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家人团聚(一)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5513 2020.07.29 11:28

  关于客房的布置,夏颜只给了陆玉华半个月的准备时间,原本还担心她是否能够完成任务呢,可结果却令人很是意外。

  陆玉华凭借自己的能力,调动了酒楼所有的“闲置资源”,包括人力物力,居然只用了十天,便给夏颜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只要客房的问题解决了,其余的问题自然不在话下。

  因为夏颜之前一直担心药膳的研制,以及菜品的花样与设置,还有如何保证菜品的质量等等问题,均得以有效解决。

  大伙儿忙碌了这么久的辛苦,终于看到了一丝希望,接下来,夏颜也该好好筹划一下酒楼开业的时间了。

  原本与宋言还有韩玉三人在商定开业之日时,她是打算把时间定在农历八月十五的当天,却不料此提议居然被韩玉与宋言这两人双双给拒绝了。

  原因很简单,就是韩玉所说的,八月十五是他们这里仅次于过年的第二大节日——祭月节,也就是所谓的中秋节。

  节日的当天,官府会组织祭月活动,到了晚上,老百姓还会自发性组织的一些传统的小活动。

  总之,晚上的街道热闹非凡,家家户户皆到街上去游玩,又有谁会去酒楼观光?

  据韩玉这么一说,还真有几分道理,夏颜原本还想着利用节日的氛围,来烘托酒楼开业的气氛,没想到所处的世界不同,人们消费的理念也有所不同。

  若是搁在未来的二十一世纪,巴不得以此作为噱头,大势宣传。

  韩玉提到的祭月节,其实也是中秋节的前身。

  而且这中秋节的娱乐项目自古以来就有,比如祭月、赏月、吃月饼、玩花灯、赏桂花、饮桂花酒等等古老的习俗,在平行时空的这里,这些花样也照样盛行。

  既然是一年一度的“大日子”,那就避开这个“人潮涌动”的时间点,夏颜左思右想,最后终于拍板,决定推迟一天。

  同时,也可以给酒楼的伙计们放一天假,让他们好好放松一下,满足这些少男少女们夜游的愿望,等他们玩够了,自然也就愿意踏踏实实的跟着她干活了。

  ……

  既然是过节,不管酒楼开业与否,夏颜都得把月饼给做出来,同时也可以让伙伴们做她试吃的“小白鼠”。

  不过,目的还是让大家过个像样的节日,给自己的人生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记。

  若是此次试验成功,那将来就有得赚了,而且还可以把改良的月饼开发成新一类热销的点心,向食客们推荐。

  对于夏颜来说,曾经吃过那么多样式、那么多口味的月饼,可她竟不知这些好吃的东西是如何制作而成,百思不得其解之下,也只好同阿武一起慢慢研究。

  阿武根据夏颜的想法以及叙述,一一试验,最终算是勉强完成了任务。

  不过,成品的口感与样式,与夏颜的预期相差甚远,可试吃的“小白鼠”们屡试不爽,并且连续多次完成了“光盘”行动。

  至于月饼的花样与口味,夏颜最终确定了以下的这几种:

  火腿月饼、酥皮月饼、蛋黄月饼、水晶月饼、鲜花月饼、水果月饼(当季的各色水果),还有专门为慕林川而制作的“茶清香”的月饼。

  所有的月饼模子,皆是用了夏颜定制的花纹模印,花纹的板式皆大不相同,普遍使用莲花与桃花的样式,当然还有夏颜为慕林川专门定制的,刻有“慕”字的花样。

  当所有的月饼出炉时,色泽金黄,配上清新脱俗的花纹,整个月饼鲜艳夺目,寓意深长。

  对于嘴刁的夏颜来说,这些完工的成品皆不符合她的要求,如果不考虑味道的话,外形还是好看的,这点还算满意。

  自从慕白羽与夏颜和好之后,几乎天天赖在了酒楼,好似没处可去那般,非得“逼迫”夏颜收留。

  不过他的存在,倒是让酒楼的整体氛围活跃了很多,这倒是件好事。

  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大伙儿无论是做事还是休息,皆是笑声连连,比如人手聚集的厨房。

