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初识小羽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4418 2020.06.02 15:13

  大致逛完两个院子,夏颜又回到刚刚的那棵樱花树下,不知不觉间从怀里掏出手机,身上的这衣服没口袋,东西也只能放于此处。

  把宋漓拉到树下,选好景后给她来了几张,虽然与之只相处了两天,可感觉就像是认识了好久那般,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相见恨晚,却又恰逢其时。

  在东院刚刚拍完宋漓,此时曹大娘在西院已经开始忙碌了起来,曹叔和傅云帆来回跑了好几趟,折腾了好一会儿。

  此时此刻,正值夕阳微弱,时间、景致,一切都刚刚好,夏颜忍不住又拍了几张独特的庭院景致。

  在夏颜独自欣赏院的美景之时,宋漓不知跑哪儿去了,留下她一人穿梭于两院之间。

  欣赏美景,怎可少了音乐?

  此时正好身旁无人,夏颜手里握着个手机,随手点了她喜欢的山形瑞秋的一首慢歌,整个人慵懒的坐在秋千上,头靠着纽绳,微闭双眼,静静的听着只属于她一个人,且只有她一个人才能听得懂的音乐。

  音乐这东西,开心时动听悦耳,难过时还可带来些许安慰,又或是可以让人安静释然,自是无比的神奇。

  不论身处哪个时空,哪个世界,哪个时代,它都不曾改变,变的只是听歌之人的心境。

  风吹过后,伴随着花瓣飘落的樱花雨,睁开眼睛,夕阳早已落山,夏颜关掉手机,又把它放回了怀里,双手紧拉着纽绳,脚上轻轻用力一蹬,秋千便轻松的荡了起来。

  来来回回,反反复复,随着秋千带来的这一缕缕微风,不经意间吹散了一头自然垂下的发丝,也把她这一身自带着仙气般的衣服也吹了起来,随风飘扬……

  享受生活,不过如此,只是眼前之景,令身处此地的夏颜感觉犹如陷入太虚幻境那般不真实,可不经意间,嘴里竟然还念念有词道:

  “微风不燥,阳光正好,樱花树下,荡于秋千,微闭眉眼,等风吹来……”

  “好一个微风不燥,只是没了阳光。”

  沉浸于其中的夏颜,竟感知不到有人前来,可这年轻的声音并不熟悉,清脆洪亮,中气十足,在这个家里还没见过的年轻人也就只有曹石了。

  在这个等级森严的世界,礼仪自然必不可缺,可在夏颜确定来人是曹石之后,既然是平辈之人,用不着起身行礼的她,仍旧荡着秋千等他慢慢走近,再打招呼也不迟。

  见夏颜还没丝毫反应,一行为首之人又接着说道:

  “颜姑娘好文采啊!”

  待来人慢慢靠近,听脚步声并非只有曹石一人,而是一行好几个人已然渐渐来到了身旁,夏颜这才微微睁开眼,寻着正说着话的闪光之人看去。

  “谢谢夸赞!”

  话音未落,夏颜立刻起身转向刚刚说话之人简单的行了个“点头礼”,这四个人中除了宋漓,身旁还有三位年纪相仿的年轻男子。

  夏颜心想,来人既然能够喊她一声“颜姑娘”,估计已经知道她的存在了,这也省去了她自己说不清道不明的自我介绍。

  “这位是……”还没等宋漓开始介绍来人身份,却被夏颜给打断了。

  “等等,让我猜一下。”

  从今天马车上,阿美给她的介绍当中,以及这几个人的穿着打扮来分辨,自然很快便知晓了他们的身份。

  前行为首者,一身纯白色的华衣锦服打扮,一副高贵的身姿,腰间左边别了块晶莹剔透的玉佩,右边与之对应的还有一个颜色鲜艳的香包,手执一柄花木竹石的折扇,见他玉树临风之态,确实算是一位风度翩翩的年轻公子哥。

  此人不仅是样貌长得好看,笑靥如花般灿烂夺目,骨子里还存有一丝傲慢之气息,又有阳光美少年般迷之自信的容颜,如此之人想必除了慕白羽,还真没谁了。

  “小羽?”

  夏颜大胆喊出了她心里的声音,只是她竟喊了一声“小羽”,而不是“小侯爷”,或是“慕白羽”。

  立于身旁其余三人,见夏颜如此称呼,都有些惊呆了,三人一脸茫然无措的表情,直愣愣的盯着夏颜而来,其中还略带着一丝惊慌,此时身旁的侍从立即反应过来,破口呵斥道:

  “大,大胆……”

  可慕白羽左手一抬,示意身旁侍从停止口中的“出言不逊”。

  虽被侍从呵斥一句,可夏颜的状态并未受到丝毫的影响,反而一副无所畏惧的表情,继续猜测下一个人的身份。

  “刚刚我才叫了一句‘小羽’,你竟这般激动,看来你就是小羽的书童或是侍从喽,那这边这位彬彬有礼的俊美少年郎,想必就是等待已久的曹石?”

