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解决问题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5327 2020.07.06 16:29

  “听说敝府今儿个有贵客来访,我这紧赶慢赶的还是来晚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好一阵爽朗的笑声之后,左等右等,终于把这林府的当家之人给盼来了,可这林一城毕竟是为官之人,一般人他可不放在眼里。

  看着他那一身华丽且略显威严的墨绿色官服,还有他身上自带的强大气场,一副高高大大“堂堂正正”的做派,从院外朝着正厅缓缓而来。

  夏颜虽在酒楼见过这位林大人的背影,却始终还没打过照面,不过,林一城倒是认得她的。

  正厅内的众人,见到林老爷前来,纷纷起身行礼,在这个时代就是如此,家人之间也要行礼,这点在夏颜看来只嫌麻烦。

  整个屋内,也就她一人安坐于位置上,继续喝着刚刚换好的茶水,缓缓道:

  “没事,贵府的茶水好喝,这忍不住又多喝了几杯,林大人可别舍不得呀?”

  “颜公子说笑了,我这儿的茶水哪有和顺酒楼的好喝呢,也就您不嫌弃罢了。”

  “林大人谬赞了。”

  在林一城眼里,对付夏颜这乳臭未干初涉江湖的“小子”,他倒是淡定得很,似乎分分钟就可以摆平一切似的。

  说着话,赶紧褪去身上的这一身官服,递给了与身后陪着他一同前来的随行之人,然后缓缓坐在夏颜的右手边,规矩的下人们赶紧又补上了茶水。

  夏颜本来就不喜欢与这些身附官衔之人打交道,不管是之前在公司做公关,还是现在在酒楼做跑堂的,总之,这不是她乐意之事。

  然而一切总有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生活处处有惊喜……

  夏颜抬眼看去,此刻正站立于这位林大人身旁之人,倒是亮眼得很,只是刚刚进门时屈身于林一城身后,夏颜未曾发现他的存在。

  细瞧此人一头乌发,却只用一根浅蓝色的丝带随意系着,并没有束冠,也没有插上发簪,额前还留有几缕发丝随意散落。

  这副帅气的形象,与明朗的气质倒是颇为轻盈,好似“秦时明月”此类型动漫里面出现的人物。

  尤其是右手握着的长剑,双手于胸前轻轻环抱的姿势更是迷人,不过,他这习惯性的动作倒和傅云帆有些相似,也许习武之人大多如此吧!

  正当夏颜傻楞的欣赏“美人”之时,身旁的林老爷却突然问道:

  “不知颜公子此次前来,老王爷有何指示?”

  对于此类男子,夏颜实在抵挡不住“美色”的诱惑,脸上的神情瞬间转换为一副和颜悦色之态,自动屏蔽身旁的一切,自然也包括刚刚说话的林老爷。

  身旁坐着的林一城,在没得到夏颜的回复时,表情稍显尴尬,然而正睛一看,只见她一直盯着身旁的孟禾,如此这般,心里自然明了,赶紧为她引荐他的得力助手。

  “哦,忘了给颜公子介绍了,这位是孟禾,我的左膀右臂。”

  “真是英雄出少年啊,这般气宇轩昂、清新俊逸之态,可与林少爷的风流倜傥媲美了。”

  夏颜故意提及他那不争气的儿子,此次前来不为别的,自然是要解决林域故意而为的“打砸事件”。

  虽然身旁“貌美如花”的孟禾很是吸引夏颜的眼球,可也不能因此而耽误正事。

  “颜公子说笑了。”

  对于林域一事,不用夏颜开口,林一城更是心知肚明,所谓知子莫若父,随后,赶紧主动示弱:

  “前两天,犬子前去酒楼闹事,确实他的不对,回来之后,我是打也打了,骂也骂了……”

  他一个堂堂的州府大人,却为了自己的败家儿子,竟在酒楼的一个“伙计”面前低三下四的,替他承认错误,他这个做爹的还真是不易啊!

