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袒露心事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5489 2020.07.01 09:40

  回来的路上,即使没有丫头们引路,已经在这儿住了两天的夏颜自然不会再迷路。

  提着稍显沉重的脚步,缓缓上了临月阁的阶梯,推开大门,屋里虽点着灯,却空无一人,慕林川派来服侍她的那两个丫头,此时并不在屋内,估计也加入了共享美食的队伍。

  难得让王府的下人们放纵一次,索性就让他们吃个饱、玩个够吧,若不是她,他们又岂会寻得这样一个享受美食的机会?

  房间内,夏颜脱掉身上已被汗水打湿的衣物,浸泡在丫头们为她准备好的浴桶内,闭上眼睛慢慢享受那一丝清凉给自己带来的舒适感,似乎这一整天的疲惫之感,也随着褪去。

  原本丫头们准备的热水也因时间的关系而渐渐变凉,还好处于盛夏之时,温水也正好适合,即使是凉水也无妨,只是莫雨交代过,不让她再用凉水洗澡,此事夏颜自当牢记于心间。

  沐浴后,随意套上了丫头们为她准备好的衣物,还未束好衣带,就披着一头没擦干且散乱的头发,出了房间,傻坐在门前的石阶上,暗自发呆,想想刚刚错过美食的不满足感,内心有些不甘。

  不过,当她看到这两样新鲜出炉的美食被王府之人哄抢一空的场面,说明以后的市场很是可观,甚至还联想到了未来的一片明朗之态。

  一想到此次的尝试如此成功,夏颜刚刚的所有不甘心也好,不满足也罢,通通都烟消云散,内心甚是满足,瞬间心胸开阔。

  随之抬头仰望这皓月当空繁星点点的夜空,偶有微风轻轻吹过,带着夏颜的思绪,又不知飘向了何处。

  ……

  正当放空冥想之时,恍惚觉得眼前似乎有人,渐渐向她走来。

  盛夏之夜,虽月明星闪,可夜晚的黑暗仍旧存在,尤其是相隔一段较远的距离。

  听到了来人踏在通往临月阁的长廊木板上,发出一个个冷冷清清的脚步声,夏颜闻声,立即扭头寻着影儿瞧去,却看不清对方的身影。

  当来人绕过长廊朝着临月阁缓缓而来,这才看清对方的身形与面容,正睛一看,来人正是这王府的主人——慕林川。

  “你怎么来了?”每每见到他,夏颜总是这般,然而对于她的冷言冷语,他既已习惯,也不在乎她对他说了什么,只顾着往前走去。

  “怎么,这大晚上的端着餐盘前来,难道是来给我送吃的?”只见他手里正端着个餐盘,夏颜有些疑惑问道。

  “恩。”慕林川不想多说什么,只是微微点头回应。

  夏颜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随即起身向他凑近,好奇的盯着餐盘看去,这不就是她刚才心心念念的美食吗?

  泡澡后正好觉得肚子空空,此时有人送来美食,她又岂会拒绝?

  一声简单的“谢谢”之后,夏颜接过慕林川手上的餐盘,又继续蹲下坐在门口的石阶上,不顾形象般开始“啃食”令人期待的夜宵。

  此刻嘴里正塞着烤肉的夏颜,看着稍稍有些木楞且还站立于原地俯视着她的慕林川,嘴里含着东西言语不清的对他说道:

  “坐下来一起吃吧?”

  “好。”

  对于夏颜来说,这只是她一个简单的邀请,可对于慕林川而言,这却是她发出的为数不多的一个友好信号。

  记得上一次还是前天夜里,她离开他的房间之时,关门的那一个瞬间,突然转身对他说了句“刚刚……打扰了,你早点休息。”

  自从遇见她之后,她在他的印象中自然形成了一种记忆和习惯,似乎有关她的一切他都记得,不管好与不好。

  随后,慕林川有些拘谨的坐在了夏颜身旁的石阶上,接过她给他递过来的餐盘,随意从中挑选了一块烤肉,与之一起慢慢品尝着同一种食物,这种“和睦相处”的感觉,他期待了很久。

  此时此刻心情甚是美丽的他,几乎都忘了口中的美食到底是何味道,能够记得的也只有与身着一身女装的她,一起分享美食的这个画面……

  情不自禁般又想起了第一次见面时,身着女装的夏颜一副莽撞无礼的模样,慕林川总是忍不住想笑。

  身旁的她,有滋有味的享用美食的表情,甚是动容,然而见着她嘴角小小的肉屑,不自觉伸出手去给她擦掉,两人好似默契般相视一看,眼神既不躲闪也不回避。

  此间心潮涌动的慕林川,一抹潜藏于心的笑意,显露于眉眼之间,即使什么都不做,只要陪在她身边,他便足矣!

