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来自未来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5560 2020.08.10 14:32

  慕林川与夏颜于高台上看完了院里燃放的第一批烟花,接下来还有第二批、第三批……

  夏颜很想下去试试,感受一下亲自点燃烟火的那一份喜悦,这与在旁观赏的兴致无法比拟。

  “我想下去与他们一起庆祝,一起‘欢呼雀跃’。”

  “好,我陪你。”

  夏颜拉着慕林川的手,准备朝着楼梯口而去,却被他突然环腰用力一把抱紧,感觉身体一跃而起,两人随着二十多米的高台渐渐往下而去。

  空中失衡的夏颜,极度紧张的一通乱抓,紧紧的抱着慕林川的身体,一阵鬼哭狼嚎的放声尖叫。

  声音徘徊于美丽的夜空,几乎都要盖过了院子里边烟花的爆炸声,却惹来了池塘边上正在欣赏烟花的众人,尤其是内心一阵酸涩的宋言与傅云帆。

  待他俩稳当落地后,夏颜刚刚站稳,便一把又把慕林川给推开了,算是在报复刚才突袭的“夜空降落”。

  “你又来……下次能不能提前说一声啊?”

  “若是我说了,你还会愿意?”

  “跑都来不及,又怎会让你得逞?”

  “呵呵……我就知道,还好我先下手为强。”

  “懒得理你,哼!”

  夏颜就像个任性的小姑娘那般表情,假装负气离去,朝着池塘边上的众人跑去。

  刚才喝醉的俞剑声、易山、陆玉华,也都走出房间,到此欣赏月圆之夜的美景与欢呼。

  从吃了晚膳开始,他们三儿大概也就睡了一个时辰,从戌时末直至亥时末,虽说已经醒了,可精神状态不佳。

  “你们醒了,感觉到头疼吗?”夏颜上前关心问道。

  “还好,就是觉得这儿不舒服。”陆玉华用手指着自己身体不舒服的部位,估计是胃部稍有不适。

  “等着啊,我去给你们熬些醒酒汤。”

  “多谢师傅。”

  “去凉亭里边坐着等会儿。”

  因为宋言放烟花的地方,选在了池塘边上,旁边正好有个小凉亭。

  夏颜来到厨房,本想着生火熬一些醒酒汤,可无奈自己并不知如何调配,这倒是个难题。

  似乎记得莫雨说过,葛根与葛花都可以解酒,那就给他们每人泡一杯葛花水好了。

  看到夏颜一人前往厨房的方向,傅云帆紧随其后,为其生火烧水,弄好后,还帮忙端着三碗葛花水回到凉亭,直至陆玉华等人喝完,又独自收拾残余。

  把照顾那三人的任务交给傅云帆,夏颜自当再放心不过了,随后独自前往池塘边上,从宋言手中拿了火折子,亲自动手点燃烟花的引线,立即躲回凉亭里,等待着烟花的爆炸,绽放那一瞬间的美好,刻在了每一个仰头之人的心底。

  “花海”才刚刚结束,夏颜又变回了一个“合格”的商人。

  “今晚已经尽兴,余下的就留着明天晚上咱们开业庆祝的时候再放。”

  宋言收好手中的火折子,讪讪笑道:“呵呵,这主意不错,还是阿颜精明。”

  “她这是过分精明了,直接拿我送的惊喜,留着当做你们酒楼招揽生意的噱头,若需要,我明天再让人给你拉来就是了。”

  慕林川坐在凉亭的护栏上,背靠身后的柱子,抬起的右脚,一副潇洒的公子哥模样,盯着夏颜傻笑。

  “这么豪气,难道都不花钱的吗?”

  “这些何须王爷操心,估计又是哪位大人送的吧?”一旁的宋言调侃道。

  “怪不得说话这么硬气,原来是利用职务之便谋取私利呀,这其中的腐败程度,自然是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无法想象的,没准购买酒楼的银子,也是人家送的吧?”

  “呵呵,有人不高兴了。”

  “就是见不得有人这么嚣张。”

  “瞧你这一副不服气的样子,还真好笑。其实这是皇上送的,皇恩不可拒绝,你若是需要,明天让俞侍卫给你送过来好了。”

  “别别别,余下的这些足矣,即是皇家御赐之物,我们可用不起。”

  “呵呵……你看你这人还真是的,用都用了,还跟我客气。”

  “你送给我,我就要收吗,难道我连拒绝的资格都没有了?”

