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宣传造势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5067 2020.06.18 10:26

  既然菜品已经定下,而且大多都已试吃过,接下来就差定价和宣传了。

  说到定价问题,自然还得宋言、苏大仁、还有冯叔三人共同相商决定,对于具体的市场价格情况与原材料的价格,夏颜不清楚,自然也插不上嘴。

  不过,那几个工序比较复杂的菜品,她倒是提议定价不能低于正常菜品的价格。

  等他们把价格定下来之后,她也要开始制作菜谱了。

  之前,宋言他们用的还是那种传统的点菜方式,菜牌挂于柜台处,供所有的食客自己观看,这种方式倒是方便所有前来的食客观望,只是不方便店里的伙计办事。

  这次,她要改掉常规的点菜程序,把菜牌更换成一本一本的菜谱,不光有菜品的名称,还有图画,这样更加直观。

  但并不是所有的菜品都有图画,也只是针对新加的菜品,夏颜才会亲自画图解释,比如火锅这种新鲜且特殊的菜品,这要负责点菜之人如何与食客们解释?

  既然把菜谱做成书本的样子,自然得选择好点、硬点的桑皮纸,既美观又耐磨。

  粗略算了一下,大概得制作20本左右,一楼10本,二楼三楼各5本,这么一来,夏颜的工作量又增加了不少。

  菜谱按照分类、顺序写好菜品的名称、价格,还有一些特殊的还要附上图画,而且还得找来彩色颜料,绘制而成,后边自然也少不了附上花茶水果茶,还有酒水。

  夏颜负责写字画画,宋漓和珍儿负责剪裁还有装订,其实说到装订,也就是在书页上打孔,然后再用针线给缝上。

  一本菜谱大概的样子做出来后,拿去给众人瞧瞧,大家都满意了再继续往下做。

  书案前的夏颜,一坐就是一整天,还好有珍儿和宋漓在旁陪着。

  菜谱做好了,就要交给大伙儿再仔细瞧瞧,认真看看,作为酒楼的伙计,熟悉菜谱这是最基本的要求。

  酒楼停业修缮半个月,前面已经花了十来天的时间来做准备工作,这后边除了验收酒楼装修的结果,还要对所有人进行培训。

  首先,反复试菜,不仅锻炼厨师的手艺,也要让酒楼的伙计们熟悉菜品,若菜品有什么不足之处,大家也可以提出建议,在开业前还可以重新调整。

  其次,夏颜想把她大脑中储存的现代化理念传授给酒楼的所有人,不管他们是否能够理解,但至少也要给他们灌输点新的经营理念。

  尤其要重视团队合作以及服务质量,给食客提供优质的服务,才能享受美食之人感受到尊重,有了这第一次心理舒适的体验,自然还会再来,因为第一印象很重要。

  最后,对各楼层负责人们的服务内容以及态度做一个综合的评估,不管刁难也好考核也罢,总之,都是为了提升他们的应变能力。

  ……

  所有的人和事都已交代清楚,而且大家也都在为第二天的重新开业做好准备。

  早饭过后,无事的夏颜自然要前往酒楼各楼层,验收一下宋漓和珍儿的完工效果。

  在“检查工作”的某一瞬间,夏颜突然有一种错觉,她从什么时候开始成了这家酒楼的管理人员,又或者是掌柜?

  至于酒楼的那些个装饰物,依照之前夏颜所说,颜色的搭配既要鲜艳夺目,又清新淡雅,甚至脱俗,这些她们全都做到了。

  而且二楼三楼室外的围廊也已经摆了好些绿色植物,前后左右错落有致,还有定做的摇椅,一个楼层暂时摆两张,剩余的两张,其中一张放在夏颜的房间,另一张送给冯叔。

  屋内有了绿色植物和鲜花的相互映衬,这种属于大自然的芳香,再加上纱质帷幔随风飘扬,舞动般缥缈的画面,唯美至极。

  若此时点上香薰蜡烛,席地而坐,爬在铺着绸缎桌布的矮脚桌上,感受着优美的环境给自己带来的舒适感,岂不美哉?