  随后,夏颜微微低头拱手向曹石行礼说道:“你好,曹石。”就像江湖中人遇见时那般,互相行了个见面礼。

  见夏颜都猜对了身旁三人的身份,他们也只是礼貌的微微拱手回应,其中也只有慕白羽行了点头礼。

  至于慕白羽的侍从,显然有些不服气,为何夏颜竟这般不懂礼数般称呼他的主子一声“小羽”,估计心里正为他们家“小侯爷”打抱不平。

  “颜姑娘竟这般熟知我们的身份,一猜一个准?”说话之时,慕白羽一副低眉浅笑,一柄折扇在手开开合合,胸有成竹的样子。

  “这个,你自己问问阿漓喽?”

  得到回应之后的夏颜,转身又继续坐于秋千之上,也并未见她有一丝恭敬随行之意,倒是傲慢无礼的问道:

  “你们俩怎么来了?”

  此言一出,好奇之人自然不止一两人了,慕白羽早就惊奇般跳了起来,说道:

  “嘿~为何这般不欢迎我们俩,而曹石竟是你等待已久之人?”慕白羽说话之时,眼神有些不满的看向身后的曹石。

  见状如此,夏颜也只是不紧不慢的回复道:

  “他是家人,自然等待已久,你们两个呢,不会是过来趁饭的吧,也是,正好饭点也到了。”

  夏颜有些故意挑事儿,想用语言刺激一下眼前的“美男子”,看他一副立即生气的样子,想必心思单纯,心地也不坏,逗逗他也无妨,不过,她还是能够掌握好这玩笑的分寸,并不会把事情故意闹大。

  “既然不欢迎,那我们走便是。”慕白羽脸上显然有些挂不住,貌似转身就想走的样子。

  夏颜心想,这就生气了,不会吧,堂堂七尺男儿,竟这般小气?不禁笑出了声,随即起身离开了秋千,还是先把他哄住再说。

  “小侯爷还是留下吧,若是气坏了身子,那还真成我的不是了。”

  夏颜小步向前,低身抬头寻着慕白羽的表情看去,就像哄小孩子般,逗得人哭笑不得。

  “犯错了却不知道歉,竟还怪别人生气?你……你这人简直不可理喻。”

  刚开始之时,慕白羽还只是觉得有些尴尬罢了,现在倒是有些气急败坏之态了。

  “如此气势磅礴的跨步出去,不知道之人还以为小侯爷与宋家……怎么样了呢,是吧?”

  正当慕白羽思考话中之意,犹豫之时,夏颜又趁此机会“进攻”,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抵挡得了美食的诱惑,想必他也不例外。

  “小侯爷难道就不再考虑一下?若您考虑留下来,夏颜愿意亲自下厨,做一桌美食来赎罪,您觉得此提议如何?”说此话之时,稍稍低头拱手向慕白羽行礼。

  还没等他同意,夏颜自己起身向着西院走去,远走的背影后边只留下了一句:

  “去前厅等着吧,晚膳马上就好。”

  “这……这算什么嘛,唉!”被夏颜这么一搞,慕白羽都不知该如何处理自己的情绪了。

  见夏颜离开,宋漓终于松了一口气,刚刚他俩在眼前这般来势凶猛的对话,神经紧绷的她自是插不上话,就怕说多错多。

  “阿漓替姐姐在这儿给您赔个不是,请小侯爷别跟她一般见识。”

  “呵~跟她一般见识,岂不把我给气死啊,哼,懒得理她。”慕白羽嘴里虽说懒得理睬,其实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刚刚进门之时,宋漓倒是跟他提过一那么两句,也只是说家里还有一位他不认识之人,是她刚刚认的姐姐夏颜,还说那人不是宣国之人,自然不懂得宣国之礼数,让他别与之计较。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眼前之人岂止只是不懂礼数,那简直就是嚣张,甚至有些胆大妄为。

  不过……即使她有百般不是,可她似乎也没什么恶意,也只是喜欢趁口舌之快罢了。

  令他记忆深刻的,还有那一声“小羽”的称呼,不免让他狠不下心来记恨她。

  长这么大,叫他“小羽”的除了家人,就是慕家宗亲,其余之人都是规规矩矩,恭恭敬敬的唤他一声“小侯爷”。

  感觉夏颜好似把他当成了平常人,而非人人敬畏的“小侯爷”,不禁喜从心生,嘴里还冒出一句:“有趣,有趣,呵呵……”

