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的第二神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惊艳四座

我的第二神格 萧然纯粹 2576 2019.08.05 14:22

  铭文堂。

  堂下一片噤声,片刻之后终于有人缓过了神来。

  只听他怒极反笑道:“你区区一杂役也妄论破此铭文阵,笑话!”

   其余人也皆好似听到了莫大的笑话,一个个冷笑不止。

  且不说其他,今日若真叫他破了这铭文阵,岂不是更坐实众人无能之称,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此次嘲讽之人正是与先前同一人,而此人也是在李升歌当时声势极甚时,恭维最为勤快的一人。

  而在他得知李升歌衰败后,仿佛是为了撇清什么,攻讦又是极为迅猛的一位。

  这一次,李升歌没有充耳不闻,只听他冷声道:“若不是你敢与我对赌?”

   见众人望向自己,王元自然不能弱了声势,嘴硬道:“赌便赌,就是怕你没有可堪一赌之物!”

  随着一道丹香传出,立马有人惊呼:“阳元丹!”

  不知何时李升歌的手掌之上多出了一枚丹药,圆润香泽,众人无不侧目。

  “我用这阳元丹赌你三月的薪俸,如何!”李升歌眼睛虚眯道。

  这阳元丹还是当年武云天所赐,当他知道普通手段无法对其修为产生增益时他便没有继续做无用功,因此便留下了此丹。

  “依你又如何!”

  双眸闪过一丝兴奋之色,王元不做丝毫停顿道。

  阳元丹一经服用能够100%提升通脉境以下的一重修为,简而言之,但凡只要是淬骨境皆可提升一重,而境界越低便会有余下药力储存在体内。

  当然,这阳元丹无法用以至九破境,只会白白消耗药力而已。

  饶是如此,足以抵得上王元三个月的薪俸,并且来的更为保险。

  见王元一副吃定了自己的模样,李升歌不禁暗暗冷笑,却也不再多言。

  面朝吴慵恭敬道:“还望长老为我等见证!”

  “可!”吴慵神秘地笑了笑。

  吴慵也很想了解,究竟为何李升歌有如此大的底气,他唯一所了解的就是,作为侍奉他左右的李升歌足足蹭了两年之多的课程。

  攻克铭文阵,讲究的并非武道修为,全赖精神力的强弱以及对铭文阵法的理解。

  虽然李升歌如今因为信仰之种的缘故,尚不知自己修为几何,却是自信再吸收这尊身躯的灵魂之后,精神力异于常人。

  而这两年,由于武道修为无法提升,他便格外留心铭文一道,故而专攻一道必有所成。

  当然,这并非是他此次敢于冒头的原因,全然是因为不知为何在吴慵打开铭文阵盘之后,脑中莫名多了许多信息,仿佛生而有之,偏偏又是那般毫无依据可循。

  但不知为何,心中便有一个声音,仿佛是在告诉自己完全可行。

  拿出略显粗糙的铭文笔,一经注入精神力,李升歌瞬间便步入了阵法范围之内。

  而后只见他脚步轻挪,闲庭似步地便避开了一阵风刃。

  场外之人看到这一幕不禁一一目瞪口呆,甚至连吴慵皆是有些咂舌。

  诡异的还在后头!

