直觉是最敏锐的,感觉就像是被人暗中窥视那般不自在,带着这份不安瞬间从梦中惊醒。

  “你醒了?”见到夏颜突然睁开眼睛,慕林川随即关切的轻声问道。

  “呃……你是谁?”夏颜下意识问道。

  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眼睛半睁半闭的瞟了眼前之人,竟不觉得陌生,可她确实不认识此人,此时的大脑一片空白。

  轻轻揉了一下眼睛,夏颜侧着身体躺着,扭头细细打量:

  眼前之人一身黑白相搭的长袍,腰束一条朱红白玉腰带,佩戴一块玉质极佳的墨绿色玉佩,色泽通透,在斜阳的反光之下,却是那般耀眼夺目。

  与之一同引人注意的还有他那头顶戴着的嵌了白玉的银冠,乌黑的头发也全都束了起来,突显轮廓的清晰明朗,人物形象干净利落,线条硬朗却也唯美。

  此人突然出现在在蓝天白云与楼宇的屋檐之间,又是那么的和谐……

  不过,堂堂七尺男儿,却美如冠玉,不落俗套,一副到哪儿都自带光环的大人物形象。

  可若论全身的点缀之物,应属腰间佩戴的那块墨玉,这才是最为引人注目的发光体。

  “君子无故,玉不去身”,玉自然也是身份与地位的象征,想必眼前站立之人身份非凡。

  在这个临州城里,若要提到身份尊贵之人,也只有他了,也是夏颜还未来得及见面的“堂兄”——慕林川。

  这也只是她大概的猜测罢了,在还没有得到证实之前,一切都不好妄下定论。

  眼神离开那块墨玉之后,夏颜两眼放空般坦坦荡荡的盯着那人好看的面容:

  表情看似淡然平和,可骨子里的贵气却是与生俱来,还有他那无人可及的孤傲,让人感觉高不可攀,甚至难以靠近。

  可他偏偏用一双温柔如水般的眼眸,若即若离的看着她,这种突然投来的被关注的眼神,并没有让夏颜感受到一丁点儿的爱意。

  他的浅浅一笑,以及一句轻声细语的问候,整个人犹如暖阳那般美好,这种让人感到舒适且温暖的感觉,在夏颜这儿却适得其反。

  只因他那双深邃而又清澈透亮的眼睛,让人觉得有种莫名的窥视感,待他眼神聚焦,只要稍稍停留片刻,似乎瞬间就能把对方给看透似的,然而被窥视之人的身体不自觉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颤而栗,这种感觉让人很不安。

  收回所有探寻的眼神,夏颜瞬间困意全无,猛然起身,不带一丝表情且平静的绕过身旁之人,直接推门往屋内走去。

  “我是……”慕林川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夏颜却抢先离开。

  看着自己熟悉又未及真正认识之人猛然离开的背影,不知所措的慕林川内心轻轻一揪,心情很是失落,却也无力挽留,微微张开的嘴唇,只好无奈的合上。

  他们的“第一面”,他不知幻想过多少次,未曾想过竟是这般戛然而止的局面,结果令人难以言语。

  前行的夏颜,心里也在回想身后立于原地的那人,刚刚好似还闻到了熟悉的味道,一股淡淡的气味,却又带有茶叶的清香,感觉很熟悉,却又不知这种感觉从何说起,似曾相识,可又没什么深刻的印象,或许真如自己猜测那般,真是一直被众人所提及,却还没来得及认识之人?

  如此这般胡思乱想,倒是让她徒增烦恼,或是有些小小的烦躁不安,随后轻轻摇头叹了口气,心想还是算了,管他是谁,都与“本公子”无关。

  ……

  当夏颜用力使劲一拉,在她打开房间大门之时,一群正贴在门上听墙根之人,还没来得及反应,神情稍显惊恐般往后退了一大步,可众人此举同时也吓到了从房间里走出的夏颜。

  “你们干嘛呢?”

  “没干嘛,嘿嘿……”表情稍显僵硬的宋漓,勉强答道。

  原本她是准备“呵斥”几句的,可看到有陌生的身影,这才稍稍镇定一下心神,可正睛一看,这一堆人当中,有她一直期待想要再次见面之人,也是宋漓“日思夜想”之人。

  “你怎么来了?”

  “我……”

  慕白羽才刚刚准备开口,夏颜接下来的举动把他弄得不知所措,大脑还来不及想词,却又瞬间一片空白。

  夏颜神情稍显激动,可也不管身旁之人是谁,径直往前朝慕白羽抱去,嘴里还念念有词道:

  “你来了也不提前告知一声,我也不知道该如何与你联系,还有,从酒楼开业那天一直到现在,这两个月你都去哪儿了?”

