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爱之信仰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5044 2020.07.18 09:23

  在夏颜正仰望这一座豪华府邸的那一瞬间,只见一位笑容满面且身着华衣的年轻男子,他的身后跟着几位穿着稍显朴素的仆人,迎出府门。

  “见过颜公子。”来人恭恭敬敬的行了礼,身后的众仆人也跟着见礼。

  这么训练有素家丁,他们的这般行为,正好说明慕林川早已交代好一切,夏颜只是有些不习惯他的“面面俱到”。

  眼前熟悉的这一幕,好似不久前才经历过,这才过去一个多月的时间,又重新体验了一次。既然如此,夏颜也只好只身回礼。

  看着领头之人一副沉稳历练之态,以及他那和颜悦色的表情,犹如接见贵客那般的礼遇,心里没底的她,立即转向身后的宋言求助。

  “哦,这就是我之前跟你提及的韩总管。”

  随着宋言的介绍,这位韩管家又接着见礼道:“见过宋掌柜。”

  “韩总管?”

  夏颜有些惊奇的打量着眼前之人,一位举止得体,年轻俊逸的年轻人,在她的印象中,管家大多都是上了年纪的老头子,犹如酒楼的冯叔、以及林府的孟叔,又或者是临州逸王府的王总管那般……

  不过,想到这家的主人,夏颜也没什么可惊讶的了。

  见到夏颜抬着眼疑惑的看着自己,韩管家赶紧进行了简短的自我介绍。

  “在下韩玉。”

  说着话又再次向夏颜行礼,接着还把几天前慕林川交代的事情,与夏颜等人说道:

  “王爷特地交代过,让在下代为迎接,劳请颜公子及诸位贵客移步至逸王府内。”

  对于韩玉所说之事,夏颜并未认真聆听,只顾着直呼其名的问道:“慕林川不在家吗?”

  “王爷一般酉时才会归来。”

  听到这个一般,夏颜不免想起了朝九晚五的时刻表,顺口的问了句:

  “怎么,难道他还要上班?”

  “何为上……班?”只是这个只属于夏颜的“专有名词”,问得韩玉一愣一愣的。

  “就是干活。”

  来了这么久了,她还是不习惯这里语言的表达方式,总是忍不住蹦出那么一两个词,又或是一两句说不清楚道不明的“现代词汇”。

  听到夏颜把上朝与公干这两个高雅的词汇,居然直接解释为“干活”二字,韩玉倒是有些诧异,随即又回复道:

  “只要王爷在劲州,皇上有诏就得进宫,出宫后还要处理一些军政要务。”

  “军政要务?”夏颜这心里暗自疑问道。

  按理说,对于已经分封的王爷在朝廷应该没有军政要务才对,王爵在朝一般都是有爵无权,有爵又有权之人毕竟占少数,而且也要因时因朝代而论。

  这么说来,慕林川这受封之后,还要在京公干的特殊情况,确实有些不符合逻辑,也许处于平行时空的宣国,并不能按照常理来解释。

  只是他这身份不知得惹多少人眼红,暗杀他本人不成功,难道也要对他身边之人下手,就比如莫名其妙成为了他“身边之人”的夏颜,也升级成为被刺杀的目标?

  内心所有的猜测也好,暗想也罢,夏颜都不想深入其中,只因这一路的颠簸,让她太过于烦心。

  随后,韩玉在前面带路,众人随着他有序的前行,通过了王府大门,正殿,又绕过了几座楼宇终于来到了寝殿处,却在转身之时,夏颜看见了她在临州逸王府的三位老熟人。

  夏颜迫不及待的前去与之打招呼——拥抱,此举倒是惊着了一旁默默关注的韩玉等人。

  莫雨、嫣儿、翠儿随之领着夏颜,前往慕林川特地为她准备的房间。

  如此这般,宋言等人也只好跟着韩玉去往偏殿休息,随行的自然还有珍儿与陆玉华,此时激动过头的夏颜,估计是把她俩给忘了。

  ……

  夏颜挽着莫雨的手臂,与她一起又绕过了寝宫,直至院子长廊的尽头处,过了一道小门终于行至王府的最西面,一个别样景致的小院终于现于眼前。

  夏颜下意识的小声嘀咕道:“临月阁?”心想,怎么又是一样的院名?