  祭月节的前一天,早上巳时,夏颜把所有的月饼分类装好,然后放到之前让珍儿准备好的精致食盒里边,总共准备了七份。

  其中五份让宋言与慕白羽一同送到顺王府的那五位姐姐家里,后边的这两份则是由韩玉亲自“派送”,一份留给了夏颜一直都想“逃避”小仙女芩蔓,最后一份自然是给逸王府精心准备的。

  慕白羽到来的这段时间,慕林川就再也没来过,不知是他公务繁忙,还是有意躲避,又或是因为上次夏颜“逼”他在众人的面前表态之后,伤了他俩的“和气”,对于这一点,夏颜甚是不解,又或是自己庸人自扰。

  在这个通讯工具极为不发达的封建社会,人与人之间除了最基本的见面方式之外,再就是书信往来,然而极为特别的方式,也就是信鸽的存在。

  近期忙于研究制作月饼的夏颜,虽说无暇顾及这些,可是每当夜幕降临,尤其是房间里只留下她一个人之时,不经意间又想到了那个“翻墙越户”的慕林川,一想到他,嘴角总是忍不住上扬,甚至还勾起了一抹浅浅的笑意。

  自从上次发生翻窗户进屋事件以后,夏颜便给他留了门,可好几个夜晚过去了,他再也没出现过,貌似这门也白留了。

  不知从何时起,她对他的牵挂渐行渐深,也许这是个日积月累的“技术活儿”,又或是她已经形成了习惯,只是自己当局者迷,未曾留意。

  这一切的根源,若要往前追溯,最早时,兴许是那一缕带有茶清香的熟悉之味道;或许是那一声悠扬的萧声;又或是两人“夜空飞行”之后的渐渐靠近;直至近期“梦中相遇”后的一夜春宵,探明心意之后,彼此之间便没有了任何的秘密。

  ……

  送走了前去“送礼”的他们,夏颜一个人闲逛于酒楼的各个角落,任由自己漫无边际的思绪,滚滚而来,瞬间就可以袭击那颗脆弱的心,情绪低落且反复无常……

  入秋之后,这里的天气变化很大,一早一晚简直冷得不行,可中午时分却又闷热得要命。

  这种似曾相识的感受与体验,这种气候的变化规律,让她不禁想到了曾经住了七年之久的北方城市。

  一个人好似漫无目的的闲逛,看到砖墙上的那片蕨类,特意捡起一根树枝,于茂密处小弄一番,干涉它们的生长,为其阔开空间,让其分散蔓延。

  刚刚过了巳时,阳光便齐刷刷地掠过了院内这些植物的头顶,在红砖上留下浅淡的影子。

  夏颜看着墙上这些顽强的植物,经受了这么长久的炽烈炙烤,依然蓬勃生长,丝毫没减轻它们的热情,然而,她却做不到这番“经久不衰”。

  停下了闲逛的步伐,夏颜又爬到了高台之上,此处已经摆上了夏颜特意定制的摇椅,摇椅之上又新添了一张标配的薄薄的毯子,正好供她午休时使用。

  高台的亭子内,宋言还安排伙计们摆了一张小矮桌,以及坐垫,桌上时时备有茶水,好似这一切皆是为她而准备。

  摇椅之上,夏颜眺望远处的那双眼睛终究还是疲惫合上了,整个人沉沉睡去,直至院内一片热闹非凡,方才醒来。

  醒后缓缓坐直了身子,这才发现身后闲坐着等了半天的傅云帆。

  “底下怎么回事啊,那么热闹?”

  “是顺王府的那几位郡主来了,一起前来的还有芩小姐,以及,邢嬷嬷。”

  最后这三个字,傅云帆声音突然拉长,音量渐渐变小,夏颜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心想,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看来这次是躲不掉了,既然躲不掉,那就直面“恐惧的人生”吧!

  “那你不早点把我叫醒?”

  “掌柜的让我来寻你,可我见你睡得很沉,就想着多让你多睡一会儿。反正楼下有小侯爷陪着,还有掌柜与韩总管一起,自然也不用您操心。”

  “好吧,瞧你那意思,我还得多谢你的好意喽!”

  “颜公子不必客气。”

  傅云帆的心思,夏颜自然明白,况且,她也不喜欢这种热闹的场面,可此次的热闹并非往日可比。

  待夏颜收起闲散之心,起身同傅云帆一同离开了舒适的高台,眼看太阳已经开始西斜,这便问道:

  “现在是几时?”

