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深夜借宿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4943 2020.06.28 00:11

  莫雨走后,慕林川除了喂夏颜喝药之外,还按照了莫雨临走时所说,按时给她喂水,及时给她更换额头处的毛巾等等,总之殷勤至极,生怕他自己照顾不周。

  夜里子时,慕林川再次用手探了探夏颜的额头,另一只手也试着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比对一下,好似没之前那般滚烫了,他这才稍稍松了口气,随之坐于床边,静静守候。

  动容的看着眼前散着一头凌乱青丝熟睡的夏颜,不论何时何地,也不论是何形象,眼前之人总能这般不动声色的牵动着他,还有他的心。

  从回府到现在,他一直守在床边忙前忙后的照顾她,冷敷在额头的毛巾,来来回回都不知换了多少次,就连揉毛巾所用的那盆凉水,也让下人换了好几回。

  所有为夏颜所做的事情,不仅下人们好奇和疑惑,就连慕林川自己竟也不知,甚至还上升到了自我怀疑的程度。

  自从第一次遇见夏颜开始,对她的关注也好,好奇也罢,总是在那些不经意的瞬间烙下了病因。

  当他还在自我怀疑和自我肯定之间徘徊之时,夏颜突然发出一阵阵的咳嗽声。

  “咳咳……”

  虽闭着眼睛沉睡,却把她自己给咳醒了,可能喉咙干涩不舒服,从而引发了咳嗽。

  旁守着的慕林川,着急忙慌的赶紧起身倒了杯温水,扶着她喝下,这咳嗽才稍稍缓解些许。

  “感觉怎样,好点了没?”慕林川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夏颜此刻的感受,巴不得能够为她解决一切。

  “没事。”

  此时的夏颜全身酸痛无力,即使知道身旁之人是慕林川,也无心与之计较。

  醒来后的她自然不想再次躺下,还好心思细腻的慕林川赶紧把水杯放下后,立起枕头,扶她靠着床边坐下。

  此刻过分安静的屋内,也只有夏颜和慕林川两人,既然不想与他说话,那就继续保持沉默,慢悠悠的环看这陌生的环境。

  从屋内宽敞空旷的环境来看,这应该是男子的房间,因为摆设极其简单,却又干净敞亮,尤其是横杆立柱的衣架上挂着一套黑白色的衣服,特别显眼,再瞥一眼身旁的慕林川,与他的穿衣风格相差无几。

  夏颜眼神又回到自己躺着的这张结构简单且颜色单调的床上,摆弄着身上的这一身女装,惊讶的问了一句:“这身衣服,是你帮我换的?”

  “呃……不,不是,是莫雨,我府上的女医师。”慕林川神情十分紧张,生怕自己又被夏颜误会,于是赶紧解释道。

  “哦。”夏颜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看似并不在乎的模样。

  从慕林川的言语中,夏颜大概知道自己身处何处,可她已经记不清自己是怎么被搬到这里的,脑海中只记得自己上车后,靠在马车的软垫上沉沉入梦前的那一刻。

  “我是怎么来到这儿的?”

  还没等到慕林川回答,屋外的俞剑声端着餐盘敲门后问了句:

  “王爷,餐食热好了。”

  “端进来。”

  “是。”

  刚刚听到里间夏颜的咳嗽声,一直守候在外间的俞剑声,赶紧跑去厨房,把温着的吃食给夏颜端来。

  夏颜闻着俞剑声餐盘里端着的食物,这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味道了。

  “这么大晚上的,酒楼早就关门了吧?”

  虽不知此时是夜里几点,可瞧着夜渐微凉,估计也不早了。

  “这是在酒楼打烊前买回来的,刚刚给您热好了。”

  俞剑声把餐盘轻轻放置于桌面,再把粥盅与碗勺摆好。

  “你这人还真够贴心的,这样子的暖男很招女孩子喜欢的,你知道吗?”

  “……”突然被夏颜这么直接夸奖,腼腆的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颜公子现在食用,还是要等会儿?”