  “这是王爷特意为你准备的。”

  “是吗?”

  夏颜一脸疑惑的反问道,侧头看向身边同样仰头观望着拱门上那三个字的莫雨。

  这是一个标准的三进院,穿过拱形的院门,来到前院,绕过一段游廊,跨入第二扇门,方才进入内院。

  庭院的东南角搭了几根竹竿架子,架子上爬满了花藤,稠密的绿叶衬着紫红色的花朵,既娇嫩又鲜艳,远远望去好似一片美丽的彩霞。

  除了藤蔓,院内还有几棵桂花树与银杏树,树下还种了一些道不出名字的花花草草。

  西南角还种植了一片棕黄色含苞待放的菊花,花蕾正是呈现椭球之状,若是到了开花时节,定是一片花色烂漫的景象,放眼望去,那画面简直美不甚收。

  被眼前景致吸引眼球的夏颜,忍不住停住了脚步,于庭院的西北角的石凳上坐了下来,静静的观看着角落的那一汪小池塘。

  随后又移步换景,前往院子的凉亭里歇歇脚,默默欣赏这精致的院内之景,莫雨随之留了下来,嫣儿她们识趣离开,前去准备一些吃食。

  ……

  夏颜见着她俩走远的背影,扭头若有所思的问了句:

  “你们怎么也来了,是和俞侍卫一起的吗?”

  “恩。”莫雨点头默认,又接着叙述她们来到这儿的缘由。

  “其实此行我们能够来到这儿,我估计大多是为了你。”

  莫雨言语的情绪有些低落,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夏颜,看似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为何?”

  见着莫雨神情有些落寞之态,原本善于发现和观察的夏颜,听着莫雨的话,却未寻到任何她想要知道的蛛丝马迹,这下越发的好奇了。

  “因为你也来了劲州。”莫雨低着头说完了话,搓着衣裙双手却从未停过。

  “……”

  这个理由也太简略了些,弄得夏颜似懂非懂的,还要去猜这话中潜藏的含义,还好莫雨选择了坦白。

  “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在这偌大的王府内,以及这空旷的房间里,王爷担心你在这儿住得不习惯,同时也担心其他人无法好好的服侍你,所以,就把我们从临州一起接了过来。”

  在她讲这些话之时,夏颜既瞧见也感受到了她的委屈与不甘。

  “不管王爷接我们前来,是为了服侍你也好,陪伴你也罢,总之,我们都是乐意的。”

  听莫雨讲这话之时,不管是违心还是强撑,都能感觉到她心里的那一丝哀伤,夏颜忍不住好想去安慰她,可又不知该如何是好?

  关于莫雨的心事与情绪,这一切的缘起慕林川,确实与夏颜无关,可作为旁观者的她实在于心不忍,竟生出了同情与怜悯之心。

  “唉……你们这些傻女人啊,为何总为感情受伤?”夏颜说这话时,似乎忘了她自己也是同类,或者是曾为同道中人。

  这一番自言自语的一声叹息过后,瞧着低头垂眸的莫雨,又有些心疼的问道:

  “你喜欢慕林川的这份心意,他本人知道吗?”

  话题突然一转变,倒是弄得莫雨都有些不适应了,抬着头诧异的望着神情肯定的夏颜,羞答答的回道:

  “我,我不知道。”

  夏颜一针见血的提到了自己的心事,莫雨心绪不宁的那一面,一下子突显出来,神情更加不安,这内心慌张的样子,直揪人心。

  对于“喜欢就去表白”这种话,也只是说说而已,对于莫雨来说根本做不到,身份的悬殊就是巨大的屏障,况且,她的性格……估计又是另一个宋漓!