  房间内的夏颜,假想自己就是前来享受生活的食客,必定对此流连忘返,若是菜品能够令人食之回味无穷,更是难得的一种经历与体验。

  只要是没事,夏颜总喜欢趴在三楼一号雅间的矮桌上胡思乱想,放任自己的思绪,寻无踪迹般漫游……

  三楼的整个楼层,雅间的环境气质目前还不达标,夏颜总觉得还缺点东西,虽说房间里所有用的东西都是最好的,可还是缺乏一些独特之感。

  思来想去,华丽有了,颜色也有了,而且这次让宋漓他们大量制作的香薰蜡烛,小竹筒上的画作和调色都是夏颜亲自画的。

  看到画作上面简单的人物画或者山水画,夏颜突然意识到缺少什么了,这种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又怎么能少得了生活与文化气息所带来的情趣?

  可这种东西既是一种无形的气质,要怎样才能表现出来?即使挂上名人画作,也未必能够迅速提升整个房间的美感。

  想要有画面太容易,而要做出美感,得需要一种氛围,让人有一种舒适且放松的感觉。

  若要寻找,还真像珍儿所说,非得跑到大街上去逛逛,走走瞧瞧,没准就找到答案了。

  ……

  午膳过后,夏颜随着宋漓珍儿一同外出,她终于出门了。

  来到临州城的这半个月,都还没去街上逛过,趁此机会好好一览城内之繁华。

  正午时分,阳光肆意,可街上的人流熙熙攘攘,丝毫不惧怕这春日里的“骄阳似火”,现在毕竟还未至夏初时分,春风拂面而过,不燥不热,正是逛街的好时候。

  这一路闲逛,一行三人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一家鱼铺跟前,铺子规模还挺大的,一楼三间房全都摆放了各式品种的小鱼儿。

  看到这一幕,还真把夏颜给惊了一下,难道在这里的鱼儿们家家户户都可以随意购买,养鱼不再是大户人家的标配?

  她这心里欣喜万分,只要有了小鱼儿这种灵动的生命力,之前所有顾虑的问题一下子都给解决了。

  三人跨着大步进入了店铺,一个长得尤其像春风楼老鸨般的女人,大概三十多岁的样子,妖娆扭步姗姗前来,压着娇媚的声音说道:

  “哟,这位俊公子,要买什么呀?”

  看她的模样倒还能接受,只是当她说话时搔首弄姿的姿态,夏颜确实有些受不了,尤其是当她把手伸向夏颜之时,身体不自觉一阵寒颤而起,本能般全身直哆嗦。

  “来你这鱼屋,自然是要看看你的这些小鱼儿了,怎么,你该不会认为我是专程来看你的吧?”

  夏颜说着话,用她手上的折扇,往这掌柜的下巴处这么轻轻一挑,貌似调戏的这一举动,却惹得她一阵小激动。

  而身旁的宋漓和珍儿却是万分惊讶,没想到她们认识的夏颜居然可以这般轻佻,两人傻楞的双眼直直的盯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目瞪口呆般相视一看。

  “呵呵……有何不可?”这女掌柜都快笑得合不拢嘴了。

  “好了,赶紧带我瞧瞧,若是价格合适的话,我这次买了下次还会再来。”

  “公子可是认真的?”

  “当然。”

  说话之时,夏颜这双带笑的眼睛深情直视这女掌柜,看得她一身酥软,声音压得更低更媚了,犹如少女般发出的轻声细语般嗲嗲的声音。

  这一波操作,听得夏颜全身直哆嗦,可她还得忍着,她想经过这一番交谈,从而控制成本,完成低价购买这些小鱼儿还有装鱼的瓦罐的目的,最终,这女掌柜还赠送了鹅卵石。

  “麻烦掌柜的帮我送到和顺酒楼,我们……”

  还没等夏颜说完话,这女掌柜犹如得知了秘密般高兴的抢话道:

  “公子是和顺酒楼的,我们这街坊邻居的,怎么没见过您呀?”

