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心之所向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5184 2020.07.25 11:03

  马车经过刚刚的事发地点,路过了街尾,朝着郊区一直前行大概五里地左右,方才停下。

  车上尤为好奇的夏颜,立即冲出马车,轻轻松松一跃而下,远离车马数米之远,她现在这身功夫增长的迅速,所有的功劳还得依赖于傅云帆的帮助。

  在临州城的那段时间,傅云帆每天早上定时定点的监督夏颜起床,练功,可谓是风雨无阻,这才练就了如今的这一身扎实的功底,虽不及慕林川等人的十之一二,可也非一般练武之人所能及。

  此时的马车,正好停在了一个超级大的庭院大门前,犹如旅游景点的大门那般宏伟壮观,门上的牌匾还写着“和顺酒楼”这四个醒目的大字,看来此地的“工程”早就开始了。

  之所以还延用和顺酒楼这个名字,夏颜其实是有自己的考量。

  认真想想,未来将要去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若想要扩大自己的商圈,提升品牌的知名度,困难重重。

  然而“和顺酒楼”本身就是一个热度,再加上“颜公子”的加持,简直就是网红产品与网红自身的捆绑销售,两者本身自带“流量”,这下就好办多了。

  再者说,这也是帮着宋言建造属于他自己的“商业圈”,若能以一己之力助他圆梦,夏颜也算是兑现了她初识宋漓时的“承诺”,以自己的方式报答了宋言两兄妹的收留之恩。

  所以,在离开临州之前,她早就已经策划好了这一切,除了取名,还包括了经营的大致方向,管理的流程,人员的选择与配备,宣传的方式与噱头等等。

  至于酒楼的装修风格,她还想延续临州酒楼最后一次尝试的简约风,因为看到上一次改良后的成果,众人皆为满意,主要还是她自己喜欢。

  不过,情况有所不同,也得因地制宜,不能完全照搬,毕竟还没进行过实地考察。

  这一切的想法,夏颜全都落到实处,并以文字以及绘图的形式呈现出来,全都交于宋言,还与之进行了有效的沟通与交流。

  所以,当她下车看到大门上的牌匾时,并未感觉到惊讶,反倒认为这一切理所当然,没准里面的布置,设备与设施也都归置得差不多了。

  慕林川不是要给她一个惊喜吗,看来这酒楼便是他最好的选择,想必俞剑声上次回来之时,宋言早就把手里的“策划书”交于他,这一切的发生,皆有可能。

  既然已经大致猜到了眼前即将发生的这一切,那接下来就等着慢慢揭秘好了。

  瞧着这还算满意的大门,夏颜静默了许久,马车上的众人也纷纷下了车,并且来到了她身旁。

  待她转身停顿的一瞬间,却意外发现了自己原来身处于郊外的农田之间,因为庭院大门二十米以外的正对面,正是一片绿黄渐变的稻田,放眼望去,甚是壮观。

  其中,有的稻田已经变为金黄色,那沉甸甸的稻穗垂着头,静静地等待着主人前来收割。

  此时正值夏末之际,果然印证了那一句老话,“好米出在三伏天”。

  夏季三伏天气温越高,这个时候水稻若是不缺水,那么水稻的产量一般都会很高,而且此处水利设施的建设比较完备,能够保证水稻的灌溉,生产出来的大米颗粒饱满光滑……

  夏颜还想继续欣赏稻田的风采,展望一下未来一切美好生活的向往,却被宋言拽着向前而去。

  然而身后的马车,则是被拉入了“景区大门”旁边的马厩棚,傅云帆独自留了下来,马厩里正在干活之人立即放下手中的活儿,特地前来帮忙,貌似有东西需要搬运。

  ……

  刚刚跨入“景区大门”,韩玉便充当起了“导游”的角色,为夏颜做了详细的讲解,至于宋言完全用不着,因为他昨天已经来过,而且对于院子里面所有的惊喜与惊讶,也都有过切身体验。

  “这是一个很大很深的院子,进去之后,里面的景色别具一格,当时刚刚见到这个院子,王爷毫不犹豫就买下了,还说您见了肯定会喜欢。”

  “好,希望如他所愿。”夏颜这就纳闷了,这慕林川又怎会知道她喜欢啥样的?

