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做回自己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5743 2020.07.31 10:20

  睡梦中昏昏沉沉的夏颜,醒了又睡,睡了又醒,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她也不知自己究竟睡了多久,等她再次醒来时,感觉屋外已经一片艳阳高照,估计已是午时。

  强烈的日光照射之下,沉睡过度的“患者”,还真有些不适应屋外过于明亮的环境,头晕脑胀的,很是难受。

  夏颜独自到屋外取水,用凉水洗了一把脸,感觉舒服多了,精神状态瞬间好转。

  随后,又独自在小院内的大树下坐着发呆,这就是她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

  不管是苦思冥想也好,放空思绪也罢,最终也只是为了掏空自己的大脑,让自己可以处于一个“暂时”停止的状态,好好享受一个相对静止的个人世界,达到真正的放松,不管是心灵还是身体。

  然而一个人独处的时间没多久,肚子饥饿的状态突然来袭,瞬间就打破了这种沉浸其中的状态,连着好几个“咕噜”声之后,夏颜不得不起身为自己去厨房寻找吃食。

  一想到偌大的酒楼只有她一个人,面对目前这个相对于安全的这么一个环境,夏颜只想做回她自己。

  一想到“做回自己”一词,再也忍不住,也憋不住内心的冲动以及兴奋的那股劲儿,好似火山口即将喷发而出的岩浆那般。

  “自由、不羁、放任、自我……”

  在房间换衣服之时,夏颜嘴里振振有词的不断重复着的这一句,也是此时此刻最能表达她内心深处的声音。

  一会儿的功夫,夏颜就已经换好了衣服,一身轻松的牛仔裤配短袖T桖,外加一双凉拖,顶着一头已不再蓬松的大波浪。

  记得刚刚开始来到这里的时候,头发只是过肩,这会儿已经快齐腰了,仔细算算,好像已经来了差不多小半年的时间。

  “唉,时间呐,总是在人不知不觉中,慢慢溜走……”

  夏颜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总会忍不住自言自语,自我感叹,这也是她喜欢的生活习惯之一。

  换装成功后,一路上自由切换着她脑海中仅存的那几首流行歌曲,甚至还会吹着口哨,哼着小调慢悠悠的朝着厨房而去。

  心想,等下非得做一桌美食,好好犒劳一下自己,然后再喝点小酒,提升一下生活品质。

  来到这里的这小半年里,夏颜都没有好好的喝过酒,更别说喝醉了。

  其实,她今天的心情,还真的适合大醉一场,然后一觉睡到自然醒,那才叫生活。

  提到酒,宋言都已经安排好了,让人从临州运了一些果酒过来。

  之前与刘掌柜因为是合作的关系,直接拿了成本价,而且负责押运的不是别人,正是孟师傅他们家的永盛镖局。

  前后押送了两批,都存在酒窖里,这个庭院原本就建有酒窖,如今正好给酒楼使用。

  夏颜虽然已经酿制了一批,却因为果酒的发酵时间,受到了天气的影响。

  入秋之后天气开始变凉,太阳照射的时长不足,热量也不够,而且距离开业时间太近,这果酒压根做不出来。

  所以,这才想办法从临州先运一些过来撑一段时间。

  ……

  提前设想好一切之后,厨房之内,夏颜只管做就是了。不过,这才刚刚开始,第一关就过不了,因为她不会生火。

  以前每次进厨房,都有人帮忙打下手,比如傅云帆,只为做夏颜专业的烧火工,而此时,他却不知道人在何处?

  虽然早上的时候把他派去给“姐姐们”送月饼,可送完之后呢,会不会也跑去逛街放任自流去了?

  “好吧,既然没人帮忙生火,那就自己来,独立自主,自力更生。”

  夏颜的自言自语,说来就来,同时又像是在喊口号那般激励自己,自我安慰。

  可除了她的自我言说之外,屋外居然还听到有人回复自己的声音:

  “烧火的帮手来了。”

  一个熟悉且带有磁性质感的男中音,好似浑身带着光环那般有魅力的傅云帆,出现在她的面前。

  此刻的夏颜,犹如重燃希望那般激动的傻站在原地,嘴里不断在重复着她嘴里的那句话,“你怎么回来了?”