  珍儿在一旁有些看不惯,憋嘴回道:“这是我们家颜公子,刚刚从清州前来,您自然不认得。”

  “哦,是吗?你们酒楼不是停业修缮嘛,那什么时候开业啊?”

  这女掌柜明知故问,既然知道停业整顿,怎么可能不知道开业时间?

  其实,她也就是想从珍儿这里套出一些关于夏颜的有用信息。

  珍儿还没开口,夏颜倒是开门见山般直接邀请了。

  “明天开业,所有的菜品一律半价,回馈各位新老顾客,到时候还望掌柜的多多关照,光临我们和顺酒楼,顺便帮忙宣传一番。”

  “好,到时候公子可别忙晕了,忘了我哟?”

  “掌柜说笑了,明天多带些人帮忙捧场啊,您的那份算我的。”

  “一言为定,拉钩。”

  说话之余,这女掌柜满脸欲望般赤裸裸的看着夏颜,恨不得马上吃了她似的。

  两人意思性拉拉手指头,之后免不了又是一番稍显轻浮的言语交谈,这女掌柜才肯放夏颜离开。

  绕开这店铺,直至下一条街的转角处,夏颜这才松了一口气,背靠在墙上,整个人瞬间松懈下来,心里不断暗示自己“终于解脱了”。

  “刚刚见你乐在其中的样子,还蛮享受的嘛,怎么,现在倒觉得不舒服了?”

  夏颜的做法,宋漓甚是不解,忍不住一脸的冷嘲热讽,不紧不慢的说道。

  “好了,你就不要打趣我了,我这么牺牲自己的色相,还不是为了给酒楼免费宣传?”

  “这倒也是,只是,你怎么知道那柳掌柜是我们这城里的快嘴?”

  夏颜心想,快嘴最好不过了,顺便为酒楼打广告,这么说来她刚刚……也不算吃亏。

  “原来她姓柳呀,这倒也是,身若蒲柳之姿,惟妙惟肖般生动形象,不去春风楼倒是浪费了。”

  “你怎么又知道了,她就是从春风楼出来的。”

  怪不得,听宋漓这么一说,刚刚那她“专业”般的表现,也可以说得通了。

  “谁给她赎身?”

  “她自己呀!”

  干她们这行,从来都是等着有钱人或是有情人给她们赎身,这么说来,这柳掌柜倒是个“人才”,自己给自己赎身,还挺新鲜。

  也许,她的内心并非表现出来的这般“世俗”,如此外在的表现,想必也只是为了生活罢了,夏颜不免有些敬佩她了。

  不管是做哪一行,努力生活之人,都应该受到尊重。

  只是,夏颜刚刚有些虚假做作的姿态,想想都觉得有些尴尬了,唉,算了,不想那么多了。

  ……

  之后,夏颜等人又一起大街小巷的到处乱逛,走街串巷,毫无目的般漫游于这临州城内。

  可宋漓再也不让夏颜挽着她,只因所谓的“男女有别”,就这“冠冕堂皇”的理由,逗得夏颜狂笑不止,甚至上气不接下气般接近疯癫,直至无力蹲地。

  只是她这身打扮,再加上这一番夸张的行为,与身旁的姑娘们毫不避嫌般打闹的举动,自然引来了越来越多的围观之人,弄得随行的宋漓和珍儿,都有些不适应了。

  此时处在疯笑状态的夏颜,突然发现了好多隐隐约约、摇摇晃晃的影子渐渐逼近,这才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

  待她忍住了笑意,扭头看向身旁的围观之人,一圈又一圈的蜂拥而至,犹如观看耍猴儿似的那般热闹。

  见状如此,夏颜也只好起身,一脸帅气逼人且笑意盈盈的拱手向在场的各位行礼道:

  “我们随便打闹罢了,没什么好看的,大家没事还是散了吧,散了,散了……”

  可能是夏颜的这一番话过于温和了些,围观之人当中一位农夫打扮的老者,豪无退意且饶有兴趣般说了句市井之言:

  “这不是和顺酒楼的宋小姐嘛,怎么当街与这位公子拉拉扯扯、搂搂抱抱的,也不害臊,这年头……唉,有伤风化呀!”