  见他一副发愣的状态立于桌前,夏颜忍俊不禁般面露喜色,接着对着他说了句:

  “麻烦端过来给我吧,此刻还真有些饿了。”

  “好,只是……”说话之后,俞剑声又有些犹豫,“只是您现在身体不适,我去找个丫头来伺候您吧?”

  “呵呵,不用,我们酒楼可没丫头可以使唤,再说了我哪有那么娇弱,刚刚睡了会儿已经好多了,递给我就好。”

  夏颜立刻撑起身子盘腿坐着,接过俞剑声递过来的一半碗红枣桂圆小米粥,一口气就喝完了,之后又续了两三次。

  对于她来说,吃饱了什么病都好了,也管不得全身乏力头晕脑胀之状。

  在喝粥的过程中,夏颜又与俞剑声闲聊起来,却把这慕林川晾在了一旁,一人坐于桌前慢慢的品着下人们刚刚端上来的茶水,还蛮懂得自娱自乐的这么一个人,正享受着属于他自己的“闲暇时间”。

  无论如何,他也在床边守了夏颜两三个时辰,她都没跟他说声谢谢,这时倒是面露喜色的对着俞剑声好一番热闹的闲聊。

  原本他也想参与他们的话题,奈何话到嘴边却又硬生生给咽了回去,只因不想破坏此刻屋内和谐的氛围。

  这会儿眼看夏颜又恢复了之前欢声笑语的模样,慕林川悬着的那颗心总算是踏实了。

  ……

  餐后,夏颜却不管不顾的抬起衣袖擦干嘴角的吃食,看着俞剑声把餐具收拾好后转身离去的背影,她又想起了傅云帆,想到了酒楼,也不知他们现在怎样了,至于自己是如何来到这里,浑然不知。

  既然刚刚的问题慕林川还没回答,夏颜自然不肯放弃,只是每次与他说话,她既不用尊称,也不说敬语,言语还总是这般毫不客气,还好他习惯了。

  “刚才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呢,这是哪儿呀?”

  只是她这明知故问的问题才出口,又被从门外而来的俞剑声接了过去,心想,怎么哪儿都有他呀?

  “这是王爷的房间,您刚刚在马车内睡着了,所以……”

  既然已经确定了这是慕林川的房间,她又岂能继续赖在这儿?

  “那个,能不能……”

  “有何事但说无妨?”慕林川看着稍显犹豫的夏颜,急切的问道。

  原本她是想说,能不能派人送她回酒楼,可想到这么晚,又不好意思开口提出这么苛刻的要求,所以你还是放弃了。

  “要不……再给我安排别的房间吧,我一个姑娘家住这儿也不太方便。”

  夏颜此话一出,慕林川都有些忍俊不禁了,只是被他这张冷俊的面容给遮住罢了,心想,她还知道自己是个姑娘呀,一直以来总是一副“颜公子”的格调自称。

  “你去安排一下。”只要夏颜一张口,慕林川自然满足她的愿望,立即吩咐俞剑声前去布置。

  夜里丑时,吃饱睡足后的夏颜,精气神十足,就像不曾生过病发过烧似的。

  而此时在屋内陪着她的,仍是一副淡然坐于桌前品茶冥想的慕林川,俞剑声离开后,房间内只留他俩单独相处,场面一度十分尴尬,若有其他人在场还好些。

  夏颜刚刚退热后发了一身汗,此时,身上虽已经换了干净的衣服,可还是感觉有些不舒服,正寻思着该如何开口时,门外听到了敲门声,以及说话声。

  “王爷,房间已经安排好了。”

  从说话之人的声音来辨别,清脆悦耳,来人应该是一位年轻的女子。

  慕林川答了一个“好”字后,门外之人这才推门而入。

  夏颜这听音识人的能力果然没错,朝她走来之人果真是个年轻且气质淡雅的姑娘,一身白色的素衣,却被她穿出了清新脱俗的感觉。

  “莫雨,照顾好颜……公子。”

