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远赴劲州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4954 2020.07.17 08:48

  离开了临州,前往一个更为陌生而又充满希望与挑战的劲州,夏颜心里又多了一份激动与忐忑。

  不过,属于她真正的“江湖之路”才刚刚开始,身旁的众人,还得等着她带领他们走向各自的人生巅峰。

  马车内,夏颜、陆玉华、珍儿、还有宋言,这四人全搁里边坐着,还真有些拥挤,在这个还不到两平米的狭小空间里,夏颜感觉自己呼吸都不顺畅了。

  如此一来,她也只能坐到车厢外的“副驾驶”处,陪着傅云帆聊聊天说说话,深怕他一个人闷得慌。

  这一路随行的顾云,一个人骑马在前边开路,阿武和阿龙这两人也是各自骑着马,给队伍断后。

  这“浩浩荡荡”的骑行队伍,坚持了一整天直至天色昏暗,最后停在了一个荒郊野岭的一家客栈的大门外。

  在“副驾驶”处一动不动的呆了一整天的夏颜,全身酸痛无力,腿脚也不利索了。

  待马车停稳后,这才抬起微微发麻的双脚,稍稍挪动一下位置,正等待着傅云帆前来搀扶,这次,她是真的没力气再逞强了。

  此时,边下车边四处张望眼前一片漆黑的夏颜,心里不免担心起来,嘴边不小心漏了句:

  “这该不会是家黑店吧?”

  心想,这荒郊野岭的突然冒出一家客栈来,却令她想到了电影里的“龙门客栈”。

  最后一个下车的宋言接了一句:“什么黑店啊,以前每次赶考我都在此住过,也没见出过什么事。”

  “但愿如此吧,不过,若真是一家黑店,可得保护好你自己,不能给大家拖后腿啊?”

  “呵呵,即使拖后腿,这不是还有颜公子嘛,到时候你保护我不就行了?”

  “你说你这么一个大老爷们儿,居然还要我一个弱女子来保护,说出去也不怕别人笑话?”

  身旁的珍儿与陆玉华“噗嗤”一笑,倒是令在场的宋言都不好意思了。

  宋言从小开始,他的时间全都花在了读书写字上,自然没时间练武,不过除了这个原来,还有另一个让他没机会学习武功的机会,那就是傅云帆的存在。

  宋言习惯了傅云帆的陪伴,也习惯了被他保护,长时间的依赖与习惯,让他直接放弃了自己。

  ……

  身后负责收拾行李的车夫傅云帆最后留了下来,阿武阿龙也跟着帮忙,暂定的管家珍儿,率先朝着客栈的大堂走去,与掌柜的开始交涉了一番,最终定了两间“上等”的房间。

  众人随着小二的步伐上到二楼的客房,打开了房门,夏颜见到简陋的房间里随意摆了两张大床,瞧着这个摆设,倒是像极了普通标间的规格。

  赶了一天的路,早就累得跟狗似的,直接趴在床上睡了过去。

  旁晚戌时,阿龙在厨房做好了晚膳,并且全都端上了桌,饥肠辘辘的大伙儿,围着桌子整整齐齐的坐着,就只差夏颜一人了。

  在下楼用膳前,珍儿与陆玉华原本想叫醒夏颜一起前去用膳的,可瞧着熟睡中的她,又有点于心不忍,无奈之下,也只能让她错过了阿龙特地为大伙儿准备的晚膳。

  可谁知她这一觉一直睡到夜晚亥时,方才醒来,刚刚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便瞧见屋内闪烁着油灯的影子,昏暗至极。

  守在床边的陆玉华,发现夏颜朦朦胧胧的睁开双眼,便惊呼道:

  “师傅,你睡醒了?”

  “嗯……”夏颜稍稍带点鼻音,懒洋洋的回道。

  “珍儿你赶紧取厨房准备饭菜,我伺候师傅洗漱。”

  珍儿乖乖听从前往厨房,陆玉华扶着夏颜起身,稍微收拾一下,并从水壶里倒出一盆温水供夏颜洗漱。

  不知从何时开始,她这位大小姐变得这般体贴入微了,还有她与珍儿的关系,何时变得这么好了?