  “何必隐藏心事苦了自己,说出来心里会好受些,只要你愿意,我愿做你的聆听者。”

  听到夏颜的鼓励,莫雨鼓足了勇气,与之讲诉了她与慕林川之间,她喜欢他的那一部分。

  ……

  莫雨从小便随着她父亲四处行医,走遍了大半个宣国,最后选择落脚于临州,并在城内开了一家医馆,扎根于此。

  在城内开了两三年的莫家医馆,却引起了不小的关注,深受患者们的欢迎,这自然依赖于医术高超、医德高尚的莫太夫。

  然而随着医馆的生意日益渐好,父女俩算是过上了安安乐乐的生活。

  可好景不长,在莫雨十五岁生辰当天,莫太夫被同行暗算,治死了来看病的患者,也因此事入了大狱。

  面对铁证如山的案件,当年的临州州府大人宋文冶也救不了他,况且患者还是城内有头有脸的富商,最终也只能一命抵一命。

  莫太夫死后,莫家医馆被封,莫雨也成了无家可归之人,在她无路可去之时,却正好被刚刚受封入驻此地的慕林川给收留了,还为其报了仇。

  大仇得报后的莫雨,既然无处可去,便决心留在了逸王府,留在慕林川的身边。

  从此,她所有的心思全都用来学医,可除了研习她父亲留下来的医书之外,慕林川还为她引荐名医,令其收她为徒。

  对于慕林川的此举,莫雨感恩于心,并暗自发誓,即使此生为奴为婢,也要追随其一生,以此来报答他的恩情。

  待她的新生活步入正轨之时,慕林川也要前往陆州,开始了他的军旅生涯。

  从此,莫雨这颗爱慕之心也只能默默埋在了心里,即使与他有书信往来,可都是一些简单的“家书”。

  此心此情,直至五年后再次萌发……慕林川从陆州归来,小姑娘长大了,心思也更加深沉,心事也越加明显。

  ……

  从莫雨自诉中,夏颜得知了她的身世,她的过往,大概也了解了她的心事,以及她与慕林川之间的关系。

  也许,这份喜欢只是她一个人的一厢情愿,而慕林川只是把她当成了逸王府的一员,又或是家人,妹妹,甚至只是一个可以为他所用之人,压根就没有其他别的想法。

  这点确实让人深感无奈,不禁觉得这便是宋漓的升级版,又或是一段没有结果的“苦恋”,还好宋漓知道放弃,而她……却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之前的“骑行之旅”,马车内的那一番玩笑,夏颜自是知道莫雨有喜欢之人,大概也能猜得到那人是慕林川,只是她不知莫雨的这份暗恋却是从他们第一次见面之时,第一眼就开始了,也许这也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

  “剪不断,理还乱……才下眉头,又上心头。”

  此时,夏颜也只能用这一句话来概括,关于感情的事情,她没法插手,只能作为一个倾听者给予适当的安慰。

  “你有你喜欢的权利,他也有他选择的权利,你喜欢他的这件事情,你已经坚持了五年,即使知道没有结果,你也会坚持下去吗?”

  “会,不管将来如何,我都不后悔。”

  “好,既然你如此坚定自己的内心,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对于一个拥有“信仰”的人,不管她信仰为何,没必要劝人家放弃,不管对与错,那都是她自己的选择,夏颜自然深知这一点。

  “谢谢你愿意听我说这些。”

  “好了,与我不必客气,今后你所有的心事,我承包了。”

  “呵呵……”

  夏颜此时恰如其分的安慰,让莫雨感到很舒心,甚至是温暖。

  面对这么一个有趣之人,莫雨现在终于懂得了她的王爷慕林川,为何情不自禁迷上此人的理由。

  ……

  经过一番感情的探索之后,夏颜随手又端起了茶杯,慢悠悠的喝了起来,即使自己不渴,只是这个动作她似乎已经习惯了。

  场面稍显尴尬的沉默了一会儿,莫雨最终还是选择开口,可她接下来类似于自言自语的话语,倒是惊到了夏颜。

  “现在,我活在这个世上唯一的愿望,就是用自己的生命去守护他,以及守护他在乎之人。”

  听到莫雨所说的一句“守护他在乎的人”,这么说来,慕林川的心事,难道她也知晓?

