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萧声悠扬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4722 2020.06.09 10:35

  马车上,夏颜与傅云帆并肩而坐,时不时还偷偷看了会儿手表,此时已是下午四点,已至申时。

  马车一路慢悠悠前行,她也不知此行的最终目的地,到底行至何处?

  不过,看着这段路有些眼熟,倒像是昨天回来时经过的那条路,这么说来,这是要直接前往清州城了?

  夏颜清楚的记得,宋漓此行要去找她的“小侯爷”,只是一想到顺王府……余下的也只有唉声叹气了。

  属于这个社会的条条框框,多如牛毛的规矩,犹如铁律般存在,对她来说束缚太多,致使她都不知自由为何物,估计以后,就更加不能妄论“自由”了。

  其实生活在这儿,免不了要被“礼教”束缚,无谓的挣扎或是抗争也都毫无意义,妥协也不是最好的办法,想要无视这一切,那就要站在权力的至高巅峰。

  当“至高巅峰”这词突然从脑中闪过时,都快把夏颜惊呆了,她是闲的没事干了吗,竟然开始胡思乱想?

  对于这“至高的权利”的幻想,也只是徒手摘星罢了,况且她也不具备那个条件,更没人家“武则天”的能力与野心,不免苦笑一声“估计是疯了”。

  “撵走”了她这番胡思狂想的臆测,最好把这妄想扼杀于想象当中,对于独一无二的至高权力,一声“呵呵”一笑而过即可。

  原本端坐的身体不禁往后仰去,正好靠在车门上,仰天长叹一声,又好似一番“倚尽斜阳”之态。

  途径沿路的风景看完了,夏颜又转过头来瞧瞧傅云帆,无聊至极时,也会呵呵傻笑般对着他,弄得他一身不自在了才肯罢休。

  不过,她倒是乐此不彼,并乐在其中,似乎观望逗乐已经成了她的一种乐趣。

  ……

  马车继续缓缓而行,途经一片宽阔的绿色草地,却也是人流拥挤之地。

  路边的柳树下,柳絮随风飘扬,各色大小不等的马车停了一路,车顶也被柳絮附上了一层犹如白色的羽毛,若想自由舞动,只需等风来。

  这一路排列整齐的车辆,不禁让夏颜想到了一个词——“堵车”,还真的是堵车了,不过,这次堵车的对象是马车。

  若想要从此地前行,也只能缓缓让行了,可没想到的是马车却突然停下,且沿着这条路规整的停在了最后边,夏颜有些不解的看向身旁的傅云帆。

  “为何停车?”

  “到了。”傅云帆顺而跳下了马车,摆好马凳,牵着马等候。

  过于简单的答案,夏颜自然听得不太明白,而后又继续追问道:

  “这是到哪儿了?”

  “小侯爷邀约的‘射柳之地’,请颜公子先行下车。”

  他的回复总是这般简洁明了,随后,又走到还有些不明就里的夏颜身旁,轻轻一扶,夏颜顺势也跟着跳下了马车。

  傅云帆所说的射柳之地,原来就是夏颜所想的那个年轻人的“集体联谊会”,这么说来也算是解了宋漓的“相思之苦”,瞬间一抹笑意挂于嘴边,忍不住还笑出了声。

  此时,易山早已下车,傅云帆正扶着宋漓踩着马凳缓缓而下。

  “你这又是偷偷乐什么呢?”宋漓下车后瞧见夏颜一副喜色颜开的样子,随口问道。

  “等下就可以见到你家小侯爷了,开不开心啊?……估计某人心里的那颗心,早就安耐不住了吧?”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却惹得易山和傅云帆一阵憋笑。

  “刚刚说好了不提的,你怎么又……”宋漓还想进行一番争论呢,却被夏颜强制给打断了。

  “好了,赶紧带你去找你家的小侯爷吧,看你一副愁容牵肠挂肚的样子,让人看了免不了心疼啊!”

  夏颜说着话,立刻拉着宋漓朝着人群小跑而去,不让她有任何辩解的机会。

  随后,易山、傅云帆、还有曹石也跟了上来,只是曹大娘和曹叔赶着后面那辆马车,先行离开了。

  对于这些简单、枯燥的娱乐游戏,夏颜自然不感兴趣,此时的她也只顾着紧紧拽着宋漓,横冲直撞般闯入人群最拥挤的中心。

  “劳烦各位让一让,让一让……谢谢!”

  进入人群后,夏颜赶紧找到被众人围住的最为尊贵“小侯爷”,把宋漓带到了他身旁,双手稍稍一用力,便把宋漓推入他的怀抱,气喘吁吁的补上一句:

  “小羽,人我给你带到了,好好照顾人家姑娘啊,走了,莫送。”

  话音未落,夏颜转身离开了人群,只留下一个稍显单薄的背影于众人的视线当中。

  “青年才俊”们见夏颜稍显果敢的言行举止,也不知她到底何意,一个个都一脸茫然般互相打探夏颜的身份。

  “此人姓甚名谁,家住何方,又有何身份?”