  夏颜自是不喜欢林一城继续啰嗦诉苦,刚刚还是和颜悦色的表情,立即变回之前的盛气凌人般轻描淡写。

  “那是你的解决方式。”

  “那依颜公子之意,应当如何?”林一城也只能一味的讨好夏颜,谁让他们理亏呢?

  原本以为此行会大动干戈呢,却未想到这个老狐狸居然服软了,这结果倒是夏颜意想不到的。

  “想要解决此事,其实很简单,第一,恳请林少爷今后不要再去找宋言的麻烦;第二……”夏颜才准备说出第二点,客坐之上的林域再次暴动而出。

  “谁稀罕找他宋言的麻烦,我只是看不惯他罢了,哼!”

  看着他这无赖之态,与身旁站着的孟禾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夏颜还真后悔自己刚刚“夸赞”他的那番言辞了,还真是脏了她的嘴。

  “闭嘴!”林一城开口呵斥道。

  “爹,你怎么尽帮着外人呀?”

  林域还表现出一副十分委屈的样子,跟身边的林夫人继续撒娇哭诉,事到如今还搞不清楚状况,还真让人担心呐!

  “娘,你倒是帮我说句话呀,娘?”

  “好了,你就少说两句吧!”

  林夫人也是无奈之举,只怪平时太过宠溺了,以至于让他这般不分轻重、不分情况、不分场合的胡闹。

  夏颜虽不喜欢林域,可在林一城的面前,也不好当面教训他的宝贝儿子,还是留给他自己慢慢教育吧!

  “我林一城怎么会有你这么一个混账东西,你若是能像你妹妹这般听话,我和你娘就算是烧高香了。”

  这种恨铁不成钢的感受,她夏颜自是体验不了,也不想理睬,只是这心里轻叹一声“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不提身旁的林悦吟还好,可一提到她,原本安坐的林域这下又不安分了。

  “我妹妹怎么了,她这么好照样嫁不出去,如今,天天在家里待着,都快成老姑娘了。哦,对了,这,这一切全都赖宋言。”

  听到自己的亲哥哥这么糟践自己,林悦吟真想找个地洞赶紧钻进去算了,简直把她给气得犹如“林妹妹”那般都快吐血了,言语之间不免有些哽咽道:

  “我在家碍着你什么了,父亲母亲都还没说什么,还轮不到你来说我。”

  在林悦吟的身上,夏颜明白了这古代女子的不易,在家从父,而今还要从兄,在外人看来光鲜亮丽的林小姐,在这个家里的地位并不咋的,身于大户人家亦不过如此。

  只是在她看戏之时,眼睛没事总瞟向林一城身旁站着的孟禾,不禁又发现了另一幕好戏,只见这原本静默站立的他,表情微微变得严肃起来,握着剑的右手好似也鼓足了劲。

  这帅哥该不会是想替他们家林小姐出头吧,不过,见他始终没有离开原位的脚,最多也就内心不平罢了。

  见状,夏颜也只是苦笑一声,换位想想也是,他只是林一城工作上的左膀右臂,又怎么会当着主人的面破坏规矩?

  随后,夏颜又一副懒洋洋的样子继续看戏。

  “嘿~长能耐了你,居然还学会顶嘴了?”

  听林域这话,说明他们私下也经常这样争吵不休,又或者是这个弱势的妹妹,经常被他那个无赖的哥哥欺负。

  “在家里你一直压着我也就算了,今天当着外人的面你也这样说我,还有,我嫁不出去与言哥哥有何关系,你要这么诋毁人家?”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护着他,还叫得那么亲密,言哥哥……咦~还真受不了。”

  “你,你……你无耻。”

  “不知是谁无耻,做都做了,还不让人说了?”

  “我,我做什么了,竟让你这么诋毁我?”

  这位林小姐有些脑凶成怒、气急败坏的样子,带着她悲伤至极的哭腔,甩手离开了正厅,崔氏见状,也只好紧随其后,前去安慰。

  这关键时刻,夏颜又偷瞟了一眼孟禾,此时的他心情看似和他的林小姐那般如一,脖子上青筋暴起,感觉已经气炸了,若林一城不在,估计林域这会儿就要被他暴打一顿了。

  只是这“林妹妹”,还没说上两句话就开始哭泣的状态,又怎能与她那无赖的哥哥一争高下呢?