  可这些变化,夏颜无暇顾及。

  ……

  没一会儿功夫,珍儿就给她端来了热在灶上的饭菜,并与陆玉华一起围着桌子,陪着夏颜共食。

  夏颜刚刚吃饱喝足,准备放下手中的碗筷,宋言却选在这时冲进“姑娘们”的房间。

  “你这大晚上的干嘛呢,不知道这是姑娘……”

  还没等夏颜说完话,却被突然闯入的宋言蒙嘴制止了,顺势坐在了她的身旁,随即又做了一个闭嘴的动作,立即吩咐珍儿把灯给熄了。

  夏颜见状,压着声音好奇的问了一句:“你怎么跑过来了,莫非是出了什么事?”

  “别说话。”

  随后,宋言让众人全都趴在桌子上,安安静静的待着,瞧着这严峻的事态,今夜估计又遇上了刺杀事件。

  夏颜这心里七上八下的,怎么每次外出都能遇上这种事情,难道古时候的治安真有这么差劲吗?杀人放火似乎就如家常便饭?还有上次的那些杀手也是,就这样被杀了,尸体就摆在荒野之中,难道官府都不管吗?

  一想到这儿,夏颜心里一紧,顺手从腰间拔出俞剑声送给她的匕首,右手用力的攥着。

  从离开清州的这段时间,还好一直都有坚持跟傅云帆“晨练”,这身功夫虽然有所提升,可心里免不了还是心虚。

  因为这一行人中只有傅云帆一人会功夫,可他一人也难敌“群狼”啊,在这些亡命之徒的杀手面前,她这身手最多也只能自保,根本帮不上什么忙,不免又担心起了傅云帆的安危。

  “老傅呢,他在哪儿?”

  “他们在外边的隐秘处守着。”宋言语气平静的回道。

  “他们……除了老傅还有谁?”夏颜很是好奇他所说的“他们”到底还有谁?

  “自然是阿武阿龙,还有顾云。”

  “你们在这儿等着,我去把他们换回来。”

  夏颜不经思索的赶紧起身,正准备离开桌子时却被宋言一把拉住。

  “你干嘛去?”

  “我去把顾云他们换回来啊,他们三人可不会功夫?”

  夏颜着实是担心,宁可自己出去与那些杀手拼命,也不愿让他们替自己去送命。

  见着夏颜这般义气且心急如焚的样子,宋言也只好实话实说:

  “不用你操心,他们是逸王府之人,只要我们在房间里安安静静地待着,别给他们拖后腿就行了。”

  “慕林川的人?这么说来,留在酒楼里的那几个人也都是喽?”

  黑暗中透着明亮的月光,屋内也能见着宋言点头回应的身影,既然得到了明确的答案,夏颜倒是放心了些许,可这心里却有些堵得慌。

  “他可真是未雨绸缪啊!”

  夏颜的这一声叹息声中还夹杂着一丝无奈,原来他在酒楼还安插了这么多双眼睛,名为保护,实则监督与窥视。

  如此这般,关于酒楼的一切已然不再是秘密,与这样心思深沉之人“交朋友”,还真是可怕。

  不过,想想他的身份,这点城府对于他而言,又算得了什么?

  只是夏颜不习惯,也不喜欢与这样的人打交道,之前好不容易对他有所改观,而今,倒是一言难尽。

  ……

  这闷热而又十分寂静的夜晚,开始有些不安分起来,此时屋外已经隐约听到了一些轻微的打斗声,还有楼道里陆续发出位移的脚步声,最明显的还是冷兵器发出的刺耳之声。

  屋内的四人,这心里也开始有些惴惴不安,宋言笃定了傅云帆他们一定会赢,自然无所畏惧,夏颜也亲身经历过这般场面,陆玉华多少也会些拳脚功夫,胆子自然也比常人大得多,唯独珍儿,整个人缩在陆玉华的怀中,瑟瑟发抖。

  夏颜为了转移她们的注意力,同时也为了缓解自己内心的紧张感,开始与身旁的宋言低声的交流起来:

  “你当初怎么找上这些人的?”

