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的第二神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我的第二神格

萧然纯粹

  • 玄幻

    类型
  • 2019.08.03上架
  • 9.94

    连载(字)

22位书友共同开启《我的第二神格》的玄幻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发起疯来连我自己都怕

我的第二神格 萧然纯粹 3219 2019.08.01 11:03

  罗云宗,天赢国三大宗门之一。

  虽为四品宗门,却是天赢国皇族也为之忌惮的存在。

  宗门内几乎网罗了整个天赢国三分之一的武道天才,天材地宝、武学功法包罗万千。

  而今日,无数宗门弟子都聚集在山门之下,好似在迎候什么大人物。

  “来,来了!”不知是谁先起的头,很快一道道轻呼声随之汇聚了起来。

  随着众人的目光望去,三道身影从人群深处走将出来。

  凡路过之处,围观之人皆是恭敬地让开道路。

  突然,天空中的云层好似被搅动了起来,一道道劲风如同旋涡一般直达云端。

  而就在这旋涡中心,只见一颗黑点不断放大,等到众人足够能看清对方的身影,一股令人几乎难以喘息的强大气息随之挤压而至。

  同一时刻,先前三道被无数人簇拥的身影一一半跪而下,恭敬道:“参见宗主!”

  没错,此人正是罗云宗外宗宗主武云天!

  望着众弟子气息沉重地模样,武云天满意地点了点头,缓缓收回了威压,随即望向正中央三人道:“很好,此次你们三人终究还是通过了御贤道,不亏是我罗云宗的弟子!”

  三人当下如履薄冰,不敢妄自尊大:“宗主严重了,我等有如此成就无外乎宗门多年的栽培,更是有劳宗主亲自指点一个月的武道!”

  闻言,武云天一直紧绷的面孔不禁舒展了开来,大笑道:“哈哈哈,无需多言,既然你三人通过御贤道,便意味着已经具备晋升内门的资格,稍作休整,随我去内门拜见吧!”

  “诺!”下方三人不敢有丝毫怠慢,连连抱拳。

  随着武云天离去,短暂的寂静终于被打破,得以喘息的众人忍不住议论开来。

  “不亏是外宗有史以来最变态的三秀,修炼短短两年便通过了御贤道的考核!”

  “可不是么,唯有此次我罗云宗一将未损,听说此次聚集的精英足足陨落了百余人,最终通过却是不足二十之数……”

  谈到高潮之处,众人不禁纷纷点头,只恨自己不是其中一员。

  一路听着众人赞誉,三位新秀也不禁神采飞扬,而就在三人即将踏入外宗大门之际,其中一人却是疑惑道:“若岚怎么了?”

  只见女子缓缓从人群中收回目光,淡去隐晦地落寞道:“没什么,即将踏入内门,多少有些不适!”

  闻言,身形靠前的男子却是轻笑道:“外门终究不过是蝼蚁汇聚之处,有什么好留恋的!”

  然而,不知是否是因为男子话语有失偏颇,后者的面孔却是骤然冰冷了起来,随即也不顾同伴的呼唤,率先步入了宗门。

  随着三秀皆是步入宗门,汇聚在山脚下的众人好似一下子失去了兴致,回宗的回宗,办事的办事,不消半会便全部散开了。

  而此时,若是那名三秀之一的若岚还在此处,定会发现,从一处石岩后走出的人影便是记忆中那张熟悉的面孔。

  “内门?呵呵,李升歌是该清醒了,你和她早已不可能了!”

  低喃了一句,人影也随之消失在原地。

  …………

  水榭旁,几道身影汇聚在一处。

  随着一道又一道的哀嚎声传出,原本栖息在溪边的鸟兽皆是受惊了一般纷纷逃窜而开。

  “住手,你们这是在作甚!”不远处,一名少年突然出现在石阶的尽头,对着水榭外的几人怒喝道。

  “你说住手便住手,李升歌,你还真以为自己是武曲星下凡?乖乖当你的杂役吧,更何况这胖子不是一直和你作对么,管什么闲事?”

  扯着身下之人的衣领,行凶之人微微侧头,言语间讽刺意味甚浓。

  “陈雄,无须你给我带高帽,我不是圣母婊,也不想管什么闲事,不过你要是把他打残了,以后就需要我一个人来处理水榭的杂事了,那你损害的就不单单只是他的利益了,而是整个水榭,因为假如你一不小心把我也打残了,这水榭可就无人打理了,我想吴长老也不会善罢甘休了!”

  李升歌面色平淡,好似说着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一般。

  虽然对方吐露的词汇有些特异,但陈雄还是能猜测出大概的,面色一青一白道:“你威胁我?”

  “别,您可别激动,虽然我治不了你,但对自己我还是下得了狠手的,万一我那个零件坏了,这事就可不好办了!”