  “哎,我可没这么讲,你这就有点儿得理不饶人了啊?”

  “得了,你有理行了吧,与你在此争论不休的,实在没趣得很,口干舌燥的还头疼,懒得理你。”

  不知从何时开始,慕林川也开始学会还嘴了,表情虽说都是笑意盈盈,可言语之上却是步步紧逼,以前事事都让着忍着,难道是如今的他,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了?

  夏颜越想越头疼,索性起身离开了凉亭,开始捣鼓起烟花燃放的残留物。

  最后,却因自己不够严谨的一个行为,让她陷于两难之地。

  ……

  夏颜独自蹲在地上观看完整的烟花造型,很是好奇这些古人加工制造的能力,居然还研制出了“纸筒烟花”。

  若是与自己曾经燃放的那些精品来说,这些东西还不够精致,体型也过庞大了些,绽放时的花型也不够精美。

  “这毕竟是封建社会的产物,确实不该用自己的审美来要求它。”

  夏颜的自言自语,自我感叹,又被身后走来之人听了去,“你刚刚嘀嘀咕咕的说些什么呢?”

  “没什么,只是对研制出烟花的这些人深感敬佩。”

  “这不过是些药石的融合之物。”

  “哟,听你这口气,好似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并无一丝重视之意?”

  “这一切本就如此,又有何稀奇的?”

  “那你就大错特错了,这一切皆因你的眼界太过狭窄,目光过于短浅所致。”

  “你这就有点儿语言攻击了啊!”

  “我可没有,只是就事论事罢了,不过言归正传,也许只是这时候的你们还没意识到这项发明有多么的伟大。”

  夏颜指向燃放烟花的架子,对其继续说道:

  “其实,这东西除了可以怡情观赏之外,还可以用在战场。用好了,用对了,这东西还可以直接改变战争的性质与结果,快速的扭转战局。”

  听到夏颜口中提到的战争,慕林川所有的关注度,全都集中在她所说的内容之上,很难想象这些平时用来娱乐的玩物,居然还能用于残忍厮杀的战场之上?

  “战争?……你是说这东西还可以用于打仗?”

  “是啊,怎么,你们还不知道这些?难道……”

  看到一个经历过战事之人,表情都如此震惊,那就说明火药这东西并未被他们用于战事。

  夏颜心里一沉:完了,这下又要惹祸了,自己这张嘴怎么就这么快?

  一番懊恼之下,接着又是一顿自我安慰,还好自己并没有向他描述战争的武器与作战的效果。

  就她这口若悬河的能力,万一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岂不是找麻烦吗?

  “这么说来,你见过,还是说你懂得如何操作?”

  “……这个,我可没这么说,这些全都是你自己的妄加揣测。”

  “你刚刚明明提过,你说这东西可以改变战争的性质与结果,而且给出的结论这么斩钉截铁……”

  慕林川两眼放光般,满怀希望的盯着夏颜,心想,若是能够掌握这些东西,控制了战争的致胜点,是不是就可以间接的掌握未来的战局?

  对于这尚未可知的一切,他所有的希望,全都寄托在夏颜的一个回答之上。

  “我,我也就是随口一说,你别当真啊?”

  夏颜这么明显的敷衍,慕林川又岂会真的相信她说的话,自然不依不饶的继续逼迫下去,毕竟,这个事情“可大可小”。

  “依照你的行事风格,何时有过随口一提之说,若不是你肯定之事,又怎会说得如此坦然?”

