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的第二神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暗中角力

我的第二神格 萧然纯粹 2705 2019.08.09 23:01

  巍峨大殿之内。

  “诸位召老夫前来所谓何事?”左侧第二次座上,吴慵一脸慵懒道。

  随着吴慵开口,沉闷了许久的大殿终于打破僵持。

  一位长须锦衣老者自坐位上起身,声音沙哑道:“吴长老,既然你自愿去外门执教,何必再寻烦恼!”

  “抱歉,老夫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吴慵装聋作哑道。

  “呵呵,区区一名淬体境一层不过的弟子,何须你动用玉荐符,吴长老意欲何为,难道还需要老夫明言么!”

  虽然一早便猜想到对方的反应,锦衣老者仍旧不禁冷笑一声道。

  “尔等还真是关心老夫,连老夫收个弟子都来过问,这手是不是伸得太长了!”

  吴慵一改先前慵懒,言辞犀利道。

   “吴师兄,若不是我糊涂的话,早些年那李升歌并未表现过铭文一道上的天赋,为了此人白白浪费你一枚玉荐,是不是太得不偿失了,若非出于本意,你大可收回玉荐,我等自当不知便可!”

  位于对面次坐的中年男子同样起身道。

  “尔等放心,老夫没那个心思参与那事,之所以收下此子乃是他铭文阵道的确出色,风罡灭灵阵你们从前也尝试过它的厉害,虽说仅是其中一道考验,可有人能在淬体境不动用精神力的情况下以一己之力破之?”

  吴慵自知若是不放出点信息,几人绝对不容易轻易糊弄,只好言明道。

  事件的风声几人早已获悉,如今听由对方一反问,更是确认了其中的真实性。

  只不过几人并不准备如此轻易就让吴慵蒙混过关,见几人投来求助的目光,次坐首座上,一直默不作声的蓝衫老者突然站了起来:“吴长老,此子看似不起眼,但其背后之人却极为可能影响到宗门的厉害,甚至往后数百年的盛衰都会为之动摇,你作为与我同一时代坚持下来的几人之一,应该需明白其中的风险,若是让那等冒进之人掌握大权,我罗云宗必将诸数覆灭,说我等保守也罢,起码可安宗门百年基业!”

  蓝衫老者不似先前几人那般强势,但其中的话语更为让吴慵震动,不由得让他短暂地陷入了沉思。

  将近沉默了十几息之久,吴慵终是叹息道:“唉,我去外门执教不就是为了避开尔等的纠缠么,宗门兴衰谁能一言定论,成也罢,败也罢,大势之下终究不是我等老家伙能够干预的,你们也深知那人不是甘于平凡之辈,此人可疏不可堵,固然如今他选择退让,但以他之性情必然有一日将会与尔等冲突,而这也是老夫最不愿见到的,如此内耗不正是有驳尔等本意么!”

  “好了,老夫今日的话的确有些多了,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我只能保证,无论形式走到那一步,我都不与参与,我的心愿只希望为宗门能多培养几位有潜力的血脉,言尽于此,告辞!”

  言罢,吴慵不愿再多做纠缠,拱了拱手转身就走。

  “你!”见状,其余二人欲要出声拦截,却是被蓝衣老者止住了动作。

  只见蓝衣老者面色复杂道:“罢了,能让这个老家伙出言保证已是不易,哪怕今日不找上他,以他性情我料他也不会倾向于那人,真若把他逼急了,那就得不偿失了,他的血罗灭魂阵可是连老夫也极为头疼!若非必要,不要在刺激于他了!”

  闻言,其余二人也不禁面面相觑,作为天赢国首席铭文阵宗师,没有人敢小觑于他。

  李升歌的存在,乃是钳制某人最有利的手段,吴慵突然收徒,这无形中的信号却是容易引得各方猜忌。

  若非忌惮于对方实力,深怕多出变数,此次也就不会约见对方了。

  而自吴慵几人秘密会谈结束之后,一道人影却是悄然从一处山头隐迹了下来,并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浮云山下,一道人影快速穿过了急湍的瀑布,步入了洞府之内。

  待得感应到那股熟悉的炙热气息,立即半跪而下道:“师兄,他们并未达成协议!”

