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白玉手镯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4617 2020.08.13 22:06

  离开了池塘边的“烟花之地”,两人一路眉眼具笑般甜甜的赶往夏颜的独居小院。

  莫雨三人外出未归,此时的院内一片漆黑沉寂,慕林川把手里的灯笼留给了夏颜,独自前往屋内点灯。

  此时的房间内,桌上正好摆了一盘各色各味的月饼,慕林川随意拿了一个,这才小尝了两口,满脸享受的表情也太过于真实了些。

  “嗯~味道确实不错,怪不得他们争相抢要。”

  昨天,夏颜送了一盒过去,等慕林川晚上回来时,早就被邢嬷嬷分给下人们食用,只因那是夏颜所赠。

  昨日,邢嬷嬷之所以陪同芩蔓前去往酒楼游玩,完全是受不了她心里这“未来的儿媳妇”的软磨硬泡,不过她可以利用芩蔓的好奇之心,四处游玩,这才躲开了夏颜,避免与之正面相遇。

  只是这些事情夏颜毫不知情,不过很难瞒得过心思缜密的慕林川,即使察觉也不会当面拆穿。

  至于今早夏颜派人送过去的那两份,慕林川进宫赴宴时一起给带了去,所以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来得及吃上一块夏颜特地为他而做的月饼。

  身后随之进屋的夏颜,吹灭灯笼并把之放于角落处,于桌旁缓缓坐下,看着正在享用美食的慕林川问了一句:

  “你说的他们,指的是?”

  “当然是宫里的众位娘娘们。”

  “……”

  面对一脸懵圈的夏颜,慕林川不急不慢咽完口里的最后一口月饼,不自觉的又从盘中拿了一块,慢条斯理的接着说道:

  “我把你早上送过来的那两盒月饼,当做进宫赴宴的礼物送给了皇上,结果当场就被众人给分食了。”

  “什么?……你把我给你的心意转手就给送了出去?”

  “也不是,因为在这个特定的日子,我觉得没有任何礼物比这个更合适了,而且,我这也是为了帮你。”

  一句为了帮你,夏颜一脸不屑怼了回去,平时如此精明之人,此刻居然想不到慕林川的用意。

  “帮我,呵~你这叫借花献佛,好不了,兄弟。”

  每次一激动,夏颜开口总会说些自己顺口的词句,无论对方是否听得懂,她也完全不在乎。

  “你想想,若是这好东西在宫里都传开了,那明天是不是就会有人特地寻味而来?”

  “你这么讲也对,只是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点呢?……这么说来,明天的酒楼岂不是人山人海的接踵而来?”

  夏颜呵呵傻笑幻想着明日爆场的各种画面,却被慕林川全都看在了眼里。

  “瞧你乐得,就这点出息?”

  沉浸于自己的美梦当中的夏颜,突然被慕林川这么一打击,她自然不乐意。

  “咋了,想象一下都不行吗?”

  “行,你怎样都行。”

  慕林川说着话,用手擦了擦嘴角的月饼屑,挪了下位置,靠近夏颜,突转一脸满含爱意的表情看着她。

  “等你这个酒楼办起来了,还是交给宋言去打理吧,你看你最近忙得,人都瘦了一圈。”

  “刚刚是谁说我没出息的,怎么现在又不让我干了。再说了,你说话好使吗,你说不干就不干呀,我偏不!”

  “你怎么就这么倔呢,我只是心疼你,怕你太过劳累。”慕林川有种好心当成驴肝肺的感觉。

  “我喜欢,你管不着。”

  “是是是,我管不着。”慕林川假装生气的回道。

  “呵呵,小气鬼……”

  玩笑过后,夏颜语重心长的接着聊着关于以后的“故事”。

  “我还想着等以后赚了钱,就把和顺酒楼开遍整个宣国,甚至还有周边的国家,完成我与宋言共同的梦想,做个无人能够取代的颜公子……恩~这一切想想都觉得很美好。”

  若是在此生活一世,夏颜自然要做一个自己力所能及之事,除了做饭做菜开酒楼,她暂时还没发现比这个更适合自己的技能。

  “你这就不止是富甲一方了,而是富可敌国。”慕林川还记得之前夏颜的那个“远大理想”——富甲一方。

  “若是可以,不仅给宋言他们带来了财富,同时还可以保护他们,我这辈子也就无憾了。”

  “这就是你这辈子活着的心愿?”

  “曾经不是,至于现在……我也只剩下这么一个可以支撑我活着的愿望了。”

  从夏颜来到这里遇到宋漓与傅云帆开始,也许一切早已注定,今生今世皆要以此为生,依赖自己的这门手艺而存活。

  可一旁的慕林川听了夏颜这些美好的愿望里都没有他,不免有些失落,于是弱弱的问了句,“那我呢?”