  ……

  诸如此类的不解,也没有人说得清道得明。

  在他们都还没来得及反应,而她又这般毫无留恋的转身离开,不免又增添了一分猜测的神秘感。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夏颜见了慕白羽既不行礼,也不尊称一声“小侯爷”,估计以后若是还有机会再见,传言恐怕就更加神乎其神了。

  议论声纷纷于身后传来,夏颜自然则无所畏惧,也不在乎此举是否会被人群所诟病。

  总之,舆论之言,想挡也挡不住,那就让他们自由言说去吧!

  对于这些所谓的插柳、戴柳和射柳等等此类枯燥乏味的娱乐联谊游戏,以她浅薄的古文学知识,恐怕是跟不上他们的节奏,倒不如离开了众人的视线,寻一片净土。

  迎风而来,踏青而去,于一片安静的草地,懒懒的躺在上边儿,舒服的睡会儿觉再说,心想着等会儿游戏结束了,自会有人来寻。

  刚刚躺下,正准备闭目养神,放空心绪之时,耳边隐约听到了一段悠扬的萧声,也不知声音从何而来,只觉这段萧声流畅,低沉且厚实,听了可以让人瞬间安静下来,继续享受它给自己带来的一场音乐的洗礼,不知不觉间就陷入了梦乡……

  如此动听的萧声最是令她印象深刻,睡梦中不免心神缥缈,那一缕音律随之入梦,如梦如幻般难辨真伪,仿佛又听见了它的轻音,一直萦绕心头。

  其实,她也不知这是人为,还只是她自己的臆想,这一切直至那个人的出现,她才知晓事情的原委。

  ……

  “夏颜,夏颜……”

  梦境中,夏颜好像听到有人呼喊自己的名字,瞬间突然惊醒,待呼吸平稳且心绪稍稍平静下来后,迷迷糊糊的,感觉声音像是从远处传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最后直至跟前。

  稍稍揉了一下眼睛,定睛一看,眼前的天边蔓延着绚丽的晚霞,一片片错落排开,皆是一抹斜阳经尽余晖之境。

  感觉晚风迎面而来,却又擦肩而过,最后耐不住疾风入眼,整个人也清醒了些许。

  “睡得舒服吗?”

  躺在草地上倒看映入眼帘之人,一张笑意盈盈的清澈面容,甚是养眼,令人惬意嫣然,见他穿了一身跟昨天差不多的锦衣华服,没变的只是腰间挂着的玉佩,以及手里拿着的折扇。

  还没等夏颜回答,慕白羽便把手伸向了她,那意思不言而喻。

  “舒服啊,要不你也试试?”

  夏颜趁着他躬着身体的那一刻,身体重心不稳之时,一把拉他摔倒在草地上,避免他直接倒在自己的身上,她赶紧移开了身体,正好给他腾出位置。

  看着慕白羽帅气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就像个奔跑于篮球场上的阳光大男孩那般清澈明朗,这么近距离的躺在自己身边,那个干净无邪的笑脸让她心动了,夏颜忍不住又多看了几眼。

  “你干嘛呢,我脸上有花呐?”

  “呵呵,没有,只是有些东西比花还好看。”

  “呃……”此时有些恍惚的慕白羽,并没有立即接收到夏颜想要传递的信号,反而开始了他不甚严谨的玩笑。

  “我说你也真是的,就不怕把我给摔坏了,可万一摔坏了,后果很严重的。”身旁的慕白羽,用手撑起身子,侧身看着夏颜,傻笑般说道。

  “你是木偶做的,竟这般脆弱?”

  说着话,夏颜起身用尽全力推了一把满脸笑意朦胧的慕白羽,让他独自一人继续躺在草地上慢慢享受去吧,她自己倒是拔腿就跑,更是无暇顾及后边儿传来的那一阵阵玩笑般的“嗷嗷”叫喊声。

  “夏颜,你等等我啊……”

  后边一路小跑的慕白羽跟了一段,夏颜停下了脚步,反而转身后退慢行,等他一同前往。

  只是见他从不离手的那一柄折扇,此时并没握在手里,而是插在了腰间。

  待他经过身旁之时,夏颜“顺手牵羊”般伸手便把慕白羽腰间的那柄折扇给夺了过来,朝前跑去,一溜烟又跑了好远,好远……

  “你抢我东西干嘛呀,还给我。”

  慕白羽立即反应过来折扇被夏颜给抢了,又在后边一路小跑,赶紧跟了上去。

  “让我好好看看,这柄折扇有啥新奇之处,为何某人如此爱不释手?呵呵……”

  “唉,这个你也好奇,你若喜欢就送给你得了,看你这一身打扮,配上这柄折扇正合适。”

  “真的,可不许反悔啊?”