  “已过未时。”

  “……”

  听了傅云帆的报时,夏颜还真有些惊呆了,她的一个午觉差不多就睡了两个时辰。

  看来刚才是真的逛累了,又或是近期太过于忙碌,都没给她余留偷懒的时间。

  在她沉睡时,珍儿早就来过,本意是喊她前去一同用午膳,只是见她睡得如此香甜,不忍心把她叫醒,便只好独自离去。

  不过,这一切的发生,夏颜竟一丁点儿都不知。

  ……

  离开高台的夏颜,似乎并不急着前往院内的凉亭与“家人”相聚,反而径直走向了自己的小院。

  在见人之前,她至少也得好好收拾一番,不然还真得被人说成“不识礼数”了。

  若是女装,那妆容华发皆要精心打扮,可是现在的她,早已离不开这一身男装。

  小院的凉亭内,傅云帆安坐在亭子里边静静等候。

  此时,伺候夏颜起居的那两个小丫头,估计也到前面的院子去帮忙了,房间内只有她一人。

  眼前这么些花色各异的新衣裳,皆是慕林川找人给她定做的,由于颜色太过于鲜明,夏颜早已眼花缭乱,更是不知该如何挑选。

  越是重视自己的出场,就越容易慌乱无章,此刻便是如此。

  百般无奈之下,她居然让屋外安坐的傅云帆进屋帮她选衣服,这个主意也亏她想得出来。

  对于一个平时只穿黑色长袍之人来说,这个问题无异于对牛弹琴。

  然而,事事皆有意外,时时皆有惊喜,此事对于傅云帆来说,好似理所当然那般得心应手。

  在夏颜的众多衣服当中,傅云帆为她挑选了深色系的衣裳,墨绿配深红,墨绿打底,深红色的长衫套在外边。

  这个色系的衣服穿在夏颜的身上,显得她的皮肤更加白皙透亮,稍稍画个淡妆,形象一下子全变了,整个人也变得精神许多。

  最后,再搭上她作为“颜公子”的专属——扇子,犹如一尊雕像那般被注入了灵魂,即使把她放在公子堆里边儿,那些帅气的公子哥们在她面前,也不过尔尔。

  一切准备就绪,那就直接打开房间的大门,直通“姐姐们”的凉亭,出发吧!

  ……

  夏颜只是单纯的以为,这只是一场简单的“姐妹们”聚会,外加一个唠叨与难缠的芩蔓,还有一个稍显严肃的邢嬷嬷,可惊喜总会在不经意间出现。

  站在远处的长廊内,早就看清了凉亭里面发生的一切,原本还算宽敞的凉亭,当它容下亭内的这一家人之后,瞬间变得拥挤起来。

  围着圆桌坐着的各位盛装打扮的姐姐们,正陪着位置上的两位老人有说有笑的,眼前所见还真是一家人相聚一堂的画面,和谐有爱。

  那两位年长的家长,不是别人,正是夏颜在这个异世认下的“父母”——顺王府的王爷与王妃。

  如此一来,夏颜大概也知晓了现在的情况,立于原地静默些许,连着做了好几个深呼吸,便鼓足了勇气径直而去。

  之前与她一同前往的傅云帆,此时早已离去,回到了他该原本的位置。

  夏颜来到凉亭外,对着亭内的众人一通行礼问好,虽然尽量表现出很自然的样子,与在场的家人们和睦相处,可还是压不住内心泛起的波澜,稍稍有些怯场,尤其是在众位姐姐跟前。

  接下来,这几位未增谋面且厉害的姐姐们你一言我一语的,犹如接龙游戏那般“滚滚而来”,压根不给夏颜留有任何气口,更别提插嘴的机会。

  “哟,这位标志的公子,该不会是咱们家的‘六妹’吧,怪不得众人都称你一声‘颜公子’呢?”

  自从夏颜在瓷器铺救下夏末的那天开始,在场的所有围观之人,便起到了免费的宣传作用。

  还有这几天夏颜让伙计们走街串巷的“发传单”,人手几乎遍布了东南西北四个区域,以此手段来为酒楼好好宣传一番。

  若是没人知晓有这么一个酒楼的存在,等到开业之时,又该如何提升自己的销售额,长久的生意又该如何维持下去?