  她的意思不明而喻,每次在她需要帮忙的时候,他总会第一个出现在她面前。

  关于夏颜此刻的打扮,对于傅云帆来说,他并不惊讶,因为他们第一次见面之时,她便是这个样子。

  不过,他已经很久没见她这幅模样了。

  在他看来,夏颜的这身打扮还挺好看的,相比之前“颜公子”的装束,这身衣服让她整个人随之变得轻松活泼许多。

  接下来两人的相处方式也变得轻松自然很多,夏颜好似也忘了自己此时身穿的“奇装异服”。

  傅云帆与宋言他俩一起出门,回来时却没看到他,夏颜左顾右盼的问道:“阿言人呢?”

  “刚才在郡主府上遇到了小侯爷,所以……我就先回来了。”

  “好吧,也该让他好好放松一下了。”

  其实,酒楼真正的忙碌之人是宋言,别人不懂,夏颜岂能不知?可此时,他也并非同慕白羽去游玩,而是正在为晚上的惊喜努力着。

  夏颜站在案板旁,盯着板面上摆着的食材,眼神来回选择,伸手去取挑选食材时,一头长发散落在手臂边缘,很影响操作。披头散发的确实不适合厨房的环境,顺手随意扎了偏往左边的一个马尾辫,扭头向傅云帆问道:

  “老傅,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你做什么,我就吃什么。”正在往炉灶中递柴火的傅云帆,低着头回道。

  “挑一样你喜欢的,咦~我好像都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呢?”

  傅云帆继续手上递柴火的动作,头也不回的忙碌着,简单诚恳的回了一句:

  “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喜欢。”

  这看似很平常的语气,却让夏颜很是吃惊,因为他平时的表现太过于木讷寡言,简直令人刮目相看呐!

  “哎呀呀……我的妈呀,你今天咋了,嘴巴抹了蜜了吗,你平时可不是这个样子哟!”

  夏颜一脸夸张的表情,移步到灶台旁,带着玩笑的心态,很想一探究竟的追寻下去。

  “你最近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发生呀,难道和某人有关?”

  依据夏颜的猜测,自然会把傅云帆的变化归结于陆玉华的攻势,该不会是连接上对方传递过来的信号了吧?

  还没等傅云帆给出答案,夏颜就已经忍不住内心涌动的暗喜,自行脑补接下来的画面。

  然而不明就里的木头人,只是简洁的回复了一句:“没好事发生,我只是实话实说,没想到你会这么高兴。”

  “我之所以高兴,那是因为……”夏颜想想,简直没有解释的必要,一句大实话又把自己给打回了原形,“唉……算了,干活吧!”

  内心不停的感叹一句:这人简直就是直男癌晚期,没救了。也不知道陆玉华看上他哪点了,也许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厨房内,忙碌了半个时辰后,夏颜只是简单的做了一桌家子常菜,而且还是根据自己的口味做的。

  平时都是吃的苏大仁还有阿龙做的饭菜,她也很少有机会下厨。

  看着一桌子丰富多彩的菜式,蔬菜居多,还搭配了一些新鲜水果,营养又丰富,再看看自己今天的这一身衣服,不禁让她有种周末在家休息的既视感。

  正当夏颜一个人沉浸于一种自我陶醉的状态当中之时,却被刚从热闹的集市赶回的人群给打破了。

  ……

  刚刚做饭的时候,夏颜是觉得厨房的环境太过于闷热,这才把餐桌移到了厨房外,正好院子里边种了几棵郁郁葱葱的大树。

  大树之下一边乘凉,一边享受午餐,还挺好的,两人围着一张娇小的餐桌坐了下来。

  傅云帆打了两碗稀饭,夏颜刚刚准备大喝一口,就听到身后传来珍儿独特的欢笑声。

  夏颜放下手中的碗筷,有气无力的感叹道:“唉,看来今天无法享受一个人的慢生活了……”

  接下来,就等着迎接众人惊讶的表情,以及源自内心深处的疑问好了。

  首先迎接的自然是活泼的小管家珍儿,果然还是等到了她的一通尖叫声,这一点夏颜并不意外。

  只见她整个人目瞪口呆的盯着夏颜,好似第一次见面那般陌生,眼神来回打探。

  其余之人自然也被夏颜的装扮震惊到,不过,也只是停留在表情上的疑迟与不敢相信,并没有珍儿这般夸张。

  “呵呵……颜公子,这还是我们的颜公子吗,你怎么穿成这样了,难道你这身打扮,应该是小姐他们第一次见你的时候穿的衣服吧,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又该如何称呼你呢?”