  此言一出,又引来了围观之人好一阵捧腹大笑,接着又有人附和道:

  “这不,现在这世道,还真是世风日下啊!”

  “现在的姑娘可真放得开。”

  “谁说不是呢?”

  众人又开始议论纷纷,眼神鄙视般朝着宋漓看去。

  夏颜心想,这些个老古董还真会小题大做,简直就是道德绑架,拉拉扯扯算个啥,若是她当街接吻,估计要被当众处刑了。

  夏颜一眼鄙夷不屑的瞟了围观之人,接着转而看向宋漓尴尬的表情,这才知道,原来宋家兄妹在临州城的日子并不好过。

  前任州府大人宋老爷这才刚走三年,城中百姓竟这般对待他们,夏颜心里不免有些难过,可更多的却是心疼。

  此时,刚刚领头说话的那位老头,右手稍稍捋一捋他那山羊般的白胡子,若有所思的来回踱步,又像是在努力回想令他印象深刻的记忆,突然惊叫一声:

  “我想起来了,这位公子我认识,这不是半月前与宋小姐,于酒楼的大堂内公然搂搂抱抱之人吗,怎么,今天跑到大街上来了,难道是想当着大伙儿的面,让我们开开眼界不成?”

  话音刚落,众人的讥笑声又是一阵盖过一阵,这其中包含了太多的指指点点与说三道四,谣言犹如雪球般越滚越大。

  若是此刻再不出来制止,谣言恶语只会越描越黑,此时的夏颜犹如使了全身的劲儿那般扬声一喊,围观之人才稍稍安静下来。

  “各位父老乡亲,大家静一静,静一静,稍安勿躁,请听在下一言。”

  见状如此,心想机会来了,一鼓作气,便鼓足了勇气向众人介绍了自己。

  “本人名叫夏颜,来自清州,有幸深得清州的百姓称我一声颜公子,初到贵宝地,以后还请各位多多关照。”

  说完,夏颜彬彬有礼般又向众人鞠了一躬,随后继续说道:

  “本人仰慕这位宋小姐已久,只是至今还未得到姑娘的芳心,现如今暂居和顺酒楼。”

  说着话,夏颜一脸爱意绵绵的看向身旁的宋漓,给她眨了下眼传递信息,免费宣传的时候到了。

  可宋漓并未接收到夏颜向她传达的信息,也并不知晓夏颜真正的用意。

  围观之人,大多都是些没有主见的老百姓们,见夏颜如此这般诚恳的讲诉,主观意识已经开始动摇。

  “各位,明天我们和顺酒楼重新开业,特在此恳请在场的各位父老乡亲,希望明天抽空前来捧场,酒楼内的所有菜品一律半价,夏颜在此谢过大家。”

  话音未落,便恭恭敬敬的向围观之人行了个大礼,九十度鞠躬。

  “好。”众人一致拍手鼓掌。

  眼前这一片叫好之势,夏颜心里暗喜,看来这一番宣传终于达到了预期效果,这一趟也不算白跑。

  ……

  待人群渐渐散去,她们三人也随之离开,心无杂念般漫游于街上,想起刚刚发生的那一场,看似危机重重的言语欺辱之战,夏颜三言两语就给化解了,不免感叹一声:

  “人心啊,总是这般善变,甚至不辨是非。”

  “好了,时间长了,你也就知道了这世间的冷暖也不过如此。”

  宋漓一脸的世故,倒像似安慰夏颜,又像似安慰自己那般淡然一笑,随后又恢复了面无表情般继续向前走去。

  想必三年前他们经历的一切,自是夏颜无法想象的,不禁在心里暗自发誓,只要有她在,决不允许别人再欺负他们,尤其是宋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