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渐渐靠近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4467 2020.07.02 15:13

  经过表白一事之后,夏颜一脸好笑的盯着慕林川,一副看似成熟稳重且历经世故、有过苍伤之态的“逸王”,也有这般可爱的一面?

  见到夏颜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慕林川竟有些害羞了。

  “你,你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没想到,原来你喜欢我这样的?”

  “怎么,有什么疑问吗?”

  “没事,只能说你的喜好很是独特,果然有品味,呵呵……”

  夏颜自然有些得意的,有人喜欢自己,而且还是一位身份尊贵的“老古董”,越想越觉得好笑。

  只是她稍显儿戏般玩笑的表情,却引来了慕林川的些许不解。

  说一句喜欢,对于他来说,那是一个承诺,而喜欢一个人本身就是多么幸福和快乐的事情,可在她这里竟成了一句玩笑话。

  他都不知夏颜这种玩笑的心态到底为何,难道是忽视不见,又或者是别的什么?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也只有她自己才知了。

  慕林川的心思,夏颜已然全数悉知,可喜欢是一回事儿,是否接受又是另一回事儿,两者不可混为一谈。

  她也不可能因为他的喜欢,就全然不顾自己的想法,从而忽视内心真实的感受,莫名其妙的去接受相对陌生的这么一个人。

  就目前的情况来说,她还做不到如此这般洒脱,即使没有任何后顾之忧,她不会这么做。

  当慕林川把憋在心里这么久的话一股脑的全都说出之时,如同解脱枷锁那般一身轻松。

  可看到夏颜得知他的心意之后忍不住的那一番玩笑,他的心情渐渐转变为沉默与叹息,甚至有些失落,手里的叶子早已被他对折了好几次,手足无措的立于原地。

  其实,他也想知道她的想法,以及她的答案,可他还是担心这一切就如第一次见面时的那般,并非他所想所愿。

  既然她不说,他也不必着急发问,随后,两人又恢复到之前看似和谐的相处方式——沉默。

  ……

  这盛夏的寂静之夜,闷热中又夹杂着一缕微风,夏颜还是选择打破这片宁静的夜色,只因内心有些感慨还需抒发,疑惑也并未解开。

  “为何选在今夜向我坦白你的心事?”

  “我不想等了。”慕林川抬头看向了毫无边际的夜空,淡然答道。

  “为何……不想等了?”夏颜小声的重复着慕林川的回答,反问道。

  “就是,不想等了。”看着慕林川低头反复玩弄着手里的树叶,夏颜自然明了他的所思所想。

  此时他所有的表达与诉求,她似乎都可以理解,又或者说是曾经有过这种类似的经历,至少可以感同身受。

  那是很久以前的高中时段暗恋某人的经历,是那么的用尽心思,费尽心力,也只求在一旁默默地关注,可她没有勇气去面对和争取。

  想到此处,不禁冷笑一声,她还真小瞧眼前的这位“老古董”了,可说到老古董们的事迹,自当还有曹石的“求婚”,陆玉华的要求“陪送”,这些也并非夏颜潜意识里认为的那般含蓄。

  “为何总是这般发笑?”夏颜的一举一动总是让他费解。

  “没什么……”一句敷衍的话语之后,夏颜又长叹一句说道:

  “其实,你也可以选择不说,默默关注就好。”

  “我想让你知道我的心事。”

  这原本激动人心的话语,可他总能平静如水般缓缓道来: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我就失去了想要了解你的机会,至于你为何对我不同于旁人,我也无从知晓。”

  “其实我并非有意针对你,我只是……唉,算了。”

  夏颜想解释,可又不知从何说起,更何况这种无力的解释也毫无意义,最终剩下的只有一声长长的叹息。

  “只是什么?”