  刚刚还“热闹非凡”的场面,因为林悦吟的离开,气氛突然达到了零点。

  在场的众人,也没什么可说的,所有的长叹短嘘也只是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罢了。

  这场家庭闹剧,夏颜看着还真够头大的,可宋言却能够做到毫无反应的端坐着,似乎刚刚发生的事情都与他无关,这般的铁石心肠,不知他是如何练就的。

  而另一旁的林夫人表情有些难受,身体好似不舒服,随后缓缓起身,在下人们的搀扶之下也离开了正厅。

  随着林悦吟、崔氏、林夫人的离开,林域也准备溜之大吉,他这才刚刚起身,却被夏颜给叫住了。

  “林少爷,请留步。”

  “你有事和我爹说就好,就不用拖着我了吧,我,我一会儿真有事儿。”林域一脸不情愿的样子说道。

  “刚刚若不是你打断我的话,此事早就解决了,我又何必浪费时间陪你们这一家子在这儿耗着。”

  夏颜大声吼道,此举却是吓到了在场的所有人,自然也包括林一城和孟禾。

  他俩只是觉得眼前的夏颜皆是气定神闲之态,没想到却是一副暴躁如雷的性子。

  她的忍耐程度已经达到了上限,若是这位林少爷再多说一句,估计就要动手了。

  “你,你……”每次被夏颜吼,林域都是这幅语塞的样子。

  一旁稍稍有些不好意思的林一城,也只能赶紧出来圆场。

  “还请颜公子海涵,刚刚的事情我也不想多说了,小儿无状,我在这儿代他向您赔个不是。”

  语闭,这位林老爷立即起身躬身行礼,随后又缓缓坐下,接着说道:

  “酒楼之事,还望颜公子不要跟小儿一般计较,所有的损失,林府也一并承担。”

  见林一城的态度也还算诚恳,夏颜也不必拖拖拉拉的浪费时间,简单利落的回道:

  “林少爷自己闯的祸,自然你们林府负责,难道还想让我们酒楼吃哑巴亏不成?”

  “不能,不能……兔崽子,还不快点上前给颜公子赔不是?”林一城说着话眼睛瞪着林域看去。

  林域有些不情愿的上前,站没站相般躬身行礼道:“对不住。”

  一副漫不经心且毫无诚意的道歉,夏颜也懒得与之计较。

  “算了,等下还得麻烦林老爷带着林少爷一起随我去酒楼,向各位街坊邻居们、食客们做个保证,不然,我们酒楼这生意可没法做下去了。”

  “这个……”在林一城犹豫之时,夏颜又补充说道:

  “反正我把话撂这儿了,如何决定,那是你们的自由。”

  说话之时,缓缓抬起左手悬空于珍儿的跟前,还真是一副妥妥的“装腔作势”之态,就珍儿这随机应变的神反应,见状,赶紧配合着夏颜,搀扶着她起身。

  眼看夏颜就要离开,压根就不给他思考和犹豫的时间,这种失面子之事,林一城自然也不想做,可碍于顺王府的这块腰牌,百般无奈之下也只好应道:

  “行,既然这是颜公子的要求,我们父子俩等会陪您一同前去,不管怎么着也要给顺王府的面子不是?”

  直立身子之后的夏颜,听着林一城这话怎么觉得有些不情不愿,似乎还没意识到这事情的问题所在,好像是她夏颜拿着“鸡毛当令箭”使了似的,心里自然不高兴了,立即反驳道:

  “林大人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这事儿本来就是林域犯的错,打着你的旗号到处惹事生非,让你们前去给大伙说说,怎么了,这下倒成了我的不是了?”

  就夏颜这暴脾气,一听这话气不打一处来,随之又高声呵斥道:

  “你还别拿我们顺王府说事儿,就你一州府大人,我还就不放在眼里了,怎么着?”