  就目前这“深山老林”的态势,夏颜还真是欣赏不来,至于后面是啥独特的“风景区”,有待前去发现。

  “颜公子请看,经过眼下的这一小段树林,再往前走过一条小溪,这便到了。”

  听到韩玉的描述,夏颜突然好奇原始主人的设计了,“这是谁家的院子,怎会建在郊外?”

  “这是城东一位富商的别院,因为遇到紧急情况,不得不处置了这一处房产,正好被我们给赶上了。”

  “原来如此……”

  夏颜有些似懂非懂的一路向前,心想,怪不得会建在郊区呢,原来是别院,至于这院子的功能,是不是用来“金屋藏娇”,那就不得而知了。

  “此处的庭院正处在两山之间较为平坦的一小块平地,四周还蔓延着稀疏的小树林,借助地势之宜,正好修建了这一片亭台楼宇。”

  “听你如此说来,买下这一片,想必价格不菲吧,刚刚路上问你也不说。”

  “没事,对于我们王爷来说,那都是九牛一毛之事,前提是得您喜欢,不然他所做的这一切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哎哟,你这马屁拍得,不过我喜欢,想不到我们韩总管还挺会揣摩人心的嘛,你们王爷想什么你竟悉数知晓?”

  “多谢颜公子夸奖,常年跟在他身边,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

  “我是觉得你与慕林川俞剑声这两人不似一路人。”

  “此话怎讲?”

  “因为你的话实在是太多了,不过……与慕白羽倒是挺像的。”

  “这个……既然颜公子嫌我话多,那我闭嘴便是。”韩玉上一句才说闭口不言,可下一句又接着开始了。

  刚刚夏颜言语之中提到了慕白羽,韩玉还以为是想她的“弟弟”了呢,这才擅自张罗道:

  “哦,对了颜公子,小侯爷也在劲州,要不,今夜就邀他到逸王府与您叙叙旧,您看如何?”

  韩玉原以为夏颜会高兴,可不料他的话却戳中了夏颜的心事。

  “你话真是太多了……”夏颜一副面无表情之态,牵着夏末往前走去。

  “还请韩总管慎言。”

  身后的宋言一把紧紧的拽着韩玉,把他留在了后边,准备把夏颜与慕白羽之事告与他知。

  “怎么了?”韩玉一脸茫然无措的盯着宋言看去。

  “小侯爷与颜公子,他俩闹矛盾了。”

  “不是,他俩本是一家人,这闹矛盾应该也没事吧?”

  “这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总之,你没事就别老在她面前提到那人,否则,结果你自负。”

  “好吧,那刚才我……”

  “唉,自求多福吧!”

  宋言自是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朝着夏颜前去的方向小跑而去,留下韩玉一人断后。

  “喂,等等我呀!”

  ……

  众人进入了大门,还得走上很长的一段路程,才能看见所有的院落。

  经过小树林与溪流之地,此处的环境让人突感一丝凉意,在这夏末秋初,正合时宜。

  结束了那一段稍显漫长的清凉之境,整个院落逐渐出现在眼前,这里的房子一般都是两层到三层的瓦房与楼阁。

  这个庭院的院子很大,里面有林园,有花园,有长亭和凉亭,还有小桥和流水……

  经过石孔桥,夏颜凑近观察,这才发现桥下的水流竟是自然流动,看来院内是有小溪经过,借自然之力,顺势而造,造就“自然之景”。

  看到眼前好似一幅画卷般的景致,夏颜不甚陷入了自己的想象当中:

  若是白天站在树阴下,感受那筛下满地阳光,夜晚还可以坐在洒满月光的凉亭上小憩,也可坐在小桥上看满天星斗,又或是听桥下哗啦啦的流水声……

  春天,花园里百花争艳,蜂蝶萦绕,香味各异;夏天,晨鸟啼鸣,池塘里的荷花相继盛开,耀眼夺目,还有雨后的林园绿意浓密,空气清爽。

  至于秋冬,正好现在可以入住这里,等将来慢慢再去发现。

  面对眼前之景,夏颜甚是满意,还真应了慕林川的猜测,“她一定会喜欢的”。

  不过,夏颜这一激动,便跑到了庭院高台的最顶层,站在院子的最高点,放眼望去,远处,整个城区的繁华街道隐隐约约的呈现于眼前;近处,院内的每一处,每一个角落全都映入眼帘,这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确实是夏颜最喜欢的景致。

  这里虽不全是自然之景,却又胜过于自然,如此诗情画意的美妙空间,若是善于吟诗作画的读书人在此,定能做到好词好句频出。

  如此一想,倒不如邀请些“文人墨客”来此做客,也能让此处增添些文化气息,顺便附庸风雅一番。

  一方庭院,观四季更迭如白驹,赏院中佳景随时而易,夏颜要充分利用这一点,让每一位到此的“游客”都可以感受到“宾至如归”这四个字的真正含义。

  赏大自然之景色,品人间之美食,还有享受庭院生活的怡然自在。

  ……

  进入院子后,随同之人全都各自离去,独留夏颜四处闲逛,上下游览,名为考察探究,实际就是游山玩水。

  至于如何安顿夏末,在刚刚进院之时,夏颜早已交代清楚她的去处,由宋言亲自带她前去,暂时交由珍儿分配。

  此时的高台之上,沉迷于庭院的美景无法自拔的夏颜,自然察觉不到身后之人的存在。

  在原地静静的站了好一会儿的慕林川,见她毫无反应,他这才向前走去,随之脚步轻盈,小心翼翼,慢慢靠近……

  赏景之人,心心念念的全是眼中之景色,心中之意境,直至被对方从身后轻轻环抱,她才有所反应。

  “我在楼下寻了你那么久,原来你在这儿?”

  一大早就出门的慕林川,早早处理玩完手头之事,便马不停蹄的赶往酒楼,只因心里实在牵挂得紧。

  “恩?……吓我一跳,你怎么来了?”

  夏颜得知身后之人的到来,转身顺势钻进了慕林川的怀中,两人又开始了彼此的腻歪时间。

  “想你,便来看你了。”

  “呵呵~油嘴滑舌,长相清秀且一本正经之人,何时也变得这般油腻了?”

  夏颜嘴上虽不乐意,可这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儿,她就喜欢这调调,恋爱之时巴不得与自己喜欢之人,时时刻刻黏在一起。

  “从喜欢你那一刻便开始了。”

  “哇哦~需要这么肉麻的吗?”

  “呵呵……不逗你了,刚刚你在看什么呢,看得那么入迷。”

  “眼前的一片大好河山,不过,还真的要谢谢幕公子的良苦用心。”

  夏颜从慕林川的怀抱中离开,与之一起并肩俯瞰眼下之美景,即使侧着头与之认真对视,此时的她,似乎并不排斥他的那双带有窥视的眼睛。

  “喜欢就好,看看还有哪些地方需要改动的,我来安排。”

  “不用了,这儿的山山水水,花花草草,高台楼宇……所有的的一切我全都喜欢。”

  “那我呢?”