  “没事,总之,你的心事我懂,你的心意我也明白,这就够了。”

  至于他俩的这段谈话,也该告一个段落了,想要表达的以及该说的也都说完了。

  随后,夏颜又附上一句发至真心的“谢谢”,并与之相视一笑,好似一切早已冰释前嫌,“误解”也都解开了。

  能听到夏颜的一句她懂她明白,慕林川已经知足了,能够把自己的心事告与她知,算是走出了成功的第一步,至于她的心意,他希望可以等到她点头的那一天。

  ……

  这一场看似偶然的谈心就这般平静的结束了,之后,两人并肩站在那一棵生长茂盛的桂花树下,欣赏静谧的夜色,感受彼此的气息,当有风吹过时,树枝随风摇曳的声音倒是让夏颜想到了湖面上的那片芦苇。

  “昨天听莫雨说,府上的船只归王总管负责?”

  夏颜试探性的问一句,其实她是想让慕林川直接派人给她安排妥当。

  “你要用船?”

  “我想夜游花园湖。”

  昨天见到了那儿子美景,也感受到了大自然的气息,夏颜心想,那儿的星空应该更美。

  “游湖?”慕林川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般惊奇的反问道。

  大晚上去游湖,这事也只有她能做得出来,这般出其不意的想法也确实像她的行事作风,她的行为总是令人意想不到,可他还是乖乖妥协了,全都依着她。

  “恩,你要去吗,要不一起?”

  一个人夜游岂不是太无趣,还不如找人陪同,主要是那地方比较偏僻,她一个人还真有些不适应。

  “好,你先回去把衣服穿好,还有你的,鞋子。”

  听到慕林川提到自己的鞋子,夏颜这才注意到脚上的拖鞋,每次沐浴后都习惯拖着自己从另一个世界带来的凉拖。

  待夏颜回屋又换回了她的男装,穿戴整齐之后,又回到了慕林川的身旁。

  “站稳了,准备出发。”

  听到慕林川如此一说,夏颜都有些不知所错了,大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被慕林川拦腰紧紧搂住,整个人的状态也随着他的身体用力一跃而起。

  “什么意思啊?啊……”

  原本,夏颜是想问清楚他什么意思,随即感觉身体不断在往上升,这双手不自觉的环住他的腰,紧紧抱住他的身体,忍不住开始大喊大叫。

  当她发现自己此时已经离开了地面,也离开临月阁的屋顶,来到了闪烁着月光的夜空之中,而这种失重的感觉越发强烈。

  也正是这种心里的恐惧感致使夏颜的双手抱得更紧了,眼睛也随之闭上,几乎整个人都要粘在了慕林川的身上。

  可过了没多久,就听到慕林川于耳边轻轻说了句“到了”,夏颜这才慢慢睁开眼睛,俯视自己脚下的这片土地,以及那一湾平静的湖水。

  这种从上而下的感觉好似超然于万物,眼下的景色一览无余,尽收眼底,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甚至每一个角落都不会错过。

  尤其是发现了湖边星星点点的亮光,一闪一闪的游动于芦苇的上空,这灵动的光像是从天上洒下的点点繁星。

  “那是什么?”夏颜往自己身体的正下方看去,好奇的问道。

  “那是萤火虫,想看吗?”

  “恩。”

  随后,慕林川改变了飞行的方向,视线也随着身体的移动逐渐向下而去,慢慢降落。

  两人才刚刚落地还没站稳脚跟,夏颜就开始了她的大肆赞美,对于慕林川的这身神乎其神的功夫早就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你这是轻功吗,也太牛了吧?就你这功能,简直堪比热气球与降落伞,还有滑翔伞的结合体了,而且来去自如。”

  “什么球和什么伞……你在说什么?”