  宋言倒是真的淡定,听到夏颜的问题,他并没有犹豫,直接回复道:

  “他们来时,手里拿了一封推荐信,打开一看,我这才知是逸王府韩总管给他们写的推荐信,当时正逢用人之际,既是逸王府推荐之人,想都没想全给留下了,至于他们具体的身份,我也是今夜才知晓。”

  对于这一段看似合理的解释,夏颜自是没必要再探究竟,只是写推荐信之人倒是引起了她的注意。

  “韩总管?……王府的管事我记得是王总管啊?”

  夏颜记得上次莫雨跟她提过的明明是王总管,还有慕林川也提到过,她自己也见过。

  “哦,我说的这位韩总管,他在劲州逸王府做事。”

  “劲州逸王府?”

  “恩。”

  “哟呵~这慕林川的产业不小嘛,这到处都有他的根据地呀?”

  “根据地……为何?”

  “就是……唉,这个不是重点。”

  “哦……”宋言楞了一下,接着又阐述了关于慕林川实力之事。

  “我们宣国的王爷倒是不少,可像他这般尊贵的,只有他一人。”

  说到尊贵,慕林川当之无愧,这皇帝唯一“存活”的亲弟弟,手里又握有兵权,这说话和做事的底气,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如此权倾朝野之人,不可与之为敌,不管自己如何不喜欢此人,夏颜也没必要因为自己的喜好而得罪于他,最好是能与之成为朋友,然后利用他的身份赚钱,这才是王道。

  “既是尊贵之人,那就得好好利用一番了,不然岂不是浪费了?”

  “也就你会这么说。”

  在宋言看来,他所认识的逸王,虽对宋家有恩,待人也还不错,可并不是一个事事迁就别人之人,现如今他所见到的也只有夏颜一人罢了。

  “你意思是说我贪得无厌了?”

  “那可是你自己说的,与我无关啊!”

  “呵呵……逃避责任。”

  在这危机关头,他们还能这般闲适的开玩笑,陆玉华还真有些佩服了,不免小声提醒道:

  “你们俩小点声,别把外边打斗之人引了进来。”

  “没事,他们进不来,即使进来了,不是还有我嘛!”

  夏颜这牛吹大了,话音刚落,刚刚已经栓好插销的房门,却被顾云一脚踹飞的杀手给撞坏了,只听见那人重重的摔在地上的声音,连续滚了好远,直至床脚处方才停下。

  顾云上前一把抓住那人的衣领拖往屋外的楼道,用力一扔,楼下便传来了桌椅被砸坏的破碎声,以及那人发出那惨绝人寰的尖叫声。

  在他转身往回走之时,却从怀里掏出火折子,随即点亮油灯,此举动算是暗示了今夜所有的打斗,到此结束。

  “不错嘛,深藏不露啊,若不是刚刚宋言提到你们,至今我都无法想象,你会是这样的顾云。”

  听到夏颜从身后走来,顾云赶紧收好手中的火折子,立现谨小慎微之态,躬身行礼道:

  “您谬赞了,刚刚没惊着您吧?”

  “那倒没有,说到惊吓,喏~你自己去看看,估计吓得不轻。”

  随着夏颜扭头看去的方向,见到珍儿蜷缩的身影,顾云甚是揪心,立即向她走去。

  夏颜转身顺着油灯微弱的灯光,看向了顾云温暖的怀抱里包裹着惊慌失措的珍儿,嘴角勾起一抹甜甜的笑意,随手又将匕首收了起来,在这期间,傅云帆领着阿武阿龙一同走了进来。

  “都解决了?”夏颜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这才一刻钟的时间,原本充满危险的环境,却瞬间沉寂如尘,好似客栈什么都没发生,一切正常如初。

  “恩。”

  就这般毫无解释且果断的回复,还真是傅云帆的风格,对于打斗的结果,夏颜更担心他们的安危。

  “大家都没受伤吧?”