  也许,快乐就是如此这般简单,如她!

  ……

  吃饱后的夏颜,居然当着慕林川的面,把手上刚刚急于抓食且粘了油的手指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始往自己的衣服上蹭去,只因换了衣服忘了带手帕。

  见状,慕林川也只好从怀中掏出他自己的深色手帕递给了她。

  只是在夏颜接过这块带有熟悉味道的深色手帕之时,她并没有立刻使用,而是放于鼻尖反复嗅探,一股淡淡的清香,闻起来可以让人的精神放松,心情平静。

  可这种味道除了在慕林川的身上闻到过,还有就是丫头们给她准备的衣服上也闻到过,她好似更早之前……只是记不得了,最后想了半天也没什么结果,也只好放弃。

  见夏颜的举动有些奇异,慕林川随口问了句:“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喜欢这股熟悉的香味,忍不住多闻了几下。”

  听到夏颜说喜欢,慕林川小激动了一番,内心反复默念一句:就知道她会喜欢。

  “以前有用过吗?”

  “没有,只是觉得在此之前……其实,我也不太确定。”

  听夏颜说到这儿,慕林川内心揪了一下,随即又暗自庆幸道:原来她记得初遇时他身上带有的这股味道。

  把手与嘴擦干净之后,转身看着慕林川的夏颜,又是一副稍显尴尬的傻笑,随即对他认真说了声“谢谢”,却不料打嗝声连连,所有的囧态于他跟前显露无余。

  “每每吃饱,总爱打嗝,嘿嘿……这个还给你,哦,还有这个,不好意思啊!”

  夏颜怯怯的说着话,顺手把刚刚放于膝盖上盛有食物的盘子放回餐盘上,递给了慕林川,同时还给他的,还有他借给她的手帕。

  接过餐盘和手帕之后的慕林川,似乎没有理由继续待在她身旁,在她面前他总是一副少言少语的样子,并非是他不爱说话,只是不知要与她说什么。

  自从第一次见面,就给她造成了一种莫名的“敌意”开始,直至之后,不管是见面还是说话,他都变得小心翼翼,就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又把她给惹着了。

  而这种小心谨慎的心思显得自己好卑微,忍不住都有些心疼自己了,想想也真是好笑。

  久经沙场之时,所有人的生命都攥在自己的手里,都未曾有过一丝犹豫,而此时此刻,居然会活得这般谨小慎微,即使只是与她说一句简单的话语,都要再三斟酌。

  每每想到这些,慕林川总忍不住自我嘲讽一番,一丝冷笑附上一声浅浅的叹息过后,再次端着空荡荡的餐盘转身离开。

  在他毫不犹豫前行之时,转机出现了,许是一个送餐的小小暖心之举,改变了第一次见面时,慕林川留存于夏颜内心深处的那个既有的印象,致使她发出了第一个邀请。

  “坐下来陪我聊会儿天吧?”

  当慕林川再次坐到她的身旁,他仍旧一语不发,只是这般静静的待着便足矣!

  ……

  夜晚亥时,若是搁在以前,那是夏颜夜生活开始的时辰,可如今远离了“城市的喧嚣”,内心深处还真达到了一尘不染的状态。

  仰望着眼前的浩瀚星辰,无边无际的黑暗,目前身处的这座古城对于她来说,犹如空旷无垠的原野那般,让她感到宁静与孤寂,内心莫名多了一丝苍凉之感。

  白天的她,忙碌于厨房与美食之间,自然无暇顾及她那多愁善感的情绪,可一到了晚上,独留她一人之时,各种思绪开始活跃起来,通通涌上心头,犹如缠人的海藻那般,紧紧的缠绕着她的大脑神经,一片混乱。