  只是这句话显得他的存在好卑微,然而她却不屑一顾。

  夏颜停止了自己对于未来的幻想,眼神迷离的看着慕林川,眉毛一挑,回了句:

  “你,也就是个意外。”

  “意外?!”

  慕林川很惊讶夏颜给的这个答案,这与他当初给她的定位一模一样,只是如今她在他心里的位置变了,不再只是一个意外那么简单,而是想与她过一辈子。

  可夏颜的计划里并不包括他,这个结果让人很是感伤……

  “恩~确实是个意外,因为你的出现并不在我的计划之内。不过,你的存在并不妨碍我发财致富,以及保护家人,两者并不矛盾。”

  “难道,你不愿让我护你一世周全?”

  依照慕林川的大男子主义,定要守护夏颜一生一世,这是爱,同时也是责任,只是夏颜不这么想。

  “当然愿意了,不过,你有你的活着的使命与责任,我也有,所以,我自己能够完成的事情,无需别人代劳。”

  夏颜内心的这份坚持与她对自己的自我要求,并不是慕林川能够理解的,同时,也不喜欢对方给自己压力以及束缚,若真如此,结果只有一个——逃离。

  不过,这两人在思想上面“南辕北辙”的距离,也为今后的每一次的争执与分离埋下了伏笔。

  “你就不怕自己太过于惹眼,引来,操控权利者的眼红?”

  “这不是还有你嘛,有你保护我还怕啥?”

  “你的梦想里没有我,等出了事,你就想到我了?”

  “那不然呢,若凡事我都能解决了,我还要你干嘛?”

  “好吧,我认命,行了吧?”

  这么直白的回答,倒是惹得慕林川一阵大笑,夏颜不过只是讲出了实话罢了。

  “你不是说过会保护我的吗,难道只是说说而已?”

  “怎么可能,那当然言出必行了,你若愿意,我护一世周全。”

  “这就对了嘛,我们家小慕慕真乖,呵呵……”

  “……你,你刚刚叫我什么?小木木?”夏颜给他取的这个过分可爱的昵称,还真是有点儿吓到了。

  “这是我给你取昵称,怎么,不喜欢啊?”

  “这个,我看还是算了吧,换个正常点的,不如换个亲密点的?”

  “别得寸进尺啊,就这么定了,慢慢习惯,啊?瞧你这一脸拒绝的表情,实在太可爱了,嘻嘻~”

  “唉,真拿你没办了……”

  慕林川一顿长吁短叹,外加一脸无奈,就差生无可恋了,内心深处却又觉得甜蜜得紧,这种小小的矛盾与挣扎还挺令人着迷的。

  然而一旁的夏颜倒是乐得不行,一脸俏皮的埋在慕林川的怀里,咯咯直笑。

  两人就这么亲密无间的嬉戏打闹着,直至夏颜磕到了被慕林川揣在怀里的“贵重物品”,方才停止。

  ……

  慕林川怀里揣着的礼物,早就想送给她了,只是一直都找到一个适合的机会,所以才会一直带在身边,如今倒是被夏颜轻而易举就给掏了出来。

  看着被一张丝质的手绢包裹着的,貌似珍贵的物品,夏颜看不出神秘礼物的质地为何物。

  “这是送我的礼物吗?”

  对于夏颜来说,是什么东西无所谓,重点是这东西是不是送给她的,所以才会这么直截了当的问一句。

  “恩。”慕林川点头回应道。

  “原来过节还有礼物收呀,呵呵,谢谢!”在还没有得知礼物的庐山真面目之时,夏颜确实是由衷的感谢!

  “其实,这是之前给你准备的生辰之礼,只可惜当时并没有送出,今夜,终于可以‘物归原主’了。”

  慕林川的一句“物归原主”,夏颜并没有仔细听,心里只是想着他这人向来出手阔绰,只要是他送出的礼物,应该都不会太差。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

  “看看你送了什么好东西?”

  “你打开一看便知。”

  夏颜满怀期待的眼神,盯着手里的东西,慢慢掀开礼物的“神秘面纱”,可期待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慕林川自以为是的以为这个礼物夏颜肯定会喜欢,可是他却忽略了一点,礼物本身在她眼里是否有意义这一个关键点。

  “这个东西怎么会在你这儿?”