  第一次或许尚属意外,而再二、再三决计没有那般巧合。

  再是两阵风刃越过,往日凌厉的风刃竟是只如微风徐徐飘过,卷起李升歌地些许衣襟,并无造成一丝损害。

  “怪哉,此子难道当真如此怪才,竟然仅凭肉眼便摸透了这一道铭文阵的轨迹!”此间,吴慵的呼吸更是不自禁地粗重了几分。

  同样的手法,吴慵自然一样可以做到,只不过全赖他精深的铭文阵造诣。

  然而这李升歌却是仅凭轻轻几瞥便能有这般表现,实在是在太惊艳了。

  吴慵可是知道这些年,作为杂役的李升歌虽能一旁听课,却未曾有实践或者被亲自指导的资格。

  按理来说,哪怕对方当真妖孽,至多同那些听课弟子借以铭文笔用精神力压之。

  如是想着,吴慵忍不禁摒弃凝神,细细观察对方接下来的表现。

  阵盘可疏不可堵,更何况先前几波攻击李升歌并未使用精神力抑制过一次阵盘,故而第四波攻击来的更为迅猛。

  紧接着出现了极为惊险的一幕,只见李升歌不闪不避,就在攻击扩散的同一时刻,前脚一蹬借力退回了起点。

  风刃眼看便要将其割首,却是毫厘之距诡异地消失于弭耳。

  “好!”拍案声突然响起,正待众人腹诽,却是发现此人正是长老吴慵。

  反观那王元面色极为阴沉,将一切希望寄托于最后一波攻击。

  奈何左顾右盼,就是不见阵法有任何动静。

  心中急切,忍不住便要询问吴慵,却听对方朗声笑道:“好!好!好!这门完整的风罡灭灵阵今日便是你的了!”

  此间,不仅王元惊疑,其余众人皆是不明所以。

  攻击不是共有五波么,李升歌明明才“扛过”了四波,为何吴长老便急于允诺对方奖励。

  “难道有什么猫腻?”一个疑问不禁悄然跃上众人的心头。

  众弟子如此古怪神态,吴慵那还不知他们心中龃龉,哂笑道:“老夫不用猜便知道尔等愚昧,你们可知这阵盘为何结束了攻击?”

  见状众人目光闪躲,吴慵心中更是冷笑,随即对着往日被自己所看好的弟子蓝微望去。

  “恕弟子迟钝!”蓝微亦是脸上疑云重重,狼狈地拱了拱手。

  “此道铭文阵对精神力的要求可高可低,换言之,甚至换作任何一名毫不精通铭文阵法一道的武道弟子皆能破之,关键无外乎一个“察”字!”

  吴慵失望地摇了摇头,沉声道。

  见众人仍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吴慵连责骂地心思也没有了,目光冷淡道:“若是你们用心观察此阵,定能发现随着每一波攻击密度的增加,阵法的攻击范围便会有所缩减,而破解此阵的关键就在于第三与第四波攻击的转变!”

  “或许说,李升歌占了尔等几人先前为其试探之便,但全赖于他超出常人的洞察力,甚至再做各位有不少人的精神力修为高于他,竟无一人好好利用此道,尔等扪心自问,我可有教授精神力使用之法!”

  言及深处,吴慵忍不禁有些心灰意冷道。

  听到此处,众人皆是恍然大悟,无不是面露愧色。

  若是此间还不明其理,真的是白受几年所学。

  既然这道铭文阵会随着攻击的递增而缩小反而,自然在李升歌脱离攻击范围之后会失去攻击目标,那么阵法便不攻而破。

  类似这等不完整的铭文阵,一经结束攻击,没有新的元石补充,其中能量已经不足再次开启,这等粗浅易懂的道理吴慵平日里自然曾有教授。

  “如此,可还有人质疑老夫的决定!”吴慵的面色冷静地可怕。

  “不敢!”众人无不点头称是。

  “弟子有一言,还望长老能够应允!”

  静静观赏着众人表演,李升歌早有所料,大局已定,便再是开口道。

  “哦,暂且说来!”当面孔转向李升歌,吴慵却是变成了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看得他人不禁有些心中酸楚。

  “弟子愚昧,虽有幸破得阵法,却当不得长老如此厚爱,若是长老能免去诸位师兄弟的惩罚,吾愿放弃这一门风罡灭灵阵!”

  李升歌面色郑重道。

  “此言可是当真,若真是如此,却别怪我没有信守承诺了!”

  面色一怔,吴慵目光如炬道。

  “单凭长老吩咐!”李升歌面不改色。

  李升歌一言,却叫众人面色复杂,彼此看向对方的眼神皆是少了些许平日的冷淡。

  而同一时刻,几道常人无法觉察的能量长线却是从人群中关联向李升歌,小腹那股熟悉热量亦是缓缓席卷开来。

  “果然如此!”此情此景,李升歌终于验证了心中些许猜想。

  当下却是不骄不躁,静待吴慵的答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