  这一连串问题,问得慕白羽都不知道要先回答哪一个了,况且,还是在被人紧紧抱着的情况下,可这个拥抱,也是他此生第一次,被一个女生如此主动抱着,大脑供氧不足。

  可夏颜此举,却把身旁之人全都给惊呆了,熟悉之人倒是能够接受,只是初次见面的芩蔓,被眼前的这一幕震惊的表情,夸张至极,估计早就忘当初假装的“大家闺秀”之态为何。

  一个简单的朋友之间的拥抱,对于夏颜来说再正常不过了,可一激动却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见身旁之人目光如豆般盯着他们,夏颜这才意识到她又“失态”了,瞬间赶紧放开了拥着慕白羽的双手。

  只是这双悬空的双手,竟有些不知所措,场面也一度尴尬起来。

  亲人朋友重逢原本是一件好事,可因为不同的文化背景,结果却这般差强人意。

  对于夏颜来说,她只是想表达一下自己对朋友的思念之情罢了,再次见面不免情绪有些激动。

  如此轻而易举之事却不能如意,不能自如的表达自己的情绪,自己的想法以及自己的情感,更不能真实的做自己……如此这般,这心里的滋味还真不好受。

  在这儿,所有的情感都要藏着、掖着、忍着,这种压抑的感觉很不爽,刚刚的好心情瞬间凑减。

  夏颜黑着一张脸,不管身旁之人是谁,她连说话的欲望也都没了,甚至只想转身离开。

  ……

  “既然大家都到了,就赶紧进屋吧!”如此尴尬的场面,最后还是被慕林川给打破了,随着这一声“邀请”,众人也都有序进屋。

  然而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尴尬,却深深的留在了夏颜的心里,与众人以此为界。

  众人纷纷前往雅间走去,夏颜只是不停地来回踱步,回想刚刚的那一幕,不禁暗自冷笑一声,眼前的他们,毕竟不是她的“同类”。

  这种深刻的感悟,像是一种无处诉说的无奈感,甚至还有一丝丝悲凉。

  这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的这段时间里,第一次这么深刻的感受到了自己与他们的区别与不同,甚至与这个环境的格格不入。

  她一直都在尽力做好属于这个世界的自己,尽量融入人群,融入环境,融入这平凡的生活当中,甚至希望自己可以做到“入乡随俗”。

  可这一切看似平顺的生活,还有那颗看似坚强的内心,却在那一瞬间,那一个小小的举动之下,立刻崩塌,如此脆弱不堪。

  她一直拥有的自由,不论是思想自由、言论自由、还是行动自由,都被锁在了二十一世纪。

  那般自如的世界,她是回不去了,此时此刻,她才深刻的感受到自己生活了三十年前的世界是多么的可贵。

  还记得来到这儿的第一天,她就已经深受“礼教”的束缚,之后的日子,渐渐看似习惯,可如今,稍稍一触碰,瞬间爆发,正如牵一发而动全身般坍塌、溃败。

  她也可以很好的融入这个环境当中,也可以看似生活得很好,可那不是她真正想要的生活方式,这其中不知又要做些什么妥协和隐忍,才能达到那般效果。

  她想抗争,不想妥协,可身处这个世界,她既无能为力也别无选择,更是无路可退,除了无奈也只剩下了无奈……

  长舒一口气后,看着朝她走来之人,夏颜不禁后退几步,背靠于围廊的栏杆上,发呆傻笑。

  里屋刚刚见过的既熟悉而又陌生的那个人,仍是一脸善意且浅浅一笑的那般模样。

  众人对他的态度,都是一副恭敬的样子,以及他们彼此之间熟悉的程度,不用别人介绍,夏颜暗自得意的讥笑“果然是他”。

  此刻,夏颜不想卑躬屈膝的前去拜见什么逸王,更不想搭理他。

  还没等到慕林川走到她身旁,夏颜一脸冷笑的看着他,眼神暗淡无光,且毫无波澜般转身离开。

  慕林川心想,刚刚还热情似火般拥抱小羽,为何现在又是这般冷冷冰冰的样子,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难道是因为自己的突然而至吗?

  夏颜此举,他甚是不懂,因为在他的印象中,她不该如此

  第一次遇见时,从宋漓的讲诉中,他知道了她不合常理的举动,以及背后的故事,还有从小羽处知道了她在清州发生的所有事情。

  来到临州,于大街上听到她那一番胸有成竹的“计策”,以及从宋言处也得知了她才是和顺酒楼的幕后推手,还有刚刚亲眼所见的那一切神奇之处的设计者……

  原本以为,她如同太阳那般毫无瑕疵,且暖意洋洋,存在于他的内心深处,可是现在……

  他真的不解,也不懂。

  见夏颜没有跟上他们前进的步伐,宋漓赶紧转身回过头来唤她,也只见她背对着向自己挥手,前往楼梯口走去。

  见状,宋漓大概也明白了这其中的意思,也不必强行挽留,随她去吧!

  ……

  三楼的雅间内,众人也是各怀心事般围着一张铺着深红色桌布的矮脚桌子,席地而坐。

  慕林川与慕白羽的突然而至,宋家两兄妹也不好率先离场,尤其是宋漓,更舍不得离开。

  倒是芩蔓,虽有些不明就里,可一遇见新鲜事物,就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全都抛之脑后,只顾着闲逛于房间内的各个角落,一切有趣之物她都不想放过。

  之前在劲州,倒是听说过关于临州城西的和顺酒楼,可毕竟只是听说罢了,如今亲临现场的感觉肯定不同,好奇心极强之人,又岂会放过如此良机?