  夏颜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当掉的白玉手镯怎么会在他这儿,是巧合还是缘分?这个礼物,对于她来说有惊但无喜。

  之所以一眼认出,自然是手镯上刻有浅浅的熟悉的印记——夏颜的首字母缩写。

  “从你把它当掉的那天开始,我便让俞侍卫前去赎回,一直替你收着,想着等到一个适合的时机再归还给你,只是不曾想一拖就拖到了现在。”

  跟着慕林川的话,又把夏颜的思绪带回了他们遇见的第一天,也是他们“初识”的第一天……

  现在想起,好像这一切就像是被上天给安排好了似的,不知是慕林川蓄谋已久,还是这一切早已注定。

  “既已赎回,那你就留着吧,就当是认识我的一个纪念好了。”

  夏颜表情淡然的把手上的手镯重新包好,又放回了原处——慕林川的怀里。

  “我原以为这是你家人留给你的珍贵之物,不是……你,你怎么说不要就送人了呢?”

  慕林川很是不解夏颜对自己的东西不屑一顾的举动,还一度以为她当时实属无奈,殊不知,夏颜只是单纯的为了换钱,同时也是为了摆脱这个对她来说已经毫无纪念价值的东西。

  “是家人送的不假,可那都是曾经的家人,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一切都已重新开始,所以,这个东西已然不重要。”

  “为何是‘曾经的家人’,难道家人还有短暂与长久不成?”

  “有啊,只是你没经历过罢了。”

  “……”慕林川想了会儿,接着有开口问道:“那你能跟我说说,关于这手镯的故事吗?”

  “真的想知道?确定听了不后悔?”

  “恩,关于你的一切,我都想知道。”

  “好,今天我心情好,你想听什么全都满足你,不过……”

  “不过什么?”

  夏颜若有所思的顿了会儿,重新整理了一下思绪,饶有兴趣的盯着慕林川看了许久,心里已然打定了主意——“交换秘密”。

  “在我决定讲出自己的‘陈年旧事’之前,你是不是也得交代一下呀,我的慕公子,不然,这事儿对我来说有点儿不公平哦?”

  “你呀你,凡事都要求个公平,绝不愿意自己吃亏。”

  “那当然了,不然还怎么做个合格的生意人呢,你说是吧?”

  “好吧,颜师傅这一举动,在下佩服,不过,你想让我交代些什么呢?”

  自从夏颜给慕林川科普关于火药的知识之后,他便称呼她一声“颜师傅”,只要是他俩私下单独相处,他便如此称呼她。

  “恩~这得让我好好想一想了。”

  “不急,你慢慢想。”

  关于慕林川的事情,夏颜还挺想知道的,可若是直接开口问,他肯定不会轻易脱口而出,所以她也只能换个法子,摆出一副已然知情的样子,让他不得不坦白。

  眼下布局如此周密的酒楼,就单单从酒楼的选址,人员的调配,还有信鸽的喂养等等这几条来看,不得不让人联想非非……

  把这几个引人注目的点连在一起,夏颜不用深究,自然也能猜得到这里头肯定有问题,只是她不知慕林川具体到底在筹划些什么。

  从之前他故意隐藏的那件关于十岁之前的事情开始,其实,关于他在皇宫里生活的那段日子,关于他母亲的死,以及之后寄宿在顺王府,还有慕白羽前后为他奔走,身边高手如云,比如俞剑声与韩玉,还有安插在酒楼的顾云等人……

  把这些事情连在一起,夏颜都可以编写一部关于皇家尔虞我诈,宫廷的勾心斗角,以及归来皇子的复仇记了。

  况且,以她看戏的路子,接下来肯定就是皇子的逆袭与复仇之路双线展开,然后找出曾经陷害以及害死他母亲之人,并把其除掉,最后还有可能坐上那个皇位……

  想到这儿,夏颜忍不住有些佩服自己的想象力了。

  看到夏颜一副胸有成竹傻笑的样子,慕林川只好打断处于幻想中的她,问道:

  “乐什么呢,想好了没?”

  “想好了,要不跟我好好聊聊你正在做的那件大事吧?”

  “什么,大事?”慕林川故作镇定的问道,听到夏颜提出正在进行的大事,心里咯噔了一下。

  从上一次夏颜的旁敲侧击开始,还有这一次的直接提问,心想,她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既然慕林川不承认,夏颜也只能将故事就得继续往下编。

  “你就别瞒着我了,你的事情我大概都能猜到,就目前的这叫大事来说,你是不是与身边之人共赴一条毁灭性的复仇之路?”

  “……什么,复仇之路,我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此刻的慕林川已经开始心虚,可他还在强撑着。

  “当然是替你母亲报仇了,难道你不想亲自手刃仇人吗?”

  “……”夏颜过于直接的开门见山,慕林川险些愣住了。

  然而对于夏颜来说,也许是她电视剧看多了,这里边的弯弯绕绕不用想也知道,这种戏路的设定大多都是如此,接下来,就等着看慕林川是否“中招”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