  “没事。”

  阿武阿龙表情严肃的齐声回道,夏颜悬起的这颗心,瞬间平静了下来。

  眼前极为冷静的此二人,给她的感觉倒像是冷血的杀手,让人很难把他们与平常憨厚老实的样子联想到一起,也许杀人这件事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种习惯罢了。

  既然事已至此,夏颜也没必要再去深究,而且深究后的结果也毫无意义,只是此事之后,她不会单纯的把他们只当成酒楼的伙计了。

  “既然无事,赶紧收拾一下,早点休息。”宋言从身后走来,领着傅云帆等人离开了房间。

  ……

  夜晚,珍儿与陆玉华躺在另一张床上,夏颜独自霸占一张床,一夜寂静无声,只是三人彻夜难眠,直至天渐渐泛出了鱼肚白,方才慢慢入睡,可还没入梦多久,就听到了阿武于门外敲门叫喊。

  由于晚上没睡好,夏颜又把瞌睡带到了马车上,靠着珍儿为她特制的软垫,昏昏沉沉的又睡了过去。

  还好此行路途不算太远,这才赶了三天的路,终于在第四天午时,便到达了劲州。

  由于一路昏睡的夏颜,直至马车行至劲州的南门,停车检查时方才醒来。

  待众人下车接受盘查之时,夏颜仍旧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靠在车窗的位置,用手挡在额头上,遮住正午烈日直射而来的魅力,眯着眼探出头去,发现路边的行人排着长长的队伍,顶着烈日灼心的毒辣,也只为了等候检查。

  此时,心情有些复杂的她,不免轻叹一声:“活着真不易!”

  想想自己算是幸运的了,突然闯入这个世界的她,还认识了身边这些能人异士,生活无忧,这样的人生简直就是开挂了。

  待在车上等得不耐烦之时,又随手掀起车厢的门帘,只瞧见顾云与负责检查的官兵头领正在交涉,距离隔得太远,听不清他们都说了些什么,几句话之后,官兵就给放行了。

  经过南城门,夏颜以为这便来到了真正意义上的繁华都城,可事实并非如此。

  这里的街道市貌以及发展的规划,与劲州城差不多,然而唯一的差别就是人口的密集程度不同,街上的行人可谓是人流如织。

  ……

  正午时分,也是一天最为炎热的时刻,可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仍旧不减。

  喜欢凑热闹的夏颜又走出车厢,直接坐到了傅云帆的身旁,此时此刻,她也只想好好的欣赏一下这夏末时分,最后一波烈日似火烧的劲州街景,随即便融入这热闹的人流中。

  那突兀横出的飞檐,那高高飘荡的商铺、招牌、旗号,马车碾过火热的青石板,缓慢的行驶在闹市当中,掺杂在人群里,听着各式各样的叫卖声,此起彼伏……

  瞬间心情大悦的她,转而盯着一副沉闷面色的傅云帆问道:

  “以前的每一次赶考,都是你陪着阿言一起来的?”

  “恩。”

  “你也去过劲州的逸王府?”

  “恩。”

  这一段除了“恩”,还是“恩”的答复,稍显无趣了些,夏颜也只好背靠着车厢发呆,内心深处雀跃的默念了一句:

  “花花世界,我来了。”

  从南城门一路而来,也不知绕过了好几个街角,转了多少个弯,马车缓慢的绕行了大概一个时辰左右,方才抵达最终的目的地——逸王府。

  这座王府地处城北,也就是距离皇城较近的位置。

  随着傅云帆熟悉的一声“吁”,行驶有序的队伍这才缓缓停下。

  轻轻一跃,跳下马车的夏颜,情不自禁的抬起头,仰望着出现在眼前的这座富丽堂皇的逸王府,这里确实应该住着像慕林川这样的尊贵之人。

  想想她独自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倒是有幸结识这些豪门贵族们,从阿漓到慕白羽,再到慕林川,简直一个比一个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