  见小侯爷和颜悦色般自言自语,想必刚刚之事早就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宋漓这下终于可以安心些许。

  长舒了一口,不免心里暗自感叹一句“唉呀妈呀,夏颜啊,下次可别再惹这些不必要的麻烦了”,她肚子里的这颗心可折腾不起,若是再来一次,估计就要当场昏死得了。

  以后,尽量时时刻刻待在她身边为好,不然还真不知又要给她惹来什么麻烦。

  “请小侯爷先移步前厅稍作休息,曹石去沏壶茶来。”为了缓解场面的尴尬,宋漓先请慕白羽前行。

  “是,小姐。”曹石说着话随即躬身行礼,后退两步后这才转身离开,前往西院准备茶水。

  西院的廊道,曹石遇到了夏颜,随即行了个礼,表情有些紧张且弱弱的喊了一句:“颜姑娘。”

  “见到我你紧张什么,怕我把你吃了,还是怎么着?”

  在夏颜看来,曹石应该是大多数古代读书人的典范——文质彬彬的“书呆子”,见那一本正经且腼腆的模样,想想都觉得有意思。

  “颜姑娘说笑了,怎么会呢?”

  曹石确实有些紧张,但又想尽量克制,所以只能假装镇定自若般回答自如。

  说是紧张,倒不如说是忐忑不安,眼前之人如此胆大妄为,他长这么大却从未见过哪家姑娘有过如此行径,不免担心起来他们家的宋小姐,天天跟这么个人待在一起,就怕近墨者黑啊!

  “既然不会,干嘛离我那么远,怎么,心里害怕?”说着话,夏颜踱步走近,稍显一丝轻浮之态。

  “没,没有……”曹石说话时,舌头开始有些捋不直了,紧张之感极速上升,甚至还有些脸红耳赤的羞涩之态。

  “还说没有,呵呵……看你说话都不利索了。”曹石的不自然之态惹得夏颜一阵大笑。

  “我……”

  在曹石话塞之时,屋内的曹大娘还真为她儿子捏了一把汗,赶紧上前替他解围:

  “曹石是个老实人,不会说话,颜姑娘可别跟他一般计较。”

  见到曹大娘赶来解围,曹石这名副其实的“老实人”,紧绷的神经这才稍稍松懈,立即躬身行礼后,赶紧趁机离去,就怕再被夏颜揪住可就麻烦了,眼前之人,以后还是尽量别与她单独碰面为好。

  “没事,大娘客气了,是我越矩了。”

  说着话,夏颜上前一把挽着曹大娘的手臂,拉着她前行走向屋内,准备跟她聊聊家长里短,顺便套套近乎。

  “大娘,曹石可有娶亲?”

  听到夏颜提及她亲儿子的终身大事,不免又惹来她的一番感叹。

  “唉,这说来话长啊……”

  “没事,咱们进屋慢慢说。”随后,夏颜拉着曹大娘于屋内找了一张凳子扶她坐下。

  “我这孩子,虽说年纪也不小了,可他总说不着急。”

  “以他的条件,想嫁给他的姑娘,那得排着队等着挑吧?”夏颜顺着曹大娘之意竟捡些好听的说,是人都喜欢听好话。

  “呵呵,颜姑娘可真会开玩笑哄我老婆子开心呐,说实在的,我们也给他问了好几家姑娘,都被他给拒绝了,颜姑娘你说说,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听到曹大娘询问自己的意思,夏颜故做思虑般若有所思的样子,试着简单的分析一番:

  “恩~他这样的情况确实令人费解,是不是他已有心仪的姑娘?”

  “这个……我们哪里得知呀?”

  “看样子估计是有了,不过,你也别干着急,等时机成熟了,我想他会主动跟你们说的。”

  “真的,颜姑娘可别只是为了哄我老婆子开心啊?”

  刚刚还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被夏颜这么一说,曹大娘的立马面露喜色,精神百倍。

  “怎么会呢,这种事情得慢慢等,等时机成熟了,自然水到渠成了,您说是吧?”

  “哟……这么看来,在这方面颜姑娘可是老手啊?”

  “老手?!呵呵……大娘说笑了,年轻人嘛,自然懂得年轻人的想法了。”

  只是这“老手”一词,竟惹得夏颜尴尬一笑,她倒是担得起老手一说,只是不曾想这词儿出自于曹大娘之口,不免有些惊讶罢了。

  之后,她又与曹大娘简单的聊了些家常里短的,这手上的活儿也不紧不慢的继续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