  慕林川说话之时,又不知该如何称呼眼前一身女装的夏颜,本想喊一句颜姑娘,可又恐她不悦,索性就如众人那般称呼她一声“颜公子”即可。

  “王爷请放心。”

  夏颜见着漂亮的莫雨渐渐走到她跟前,身体立即往床边挪去,低头穿好了早已准备好的一双绣花鞋,随着前去。

  双脚刚刚跨出房间,在转身关门的那一刻,夏颜淡淡的对慕林川说了句稍稍有点人情味的话语。

  “刚刚……打扰了,你早点休息。”

  此刻的慕林川很想答一句“一点都没打扰”,甚至还想夏颜单独陪他再待一会儿,可这一切终归只是他的执念,最终不得不大方的点头回应一句“好”。

  只是这一个“好”字声音轻柔缓和,眼神稍显不舍之韵,却又意味深长的朝着正在关门的夏颜看去。

  难得听到夏颜与他好言好语的说一句话,他一时还有些不习惯,虽然没多说什么,不过,相较上一次而言,这已经算是很友好了。

  夏颜走后,房间内的环境,以及慕林川的心一下子全空了,也安静了。

  熄了灯后,独自倚靠在夏颜刚刚躺过的床上,今夜无比寂静,夜晚的时辰虽没变长,可变的只是他的心情,大脑清醒到难以入眠。

  “她那么一个精明之人,明知道天要下雨,为何还要出门,既然出了门,又为何不带伞,下雨也不知道找个地方避雨,真不知道她心里想些什么……”

  总之,慕林川的心里就是绕不开这个结,忍不住一番又一番继续嘀咕道。

  ……

  从走出慕林川的房间开始,夏颜一直左顾右盼的跟在莫雨的身后,好似在这灯火通明的夜里打探清楚府里的一切信息,深怕被人关进小黑屋,估计是宫廷剧看多了。

  这一路绕过了好几个院落,直至来到一间摆设齐全且物品精致的屋内,这才稍稍放心些许。

  原来莫雨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就连屏风后的热水桶也都已经准备好了,而且还放了些她不认识的中药材,夏颜心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药浴?