  珍儿的一大长串的问句,夏颜也只是抿嘴一笑,直接询问外出回来的情况,以此掩盖了她自身关于穿衣打扮的问题。

  “今天的‘战况’如何,谁来汇报一下?”

  心想,还好此刻在她身边的都是些老熟人了,若是有新伙计在场,这可就不好解释了。

  这时候还处在惊讶状态当中的珍儿,反应自然没那么快,倒是性格沉稳的顾云前来总结。

  “我们出门时遇到了王爷,在他的推荐之下,我们把货直接拉到城西的茗香阁,与茶楼的掌柜简单的沟通了来意之后,就在他们茶楼的大门外摆起了摊子。”

  顾云如实的陈述了事情发生的开始,珍儿接着夸大其词的讲诉了事情发生的过程,还有结果。

  “刚刚开始无人问津,经过我一嗓子吆喝之后,街上的人群通通围了过来,可谓是人潮拥挤啊,没一会儿功夫,马车上所有的月饼一抢而空。”

  只是一段简单的描述,夏颜都可以想象其中混乱的画面了,之前在临州城售卖香薰蜡烛与桃花面膜的场面,便是如此。

  在珍儿一段慷慨激昂的手舞足蹈过后,顾云还给夏颜带来了一个意料之外的惊喜。

  “哦,对了,茶楼的掌柜还想与咱们长期合作呢,说是可以把咱们的月饼,当做他们饮茶时所需的小点心来售卖。”

  “这倒是个好主意,你当时怎么回复的?”一听到有商机,夏颜迫不及待的问道。

  “心想这事还得回来问过您,所以离开时,并没给对方明确的答复。”

  “那你们怎么不早点回来通知我?”

  “今天街道上特别拥挤,我们都是绕道而行,不敢走主街,所以,在路上要比平时多花些时间。”

  “好,知道了,大家辛苦了,先过来吃饭吧,吃饱了咱们再好好研究如何赚钱的事情。”

  “一提到赚钱,果然还是师傅最为积极,呵呵……”陆玉华中途插了句。

  “你还不如说我爱钱如命得了。”

  “哈哈……”众人附和笑道。

  此行,陆玉华积极参与其中,自从完成了夏颜给她安排的任务之后,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随之改变,好似比之前更加自信了,夏颜很高兴看到陆玉华的变化。

  ……

  午饭过后,陆玉华与珍儿非得拉着夏颜同她们一起外出。

  其实,夏颜是拒绝的,可耐不住她俩那磨人的功夫,尤其是珍儿。百般无奈之下,也只能随她们一起出门。

  出门前,珍儿与陆玉华突发奇想,大胆给夏颜换上了女装,即使不乐意,也只能被迫接受,只因受不了珍儿甜言蜜语的“蛊惑”。

  陆玉华想到夏颜与自己的身形差不多,所以就找了一身还没穿到的新衣服给她换上,还给她重新梳了个貌似大家闺秀的发髻,以及按照她们的审美,还给夏颜涂上了胭脂水粉。

  看着镜子里盛装打扮的自己,夏颜竟有些欣喜若狂的小意外,原来自己也可以安安静静的做个漂亮的闺中小姐,做了一回纯正的“古代女子”。

  她的这身打扮,令身边的两位如花似玉的姑娘瞬间“黯然失色”,还让那两位同行的男士,竟有些不好意思了。

  夏颜是喜欢凑热闹,可如今的热闹并非寻常时候可比。

  刚刚才出了郊区的酒楼,步入城东的主街,马车都进不去。这拥挤的程度与刚来的那天冷冷清清的街道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啊!

  无奈之下,夏颜等人也只能原路返回酒楼,把马车安置好之后,再次步行出发。

  原本只是三个姑娘的相约而行,结果却变成了夏颜带了两个丫鬟与两个保镖的日常,谁让她的气场过于强大。

  还有陆玉华亲自为她打伞,这就更加突显了她的与众不同。

  此行,有了傅云帆与顾云的相伴,她们三的安全算是有了保障。

  在这人潮拥挤的环境之下,若是发生什么意外,又或是有人走丢了,那可就麻烦了。

  熙熙攘攘的人群当中,这五人一路“逛吃逛吃”,艰难的逛完城东的主街,夏颜发现这一路逛下来,也没什么特别的新鲜东西,索性就在街道的转角处停了下来。

  就目前这挨肩迭背的状况,想要继续前行,估计也困难,这才建议道:

  “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

  “好,前面有家茶馆,我们过去歇歇脚。”

  顾云指着斜对面的“南北茶楼”,众人跟着他的脚步,“举步维艰”缓缓而去。

  ……

  二楼临街的雅间,唯独夏颜一人坐了下来,其余四人皆是规规矩矩的站在她的身旁,如此安排,夏颜另有用意。

  随后,叫小二点了店里名贵的茶水,掌柜的亲自过来服务。

  这位圆滑的掌柜,见大家穿着不凡,还亲自送了一些小吃食,想着若是能留下一个好印象,没准日后还会光顾也说不定。

  其实,夏颜根本不懂茶,对她来说喝什么都一个样,只是想着见掌柜的一面,顺便把生意给做了,这茶水自然不能点些便宜的,毕竟门面还是要的。

  不过,这单生意也只是临时起意,还是受到了刚才顾云的那番话的启发。

  “掌柜的不妨坐下来聊聊?”

  夏颜亲自邀请,主人又岂会不答应的,况且对方算得上“盛世美颜”,这位看似油腻的中年大叔,就更是乐意了。

  “掌柜的贵姓?”

  “免贵姓萧,不知小姐芳名?”

  “姓夏,单名一个末字。”

  夏颜此时一身女装打扮,不便透露自己太多的信息,这便把夏末搬出来,先用用再说。

  “哦,府上何处?”

  “我从临州而来,目前跟哥哥一起经营一家酒楼,开业日期定在明天,所以,到时候还希望萧掌柜赏光。”

  “一定一定,嘿嘿……”

  这位萧掌柜,一听到夏颜不是什么侯门贵女,说话的表情瞬间变得漫不经心,都还没问酒楼在什么地方,是什么名字,就先敷衍应下。

  如此一来,夏颜不得不亮出自己的大招,不然还让对方小看了自己。

  “感谢萧掌柜送的点心,不过,这些东西,我平时都是不吃的。”

  被夏颜这么一激,对方明显紧张了,开始反驳道:“为何呀,难道是这些点心都不合您胃口?”

  “是也不是,你这点心样式虽好看,可吃起来索然无味,就像盘中的这个糕点,看似松软,其实一口咬下去硬得不行,还磕牙。”

  被夏颜这么一点破,对方就更加慌张了,甚至还有些心虚,毕竟遇到了懂行的。

  “不可能啊,这可是我们茶楼最好的点心了?”

  “我知道,其实这不是你的问题,是糕点师傅的问题,选材与制作方法都不对。”

  夏颜一言道破玄机般,解了这位萧掌柜的疑惑,对方的表情从刚开始的不耐烦,慢慢也变成了一种认真聆听的状态。

  从他茫然且半信半疑的眼神当中,夏颜好似看到了希望,接下来,必须乘胜追击。

  “萧掌柜可能还不知,我哥哥就是临州城的颜公子,而我们酒楼正是众人口中常常提及的和顺酒楼。”

  这几天夏颜让人发了那么多的传单,只要是有心之人,早就注意到了。

  而且曾经做出的成绩,早已得到了大家的认可,这种以一传十,十传百的口碑效应,那也是不可忽视的蝴蝶效应。

  此时此刻,只要一提到和顺酒楼与颜公子的“大名”,估计对方也该信服了夏颜刚刚针对糕点提出质疑时,所说的那番话,萧掌柜还真不得不信。

  随后,他说话的态度立马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立即与夏颜寒暄道:

  “原来是和顺酒楼颜公子的妹妹呀,恕在下眼拙没认出您来。”

  “萧掌柜客气了。”夏颜寥寥数语回道。

  “我就说呢,怪不得您刚刚怎么会提出这些个问题……如今受教了,将来有机会,还希望能够得到您的指点啊!”

  “指点谈不上,相互合作倒是可以的,若萧掌柜有意与咱们和顺酒楼合作,明天,咱们酒楼见。”

  “同时,您也可多带些人前去捧场,若是同行之人就更好了,大家还可以互相切磋,相互学习。”

  “一定一定,今后还要希望能够得到和顺酒楼的帮助呢!”

  “哎,萧掌柜客气了,我们初来乍到,今后还要您多多关照呢!”

  “……”

  接下来,两人又是一番大长串的“商业互捧”,夏颜最终接不下去了,这才提前撤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