  “唉……还真是祸从口出啊!好了,还真是怕了你了。”

  既然躲不过,骗不了,那就简单说明一下呗,至于他如何理解,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

  “宋掌柜,你们先退下,我与颜公子有话要说。”

  此刻的慕林川并非玩笑之时的他,对于身后之人,丝毫不客气地直接使用了“命令式”的语气。

  “是。”宋言等人很是识趣般,自行离开了,倒是慕林川一个伸手的动作,俞剑声赶紧把手上的灯笼向他递了过来。

  果然是多年相处的习惯,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一切便已明了。

  只是,慕林川这人心思之缜密,令夏颜有些汗颜,即使是从小便跟着他的俞剑声亦是如此。若是她自己,估计不会防着身边的可信之人。

  关于火药一事,慕林川认真的态度,还真是惊到了夏颜,她从没见过如此专注的慕林川,如今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好吧,那就简单与你说说吧,毕竟,我也并非事事通晓,至于你能够理解多少,那是你的事情。”

  “这点我明白。”

  随后,夏颜伸手从地上抹了些烟花喷射的粉末,凑近慕林川提着的灯笼,娓娓道来:

  “这些粉末也就是将硝石、硫黄和木炭合在一起,就能引起燃烧和爆炸,你们叫什么我并不知道,我们那儿把它称之为‘火药’。”

  “总之,就是很厉害的东西,还有以它作为主体制造而成的‘衍生之物’,那东西的威力才叫不可小觑。”

  “至于刚才燃烧绽放的东西,不过就是用卷纸裹着火药的燃放物,制作而成的烟花。在其制作的过程中还加入一些发光剂和发色剂,能够使烟花放出五彩缤纷的颜色,这些东西也就是“金属化合物”,唉,说了你也不懂。”

  “那就说一些我能明白的东西,比如你刚才提到的不可小觑的‘衍生之物’。”

  之后,夏颜大概描素了一些离例如炸药,炸药包,突火枪、火铳、火炮等,较为简略的一些适用于早期战争的武器。

  慕林川对此产生了浓烈的兴趣,一脸强烈的求知欲,逮着夏颜问东问西的,只可惜她自己也解释不清这其中原理,毕竟这些只是书本上的知识,也并未见过实体。

  无奈之下,夏颜也只能回复一句:“等我空闲了,把图纸给你画出来,这样总行了吧?”

  “如此甚好,那就有劳颜师傅了。”

  慕林川一脸乐呵的样子,夏颜很是不爽,看到他求知欲旺盛的模样,她又不忍心拒绝。

  “你这人怎么这样呀,死倔死倔的,非得逼着我为你效劳,我可没那义务。”

  “能者多劳,还请颜师傅多担待。”

  “去你的,我才不要做你的颜师傅。”

  “呵呵……”

  ……

  两人言语玩笑一番过后,慕林川又拾起了自己的疑惑。

  “我很好奇你怎么懂得这些,你是上过战场,还是进过兵器库?还有你这脑袋里,到底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因为我在这脑袋里装了个芯片。”

  夏颜一本正经的开始胡说八道,可慕林川压根不懂她在说些什么。

  “哎,你别打岔啊,问你呢,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东西的?”慕林川过于认真与好奇的态度,令夏颜很是无奈。

  “以前上学的时候在书本上看到过,还有……嘿嘿,没了。”

  夏颜很想说在电视上看过,不过,一想到等会儿还要给他解释“何为电视”,就更说不清了,这才忍住,一笑置之。

  “书上,是哪本书啊,到时候可否也借给我看看?”对于慕林川的认真程度,夏颜也只能翻白眼了。

  “停停停……打住,你先别急,听我慢慢说。”

  “好,我不急,你说,在下洗耳恭听。”

  “我不是宣国之人,这个你可知道?”对于夏颜的提问,慕林川极力点头回应。

  “那好,接下来你可挺好了。”夏颜又接着讲述自己说不清道不明的来处。

  “其实,我并非来自宣国周边的任何一个国家,而是来自一个你们想象不到的世界,一个拥有着先进文明的未来世界,也就是说,你们正在经历的一切,在我们那儿已经被时代给淘汰了……我这么说,你能理解吗?”

  “嗯~好像不是很明白……”慕林川满脸疑惑的摇头回道,一脸懵圈直愣愣的盯着夏颜,被她绕得一头雾水的找不着北了。

  反之,夏颜倒是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思,直接向对方吐露了自己的心声,以及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一切,进行深刻的吐槽。

  “不明白那就对了,其实说实话,我也没弄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只是出门踏个春,释放一下烦躁的心情,结果就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儿,我怎么就穿越了我……”

  夏颜言语突然有些哽咽,更多的却是欲哭无泪,接着揭秘道:

  “最主要的是,居然还认识了你们这帮可爱的‘老古董’们,这件事说出来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太不可思议了!”