  “呃……更喜欢,呵呵……”

  面对慕林川的突然袭击,话锋一转,夏颜还真不习惯,只是没想到自己认为的“老古董”,如今倒是让她有些招架不住了,也许这就是人的本性,只是她忘记了这一点。

  “怎么,还不好意思了?”难得看到夏颜在一段交流中沉默不语的样子,慕林川趁机调侃道。

  “没有,只是你最近的表现,让我有些意外罢了。”

  夏颜自然是觉得此刻站在她身旁之人,变得越来越有趣,而且还趋向于完美男友的形象,这点与他的身份无关,只是他这个人的人格魅力,让她渐渐为之着迷。

  “你也是。”

  不仅是慕林川变了,其实夏颜也在改变,只是当局者迷罢了。

  在慕林川的心里,那个曾经不敢靠近之人,总是与他保持距离之人,现如今就这般喜笑颜开的站在自己的身旁,向自己展露她最温柔可爱的一面,那种感觉,好似做梦那般不真实,可又确确实实的正在发生。

  ……

  在那高台之上,两人又站了许久,即使彼此沉默不语,感觉却又十分舒适,两人慢慢地适应了彼此,自然也迁就着对方,不过,慕林川的迁就却变成了毫无底线的妥协与宠溺。

  随后,两人自高台而下,手牵手漫步于园中,赏花观景,你侬我侬。

  因为对方的存在,好似眼前的这一切都变得更加美好,两人权当旁人不存在,此时此刻,此情此景,眼里只容得下彼此。

  “走,我带你去看看你的住处。”

  “好啊!”

  果真如夏颜所猜测的那般,这里的一切全都被慕林川打理妥当,就连她的住所也都安排好了。想不到这么一个大忙人,居然还有时间去操持这些琐事?

  夏颜忍不住冷笑一声,“哎,全都是感情惹的祸。”

  看来慕林川“中毒”已深,至于她自己,也只能顺其自然好了,今后能够走到哪一步,她不想去考虑那么多,至少当下的这段舒适而甜蜜的关系,确实是她内心深处最真实的诉求与向往。

  她只想跟随自己的心意,随心所动,随意而行……

  两人一路激动的小跑,直至院落的最深处。

  这是一个标准的二进院,院落宽敞,干净整齐,庭院中植树栽花,备缸养鱼,其中还有她喜欢的小乌龟。

  院内向阳而建,此刻已接近午时,整座院落正是阳光肆意而来,一片灿烂之风景,还有屋外被风吹过的风铃声……

  “这是我特意为你挑选的院子,你看还喜欢吗?”

  “谢谢,只要是你选的,我都喜欢。”

  “呵呵……你现在怎么这么好打发了,要是知道你标准这么低,我就不必费这么多心思了。”

  “是吗?”

  夏颜侧头一个犀利的眼神丢过去,慕林川立刻安静,像个犯错的孩子那般站在原地,等着大人前去安抚。

  夏颜一脸嬉笑的前去,勾勾小手指轻轻划过慕林川的下颌,“刚刚不是特能说嘛,怎么停下了?”

  没曾想,慕林川大眼巴巴的噘着嘴的样子,简直给夏颜笑惨了。

  随后略带委屈之意说道:“还不是害怕某人生气,我也只好时时刻刻,战战兢兢地等待着接受夫人的鞭策,不敢得寸进尺。”

  “不是,谁是你夫人啊,我可没说要嫁给你啊?”

  说这句话之时,夏颜并不是一脸娇羞之态,反倒是一脸的疑惑不解,心想,难道谈个恋爱就要结婚,呵~这人还真是太天真了。

  “可我们已经……怎么,你又想抛弃我呀?”

  “……”

  夏颜深知慕林川还没说出口的内容,只是一想到那一夜,还真是头大,心里忍不住又是一番长吁短叹。

  一谈到现实问题,心里幻想关于美好的一切,也跟着崩塌了。

  她真的不想别人用所谓的责任,来“绑架”自己的感情,更何况是经历过婚姻的她,至今仍旧心有余悸。

  目前的她,还没有想过那么多,那么远,所以,无从回答。

  不过,她所有的疑虑以及顾虑,都不想让他知晓。

  因此,也只能假装害羞之态,躲过慕林川投来的真诚且满怀期待的眼神,路过他身旁,径直朝着院落的大门走去。

  还好此时有人前来,这才及时化解了这一场尴尬的局面,同时也及时解救了处于慌乱中的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