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的第二神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铭文考校

我的第二神格 萧然纯粹 2263 2019.08.03 19:49

  身为爱茶懂茶之人,哪怕仅仅是一小口,吴慵都能发现其中的不同。

  今日这一盏茶,多了一分甘甜,少了一分干涩,比之过往更为淳厚了许多。

  而能影响他的不外乎一个人的茶道,茶水煮泡的火候、茶叶本身的品质。

  显然,一个人短时间的茶艺不会有太大的进步,那么很可能这源头就出在水源上面。

  水源出处不变,茶叶类别不变,吴慵很快便猜想到了原因。

  品了十几年的茶,吴慵同样知道一点,那紫竹峰的灵泉在离开池子之后其中蕴含的能量便会慢慢消失。

  若要减少能量的流失,唯有提升个人的脚力,那么答案就出来了。

  只见他略带神秘道:“你这小子看来近日实力有精进啊!”

   闻言,李升歌忍不住暗呼厉害。

  想不到对方从简简单单的一杯茶水便能判断出自己身上的变化,真的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啊!

  “弟子惭愧!”李升歌恭敬地作了作揖。

  堂下之人见二人说的玄妙,虽不是很明白,但也大概能听出是李升歌近日实力有进步。

  只不过一细想李升歌的遭遇,当下有人忍不住讥讽道:“那真是恭喜了,想不到李杂役修为倒退至今还能再度出现提升,真的是可喜可贺

  !”

  此言一处,众人随之哄堂大笑。

  见对方满是挑衅的模样,李升歌却是漠然不动,仿佛没有听见一般。

  区区杂役居然敢无视自己,出言之人只觉面色滚烫,有些恼羞成怒道:“胆小如鼠的东西,降级为杂役,难道你连骨气都没有了?武宗主

  居然有这等义子,真是奇耻大辱!”

  好似某个字眼挑动了李升歌的神经,他低垂着的脑袋不可觉察的扬了扬,待得将对方的面孔深刻在脑海之中,再度没了动静。

  见状,出言之人好似早有所料,冷哼一声也不在出言。

  只不过因为这一出,众人望向李升歌的眼神则更为不屑了几分。

  “此子心性当真可怕,但凡有机会让他成长起来,啧啧……”这一刻,唯有吴慵觉察到了一些异状,但是他并没有说什么。

  以李升歌的后台之硬,但凡他有想法,今日之人定然讨不了好,吴慵可是知道那一位的霸道。

  然而李升歌并未因此骄纵妄为,哪怕后果至多只会给那一人造成些许不痛不痒的影响,在此年纪能够隐忍至此,足以让人后怕。

  而显然,堂下这批人却是浑然不知!

  轻笑着摇了摇头,吴慵再度将注意力放到课堂之上。

  “今日,假如谁能破解这道铭文阵,这一幅完整的一级攻伐铭文阵图我便赠予他!”

  展开手上的羊皮卷,吴慵促狭地眯着眼道。

  一副一级的铭文阵图,更是攻伐类型的,按理说能获得之物免不了心神摇曳,然而堂下众人却一一面露苦色。

  果不其然,吴慵前语方才落下便再是道:“但是如果你们当中今日没有一人能够破解这道铭文阵,哼哼,全部回去抄录百遍作以惩罚!”

  吴慵的惯用套路,众人已经颇为了解,故此对着这幅通脉境之下无解的攻伐阵图皆是苦大深仇一般开始摇头晃脑起来。

   历经二个多时辰,终于有人开始尝试挑战,而此人正是外门中对铭文旁支享有一定美名的弟子,蓝微。

  “长老,吾愿一试!”蓝微从蒲团之上缓缓起立。

  蓝微身着一袭蓝衫,模样潇洒倜傥,同为男子相比之下不少人皆是黯然失色。

  “嗯!”蓝微虽然不是吴慵记下弟子,却也是他所看重之人,满意地点了点头。

  此副铭文阵图名为风罡灭灵阵,一经开启便会自动吸纳天地之气混合铭文规则形成无尽风刃,当然言之无尽是有些夸张,但只要启动阵法

  的元石能量足够却是不会主动消散,而若是通脉境以下武者遇之几乎是死局。

  除非此人深谙铭文阵图一道,不然绝无生还可能。

  虽说考验仅是铭文阵其中的一道阵纹,却是暗藏不下七道变化。

  能量屏障内,随着精神力探入铭文笔,蓝微屏气凝神对着吴慵展开的这道整纹发起攻势。

  初始间,蓝微脚步轻盈,面对攻来风刃稍微闲庭信步,而不过五息之久,风刃的密度便开始增加。

  当下也不敢再故作姿态,避开第二波攻击之后,一笔点下。

  精神力在铭文笔的牵引下瞬间摄入这道整纹当中,趁着阵法凝滞这一间歇,身形再度靠近阵盘一丈。

  踏入这一丈,便也意味着这第三波攻击他已经安全无虞。

  不过蓝微的动作却是不见停歇,轻喝间,第二笔随之点下。

  风刃攻击再度隐去,蓝微忍不住嘴角轻扬,而就在他准备依样画葫芦趁着时机再近一丈之际,第四波风刃毫无征兆地自阵法中心爆发开来

  。

  面对着这将近增加了四倍密度的攻击,蓝微面色不禁一白,无奈之际只好凭借着本能反应微微错开头颅,避免了毁容的危境。

  “噗!噗!噗……”随着其余风刃传出入肉之声,血花瞬间暴露在空气当中,蓝微倒地的同一时刻,不远处的吴慵已经拍向了阵法。

  阵法散去,蓝微的面色已经苍白一片,然而更多的并非伤痛之故,而是他有负他人之所望。

  仅仅是一道铭文,这风刃的威力确实有限,虽说攻势不弱,却伤不了筋骨,多事皮肉伤痛。

  因此吴慵只是微微叹息,随即掷出一瓶金疮药便不再过问。

  学霸都倒下了,众人更是面面相觑,只不过回忆过往因为抄录铭文那心力交瘁的一幕幕,终究还是有人硬着头皮顶了上去。

  虽然对余下几人不抱多少希望,但愈是望后面,吴慵的嘴角越是不自禁地想要抽动。

  三波,至多能撑过三波攻击,最不堪更是第一波回合就倒下的。

  吴慵都快怀疑人生了,自己这些年的付出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些弟子的精神力都是足以支持到破解第五波攻击的,然而一个个都愚不可及,把往日里教授的推演之法忘得一干二净。

  而几个能挺过第三波攻势的弟子也无非占了人家蓝微的大便宜,依样画葫芦,没有将学习到的铭文精髓运用进去。

  “愚不可及,愚不可及,你们这是要气煞老夫我?”

  越想越不如意,吴慵最终还是没忍住,对着众人劈头盖脸的骂了下去。

  众人纵使面色难堪,却无一人敢反驳,事已至此,只盼对方早早息怒,恐防吴慵一个气急攻心再给出什么新的惩罚来。

  见众人唯唯诺诺地听训,吴慵更是气不打一出来,正待想要再呵斥几句,却是听到一旁传来征询之声。

  “长老,或许吾可以一试!”早前恭恭敬敬守在门旁的李升歌,此时却是跃跃欲试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