  既然如此,这层唯美而又忧伤的窗户纸早晚都捅破,她可不想让自己成为莫雨内心深处的“情敌”。

  “差不多两个月前,慕林川跟我坦明了他的心意,他说他喜欢我,这件事情,我不想瞒你,他的心事,想必你也能看得出来。”

  夏颜开门见山的挑明话题,可她还是担心自己过于直白的言语会戳向她的痛点,伤害了她,可没想到莫雨却是格外的冷静。

  “我知道……从他把你带进王府的那一刻开始,我便知道了。”

  心思细腻的莫雨,关于慕林川的一切她全都看在眼里,自当了然于心。

  “好,那我也实话告诉你,我并没有答复他。”夏颜斩钉截铁的说道。

  “为什么呀?”

  对于这个答案莫雨尤为惊讶,在她眼里几乎完美的这么一个人,多么希望可以靠近的这么一个人,没想到夏颜居然毫不在乎。

  “你们家王爷确实很优秀,作为生意上的伙伴,生活上的朋友都挺好的,仅此而已!”

  原本对此还有所期待的莫雨,听到夏颜内心真实的想法之后,脸上的神情稍显而有些失落,而这种幻化为泡影的希望,别人自然无从体会。

  “可是……”莫雨还想坚持她的劝说,为了她喜欢和守护的那个人。

  “别可是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希望你不要劝我,就像我尊重你的那份坚持一样。”

  “我尊重你的决定,可你也得先听我把话说完。”

  “好,你说。”

  对于莫雨即将开始的解说,夏颜倒是挺期待的,饶有兴趣的托着下巴,看看她接下来会说些什么。

  “你在王府逗留的那些日子,我看到了王爷充满爱意的眼神,还有他鲜少的笑容。即使芩小姐天天待在他身边,也没见他过得这般开心快乐。”

  “其实……我是想跟你说,在我心里,你才是王妃的最佳人选。”

  从莫雨充满真诚的双眼中,夏颜能够感受得到,这话出自于她的真心。可这所谓的真心话,夏颜并不买账,反而惹得她大笑不止。

  “你,你就别逗我了,我可没那心思。”夏颜简直笑到话都说不清了。

  “我没跟你开玩笑。”

  见莫雨严肃的样子,夏颜立即收敛她玩笑的面容,一本正经的回复道:

  “至于慕林川要选谁做王妃,真的与我无关,而我,只想做我的颜公子,一世无忧!”

  见夏颜说得一脸云淡风轻之态,莫雨也只好放弃。

  “好吧,那就祝你得偿所愿,不久的将来,希望你能遇到喜欢之人,与之白头偕老!”

  “呵呵……那就多谢你美好的祝愿。”

  莫雨的心意,夏颜自然知道,只是那一句“白头偕老”,听着挺讽刺的,这么一个具有幻想性的词汇,曾经带给她所有对美好的期盼,她也曾拥有过美好的时光,可那些终究成了回忆……

  来到这里,夏颜只想开始一段简单的新生活,对于这种“伟大”而复杂的情感,无论是毫无节制的付出与牺牲,还是于远处默默的关注,这些都太苦涩了些。

  这种苦情虐心的戏码,她无法适应,也不能接受。

  一盏茶过后,这两人又又陷入好一阵沉默当中,夏颜又开始给自己续了一杯茶水,可她并不急着饮用,只是盯着手中墨绿色的杯子发呆。

  就刚刚莫雨叙说的那些关于慕林川喜欢她的“事实”,内心免不了徒生一些小小的触动。

  不过,对于身边之人的喜欢,她也只能心怀感激罢了,目前唯一的希望,就是重开酒楼,一切又恢复到往常的平静。

  然而,一切的发生不由她控制,也并非她所愿,关于感情之事,不是她想逃就能逃得掉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