  对于夏颜这一番夸张的赞美之词,把慕林川搞得一头雾水,云里雾里的。

  “呃……意思就是夸你厉害。”

  “这没什么可赞美的。”

  “过于谦虚就是自负。”

  “好吧,你怎样说都行。”

  当她第一时间放开被自己紧紧拥抱着对方的双手,居然没有一丝的悸动之心,反而抱着研究的心态去“观摩”那一身了不起的功夫。

  然而对于慕林川来说,功夫比他还要高深莫测之人,在尚武的宣国倒是不多。

  想想身边能与自己一较高下之人,除了俞剑声便再无对手,除非还有隐藏的敌人。

  俞剑声刀法精湛,武功高强,而他轻功形同鸟兽,身法更是绝妙。

  无论是曾经硝烟弥漫的战场,还是如今的屡屡碰到的刺杀场面,只要有此二人的完美配合,全都可以迎刃而解。

  所以,他的每一次出行,只需俞剑声一人随行便足矣!

  看到状态恢复正常的夏颜,慕林川又想起了刚才她那一副害怕到张牙舞爪的样子,实在忍不住憋笑。

  “怎么,你现在不怕了?”

  “怕啊,下次记得提前通知一声,让我好有个心理准备,不然还真会被你给吓死。”

  对于慕林川打趣和取笑,夏颜没好气的向他瞪去。

  夏颜越是如此,慕林川就越是憋不住笑意,最后直接笑出声音,直至大笑不止。

  “想笑就笑吧,总之,你们的世界我不懂,就当我孤陋寡闻,学识浅薄好了。”

  夏颜独自朝着湖边的芦苇走去,撇下了身后傻笑的慕林川。

  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萤火虫,其实,小时候也见过,不过那都是星星点点稀稀疏疏的几只,又或是一群,而不是眼前围绕着芦苇飞舞的这密密麻麻的一整片。

  这些萤火虫于夜空中飘浮游动,看似毫无规律可寻,最终却织成了无数条纵横交错的彩带。

  眼前这一只只萤火虫,带着黄绿色的闪光飞来飞去,看得夏颜忍不住都要迈出轻盈的脚步,随之舞动。

  而这一幕正好被身后的慕林川尽收眼底,甚至为之动容,不禁感叹一句:“今夜,最美的景色莫过于此。”

  见她穿梭于一片被萤火虫来回缠绕的夜空,就在那一瞬间,他忍不住随手摘了芦苇叶子的尖部,为之吹起了配乐,迎合她随意的舞姿。

  一直以来,慕林川都不曾真正了解过夏颜,他心目中的印象全都是来自于别人的讲诉,自然也都是眼中认识的她,以及自己站在远处浅笑的观望,以至于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反而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亲身感受了,眼前之人,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那般陌生。

  固有的印象里,她喜欢热闹,对人真诚且热情,所到之处皆是欢声笑语,就像是早晨的太阳那般耀眼且温暖人心。

  反而经过这几天的相处,他这才慢慢发现了较为真实的那个她,做事只凭自己的喜好,胆子大脾气更大,所有的情绪全部呈现在脸上。

  除了待在厨房研究美食的忙碌时刻,其余时间她喜欢一个人独处,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发呆。

  而这样子阴晴不定,琢磨不透之人,却深深的吸引了他,一不小心满脑子装的全都是她,甚至让他忍不住时时刻刻都想要见到她。

  ……

  湖边的亭子,两人静坐常思,沉默良久后,夏颜抬头转向慕林川,淡淡的说了句:

  “明天若有空,我们去骑马吧?”

  也并非是她突然心血来潮了想去学骑马,而是来到这儿,马成为了唯一且必须的交通工具,所以,她不得不去学会如何驾驭和驱使它。

  “好。”

  慕林川似乎已经习惯了不假思索且肯定的回答她的每一个问题,虽不知夏颜的提议为何,可他不忍心拒绝,也没理由拒绝。

  似乎只要是她想做的事情,在他的能力范围内,皆会满足,甚至尽量做到全力配合,也许这已经成为了他的一种习惯。

  “叫上他俩一起。”

  “好。”

  又是一个简短的回答,他自然知道她说的“他俩”具体指的是谁,因为在这王府内,除了俞剑声和莫雨,“他俩”再没别人。

  夜景再美可也抵挡不住困意来袭,夏颜连着打了好几个哈欠。

  “我们回去吧?”