  尤其是不知以何种方式打发那一大把无聊的时间之时,独自待在房间,闲到内心发慌的那种感觉更是让她难受,如此,内心的孤寂感只会更甚。

  之前在酒楼时,每个人都忙碌了一天,她也不忍心去打扰别人休息,现如今待在这偌大的王府内,更是寻无所寻。

  屋内倒是有两个丫头陪着她,可能够与她们聊的话题并不多,自然还受限于年纪、心智,更多的却是说不清道不明的缘由。

  此时身旁静默闲坐的慕林川,一直都在等着夏颜抛出话题,明明刚才发出的邀请说是让他留下来陪她聊天,却迟迟不见她有丝毫的反应。

  随后,两人肩并肩坐在石阶上发呆了许久,也只见夏颜侧着身子面对他,双手环抱住膝盖坐着低头沉思,眼眸微微低垂,似乎并不想说话。

  既然如此,他也不便出声打扰,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待着也挺好。

  静默许久后,夏颜突然抬头意味深长的看向了慕林川,冒出了一句令他始料未及的话语。

  “可以跟我说说你的故事吗?”

  “说……说什么?”

  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慕林川嘴巴都不利索了,甚至内心带着些许始料未及的忐忑与不安。

  “昨日莫雨说,我对你的为人有所误解,所以,给你个机会,自己说说呗,也好消除我内心深处对你的成见。”

  “何来的误解与成见?”

  “呃……我也不知。”

  “呵呵,你都不知,那我就更不知道要如何自证清白了。”

  “无需证明,随便什么都可以,恩……就比如在我认识你之前,你所经历的一切。”

  宋漓虽已经与夏颜介绍过慕林川的过往,不过也只是寥寥数语,而此时此刻寂静的夜晚,看着他那一双布满了忧伤的眼睛,神秘且深不可测,这倒是成功的吸引了她的注意力,揭开了她的好奇心。

  她很想探知他的过去,更想听他亲口诉说他的故事,城府深沉之人,必定拥有常人无法想象和理解的过往,这就是夏颜给他设定的既有概念。

  迎着夏颜期待的小眼神,慕林川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可对于过往,他不愿也不想再次提及,所以,也只能简单的搪塞过去。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

  “那就跟我说说你小时候的事情吧,比如10岁以前。”

  一听夏颜提及他10岁以前的事情,那段历史更是他不可言说的痛,所以更不愿与任何人提及,这其中自然也包括她。

  对于那段不可言说,也不想提及的关于黑暗的记忆,即使他愿意与之坦诚,可他也不想让她知晓他曾经不为人知的过往。

  “过了那么久,早就忘了。”

  慕林川嘴上虽说忘了,可他的言语中看似云淡风轻的答案,却隐藏不住眼神里那一缕淡淡的忧伤,早就被一旁善于洞察人心的夏颜捕捉无余。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愿言说的秘密,夏颜亦是如此。

  “好吧,既然你不想说,那就陪我坐一会儿。”

  “好。”慕林川沉了一口气后,强作镇定的答道。

  一个简短的回答之后,接着又是一阵沉默不语,各怀心事般默默的静坐着,心不在焉的看向了远方。

  ……

  久坐不安的慕林川,突然起身前往院中的那棵桂花树下走去,随手摘了一片叶子含于嘴边,侧着身子背对着夏颜,一段熟悉的旋律再次响起。

  微微闭眼的顷刻间,夏颜沉入了令她记忆深刻的那段萧声之中,这熟悉的音律正是清明节那天,躺在草地上听到的那段悠扬的萧声。

  随着旋律层层递进,夏颜情绪有些激动,不禁低声问了句:

  “是你吗?”

  听到身后的夏颜发出了声音,慕林川立即停下了吹奏树叶的动作,原来她不光记得茶叶的清香,还记得他为她留下的那一段萧声,嘴角勾起的一抹笑意,忍不住从内心深处跳脱而出。

  见他一副淡然的表情立于原地,夏颜赶紧起身来直至跟前,继续追问道:

  “那天吹箫的人是你吗?”