  听到慕白羽说是送给了自己,夏颜立即停了下来,不再向前跑去。

  身后的慕白羽回了一句“君子一言”,她也跟了一句“驷马难追”,如此合拍的节奏,夏颜忍不住举起手掌,正等待慕白羽与自己击掌,可他丝毫没反应过来。

  “击掌啊,发什么愣呢?”

  夏颜实在没办法,就只能拉着他的手与自己的手掌进行一次简单的击掌,意思意思就行了。

  “这就叫击掌,言语合拍,懂了吗?”

  “哦……”慕白羽脑子一片空白的应了一声。

  放下慕白羽的手,夏颜独自转身离开,又留他一人立于原地傻傻发愣,久久都没回过神。

  ……

  此时,太阳早已落山,天色也已经开始昏暗,若再不离开,估计又要摸黑回去了,古代可没有路灯,行车更是受限。

  黄昏已近,刚刚的人流自然也渐渐离开,路边的马车也是一辆一辆的在减少,在车厢里待了好一会儿,这才终于轮到了他们。

  来时晚,去时也晚。

  车内,不只是夏颜和宋漓,而是多了慕白羽,还有曹石。

  因为曹大娘和曹叔的“先行离开”,曹石也只能与她们同行了。

  至于慕白羽,说是来时与他的王兄慕林川一起,可他们主仆二人把他送到了此处便独自离开,所以,这也就成了他不得不搭车的理由。

  人多了,车子自然走得更慢了,这缓缓而行的蜗牛速度,估计天黑前是赶不回去的。

  车内一阵沉默,夏颜见状也懒得开口,斜眼看向宋漓和慕白羽,就看看他俩到底谁先主动找话题了。

  刚才上车时,她还主动与曹石坐一边,正好给那两人腾出位置,安排他们坐到了一起,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夏颜很是期待,不知是否会有火花出现?

  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原本以为专门给他俩制造机会,希望他们之间的关系有所转变,可事与愿违,也不见这两人的关系有什么发展的契机。

  眼前的这一幕看得她心急火燎的,还真应证了那句“皇帝不急太监急”的多事之举。

  就这么一直等啊等,等啊等的,结果却只等来了慕白羽的一句:

  “你今天的这身打扮……不是,你一个姑娘家家的,怎么还跑到草地上睡觉呢?”

  此话一出,直接把夏颜给惊呆了,心想,找宋漓聊天啊,找她干嘛呀,还真是浪费表情。

  “我现在这一身打扮就是为了出门方便啊,想干嘛就干嘛,睡觉打滚也不会有人多说什么。”

  说完,夏颜自己又瞧了一眼身上的衣服,还好有它,不然就连走路都成了一种限制。

  “还真会为自己的顽皮找借口。”慕白羽这是想跟她杠上的节奏吗,一句都不愿少。

  “你爱怎么说怎么说,懒得理你。”

  此时,车内的气氛稍稍有点尴尬,曹石赶来圆场,补了一句:“我倒是觉得这身衣服很适合她。”

  “是啊,你们想象一下啊,若是我穿了一身阿漓那样子的衣服,满地打滚,那场面肯定很壮观,那画面,啧啧,我都不敢继续想象了。”

  夏颜一边描述,一边比划,引来曹石和宋漓的阵阵笑声。

  在比划之时,却嫌弃手上突然多出的折扇,觉得拿着不方便,随手又塞给了慕白羽。

  “这东西收好,别随便送人。”

  “为何不能送人?”慕白羽一脸茫然的盯着手上的折扇。

  说到折扇,刚刚上车之时,宋漓早就注意到了,为何慕白羽的扇子会在夏颜手里,她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可现在听他俩这么一说,算是明白了其中的缘由。

  “在我们那儿,这种珍贵且从不离手的东西,若是要送,也要送给心仪之人,懂了吧?”

  夏颜说着话,一脸坏笑的看向了宋漓,惹得她又不好意思了。

  “好吧,不过若是哪天你看上了喜欢东西,一定要跟我讲啊,我送给你。”

  看着慕白羽郑重其事的样子,夏颜自然不再推迟,而且这也只是以后之事,以后再说。

  ……

  马车上,又是一阵沉默,稍稍闭上眼睛,那一阵戳心的萧声似乎又传入了耳边,正如刚刚躺在草地上听到的那般如一,夏颜心想,难道又是幻听?

  猛然睁开眼睛向众人问了句:“刚刚在草地那边,你们听到箫声了吗?”

  “没有,我们那儿人多,自然也吵闹不堪,所以并没留意。”曹石一本正经的回道。

  “哦,好吧……”

  夏颜显然有些失落,原本还以为有人也正巧听到的话,还可以与之讨论一番,可如今,倒像是她一个人的事情了。

  曲声悦耳动听,悠扬婉转却又流畅,对于古典音律,她可以说是一窍不通,可作为一个人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的“多才多艺”之人,也只会弹奏属于她一个人的小小乐器——“尤克里里”。

  只是,如今深陷于此的夏颜,倒是无法展现这唯一的乐器了,失落之意,不经意间贯穿了整个疲惫不堪的思虑之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