  在夏颜的大肆宣传之下,这些姐姐们自然也听说了关于酒楼开业的事情,还有关于“颜公子”的一些道听途说的事迹。

  如今,当她们见到夏颜时,不免更加好奇了。

  “若不是你刚刚喊的那一句姐姐,我们还真不敢把你认作咱们的六妹了。”

  “呵呵……不仅是大姐不敢认,我们几个的眼力劲儿啊,估计也都差不多。”

  这几位姐姐们倒是相聊甚欢了,可她们还没分别进行自我介绍,夏颜压根不知她们的长幼顺序该如何分辨,所以,也只能安安静静的待着,等她们说完了再开口。

  “六妹的男装这么好看,跟咱们家小羽还真有得一比呀!”

  夏颜心想,她这面容到还可以与之相较一二,只是没慕白羽的那份纯真的心性,以及阳光灿烂,耀眼夺目性格。

  “哎,还别说啊,这么一看,与小羽还真有些相似呢?”

  “我瞧瞧,哪里像了?”

  姐姐们说着话,随手转动着夏颜的身体,面对着她们。

  刚才好似发现了“惊天大秘密”的那位姐姐继续分析道:

  “你们看啊,不论样貌还是气质,最重要的还有这细皮嫩肉的皮囊,是不是还挺相似的?”

  “你这么说来,还有这么回事啊!”

  “咦,小羽呢,刚刚我们来时,他还在呀,怎么这会儿又跑到哪儿去了?”

  在她们聊得正起劲之时,挨着夏颜的那位姐姐,这才发现慕白羽并没在场。

  若是他也在场,估计又把得把他拉到夏颜的身旁,非得让他们两人一较高下,分出胜负不可。

  “在他的眼里还能容得下谁,估计是去找他的好兄弟去了。”

  “也是。”

  “好了,别站着说话了,我抬头看着你们几个,你一句她一句的,吵得我头疼。”

  此刻终于有人打破这场姐姐们的“茶话会”了,也算间接的救了立在原地尴尬至极的夏颜。

  听到她们的“老母亲”扬声一喊,这几个姐姐赶紧齐声应道:“是,母亲”,随后整齐落座。

  只有这样一位有魄力的长辈,才能制得住这几位“形形色色,牙尖嘴利”的姐姐们,与她们相比,夏颜逊色许多。

  然而众人当中最为安静之人,自然非他们的“老父亲”顺王爷莫属了,他的存在似乎只是为了给身旁的王妃做陪衬。

  然而,令夏颜最为羡慕的还是他眼里似乎只容得下身旁之人,全程的眼神都离不开她,这一切夏颜全都看在眼里。

  甚至忍不住开始幻想,若是此生也能遇到这么一个人,即使让她一辈子都留在这里,她也愿意。

  随后,夏颜等着众位姐姐们全都落座之后,方才找了个剩余的位置补上去。

  凉亭内的圆桌,原本只配了四张凳子,而如今的情况……还好宋言早就安排好了。

  夏颜看着这些熟悉的凳子,估计是从大堂抬过来的。

  此时,桌面上摆放的那些瓜果茶水点心,一应俱全。

  还好有人替她安排好了这一切,不然,好面子的她可就要打脸了。

  “颜儿,坐到这边来。”

  “是。”

  应着王妃的邀请,夏颜也只能起身前去,在落座前,突然想到她这位“母亲”的喜好——药膳。

  所以,赶紧示意身旁伺候的丫头前去传话,让厨房赶紧随意准备几样过来,给大伙儿解解馋。

  只是她不知厨房早就开始准备了,只是还没弄好送过来罢了。

  与家人们闲聊了会儿,夏颜这心里还是放心不下她的药膳,不得不起身离开,去往厨房一看究竟。

  一路过来,她都没看到芩蔓与邢嬷嬷,不禁向身后跟着之人询问几句。

  据那两个小丫头所说,陆玉华引着她们去客房参观了,身旁还有韩玉的陪同。

  能想到客房一游的主意,估计是芩蔓的意思,就她那好奇的心性,不满足则不罢休。

  不过,一想到只要有韩玉在旁陪同,夏颜这才放心些许。

  不管自己是否喜欢,毕竟是慕林川的“家人”,她也不好怠慢了人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