  现场除了这五个人,自然还有慕林川的贴身侍卫俞剑声,还有芩蔓的贴身侍女苏梅,他俩也只是远远的站在自己主人的身后,只因跟前还有宋言兄妹俩服侍着,暂且轮不到他们上场。

  之后,众人自说自话般又聊了会儿,似乎都有些心不在焉,尤其是慕白羽,以他急躁的性子自然坐不住,二话没说,直接起身离开,径直下楼,二度寻找夏颜。

  ……

  申时,酒楼大堂内食客渐渐增多,不过还没达到人流爆满的状态,即使只有那两个帅气的门童,也可以应付过来,如今他们已经可以独挡一面。

  夏颜一人闲坐于那张公用的饭桌上,此时此刻,她没有心情去观看街景,或是留意行人,只是用手撑着下巴,心无杂念般发呆。

  既然事情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改变,还不如转换心情继续“苟且偷生”,暂且搁置刚刚的烦心之事。

  发呆之际,正值傅云帆经过身旁,夏颜对着他前行忙碌的背影,懒洋洋的喊了一声“老傅”,不见他反应,随后又连着喊了几声。

  并非是他没听见,只是作为一个“专业的跑堂”,也只好先做完手上的事情后再回去找夏颜,这就是一根筋的逻辑思维。

  “颜公子,找我什么事?”

  忙完之后的傅云帆,手里拿着一个木质餐盘立于夏颜的身旁问道。

  “坐下陪我聊会儿天。”

  见着夏颜心情不是很好,傅云帆这才放下手中的餐盘,于她对面坐下。

  “如果……”

  看着一脸真诚且认真的傅云帆,正等着她接下来的话语,话到嘴边却有些欲言又止。

  对于傅云帆来说,他从没见过夏颜如此这般犹豫不决的时候,愣了半晌,这才追问了一句:

  “什么事?”

  “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一天我要走了,要离开酒楼,你会随我一起吗?”

  夏颜认真的盯着傅云帆的眼睛,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他的决定,可又担心答案并非她所想。

  对于这个问题,夏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所谓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总有一天她也会离开,离开这个酒楼,离开那个曾经好心收留她的人。

  曾经,她于内心深处暗暗发誓,她要好好保护那个收留她的姑娘,陪在她的身边,甚至还要帮她找到属于她自己的幸福。

  可所有的一切,总归应了那句老话——计划不如变化。

  她目前所做的一切,若是作为还了当初的收留之情,她想应该足够了。而宋漓的幸福还是得靠她自己去争取,别人无法代劳。

  至于什么时候走,她也不知道,也许哪一天的某个瞬间,她的想法改变了,也就走了。

  现在,她也只是想试探一下傅云帆,看看他是何想法。

  至于为何要试探他,她也不知,只是直觉告诉她,眼前的这个人值得信任,而且,他对酒楼的一切都毫无牵挂,无欲无求,不似其他人,不是有亲人就是有欲望。

  “会。”

  这个答案虽是夏颜所期待的,可他的回答竟如此这般简单明了,干脆利落,毫不犹豫。

  从第一次遇见开始,他就是就是这个样子,不管夏颜做何事,他从不问理由,只会去执行或是直接给出答案,这次也是这般坚定。

  “你为何……”

  听到傅云帆给出的这个答案,夏颜忍不住有些哽咽。

  其实,她是想问他,为何选择跟她走,而不是留下来,继续留在酒楼帮忙,留在宋言的身边,效忠宋家。

  “你比他们更需要我。”

  又是一个简单到无可挑剔,且令人无力反驳的答案,可是就是这句简单的话语,却能直戳人心窝,尤其是经历了刚刚那一番无助之感后的夏颜,更需要如此暖心的安慰。

  一阵突如其来的感动,夏颜只觉鼻尖酸酸的,情绪刷的一下子没忍住,直接热泪盈眶。

  若是在她自己的房间,或是别的什么密闭的环境中,估计早就放任自己的情绪,犹如“倾盆大雨那般一泻千里”。

  而此时此刻,她身处酒楼的大堂,人来人往,进进出出,她不想让人看到她此刻的无助之感。

  待她稍稍平息一下接近奔溃的情绪,极力控制快要泛滥的眼泪,带着厚重的鼻音缓缓说道:

  “谢谢……希望你记住说过的承诺,没事先去忙吧!”

  “好,若是有事,随时找我。”

  说着话,傅云帆低头行礼,虽有些不舍,可还是坚定的起身,拿着餐盘转身离开。

  对于傅云帆来说,虽然只是一句简单的语言,可对于夏颜却是难得的承诺。

  可也是因为这句简单的言语,却让今后的傅云帆都在为之努力。

  至今为止,身旁之人不论是谁,他的内心都不曾有过一丝的动容,可夏颜却是他的一个意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