  在她苦笑着讲述自己的事故之时,慕林川却问出了问题的关键,“你还回去吗?”

  “呵~回去?我当然想回去了,可是我怎么回去,我若是知道怎么回去,我何至于还留在这里?”

  夏颜心想,若是能够回去,谁愿意待在这里,即使这里有他,在她这个“小资本”的心里,这个条件估计也不足矣让她留下。

  面对情绪激动的夏颜给出“回不去”的答案,慕林川心里甚是高兴,然而此刻他又不好当着一个心情如此失落之人表露出来,唯一能为她做的,也只有轻轻拥着她,给出自己暖心的安慰,并在其耳边表露自己的心意,给她一个承诺。

  “既然回不去,那就安心留下来,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照顾你,一辈子。”

  此刻月色最是明亮,倒影在平静的池水中,映出一片片白色的银光,有风经过,波光粼粼,正好与搁在地上的灯笼散发而出暖黄色调相呼应。

  一切看似那么美好,尤其是慕林川所给的肩膀,让夏颜的那一刻缺爱的玻璃心极为触动。

  然而这一份难得的感动还没坚持几秒,却被慕林川给破坏了,只因他脑海中突然出现的一个刚刚接收到的新词——穿越。

  “刚刚你说的穿越,是何意?”

  “穿……算了,你别问了,因为你问的这些,我也不知该如何给你解释。”

  “……”

  夏颜以为自己可以选择短暂性失忆,忘了来自内心深处的困惑与无奈,可现实又给了她如此残忍的一击,还没被对方给捂热的那颗心,瞬间又变得敏感起来。

  池塘边静坐的两人稍稍停顿了下来,还没一刻钟的时间,夏颜又带着一丝复杂与无奈的心情独自起身,转身走向的凉亭,懒洋洋的坐着趴在石桌上。

  慕林川也紧随其后,倚靠在凉亭的柱子上,两人一起继续保持沉默。

  可为了照顾到夏颜的情绪,慕林川率先打破这一片寂静的沉默,走到她跟前,小声的问道:

  “你怎么了?”

  “没事,就是这里不舒服。”说着话的同时,夏颜指向了自己的胸口的位置。

  “若是不舒服,咱们就回去吧?”

  “没事,让我一个人静静。”

  静默了许久,夏颜又开始了自己一个人独处时自言自语的状态,好似酒后有些眩晕。

  “浩瀚宇宙,茫茫无边,感觉自己好渺小,即使绽放过光彩,也抵不过夜里的花火,最终还是归于灰烬。”

  “可别这么想,至少你还有我。”

  从夏颜趴在桌子上侧头看着慕林川的位置,正好背对着月光的照射,犹如自带光环那般,照亮了他的身影,还有他对自己所说的那些发至真心的话语,让她心里一暖。

  “呵呵……是啊,还好有你在,在这相同的月夜之下,还好有你陪着。”

  “今后我会一直陪着你。”温暖过后,慕林川总会有办法逗乐夏颜。

  “如今,我身旁有了这么一个有勇有谋的‘军师’,那以后我出征就把你带身边得了,若是有你在,估计每一次都能打胜仗。”

  “呵~您可千万别,饶了我吧,我胆小。”

  “你胆小,你就得了吧,我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我估计把你带进皇宫去见我皇兄,你都不屑一顾。”

  “你可别跟我开玩笑啊大哥,我不想死这么早。”

  夏颜双手合十,拜托慕林川别再胡说,在这儿可没有所谓的言论自由这么一说,动不动就随意要人命,惹不起。

  “看把你给吓得,要不哪天我去皇宫请道旨,以御厨的身份宣你入宫?”

  “哎哟,这种玩笑可开不得,您还是饶了我吧?”

  “呵呵……”

  在他俩说笑之余,酒楼跑出去游玩的伙计们也都陆续回来了。

  夏颜又陪他们说了会儿话,问一问他们都去了哪些好玩的地方,玩了些什么,最重要的是吃了些什么。

  最后,又听外出之人聊聊他们在外面是否有遇到有缘之人,以及发生的有趣之事。

  直至亥时末,夏颜与慕林川这才赶回自己的小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