  待莫雨离开后,夏颜自己一个人留于屋内慢慢泡着药浴,夜微凉,正好可以享受着热水给她带来的舒适感。

  沐浴后的身体以及心情都得到了极致般的放松,躺床上后,一夜沉睡直至第二天巳时,烈日当空方才醒来。

  ……

  夏颜住的这个院子极其僻静,地处逸王府的后院,靠近树林的位置,如此一来就更没什么人打扰她了,正适合睡懒觉。

  说来也奇怪,她的“生物钟”一直都是早上七点起床,即使没有手机闹钟的提醒,也会照常醒来,而今,还真是难得睡了一次懒觉。

  估计是莫雨给她准备的药浴起了作用,醒来后一身轻松,昨夜淋雨后的疲惫感、还有退烧后的全身乏力的酸痛感,此时通通没有了。

  醒后的夏颜并不急着起床,而是静静的躺在床上,扫了一眼屋内的景致,还有那精致而传统“梳妆台”。

  古时梳妆打扮的“妆奁”,也就是一个装着铜镜、簪子、金钗、木梳等物的盒子,搭配一张矮桌,矮桌前铺了一张深色的印花地毯,供梳妆之人跪坐。

  转而又盯着这半开的支摘窗往外看去,即使什么也看不见,她也愿意如此这般静静地待着。

  经过了一夜的暴雨,给这个闷热的夏天带来了一丝丝凉意,早晨的空气也稍稍凉爽些许,偶有缕缕清风经过屋外这半开的窗户徐徐而来,令人神清气爽。

  在这儿没有生存压力的她,几乎每一天都是一个全新的开始,若是没有这身份、等级之别,估计会过得更好。

  一番毫无边际的遐想之后,终于听到了屋外轻声细语的说话声,待这声音渐渐靠近,直到最后喊了一句“颜公子”,夏颜这才懒洋洋伸了一个懒腰,勉强起床。

  打开房间的大门之时,正好看到两个十五六岁左右的小丫头已经于门外侯着,低头齐声喊道:“颜公子”。

  此时此刻,夏颜明明披头散发,且身着女装,而她俩就像是训练有素般,恭敬的喊了她一句“颜公子”,说明这家的主人已经交代清楚,如此也好,也省得她去解释。

  正睛一看,眼前这两个机灵的小丫头,其中一人手里托着昨日夏颜穿的那一身衣服,而另一人端着一盆热水,手臂上还挂着一条洗脸毛巾,随后,此二人都随着夏颜的转身一同进了屋。

  一番洗漱后,夏颜终于换回了她熟悉的男装,衣服上隐约还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茶叶清香,继而闻之使人神清气爽。

  只是这股熟悉的味道,她不知在哪里闻到过?

  昨晚慕林川扶她靠床边端坐时,他身上的味道好似与自己身上的味道一般无二,不过,这味道好像不止他一个人……

  越想回忆就越是记不得,最后直接放弃寻找大脑中存有的蛛丝马迹。

  瞧着铜镜里自己,一副“英姿飒爽”的气质,甚是满意,不禁开始臭美起来。

  在夏颜穿衣打扮之时,那两个小丫头中的其中一人伺候她梳妆,另一人前往厨房去给她端来了早膳——一碗参了辣椒酱的面条。

  这颜色看起来还挺有食欲的,味道如何还得等她动筷子后才知,入口后,辣椒酱的口感还行,只是面条的韧劲不够,不过,饥饿之时填饱肚子才是最重要的。

  餐后,夏颜背过身去偷偷瞟了一眼手表,此时已经中午11点,午时早已开始。

  虽然才吃了早膳,可午膳时间也快到了,来到这儿怎可什么都不做?

  昨晚熬夜陪着她的那三人,肯定要有所表示才行,可她能为他们做的毕竟有限,除了做饭,别的她也不会。

  “大病初愈”,更应该多吃点东西补补,这时也只有一个麻辣火锅才可以调动她的味蕾了。

  此时,王府的厨房已经开始为午餐而忙碌起来,见夏颜进入厨房,下人们纷纷放下手上的活儿,齐声喊了一句:“颜公子”。

  这府内平常也鲜少会有外人前来,突然见到陌生人,一身华衣打扮,身旁还跟了两丫头,众人自然知晓了眼前之人就是夏颜。

  可见到众人的反应,看来她的存在不言而喻,估计整个王府都已经知道了,想想也是,只要慕林川一声令下,所有人都得服从,而且必须服从。

  至于厨房之人都在忙碌些什么,夏颜无暇顾及,只顾着准备火锅所需的主料与配料。

  待所有的材料准备齐全后,开始往锅里倒油,准备制作锅底之时,所有人都来围观,也只为了一探神秘火锅的制作过程。

  既然如此,夏颜也没必要避开好奇的他们,当着厨房内所有人的面,开始了火锅底料的制作。

  而这繁复的过程不过一刻钟的时间便做好了,眼前满满的一锅看似浓稠且颜色鲜红的火锅汤底,足够所有人一起分享。

  分完汤底之后,夏颜又让下人们把配菜端往王府的膳厅,自己也跟随着送菜之人前往,只是来到中途之时,遇到了径直而来的俞剑声,于她跟前行了礼说道:

  “颜公子,酒楼来人了。”

  “哦。”夏颜应了一声,转而随他前去。

  昨晚碰巧遇到慕林川,这才被他们顺道带来了逸王府,还折腾了一整晚,想想挺过意不去的。

  而此时,酒楼派人过来应该是来接她的,既然如此,还是跟他们回去吧,无论如何,那也是她“暂时的家”,唯一一个可以收留她的地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