  还真是把她给惹急了,还没等林一城找到解释的机会,夏颜还真把新账老账一起算了。

  说到激动时还指手舞足蹈的指责和数落林一城的不是,声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好一番威武霸气。

  “还有,以后让你那宝贝儿子出门前,把嘴巴给我洗干净了,别一天到晚的胡说八道,诋毁宋言。”

  “至于林家和宋家之间有什么恩怨,我不知,可如今宋大叔人都走了,你们两家的婚约也解了,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非得为难人家两兄妹呢?”

  “人家都说同乡,自当互相帮助,你们倒好,宋家落难,你们不帮忙也就算了,怎么还落井下石,你们的良心都被狗吃了?”

  好一顿臭骂,可把夏颜给累坏了,简直气得昏厥过去似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直喘气。

  此时,身旁的宋言也不再是刚刚那番气定神闲的静坐在凳椅之上,听到夏颜这么帮着他,心里好一阵感动,赶紧起身上前扶着她。

  这一通脾气发得,那是彻彻底底、淋漓尽致,丝毫不给林府留一丁点儿的面子。

  此时此刻,正厅里的林一城、林域、还有孟禾,他们这三个人居然自觉的聚在一起,站立于夏颜的对立面,等着被发落那般安安静静的待着。

  他们自然想不到夏颜竟然这般发了疯似的,指着他们的鼻子臭骂一顿,就连插话的机会也不给。

  然而在隔壁坐了许久的慕林川,此刻听到夏颜消停了会儿,这才绕道从正厅的大门而来,明知故问般笑道:

  “你们谁把我们颜公子给惹着了?”

  屋内的众人,见到他们尊敬的逸王,赶紧躬身行礼,并齐声喊道:“参见王爷”。

  “免礼。”慕林川摊开左手轻轻一挥,随后,双手又背在身后,走向夏颜的身边。

  “不知王爷驾临,下官有失远迎。”官场之人的随机应变能力,自是没谁了,林一城赶紧前去招呼,迎着慕林川上座。

  之后,又大声责备引领慕林川前来的老管家孟叔道:

  “王爷驾临,怎么也不通报一声,还懂不懂规矩了?”责骂之余,又吩咐下人前去备茶。

  “好了,这都是本王的主意,林大人不必动怒。”慕林川赶紧出来澄清事实,以免连累别人。

  随后,林一城与慕林川之间少不了又是一番虚以逶迤之态,夏颜看着都难受,只想赶紧离开此地,立即出声打断他们之间的谈话。

  “你怎么才来,逸王府到这儿才几里地呀,竟让你花了半天的功夫?”

  生气的夏颜,见谁都不给好脸色,正好慕林川撞到了枪口上,免不了出声指责。

  “这……”

  此时,不管慕林川如何开口申辩都成了他的错了,还真是有口难言啊,最后直接放弃为自己辩解,而是选择沉默不语。

  “反正也指望不上你帮什么忙,总之,事情我已办妥了,宋言,珍儿,我们走!”

  在这等级森严、规矩繁杂的世道,也就她夏颜不在乎这些,说甩脸就甩脸,带着身旁的两人匆匆离去。

  只是在临走之前,宋言还是朝着慕林川和林一城简单行礼后,方才离开。

  在经过林一城身旁之时,夏颜于他近身说道:

  “刚才所说之事,希望大人别让我再说第二遍,总之,你自己好好思量。”话音一落,立刻大步向前走去。

  林一城见她这副“吃人”的架势,就连对逸王的态度也是爱搭不理的,心里免不了开始猜测夏颜的身份,估计又是一个他惹不起的“大人物”,索性认怂,赶紧应了一声“是”完事。

  在场的众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三人的身影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其他人不解,自然说得清,只是这慕林川,倒是有些莫名其妙了。

  半个时辰前,明明是夏颜派傅云帆前去王府请他前来,现在倒好,反而变成他的不是了,自己刚才也没说什惹她生气的话语啊?

  这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索性领着俞剑声跟着他们三人的脚步,追出林府。

  见状,身后的林家父子自然也只能起步跟随,还有守在正厅门外林府的下人们,也纷纷跟着前往,直至林府大门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