  她只想知道一直萦绕心头的萧声,是不是他留下的痕迹,如若真的是他,那她之前对他的态度……想想都有些惭愧了。

  见夏颜一脸急于知道结果的样子,满怀期待的看着他,答案于嘴边顷刻间呼之欲出,慕林川实在憋不住了。

  他甚至不想继续隐藏自己的心事,此时此刻,只想当着她的面,说出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

  对于这份感情,他好想立刻告与她知,因此毫不犹豫的点头回应,承认了自己便是她记忆中吹箫的那个人,更是承认了喜欢她的那份心意。

  在他给出肯定的答案之前,夏颜还有些期待他的回复,可当她得知答案之时,反而有些迷糊了,立即收回了与之对视的眼神,自言自语的小声嘀咕一句:

  “原来那个人是他,居然是他?我从没想过……”

  “对,是我。”慕林川心想,从没想过,那现在可以想了,可他的心声却总是说不出口。

  “小羽说你已经走了,怎么……怎么还留在那儿?”

  夏颜竟然有些词不达意的停顿了,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又看向慕林川,她想从他那儿知道更多关于此事的内容与细节。

  “我确实已经离开,只是还没走远。”

  慕林川稍稍移动了一下脚步,偷偷的深吸一口气,接着淡然一笑般娓娓道来:

  “其实,我是在等你。”

  言语之间虽尽量控制住即将倾泻而出的情绪,然而内心早已激动得不行,只是他在遇事时总能表现出一副安之若素的老练与沉静,夏颜自是无法察觉。

  “等我?”听到这个令人匪夷所思的答案,夏颜惊讶的反问道。

  只是他的这个回答太意外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恩。”慕林川再次肯定的消除了她的疑虑。

  这个答案对于夏颜来说未免荒诞了些,都还没见过面呢,怎么就为了她而延长赶路的时间,想想都觉得荒谬,可忍不住又想打趣道:

  “呵呵,为何,我又不认识你?”

  “可我知道你。”

  “呵呵……是吗?难不成,你喜欢我?”夏颜本来只是与之开玩笑的,却没想到自己替他说出了事实。

  “恩。”又是一个再简短不过的答案,可就是这个答案却引起了夏颜的好一阵捧腹大笑。

  “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不着边际呀,你说这……这怎么可能?”

  “为何不可能?我……”

  原本,慕林川是打算把他这几次遇见她的事情告诉她,可她只记得那悠扬的萧声,就连突如其来的碰撞,也只是存有模糊的印象,至于其他,她一无所知,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吧,关于她的一切,他自己心知肚明便好。

  见慕林川欲言又止的样子,心急的夏颜却只想知道他喜欢她的这段心路历程。

  “理由,给我一个充足的理由。”

  “在清州,清明节的那天早上,小羽自从宋言家回来后,嘴里一直提到的,念叨的全是你的名字——夏颜。”

  “能被他这么夸张称赞之人,定是异于常人的存在,除了你的名字,他还提到了有关你的胆大妄为,精湛的厨艺,还有你的伶牙俐齿等等,就只是这些,足以引起了我的注意。”

  在说这段话时,慕林川已经省略了太多东西,不过,他也只能如此解释了。

  “所以,你就在那儿等我?”

  “恩。”

  “就因为好奇,所以想一探究竟?”

  “不止这些……”

  “那还有什么?”

  “总之,你只要知道我喜欢你就够了。”

  “……”这理由的内容也太,霸道了吧?若是十年前的夏颜,估计早就被这番所谓的真诚感动得心怦怦乱跳了,只是现如今却没了这份悸动的心思。

  对于夏颜来说,这种突然被关注的感觉,不知是该高兴还是感动,自从来到这儿的人生就像是开挂了似的,几乎她认识的每个人都对她很好。

  尤其是宋漓与傅云帆,至于慕林川,她也不知从何说起,因为他属于特殊情况。

  “好吧……不过,谢谢你的喜欢。”

  夏颜说着话,随即礼貌性的点头回应慕林川的表白,只差与之握手了。

  此时此刻,除了说一句暖心的安慰,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对于慕林川突如其来的表白,她更不知该作何反应,因为这些,并不在她的规划里。

  今晚,若不是她提及,估计他也不会主动找她表白心意,还好没有让“误会”持续下去,不然,她所有的冷言冷语,倒成了她肆无忌惮的“无理取闹”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