  依旧稀疏平常般的口吻,此时看在陈雄几人眼中李升歌简直就是魔鬼。

  李升歌自残的事,他们可不是第一次听到了,上次导致李升歌疯狂的那一位,可是直接让武宗主直接喂了天魔沼的凶兽。

  这李升歌自残起来,所有外门弟子没有不怕的,这么一个自残成瘾的男人也没有人惹得起。

  起码他们这几个小喽啰是不敢冒险的。

  哪怕自某裆事之后,李升歌已经被宗门所抛弃,但他身为武云天义子的身份至今还未移除,打狗还得看出人。

  而武云天更不是一般人,他乃是足以媲美一国封疆大史的强者,魂婴境,一人足以媲美十万大军的恐怖存在。

  “死胖子,这次给我长点记性,我陈雄看上的东西,不是你能沾染的!”

  再是掴了手中之人的一个耳掴子,陈雄狠狠剜了李升歌一眼,带着几人离开了。

  “没事吧!”待得几人走远,李升歌微微摇了摇头道。

  “唔,唔莫系,多涩,多涩!”

  汪境泽原本肥胖的脸庞如今更是肿胀地有些看不清眼睛所在,缩了缩身子,有些艰难地感谢道。

  “行了,洗把脸,擦点跌打酒,我先去打理药田了,就不陪你墨迹了!”

  接了一竹筒水放下,随意地说了几句,李升歌便挑着不远处的水桶走开了。

  望着比平时不知伟岸了多少的身影,再回想自己往日的所作所为,汪境泽一个大男人竟是直接痛哭出声。

  对方此番以德报怨后的随意态度,好似刺痛了汪境泽的内心,甚至比自己受到一顿毒打还来得痛彻心扉!

  夜间,床榻之上。

  李升歌望着手中的荷包怔怔发神,过往的片段逐一链接了起来。

  荷包的主人正是当今获得三秀之名之一的绫若岚,而之所以这个荷包会在李升歌的手中,全然是因为两年前的一桩事。

  而在两年之前,李升歌还未如此落魄,更可以说是罗云宗外宗的香饽饽。

  李升歌还是孩童之时便被武云天带回外宗,据传还未修炼的他便拥有淬体七层的境界。

  当然这不是最关键,因为最要命的是他无法修炼。

  更准确的说,李升歌无法储藏元气,可以说十分矛盾。

  然而武云天并没有因此就放弃李升歌,反而收其为义子,为其走遍天赢国寻求解救之法。

  因为他的症状史无前例,经脉未损,气海盈实,毫无一丝问题。

  但,偏偏他每次修炼的元力在渡入气海之后便会毫无声息,仿佛沉入大海的一叶扁舟。

  历经十二年,武云天依然没有找到破解之法,甚至因为李升歌的事情受到同门的打压,认为他是在白白浪费宗门的资源。

  然而就在武云天忍不住要放弃之际,那一年,李升歌的修为再度毫无征兆的暴涨。

  这让武云天肯定,他的义子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简单,故而哪怕他人再是打压,他依旧坚持将李升歌留在了身旁。

  不过上天总爱与人开玩笑,就在他情况有所好转的没几天后,李升歌的修为再度掉到了淬体境一层,依然是那般毫无征兆。

  这等修为以及他的年龄,换作他人定会被逐出门派。

  而武云天却是自降职务的方式,将李升歌硬是保留了门籍,在外门负责杂役工作。

  “或许我离开宗门,离开义父,方才是最好的选择,如此,义父也不必委身于外门!”

  想到深处,李升歌的面孔满是颓然。

  “噔噔……”

  就在他准备打定主意之际,房门外却是传来了敲门声。

  “谁?”经受过冷暖的李升歌已经养成了十分警惕的性子,思绪被打断,又是这半夜三根,不禁悄默默地提起了床头利剑。

  “系我,汪境渣,升哥你睡了米啊?”面外传来的正是汪境泽古怪的声音。

  “没有,你进来吧!”探了探门缝,确认没有异常之后,李升歌缓缓打开了房门。

  “噗通!”还未等李升歌询问来意,汪境泽却是突然跪了下来。

  止住欲要上前的对方,王境泽泪水决堤道:“升哥,我知道以前我太不是东西,不管如何,我都希望你能收下我的膝盖,额,不是,收下我这个小弟!”

  这一刻,汪境泽居然吐字清晰了!

  “我之所以……”然而就在李升歌想要拒绝之际,一道仅有他能够捕捉的光线居然诡异地自彼此身间链接了起来。

  “好,我收下便是,但我们依旧平辈而交,你不用升哥前升哥后的,我不习惯!”按下心中的悸动,李升歌表面上平淡道。

  “好的,升歌,我知道了升歌!”虽然不知对方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但是汪境泽还是依言道。

  “额,好吧,你暂且回去休息,明日还有许多杂物要干,我也困了!”

  捂了捂额头,李升歌发现自己的名字还真的有些无解,只好叹了口气道。

  等到对方离去,李升歌再是合十了房门,感受着不断升温的身体,只见他面色难看道:“究竟怎么回事,难道我真的遗漏了什么?”

  方才同样的一幕,曾经在李升歌与绫若岚身上同样发生过,而正是那一次之后他从此被打落了云端,彻底成为了罗云宗的底层人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