  “好。”

  随着慕林川点头应答之后,又伸手做了邀约之态,示意夏颜继续与他一起开启独特的“飞行模式”,不料夏颜竟然撇下了他,独自朝前跑去。

  “这个……就算了吧,我还是自己走回去安全些。”

  “呵呵……”慕林川喜笑颜开的跟在后面。

  两人又一起回到了临月阁,慕林川只能把夏颜送到了院门外边,在他们传统的世界观里,毕竟男女有别,此时已至深夜,更是不便再入院内。

  随着一句简单道别的言语,虽有不舍,可也该结束了两人在一起的美好时刻。

  “到了,你早点休息。”

  “恩,今晚,谢谢你。”

  “不客气,应该的。”

  “晚安!”

  今夜,两人的关系不似之前那般陌生,经过夜空中的“飞行”,两人在一起的感觉似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好似渐渐靠近。

  可回来的路上,夏颜依旧沉默不语,她对他还是那般客客气气的,有时候过于冷静的言语,一下子又让两人的关系回到了探知心意之前的状态。

  一句“晚安”之后,夏颜立即转身,头也不回般穿过拱形的院门径直朝前走去,回到了暂时属于她的临月阁,一副困意弥漫,哈欠连连状态之下,自然无暇顾及身后之人。

  此时屋内还未休息的两个小丫头,闻声立即开门前来迎接晚归的“主人”。

  在她们的搀扶之下,夏颜双手搭在这两人的肩膀上,三人在一起有说有笑,拉拉扯扯的跨过门槛,一同进入房中。

  身后仍旧伫立远看的慕林川,虽不懂得“晚安”那两个字到底为何意,可他也不好再去多问。

  不过,听着晚安有个安字,大概意思应该有安歇之意,如此一想也不再纠结于此,看着夏颜进屋关门后,慕林川这才放心离开。

  ……

  翌日,夏颜早早起来,并已梳洗干净,穿戴整齐。

  还好晚上睡觉之前,特地交代了伺候她的那两个丫头,早上叫她起床之事。

  虽说与她俩都已经相处了两天的时间,可她竟然还记不住她们分别叫什么名字,这说出来她自己都不敢相信。

  “不好意思啊,你俩的名字我又忘记了,能否再告诉我一次?”夏颜稍显尴尬的问一句。

  其中一个机灵点儿的丫头回道:“回颜公子,我叫嫣儿,她叫翠儿。”

  嫣儿,嫣然一笑,还蛮好听的,至于翠儿,夏颜第一反应就是“朱红翠绿”,这道菜倒是挺下饭的,所有的名字在她眼里,全都能联想到吃的东西。

  “好,我记住了,话多的叫嫣儿,另一个话少的自然就是翠儿了。”

  “是的,这样记我俩的名字,保证您不会再忘了。”嫣儿笑着回道。

  “嘿嘿……”

  夏颜略显尴尬的笑了笑,只是她也不知与她俩的关系,能够延续到何时,没准过两天就得回去了,今后很难再有机会碰上。

  不过一想到她俩服侍自己也算尽心尽力,虽说只是做了她们自己的分内之事,可夏颜这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愧疚。

  至于这补偿的方式,她一下子也想不到什么好的主意,目前脑子里全都是厨房那档子事儿,由此转念一想,那就等回去酒楼再说吧!

  “嫣儿,翠儿,等以后有机会去和顺酒楼了,一定记得找我啊,想吃什么我都亲自给你们做。”

  这也只是夏颜能够给出的一个美好愿望罢了,至于她俩是否有机会走出王府,还另当别论,若是有那么一天就再好不过了。

  两人听此一言,赶紧齐声道谢:“多谢颜公子。”

  她俩好一番恭敬之态,好似夏颜给了她们多大的恩赐似的,搞得她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