  语罢,洞府内滚热的气息方才缓缓平息,片刻之后,洞府深处传来声音道:“我之所料便是如此,以吴慵的傲气,却也不会有意靠近升儿,不过想来有他的看重,那些老家伙也就不敢随意施为了!”

  “那升儿那边?”前者征询道。

  “都撤回来吧,已经不需要如此麻烦了!”后者轻笑道。

  隔着老远,人影都能感受到来自对方话语中的自信,忍不住惊喜道:“师兄难道是!”

  “哈哈哈,这些老家伙以为我武云天退居外门便抑制了我,岂料没了那等琐事牵绊,更便于我精进修为,等!我到要看那个老家伙最先沉不住气!”

  武云天气机勃发道。

  “恭喜师兄踏入天合境,吾当竭力相助师兄成就大业!”

  对方的话语无不是正好印证了后者的猜想,人影颇为震动道。

  静静盯了对方许久,待得对方面庞略感不适之际,武云天再是沉沉道:“什么大业,吾不过是不想负了罗云宗百年韶光罢了,如今天赢皇家早已蠢蠢欲动,可笑这几个老家伙抱残守缺,沾沾自喜!只要有我武云天在一日,任谁想要染指我罗云宗,必叫他血溅三尺!”

  “师尊,如今的我终于可以独当一面,为你分忧了!”

  待得对方离去,武云天心中再是暗暗补了一句道。

  ……

  水榭外,李升歌已经等待了半个多时辰。

  早前是吴慵派人传信于他,让他前来,只不过足足半个时辰却是未曾得见对方的身影。

  李升歌还道是对方刻意考验自己的心性,因此长久都未曾离开,却不知吴慵早在之前被人差了去。

  “升哥!要不你进水榭休息片刻?吴长老保不准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手间的事物都快收拾了差不多了,见李升歌依然毕恭毕敬地站在门外,汪境泽忍不住上前规劝道。

  然而李升歌依旧轻笑着摇了摇头,不见移步。

  见状,汪境泽忍不住嘀咕道:“升哥你现今都是长老的弟子了,何必如此受苦呢!”

  心知对方是为自己着想,李升歌并未因此动气,经由对方一打岔,自己开始第一次正视于对方。

  起初李升歌还以为对方是因为一时冲动,因此拜自己为大哥,不过以如今对方的态度,足以看得出,对方的确真心实意。

  想到此处,李升歌不禁心中好笑,当真是造化弄人。

  起初自己被分配到吴慵身边服侍,对方还多有刁难,好似生怕自己的出现会分割了对方的利益。

  想不到只是一次出于随心的相助,竟是让对方有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并且在这一段时间下来,对方所贡献的信仰之力居高不下,想来是缘分不浅。

  对方足足盯了自己将近十息之久,汪境泽心中不自禁地有些发虚,小心翼翼道:“怎,怎么了?升哥!”

  “若是我愿意传你铭文之道,不知你是否有兴趣学习!”

  考虑许久,李升歌还是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啊?”汪境泽有些反应不过来。

  “怎么,是不愿意?”李升歌也不急,一脸好笑道。

  “扑通!”却不想汪境泽竟是直接双腿跪地,一脸哽咽道:“升哥,你愿如此厚待于我,我感恩戴德还来不及呢,岂会不愿,只不过若是让长老知道你私自传授于我,怕是会连累于你!”

  闻言,李升歌不禁点了点头,能在如此诱惑之前考虑到自己的处境,的确当得起自己的看重。

  李升歌不以为意道:“师尊那边我自当会先行请示,你也不要感谢的太快,这事我也万不能保证成功!”

  “不论成功与否,小弟在此叩谢了!”

  汪境泽再是郑重地拜了拜,反倒搞得李升歌有些不好意思了。

  “哼哼,自行修行尚浅,还妄图传人技艺,还真是胆大妄为!”

  而就在李升歌打定主意想要为汪境泽求得应允之际,身后却是突然传来一道冷哼声。

  不说汪境泽一个激灵,连李升歌也是听得面如火烧,好不尴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