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的第二神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魂针禁断术

我的第二神格 萧然纯粹 2311 2019.08.11 19:35

  水榭之内,随着玉简出现在三人的视线之内。

  李升歌只觉的头顶神庭微微刺痛,如同有什么针刺欲要将之穿透一般。

  同一时刻,吴慵轻抚长须道:“此乃老夫不传之法,魂针禁断术,用以专门修炼精神魂力!”

  此时吴慵的身子微微前倾,胸膛更是不自禁的挺拔了几分,可以看出,这秘法究竟有多么贵重。

  “锻魂之法,也分三六九等,你应当也知道平日里我也有传授锻魂之法,此法不过凡品之列,外门弟子皆可学之,然而只可突破至虚境!”

   吴慵缓缓解释道。

  见李升歌一脸虚心受教的模样,吴慵再是点了点头道:“你可知道这魂针禁断术是为何品级?”

  毕竟从前常伴武云天左右,李升歌自然知晓一些辛秘。

  而锻魂之法与元术一般,皆有品级之分,而从低至高可分为:凡品、玄品、天品以及圣品。

  李升歌谨慎回应道:“莫不是玄品?”

  “噗呲!”一旁的秦玉忍不禁呲笑道:“你也太小觑师父的手段了!”

  吴慵却是不以为意道:“此乃伪天品!天赢国只此一家!”

  李升歌不禁有些动容,天品的元术罗云宗虽然也有,但锻魂术却是从未听闻,甚至整个天赢国连皇家也未曾具备。

  故而之前,李升歌的猜测极为谨慎,甚至可以说未曾往那个品级想过。

  虽然只是伪天品,但多少也触及了天品的门槛,远非玄品锻魂术所能比较。

  天赢国首席铭文宗师,果然名不虚传,身家自非常人可比。

  哪怕仅是伪天品,一经出世,必然会引得各方势力为之大打出手。

  因为只要拥有这等级别的法门,化境大宗师的魂力便指日可待,甚至因为沾染一个天字便有机会触及天境的屏障,连一国一域都要仰承鼻息,唯命是从!

  当然,最终是否能够突破至天境门槛,个人的悟性与天赋亦是极为重要,甚至没有极大的气运与机遇,只能终生止步于前,如若不然吴慵便不会困在化境巅峰数十年而不得寸进了。

  不过,即便如此,凭借这伪天品锻魂术,已然让吴慵在天赢国扎根不可动摇的地位!

  “多谢师父!”李升歌心中感慨万千,他明白这份拜师礼的重量哪怕是卖了他自己的命都不值当,换作他人岂会轻易倾囊相授。

  一旁的秦玉也是看得牙痒痒,自然虽然也有幸传承此法,却是经过了无数考验。

  然而,李升歌却是如此轻易便得之,免不了心中有些不平衡。

  如不是心中敬重吴慵,真想质问一句,难道李升歌真得值得对方如此看重?

  显然,一时半会秦玉是得不到准确答案的,唯有暗自一个人较劲。

  秦玉的小情绪自然没能逃过吴慵的眼睛,只不过这一刻吴慵也不想多做解释。

  自己这大徒天赋的确出类拔萃,但这心性却是急需打磨,如若不然绝难发挥这魂针禁断术真正的威力。

  吴慵当真便如此看重李升歌么,却也不尽然了。

  若是自己不再收徒,秦玉自然也能独享传承,却少了些许压力。

  而李升歌的出现,便如同助推器一般,能够让秦玉更上一层楼。

  不进则退,以秦玉的傲气,自然不甘于下。

  两人相互作用之下,或许便能填补他心中一直的遗憾。

  “或许自己真该走出这片弹丸之地了!”望着两张略显稚嫩的面孔,吴慵心中似是明悟,掩藏多年的冲动终是有些松动了。

  其实这首席二字不仅仅是其余天赢国其余同道中人带来压力,也是让吴慵自行束缚了一层枷锁,多年一尘不变,已经让他意识到困境的根本所在。

  而如今,他已经埋下两颗新的种子,也不用如同以前那边瞻前顾后了。

  哪怕日后没有了自己,两个弟子多少还能互相照应,也不怕自己一身所学白白失传!

  李升歌二人自然不知吴慵想得如此之远,此刻,一者欣喜若狂,二者愤愤不平,全然陷入自己的小世界之中。

  “这是为师多年总结的一些心得,回去好生研究,为师至多还会在待一个月便要出走,期间若是有不明之处,可来寻我!”

  随即只见吴慵目光一凝,一股无名波动从其神庭处散溢而出,待得汇聚于指尖,直接射入了李升歌的脑门。

  感受着突然多出的晦涩信息,李升歌心中颇为震动,点了点头,躬身一拜之后,再是对着秦玉抱了抱拳,然后便退了出去。

  李升歌一退去,忍耐了十分之久的秦玉终于忍不住了。

  只见他拄着吴慵的手臂左右摇晃道:“师父,你也太偏心了,为了这锻魂术,当初我可是吃了好些苦,你怎就这么轻易给了他!”

  没错,是他,而不是师弟,显然直至如今,秦玉尚未认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师弟。

  想象中吴慵宠溺的笑容并未展露,也不直接回答对方,却见他目光复杂道:“自你拜师起,已有多少年了!”

  吴慵问得突然,秦玉下意识便回道:“七年!”

  “是啊,已有七年了,玉儿都已经从一个黄毛丫头,长成一位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吴慵莫名的感慨道。

  听到此处,秦玉心中不知怎的竟是无故泛起一抹酸楚,难得没有继续撒娇。

  “七年已到,我总算没有辜负他人之托!”吴慵感慨道。

  “师父,你怎么了,是不是玉儿哪里做的不好,你千万不能不要玉儿!”

  秦玉并非迟钝之人,隐隐感到了些许不妙,虽不明其理,却是想也不想便认错道。

  “方才你也听到了,至多一月之后我便要出走,若是此时不走,怕是再也没有机会了!”吴慵一脸神秘道。

  “师父你究竟是要去作甚,能不能不要去!”从对方简短的言语中,秦玉嗅到了不寻常的味道,忍不住有些慌乱道。

  起初还当对方只是随意一提,如今对方却是反反复复强调了多次,显然吴慵口中所谓的出走并不像平日里的一时半会,甚至会涉及他的安危。

  “都一把老骨头了,无须如此在意,此去势在必行,你就不用多劝了,还有,切莫小觑了你这师弟,若是师父到时回不来,或许你便要仰仗于他了!”

  吴慵叹了口气道。

  “不,我不要什么师弟,我只要师父您,那,要不是我向内门长老请示,陪同师父一同出门?”

  秦玉有些六神无主道。

  “无须多言,去吧!”也不作回应,吴慵随手打出一道法诀,秦玉便是消失在眼前。

  片刻之后,对着清净下来的水榭,吴慵呐呐道:“局势已非一人所能掌控,是否能赶得上,便看这一年了!天赢国,呵呵……”

  而被强行送出水榭的秦玉,却是有些不死心,就在她想要再度进入之际,一堵无法用肉眼觉察地屏障却是将她硬生生的堵在了墙外,任她如何呼喊都不见变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